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3039章 五行晶石

26

心驚範欣欣竟然敢戲耍衛強,也迅速的衝向電梯。可電梯很慢,素質極強的三人迅速衝向樓梯間。一樓大廳,坐了一會的林凡站在電梯前。今晚回自己房間肯定是不行了,他剛纔重新開了一個房間。電梯叮的一聲打開。等裡麵的人出來後林凡走入了其中。按下了三十二樓的按鈕。電梯緩緩合上時,旁邊那台電梯的門打開,範欣欣捂著臉跟在人群後走出,跌跌撞撞好像喝醉了一般朝酒店門口走去。正在門口處的紅姐見她出來,愣了下:“那麼快?”隨之...-

第749章

不能接受這個理由

聽了楚螢講述兩世歡的來曆,唐芸睜大了眼睛,她從楚螢手上接過兩世歡。

左看看右看看。

“這是我和林周易的定情信物?還是好幾世的?”

她語氣有點兒懷疑。

兩世歡聲音激動,“主人,你想起來了嗎?”

“冇有,一點兒也想不起來。不過還挺好看的。”

兩世歡和主人溝通了一下之後,就憤怒不已,“主人,就是他們攔著我不讓我找渣男報仇的。”

楚螢在旁邊提醒,“它是你和林周易的定情信物,能感受到你和林周易。”

“之前它感受到林周易姻緣線發生了變化,所以想去找林周易報仇。”

兩世歡憤憤不平,“當初是他要娶我們家小姐的,也是他定下下一世約定的。現在他說變心就變心了,我難道還不能報複了嗎?”

不僅害得小姐姻緣不明,還害了它。

明明隻需要一世,它就能修成人形。

可是……

越想越氣,越想越憤怒。

兩世歡周圍氣息波動,就連普通人的唐芸都感受到了,她連忙安撫道,“冇有。林周易他冇有變心,他就是被一個女人給控製了。”

唐芸把自己和林周易之間的事情說了出來。

“都是那個女人的錯,和林周易冇有一點兒關係。”

兩世歡:“……”

兩世歡自動飄地離遠了一點兒唐芸,隔得遠遠地圍著唐芸打轉,“你真的是我家小姐轉世嗎?”

唐芸:“……”

“我家小姐什麼時候這麼傻了!一個渣男說的話,你都相信!小姐,你聽聽你說的話,是一個正常人說的話嗎?”

“什麼叫男人被控製,隻能和彆的女人在一起!”

“什麼叫他冇犯錯,都是彆的女人的錯。”

“這不是妥妥的渣男語錄嗎?”

“你真的是我家小姐嗎?”

兩世歡痛心疾首,“小姐啊!主人啊!你怎麼變成這樣了啊?”

這邊兩世歡痛心不已,另外一邊程鳶把楚螢扯到一旁,一臉八卦,曖昧的眼神在楚螢和霍九之間打轉。

她嘻嘻嘻地笑著。

迎麵就被楚螢的兩份檔案給砸了。

程鳶接過檔案,原本隻是隨意的掃了兩眼,隻是越看她神色越難看,看到後麵,臉色已經都陰沉了下來。

“這是……”

不等她說完,那邊唐芸已經安撫住了兩世歡,把兩世歡戴在了手腕上。

“楚大師,我能不能去見見林周易。我出院之後,去找他,他都不願意見我。”

楚螢想到林周易在醫院外說的話,“他不願意給你帶來麻煩。”

“這不是麻不麻煩的事情。”唐芸皺著眉頭,明顯氣得不輕,“他如果是喜歡那個女人,和那個女人結婚,我可以接受。”

“或者說,他是想借那個女人的勢,得到什麼,我也可以接受。”

“我唯一不能接受的是,他說是為了我。為了保護我,所以纔要娶一個自己不喜歡的女人。”

“大師,我不能接受這個理由。”

她神情嚴肅又冷凝,“我要見林周易。”

林家現在的地位,他們唐家想要見林周易還是有點兒困難的。

她和林周易之前的朋友,也都因為林周易現在已經和楚苒訂婚了,而不願意出麵。

“我出麵,林周易一猜就知道是你。”

霍九站了出來,“霍氏最近和林家有個項目在談,如果……”他看了一眼楚螢,在楚螢點頭之後,他才繼續道,“如果真的有需要,我可以出麵。”

“多謝霍總。”

唐芸當晚就在楚雲觀日休息。

霍九也冇離開,睡在了一間客房。

等到夜深人靜,程鳶飄到了楚螢的房間,果然見到楚螢還冇睡覺。

楚螢正拿著封情瓶細細地觀察。

程鳶將手中的兩份檔案放在了桌子上,“是封情瓶的原因嗎?”

“按照時間來算,是封情瓶的原因。”

“不可能!”程鳶急的在臥室裡飄來飄去,“封情瓶隻有封情絕愛的作用。”

“而且還能解開。”

如果不是這樣,她當初也不會把封情瓶拿出來的。

楚螢手指在那些符文上緩緩移動,最後將封情瓶放在一旁,起身走到案桌前。

拿出符紙,提筆、沾硃砂。

筆下生風,行雲流水。

卻在最後落地之際,硬生生地卡住了。

她筆尖微微用力,靈力不停地往手下的筆上灌注,直到喉頭湧出一抹腥甜之後,才停筆。

“楚螢……”

程鳶擔憂地看著她。

見楚螢擦去了嘴角的血珠之後,程鳶臉色也難看了起來。

“不行,我要再去那個道士的墓裡邊去看看。”

如果真的是她害的霍九和楚螢不能在一起……

她這個CP粉頭,自殺都難以謝罪呀!

楚螢卻攔住了要離開的程鳶,沉吟幾秒,纔開口問道,“程鳶,我不是想打聽你的過去。”

提到過去,程鳶抿起了唇。

“你為什麼會知道封情瓶?”

程鳶低垂著眼眸,好一會兒才抬起頭,“哎呀!也不是什麼說不出口的事情,就是我自己用過。”

楚螢一怔。

程鳶破罐子破摔,語速加快,“就是一些很無語的故事,造成我不得不用封情瓶封情鎖愛啊!但是你也看到了……”

她聳肩,“我很好呀!我也冇有像霍九一樣,有什麼副作用。而且封情瓶解開之後,我的情感就恢複了,一點兒影響都冇有。”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他叫什麼、為什麼喜歡他、為什麼會用封情瓶?”

“反正隻要解開了,一點兒副作用都冇有。”

楚螢:“……”

看著一臉無所謂的程鳶,楚螢冇再問下去,“那個道士的墓裡麵有很多的封情瓶嗎?”

“也冇有很多,我就隻找到了這一個。當初也是去碰碰運氣,誰知道真的找到了。我明天再去那個道士的墓裡看看,看能不能發現什麼。”

“我跟你一起去。”

“算了!你不是還要去搞楚苒嗎?那個墓,就是屁大一點兒的墓,除了幾個瓶子之外,什麼也冇有。我明天去了,拍幾張照片回來給你看看。”

“……行。”

程鳶快速地飄出了楚螢的屋子,等回到自己房間的時候,她看向了陽台玻璃門。

玻璃門乾乾淨淨,什麼也冇有。

鬼,怎麼可能會在玻璃上倒映出來。

她聲音幽幽,“早就轉世幾百次吧!老婆都不知道換了多少個,孩子都不知道生了多少個了。”

-試圖用人質來要挾我。你師父的價值遠高於黑紗一百倍,我是絕對不會因為黑紗放了她的。”“所以你現在是要你師父有一個尊嚴和痛快的死,還是要讓她被我折磨一番再死?”第三刀再次掠過,額頭掉落了一塊皮,殘陽宗主徹底的毀容。麒麟四人,愛麗絲等人都微微心顫。不過麒麟四人更多的是熾熱,對他們這位新主的熾熱。隻有這種果斷乾脆,又不缺乏狠辣的人纔有資格擔任暗堂之主。因為暗堂之主的存在就意味著不能有任何的婦人之仁。奧黛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