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皇帝

26

越聽越糊塗:“什麼意思?按照計劃,不是說今天晚上去九小姐的驛館動手嗎?不是你們,還能有誰?”國卿將今晚發生的事情簡單的敘述了一遍,郭夫人這才聽明白了:“你是說,除了你們之外,又不知道從哪裡出現了一波黑衣人?”“冇錯!”“這波黑衣人的身份是什麼?”“這個……不清楚,一開始我派出去的手下以為是按照保護他們的保鏢,可是後邊又一想,感覺有些不對,如果是保鏢的話,怎麼可能也會黑紗蒙麵,搞的跟做賊一樣呢?”“...-

宋落餘跟著緊張起來,站在皇後身側迎接來人。

“參見皇上。”

“免禮。”皇帝麵容俊朗,這天下最尊貴之人龍袍加身,氣勢不怒自威的流露出來。

【便宜爹爹終於來看母後了,都怪你平日裡如此寵溺蘇貴妃,怕是不知道她早已與丞相暗通曲款,進宮就是為了瓦解皇室力量。】

宋落餘忘了行禮。

偷偷打量著臉色鐵青的皇帝,又看向大驚失色的母後。

【他們關係果然好差,就這麼看著有點尬尷】

皇帝輕咳一聲,有些心不在焉。

【唉,可憐爹啊,放著花容月貌的母後不管,去給彆人送經驗!你知不知道是蘇貴妃下藥讓你不行的,順帶嫁禍給母後而已。她為丞相守身,偷偷對你用秘藥。現在那藥……】

怎麼不說了?

皇帝正聽到關鍵時刻,那心聲驀地在耳畔炸開。

【好累啊!渣爹愣著乾什麼呢?!你不坐,母後還要坐。】

皇後生怕這般口無遮攔惹惱了皇帝,於是主動開口:“皇上請入坐。”

皇帝點頭,看了一眼宋落餘:“你坐。”

【笨蛋!母後還冇坐呢,真是冇有男德。】

男德?

應是男子高尚的品德。

朕是九五至尊,怎麼可能冇有男德?!

“皇後也坐。”

方纔那通炸裂發言讓人心驚膽戰,皇後的心提在嗓子眼上,此刻終於落了回去。

“是。”她規矩坐好,回想起落落的心聲,緋紅浸透白皙肌膚,心中躁動不安。

【有瓜了!刺激刺激!!!】

快說啊。

皇帝在心中瘋狂呐喊。

就連舉止嫻雅的皇後都忍不住附耳傾聽。

【唉?母後和渣爹怎麼傻啦,為什麼在發呆?】

吃不到新鮮的瓜,皇帝不高興,語氣稍重些:“宮中可是無人!不會勘茶?”

見皇帝勃然大怒,翠柳跪地求饒:“請陛下恕罪!”

而皇後急忙起身,剛拿起茶盞,隻聽一道心聲響起。

【男子漢大丈夫,竟然讓妻子倒茶,簡直毫無男德!】

啪——

天子一怒,拍響長桌。

巨聲響過之後,殿內萬籟俱寂,隻剩呼吸聲壓倒脊梁上的最後一根稻草。

皇後頓時慌亂如麻,她知曉自己的女兒心頭總會冒出千奇百怪的想法。

比如大逆不道之言。

原以為這是上天註定的緣分,隻有自己可以聽到。卻不料陛下似乎也能聽見。

這簡直糟糕極了。

如果此次觸怒龍顏,她便以死謝罪隻求換得孩兒幸福安康。

皇後神情恍惚,剛要放下拿在手中的茶壺,隻見皇帝握住她的手停頓片刻,奪過茶壺,自顧自倒起了茶水。

朕有男德!!!

水流聲音清脆,眾目睽睽之下,皇帝竟然自給自足倒茶獨飲。

【冇有男德!怎麼不給母後倒茶,生氣。】

……

皇帝在與內心激烈的抗爭,冇過片刻,表情若無其事,端起茶壺又倒一杯。

遞給皇後:“喝。”

朕與男德此生捆綁在一起,永不分離!

皇後受寵若驚,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一定是眼花了。

翠柳根本不敢看這詭異的一幕。

發生了什麼。

天下至尊竟然為他人倒茶?

真是活久見。

【啊啊啊!要不是渣爹平日裡不守男德,母後怎麼會不敢接他倒的茶!】

聽到玻璃碎掉的聲音,皇帝扯起一抹微笑:“梓沐為何不接?”

【笑得太難看啦】

笑意漸漸趨平,皇後二話不說接過茶杯仰頭直飲,含笑稱讚:“陛下所賜,如甘泉般清甜。”

磨磨唧唧飲完了茶水,宋落餘表示自己是不是應該先行告退,不然打擾兩人聊天了怎麼辦。

嘶!好像忘記一件事情了。

“梓沐,過幾日的宮廷禦宴交由你來舉辦。”皇帝無視心聲雜亂的公主,正色道。

“臣妾明白了。”皇後心中有疑惑,突然沉默下來。

皇帝若有所思:“對了,太子妃之位你可有何人選?”雖說話題轉的生硬,卻說在了女人的心坎上。

太子妃的人選事關國運,帝王往往將權衡之術把握的精準巧妙。雖說幾位皇子年紀不大,可都在暗中培育屬於自己的勢力。

誰都不敢保證未來一定就是太子登基。

皇後自然明白其中道理,想起太子愛慕的女子竟然是七皇子的人,心中隱隱感到不安。

她怕太子犯糊塗,身在帝王家,最是不儘人意。

想到此處,皇後放平心態,笑靨如花:“陛下英明神武,想必心中已有人選。”

誰都喜歡被誇獎,就連皇帝也不例外,壓下內心湧起的滔天巨浪,他表麵不動聲色:“許國公的嫡女,朕聽聞她有才女名號。”

【替身文學之真假千金,許國公他為老不尊,寵妾滅妻。因他的妻子是大戶人家教養出的千金,所以呆板無趣。他年少時犯下風流債,與老家青梅有了私情,妻子與青梅共同誕下二女。他便偷梁換柱,溺死嫡女,將青梅的庶女換來頂替!等待時機成熟,欲將妻子休掉,把小妾抬為平妻。】

【她的才女之名都是假的!暗地裡買通學院罷了】

這瓜夠大。

冇想到平日裡古板的老國師竟有如此無恥過往。

皇帝暗暗在心中打叉。

而皇後脊背僵硬,不知該說些什麼。

“咳!”皇帝打斷幾人飄忽的心緒,突然開口:“許國公的嫡女空有才女之名,不知虛實,朕認為不妥。”

皇後:“陛下所言極是。”

“定遠將軍的女兒有武將之風。”皇帝斟酌道。

【是有武將之風,可武過頭啦。定遠將軍冇有瓜,他的愛女本身就是大瓜。從小就認為自己是男子,行為舉止一切按男人來實行,就連上廁所也是站著的!太子哥哥和“兄弟”結芬不會尷尬嗎?】

站著?!

好好好。

“朕覺得太子如今年歲不大,娶妃之事可以暫緩。”為了保持顏麵,皇帝煞費苦心。

冷汗浸透薄衣,這場荒唐的“選妃”已然落幕,皇後鬆了口氣。

唯有冇心冇肺的小公主一臉迷茫。還有她覺得渣爹今天終於聰明瞭一回,完美避開問題人選,這讓宋落餘感到欣慰。

【呀!我終於想起來是誰的瓜了】

皇帝今日已經吃夠了顛覆三觀的大瓜,不想再聽了。

剛想離開,炸裂的心聲令在場所有人坐如針氈。

-來人。“參見皇上。”“免禮。”皇帝麵容俊朗,這天下最尊貴之人龍袍加身,氣勢不怒自威的流露出來。【便宜爹爹終於來看母後了,都怪你平日裡如此寵溺蘇貴妃,怕是不知道她早已與丞相暗通曲款,進宮就是為了瓦解皇室力量。】宋落餘忘了行禮。偷偷打量著臉色鐵青的皇帝,又看向大驚失色的母後。【他們關係果然好差,就這麼看著有點尬尷】皇帝輕咳一聲,有些心不在焉。【唉,可憐爹啊,放著花容月貌的母後不管,去給彆人送經驗!你知...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