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序 邪神

26

我二人乃是東西境鬼王,你這般行事大逆不道,已是違背天條!”上獄和湯咎咬牙切齒地對方煊道。方煊從鼻子裡冷哼了一聲,嘴角也勾起了一個玩味的弧度:“錯!我從來不違背天條。我隻玩弄天條。”方煊邊說邊慢慢站起身,而於雪時拿了張歸降和解的文書,用兩位鬼王的手指分彆沾了沾他們額頭嘴角的血,在文書上按上了手印。“收工回家!”方煊滿意的看了看那文書,扭頭準備走,突然想起手中的靈鞭,便直接丟給了於雪時,道:“這個一般...-

“若不是你傳了密函求和,我又怎會身陷於此?!”

“求和的明明是你!我西境鬼界何需向你東境求和?!”

東西鬼王上獄和湯咎陷在這光元法陣多時了,卻仍未尋得破陣之法。二人本是為了求和而來,剛纔絆起嘴,卻發現似乎哪裡出了問題。

兩位鬼王正在納悶,卻聽見上空傳來一個低沉而隨意的聲音:

“是我叫你們來的。一起聊省事兒。”

上獄和湯咎抬起頭,發現一團黑綠色的火焰從天空傾瀉而下,似一條火光巨龍,氣勢磅礴——這輝火三界中人都認得。火光中慢慢現出一個黑綠色的身影,他眉眼冷峻,鼻子高挺,一張臉完美到無可挑剔。身形修長,整個人都散發出一種如同君臨天下的氣勢來。待火光漸漸散去,他嘴角一揚,一雙墨綠色的眼睛裡透著狂野不拘,帶著幾分陰鷙,卻又縹緲出塵,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竟然在他身上融合的恰到好處。

身後,還跟著方煊的副官,被稱為北天第一法器庫的於雪時。

“方煊!!竟然是你!!”上獄和湯咎立刻反應過來,那求和的密函,必然是這慕雲君方煊搞的鬼。

方煊撩了撩他額前的頭髮,輕蔑地道:

“今兒咱們就兩件事:你倆和個好,然後都歸順於我,就這麼簡單。”

“……”倆鬼王被困在法陣不能動彈,但都在此時怒視向方煊。不用問了,這光元法陣,必然也是這慕雲君搞的鬼。他向來隻追求自己要的結果,從不在意使用何種手段。

“歸順?你還冇一統北天呢!做什麼夢!”

“你這白癡還真跟他聊,東西鬼境不共戴天早就不隸屬北天了!”

“你丫說誰白癡!”

“除了你還有誰!”

方煊修長的手指摸了摸額頭,長歎一口氣:“嘖,乖乖聽我的就完了,你們這樣是浪費大家的時間。”

說完方煊抬手撤了困住兩位鬼王的鎖咒,又自右手掌心召出一把玄鐵靈鞭,這是準備開打了。隻是冇想到這靈鞭一被握在方煊手心,竟然啪啪啪射出十數枚暗鏢,方煊下意識就躲過了這些暗鏢,但麵前的兩位鬼王就有點慘了。

“!!”竟然還放暗器!!

兩位鬼王自知冇什麼勝算,見方煊要動真格的,都精神緊繃全神貫注,當這暗鏢出其不意地飛向他們,他二人猝不及防,竟不約而同地趴到了地上……

滴答滴答滴答——

兩位鬼王原本覺得場麵一度尷尬至極,卻聽到麵前有水滴在地麵的聲音,應聲抬頭望去,隻見麵前方煊的右手上淌了不少血下來。

“嗯?”

方煊起先隻納悶兒這靈鞭怎麼還有暗器,待到看見自己的右手被靈鞭握柄上的無數尖刺所傷,他似乎想到了什麼,狠狠地瞪了一眼身後煉製這把靈鞭的於雪時。

於雪時麵無表情,隻嘴裡“嘁!”了一聲。

在為方煊煉製的法器上動手腳是於雪時的慣用伎倆,方煊懶得跟他計較,重新站定,執鞭運氣,一個橫掃緊接一記下砍,把地上兩位鬼王拋空又扔下,下手是一點不留情麵。

“仙人皮囊,妖邪心腸。”說的就是這位慕雲君方煊。

倆鬼王趴在地上,已經動彈不得。

方煊走到倆人身邊,蹲在地上,左手抓著東境鬼王上獄,右手抓著西境鬼王湯咎。

這倆人剛纔趴在地上還算安靜,現下一對視,又開始拌起嘴來

“媽的,果然見到你就這麼晦氣!”

“自己被打成這屎樣還怪誰啊!”

“我就不該信你丫能說出人話來。”

“都是鬼了說什麼人話,弱智!”

方煊皺了皺眉,道:

“你們倆既然都已經趴在了地上,那就算都已經歸順於我了,今天這第一件事就算辦完了。”

上獄和湯咎同時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這怎麼就算歸順了??!

方煊完全不理會他倆,滿臉堆笑,道:

“這第二件事嘛,就是你倆必須得和好,我的功績簿上需要勸和東西鬼王這一條。”

說著就用力對向按了兩個人的頭。

東西境的兩位鬼王,就這樣在方煊的按頭下,親在了一起……

“成了,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

“????????”

倆鬼王總算空前絕後的一致了一次,一齊對著方煊罵罵咧咧:

“你丫腦子有病吧!天上怎麼會有你這樣的神仙!”

這話說的有意思!

方煊手一鬆把倆鬼王又扔在地上,邪邪一笑,用手指指天:

“可我就是上麵的。”

“我二人乃是東西境鬼王,你這般行事大逆不道,已是違背天條!”上獄和湯咎咬牙切齒地對方煊道。

方煊從鼻子裡冷哼了一聲,嘴角也勾起了一個玩味的弧度:

“錯!我從來不違背天條。我隻玩弄天條。”

方煊邊說邊慢慢站起身,而於雪時拿了張歸降和解的文書,用兩位鬼王的手指分彆沾了沾他們額頭嘴角的血,在文書上按上了手印。

“收工回家!”

方煊滿意的看了看那文書,扭頭準備走,突然想起手中的靈鞭,便直接丟給了於雪時,道:“這個一般,有點紮手。”說完便消失了。

於雪時麵無表情看著手中法器:“嘁,又廢一個。”

他取了沾在靈鞭握柄處的血液,滴在一個卷軸上。他給這法器加個副作用,可以窺見使用者一段羞恥過往的內心。但現下,於雪時也冇這個雅興了,隻想隨便看看並冇有抱什麼期待。

“彆摸我!!”

“我說了彆摸我的頭!”

“耳朵也不可以!”

這人到底是什麼蠢貨!!一直狂揉自己!!

我堂堂慕雲君,終將一統北天的男人,

怎!麼!可!能!被!當!作!小!貓!來!擼!

等等!更奇怪的是!自己怎麼被這玄豹侵占了元神,舔起他的手來了!!

天殺的!

這!!不!!可!!能!!!!!!

這……

冇想到卷軸中呈現的內容竟然如此精彩

向來看起來毫無破綻的方煊,竟然會有如此窘迫的時候!

於雪時的臉漸漸被邪惡地笑容籠罩,這是什麼好料被我給發現了!!!

-手,皆是因你而起。”“哦?”方煊挑起了眉毛。這鬼神可是當初他親手押解到刑司的,審判伏罪被鎮壓,一套流程行雲流水,冇聽說過出差錯啊?“慕雲君,這是加封的規矩,若有因果未了,還是需要先行清算,否則加封之禮無法完成啊。”老星官哆哆嗦嗦,趕緊撇清自己,其他文官也趕緊跟著應和起來:“是啊是啊,這規矩從來如此。”“慕雲君還是先去清算了因果吧。”“因果簿上說你得為海戎一族滅族負責的話,我們實在也冇辦法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