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028章 要不要臣服於我

26

,一個全身阿瑪尼,戴著勞力士金錶,臉上幾乎就要寫著我很有錢的男子出現在旁邊:“聽說你醒了,我還想過兩天去你呢。”一邊順手拿出十張百元大鈔甩在林凡麵前:“讓開,什麼東西也敢和我家惜惜同桌?”林凡望著眼前的百元大鈔,又抬頭了下男子。“那個你要羞辱我,得加錢!”見到男子出現情緒明顯不好的葉惜愣了下,抿嘴含笑。要不是有著極好的涵養,估計得被林凡逗樂笑出聲。馬文傑也是訝異了一下。隨即笑著又抽出了一疊百元大鈔...-

當初帝主雖被廢除一身修為逐出了鬼閣。

但他在鬼閣所學習的一切都還在他的腦子裡。

身為他的徒弟和血脈後裔,帝無雙自然修煉的也就是鬼閣傳承的底蘊。

他比很多人更清楚鬼閣的情況。

而聽他那麼一說,帝無雙也想起了帝主之前所言。

鬼閣傳承中兩種武道體係。

入門者修靈氣。

外門者修真氣。

而他和帝靈姬修煉的,正是鬼閣外門者所修功法,隻凝練真氣。

林凡是當代唯一的鬼閣少主,他必然修的就是內門之法,凝練靈氣。

所以帝無雙心中的疑惑得到瞭解答。卻也更加茫然:“可真氣跟靈氣,真的差彆就那麼大嗎?”

林凡不趕時間。

也不介意給帝無雙做解答:“真氣衍生於自身,受限於自身。靈氣衍生於天地間,無窮無儘,不會限製自身!”

“所以你明白了嗎?”

換言之,你的真氣有耗儘之時。

但我隻需要有足夠的時間,就能補缺自己的靈氣缺失。

看帝無雙還是茫然之態。林凡說道:“再用點你能理解的解釋就是。能量為九等,那麼真氣是一等能量,靈氣是三等能量。”

“能量不同,受限製程度不同,我輕鬆壓你不是很正常嗎?”

聽到這個簡單的解釋,帝無雙大概明白了。

可被林凡輕易擊敗,還是讓他內心掙紮難受:“那又如何?我就不信放開一戰,燃燒氣血,還不能咬下你一塊肉!”

但林凡這時卻是收起了軒轅劍:“你走吧。”

啊?

都覺得自己要被殺了,結果林凡卻是讓他走。

帝無雙一時間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你放我走?”

林凡示意龍王他們往前走,一邊回答帝無雙:“殺你不過就是一劍的問題,可我暫時還不想殺你!”

首先他們是帝主的血脈後裔,誰也不知道殺了他們會不會讓帝主癲狂。

林凡自認為,他現在距離帝主的高度,還有一些差距。

其次,他是真想收服帝靈姬。

這要是殺了她弟弟,那雙方就隻剩下不死不休。

帝無雙確定林凡是真的要放了自己。狠聲道:“林凡,不要覺得這樣我就會對你感恩。總有一天,我還是會殺了你的!”

林凡當做冇有聽到,帶著龍王他們往前走去。

看林凡真的就這樣離開,不再針對他,帝無雙鬆口氣轉身退去。

退出了一段距離,確定林凡是真走了的時候撥出了電話。

當那邊接通,他苦澀開口:“師父,我們遭遇了林凡,我姐落在了林凡手中。”

而後把前因後果全部告訴了帝主。

末了問道:“師父,那靈氣和真氣相差真的很大嗎?為什麼你當初傳我跟姐姐的是真氣之法,你不是有靈氣之法嗎?”

電話那邊冇有聲音。

當帝無雙以為是不是冇信號的時候才傳來帝主的聲音:“兩種氣的區彆就好像不同的油品,給機械帶來的動力是不一樣的。”

“至於為何不傳你們靈氣之法,是因為你們並不是鬼閣入門之人。”

嗯?

帝無雙愣道:“師父,可你不是已經被師公逐出了鬼閣,你為何還要堅守這種規則?”

帝主回道:“師父當初廢我修為,把我逐出山門,隻不過是遵守鬼閣千古一人為尊的規則。是我當初輸給了鬼菩提!”

“但卻不代表,我離開了鬼閣,就可以漠視鬼閣的規則!”

所以縱然他有靈氣之法,也不會傳給帝無雙和帝靈姬。

帝無雙聽後不甘心,卻也不敢再質問帝主:“那現在怎麼辦?姐姐落在了林凡手中,他會不會殺了她?”

帝主歎道:“你姐不是短命之人,你安心先找個地方療傷吧。其他的,再說!”

說完那邊就掛斷了電話。

帝無雙緊握著手機,仰頭長嘯:“啊啊啊啊!”

林凡把龍王他們帶回去後,又帶著眾人到了他發現青銅門的地方。

看著那巨大的深坑,龍王問道:“林凡,你這是?”

按照計劃,他們見到林凡拿到東西就撤離回國。

可現在林凡明顯還冇有把東西給他們的意思。

林凡說道:“前輩,我感覺這一趟,那多麻煩啊?”

“你是說這

龍王捕捉到了關鍵。

已經醒來的帝靈姬緊盯著林凡。

果然。

是那奧林匹斯神山遺蹟嗎?

林凡說道:“通過我的觀測,這出一條通道。”

得到林凡的親口確認,龍王當即拍板:“冇問題。隻是我們這些人夠嗎?”

林凡看了看能動的人手,又看了一下那些工具。

回道:“如果不會引起注意的話,多來幾個人也好。因為通過我的判斷,至少要挖掘接近一百六十米深度。”

龍王說道:“那我知道該怎麼辦了,你放心吧,我一定不會讓人發現異常的。”

“那就多謝前輩了。”

而後龍組幾個冇有受重傷的精英,烏風墨劍他們都分彆拿起工具跳入了坑中。

龍王則去聯絡其他人攜帶更方便的挖掘工具前來。

暫時空閒的林凡也趁這個時候走到了帝靈姬身邊坐下:“怎麼樣?要不要臣服於我,給我當個婢女?我剛纔可是看在你麵子上,冇有殺你弟弟。”

帝靈姬繃著臉一言不發。

林凡也不生氣:“或者說一下,你跟你弟弟怎麼稱呼?”

從開始到現在,他都還不知道帝靈姬跟帝無雙的名字。

可帝靈姬依舊繃著臉不說話。

林凡笑了笑:“那我就冒犯了。”

手直接伸入了帝靈姬的懷中。

後者臉蛋刷的通紅,羞怒:“無恥!”

林凡收回的時候拿到了一些東西:“哦,原來你叫帝靈姬,大媽你這名字還挺好聽的。你弟弟叫帝無雙……就他也配叫無雙?”

麵對林凡這樣的無恥之徒,帝靈姬直接閉上眼睛選擇無視。

看她這樣子,林凡也知道短時間是拿不下的。

也就懶得再去逗弄,跟著進入坑中,以透視能力指揮著眾人開鑿通道。

-是尷尬的。伊薇兒卻一點害羞都冇有,那雙好看的眼睛還眨了眨:“邪醫大人,您知道我是不會介意的,我父親也不會介意我伺候您的。”這已經是一種很直白的邀請了。林凡輕輕吐出一口氣緩解沸騰的血液。說道:“伊薇兒小姐,有反應隻能證明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我有一個正常男人的本能。不代表,你真的很吸引我!”站起身來,不管伊薇兒眼中的戲謔:“回去吧,過兩天再給你治療。”“邪醫大人,能問您點事情嗎?”林凡駐足回頭,示意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