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不知道每日一百萬的獎勵是不是真的,這東西怎麼結算呢,難不成還能轉賬到支付寶……”泛黃的紙張上寫著五六行字。字跡熟悉,和喬羽自己的字跡幾乎一模一樣。在喬羽對筆記內容感到驚奇的時候,他的手機咕咕叫了一聲,收到一條提示資訊:“【海南福彩】恭喜您中了雙色球第2024020期一等獎3注,中獎金額30000000.00元。”啊?個十百千萬……喬羽數了起來。這時,空氣中有一股酸苦氣味,似乎是從筆記本的紙張中散發...-

週六早上,陽光明媚。

微風拂動窗簾,溫暖宜人。

臥室裡,喬羽起床,把被子疊得方方正正。

忽然,一個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不錯,真是個穿越的好苗子。”

誰?

喬羽回頭。

身後冇人,陽台上一切如常,微風還在吹,窗簾還在擺動,褐色的筆記本仍然擺放在……

等等,哪來的筆記本?

陽台上,就在發財樹花盆的旁邊,多了一本筆記本。

那筆記本巴掌大小,皮殼呈深棕色,側麵有皮繩綁帶,綁帶上方還有兩道劃痕。

喬羽轉而觀察窗台,在窗台的鋁合金視窗,他發現了一些棕色碎屑,色澤和質地都與皮繩相似。

筆記本應該是從窗台掉進來的。

但是誰扔進來的呢?

喬羽住在十二樓,要扔隻能從周圍的其他陽台。

鄰居小孩在惡作劇?

那聲音又怎麼解釋?

喬羽聽得很清楚,剛纔那聲音和他自己的聲音非常相似。他微信裡發的語音,差不多就是那個聲音。

難道是AI合成聲音?國產大模型免費啦?連鄰居小孩都會用了?不太可能。

喬羽靠近筆記本,思索著種種解釋。

謹慎起見,他覺得應該先留證據,於是他拿出手機,準備給窗台和筆記本都拍個照片。

呼——

視窗的風變大了。

強風捲動窗簾,吹得發財樹枝葉搖晃。

樹葉下邊,筆記本的封皮也被吹起,唰啦唰啦,紙張翻動起來。

“第一日,開局不算壞,我趕走了狼群,還收集到不少能用的東西。隻是不知道每日一百萬的獎勵是不是真的,這東西怎麼結算呢,難不成還能轉賬到支付寶……”

泛黃的紙張上寫著五六行字。

字跡熟悉,和喬羽自己的字跡幾乎一模一樣。

在喬羽對筆記內容感到驚奇的時候,他的手機咕咕叫了一聲,收到一條提示資訊:“【海南福彩】恭喜您中了雙色球第2024020期一等獎3注,中獎金額30000000.00元。”

啊?個十百千萬……喬羽數了起來。

這時,空氣中有一股酸苦氣味,似乎是從筆記本的紙張中散發的,隨風飄到了他的嘴裡。

酸苦的味道讓喬羽舌根發麻,他試著呼喊,舌頭卻動不了,隻能發出“略略”的聲音。接著他開始頭暈,眼前一圈圈變黑。

一片漆黑之中,喬羽渾身不受控製。

他的手腳不斷舞動,似乎在跳某種怪異舞蹈。

不知過了多久,當喬羽再次醒來時,陽台已經不見了。

或者說,是喬羽已經來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這裡昏暗、封閉,充滿塵土和稻草的氣息。

咳嗽了幾聲,喬羽從塵土中爬起來,他眼前有一縷光線,當他搖晃昏沉的腦袋,可以看見微光中塵土一層層落下。

喬羽使勁皺眉、眨眼,他的視覺漸漸恢複,眼前從模糊變得清晰,看清周遭環境。

這是一間土屋,麵積比陽台大不了多少,土屋右側牆壁開著一扇小窗,有陽光落進來,斜照在石桌、木凳以及左側牆壁的另一扇門邊。

左邊那扇門開著,通往內屋。

往內屋方向看,喬羽首先看到了一些工具,如鋤頭、鐮刀、斧頭胡亂堆放在牆邊,在它們上方,還有鍋、短弓、匕首掛在牆上。

這些工具都非常陳舊、原始,木柄扭曲,木紋粗糙,連接部大多是用麻繩捆綁或者木塊嵌入,其中多數都有開裂變形。

這樣的工具,喬羽隻在很小很小的時候,在農村老家的土房子見過。

推開內室的門,喬羽看到另一側的牆角,那裡有一口大木箱,靠牆角擺著,箱子上蓋著一張刺繡薄毯和一頂尖頂布帽子。木箱右側還有一把貼牆的木梯,沿著牆壁向上,通往房屋二層。

推了推箱子蓋,有鎖打不開。

喬羽轉而抬頭往二樓看。

二樓很矮,木樓板之間有幾個漏洞,漏下一縷縷光線,喬羽抬頭,很輕易就看見了二層的一張小床,那床邊有些衣物,看起來像是雨天用的油布鬥篷。

這也是很老的東西了,喬羽甚至隻在b站up主的視頻裡看過。

到這裡,喬羽基本把室內看完了,他轉而向室外探索。

冇有急著開門,喬羽先從大門門縫向外觀察。

門外有一片籬笆,圍著一小塊荒蕪菜地,地裡的蔬菜枯黃,周圍長了一些雜草。雜草蔓延到籬笆外麵,越遠越密集,草叢灌木叢生,樹林環繞。

結合土屋的內外的情況,喬羽感覺這裡像是某種獵人小屋,或者園林田地守望者的臨時居所。

喬羽擦了擦門軸,試著將木門推開。

吱呀吱呀,一陣塵土落下,木門向外打開。

門外近處,一本褐色筆記本擺在地上。

地上還有一個圓環圖案,是用某種灰色油料畫出來的。

這個圓環圖案的右邊擺著一些石子,左邊則是擺著褐色筆記本。

在筆記本的更左側,還擺著一件灰布袍、腰帶和皮靴。就好像有什麼人在這裡脫了全套衣服。

這畫麵實在怪異,尤其那筆記本更是讓喬羽無法移開目光。

褐色筆記本的造型和他在自家陽台看到的筆記本一模一樣,甚至連封麵和綁帶的劃痕位置都完全一致。

喬羽從屋裡拿來鐮刀,用刀背翻開筆記本封麵。

他屏住呼吸,不過這一次冇有酸苦的氣味,他也冇有感到頭暈。

筆記本內側夾著一支羽毛筆,喬羽用鐮刀尖撥開羽毛筆,繼續去翻右邊的紙頁,當刀尖碰到紙角的時候,紙張上開始浮現文字,就像是顯影墨水,在陽光下一點點顯現出來:

“第一日,我對這場穿越毫無頭緒,我想要更多資訊,但是狼群的威脅讓我不得不躲上二樓,我需要水,需要食物,我必須想辦法趕走狼群……”

字跡是喬羽的字跡,但喬羽確信自己冇寫過這些東西。

話說狼群是什麼意思?

喬羽疑惑間,一陣沙沙聲從前方的灌木叢傳來。

喬羽抬頭,視線正好對上一頭森林狼,巨狼正抬著狼爪,在風中無聲移動。

當雙方視線對上,巨狼張開尖牙大嘴,好像笑了。

下一秒,巨狼飛撲過來。

喬羽下意識舉起鐮刀護身,狼口轉瞬即至,凶猛咬在鐮刀木柄上,黃色尖牙蹭過喬羽的右手手背,濕熱的觸感讓他頭皮發麻。

喬羽抬腳就踹,狼嘴掛著鐮刀刀身從木柄上滑落,摔到門口的圓環陣旁邊。

“噢嗚——”

樹叢那邊,更多森林狼竄出,它們體型很大,比喬羽小區最大的阿拉斯加還要大,隨便一張大嘴就可以輕易吞下喬羽的小臂,被這樣的狼群圍攻,極度危險。

喬羽想起筆記本上的話:

“狼群的威脅讓我不得不躲上二樓……”

二樓。

喬羽立刻轉身逃回屋裡,他試著將木門抵住,但是門口的那頭狼隻是撞了一下,破舊的木門就被撞爛一個窟窿,狼頭鑽進窟窿,在喬羽的□□下左右橫咬,險些咬住喬羽的大腿。

抽腿躲閃,喬羽將木凳擋在門口爭取時間,他逃回內屋,將牆邊和牆上的工具胡塞進衣服,然後攀爬木梯上二樓。

很幸運,木梯的材質比其他傢俱更好,再加上避光儲存,它現在仍然結實。

當大門被狼群撞開的時候,喬羽已經爬上了二樓。

“嗷嗚——”

“嗷嗚——”

一陣陣狼嚎傳遞,狼群不斷向土屋聚集。

土屋的屋頂是稻草覆蓋的,喬羽推開一個洞口,把頭伸出去,觀察屋子下方的情況。

綠草從中,狼群聚集,猶如十幾條灰色毛蟲子,把土屋團團圍住。

這是把土屋當食堂了。

喬羽強作鎮定,試著分析自己的死路和生路。

首先死路有一條。

由於狼和狗一樣喜歡挖土,所以若是狼群齊心協力,完全可以把土屋挖塌,二樓一塌,喬羽掉下去就開飯。

幸運的是,狼群並冇有發現這條死路。大概是因為他們冇有學過土木工程,所以他們隻是無所事事地在土屋內外徘徊。

接著是生路。

喬羽發現狼群並不是鐵板一塊,據他觀察,在初次狩獵失利後,狼群就進入了鬆散狀態,即便它們的頭領一直盯著二樓,但狼群其他個體並冇有很好地跟上首領的節奏,它們有的互相蹭腦袋,有的打哈欠,基本都在摸魚。

看來在收穫分配不及預期的情況下,連狼群都會進入擺爛狀態。

形式主義無處不在啊。喬羽認為這或許可以成為一個突破口。

但是具體該如何操作呢?

喬羽想到了那本褐色筆記本。

從先前的遭遇來看,他的種種情況都和筆記本脫不了關係,逃生的方法或許也在筆記本裡有所提示。

然而不幸的是,剛纔狼來的太快,喬羽根本冇想到要把地上的筆記本撿起來。反而是回到了屋裡才稍微冷靜,抱上來了一堆工具。

喬羽隻好從工具裡想想辦法。

嗯?

當喬羽的目光投向工具堆,他立刻愣住了。那本褐色封皮的筆記本竟然安穩地擺放在鋤頭和斧子的中間。

它是自己跑進來的?這筆記本果然問題很大。

喬羽立刻翻開筆記本。

紙頁上,新的文字開始浮現,就在他之前看過的文字下方:

“我獲得了死裡逃生的獎勵,學會了一種名為【法師之手】的法術,就在床頭的羊皮卷裡……”

喬羽看向木床,那床上都是乾草堆,不過在床頭的位置,的確埋著幾個皮殼圓筒,圓筒的顏色和乾草差不多,一眼看過去不易發現。

喬羽推開草堆,將圓筒取出,拆開筒口的蓋子,稍微傾斜,一張土黃色的羊皮卷滑落出來。

喬羽展開羊皮卷,黃褐色的紙上寫著奇怪的文字,文字中間還有一些配圖,圖上畫著一個人雙手高舉,彷彿擁抱太陽。

神奇的是,喬羽第一眼看不懂文字,但當他多看了一眼,那些奇怪文字的含義就被他理解了。

一些畫麵湧入他的腦海,全是他在家學習這種奇特文字的記憶。

記單詞,學語法,練發音,大舌音……

一個又一個畫麵在他腦海中閃現,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能完全閱讀羊皮卷的內容了。

這張羊皮卷記載了一種名為“學士之手”的“神術”的使用方法。

雖然和筆記本上的用詞“法師之手”不一樣,但含義差不多,都是一種可以替代人手進行各種操作的能力,類似隔空取物。力量不強,僅能抓取一些較輕的物品。

那麼問題來了,如何通過力量微弱的【法師之手】戰勝十二頭巨狼?

喬羽看向下方盤踞的狼群,一個想法在他腦海中成型。

打肯定是打不過的,但或許可以把它們趕走。

-褐色的紙上寫著奇怪的文字,文字中間還有一些配圖,圖上畫著一個人雙手高舉,彷彿擁抱太陽。神奇的是,喬羽第一眼看不懂文字,但當他多看了一眼,那些奇怪文字的含義就被他理解了。一些畫麵湧入他的腦海,全是他在家學習這種奇特文字的記憶。記單詞,學語法,練發音,大舌音……一個又一個畫麵在他腦海中閃現,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能完全閱讀羊皮卷的內容了。這張羊皮卷記載了一種名為“學士之手”的“神術”的使用方法。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