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一個小傻子

26

定阿炎不會把他怎麼樣。現如今,阿炎都習慣了,睡就睡吧。不就多個人嗎,反正這傢夥睡覺也挺安分的。但心累,也是真的。很多時候,阿炎都會覺得自己養了個小孩,明明他現在連個老婆都冇有。[看不出來麼,弟你這就開始思春了。]識海裡,暗紅色的火苗閃動。聽著火火的調侃,阿炎處變不驚,[是啊哥,]涼涼的風吹著,阿炎在躺椅上一搖一搖的,小院裡綠茵下裡蟬鳴陣陣,漱玉自己在一旁自娛自樂。“阿炎,走了,在晚點醫師要生氣了。...-

“……為什麼非要和我作對呢,答應我的合作,站在世界的巔峰不好嗎……”

“……看不過我有殺不死我……蠱惑人心,你也就這點本事了……”

“……既然不願,那就嚐嚐跌落塵埃的滋味吧,也不知,你所保護的那些人……還會不會一如既往的敬你,愛你……”

……

陽春三月,風和日麗。

這裡是人域最南部的一個小鎮——清溪。

在小鎮東南邊的一戶小院裡,阿炎撐著下巴,手持蒲扇漫不經心的搖著,看著院子裡頭一蹦一跳追小蟲的男子,嘴角掛著無奈的笑。

“炎炎,炎炎,蟲蟲。”

“嗯,蟲蟲,去玩吧。”阿炎極度敷衍的揮揮手,但男子並不介意,又樂嗬嗬的到一邊玩去了。跟個小孩子一樣。甚至有時候,還不如一個小孩子。

唉~

阿炎重重的歎了口氣。男人名叫漱玉,阿炎給取得名字。腦子不好,字麵意思的那種。

[哥,他真的能恢複嗎?]阿炎默默在識海裡呼叫同胞兄弟火火。

[可以的,不要著急嘛。]暗紅色的小火苗閃動,相比起旁邊橘紅色的大火苗,足足小了一圈。但暗紅色的火苗是哥哥火火,橘紅色的是弟弟阿炎。隻因阿炎化形的時候出了差錯,火火為保阿炎,散了身軀,靈魂都差點冇保住,如今隻能暫居在阿炎的識海裡。等他日阿炎學有所成,才能幫火火重塑身軀。

至於漱玉,是兩月前阿炎進山,誤闖一個地洞中放出來的怪人。

初見時凶的一批,把阿炎往死裡暴打。凍徹心扉的冷意刷刷刷的往阿炎靈魂裡刺。還是火火損了這些年的好不容易積攢起來的靈力,帶著阿炎跑出來,不然阿炎就要身隕那個地洞了。如今想想阿炎還有點後怕。

要說那個地洞阿炎也不是故意闖進去的,要不是一群潑猴搶了他的靈草,他追過去一腳踩空,還莫名其妙的破了地洞裡的陣法,阿炎也不會直接砸在漱玉的冰棺上,然後,冰棺破碎,漱玉醒來,雙眼無神,開始無差彆攻擊。

好不容易死裡逃生跑出來,回到家裡又擔心,萬一這傢夥從山裡跑出來,對小鎮上的人嘎嘎亂殺怎麼辦。

結果阿炎跑山上找了一圈,翻了兩天三夜,硬是找到人。等阿炎慌裡慌張的回到小鎮上,結果遇到一群人聚在一起,圍觀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傻子。

等阿炎擠進去一看。好傢夥,我在山上費力吧啦的找你,你跑這裡來了。

此時的男子冇了初見時的瘋批,可憐兮兮的抱著雙腿窩在路邊,四周的人指指點點,但男人眼淚包邊,要掉不掉的,話也不會說。

“估計是個傻的。”

“也不知道從哪兒來的。”

“可憐哦。”

……

麵對人群,男人很恐慌。眼中滿是無措。

而阿炎,阿炎都快無語了。

要不是因為是阿炎自己撞破的結界,怕給小鎮帶來災禍。他何苦廢這麼大勁兒來找人。

男人並冇有認出阿炎,但阿炎本著自己惹出來得禍事自己擔,把男人送到鎮上的管理所。

彆看男人現在可憐兮兮的樣子,但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發瘋。

到了管理所,阿炎含糊的說了男人很危險。

“你是說這人把你打個半死。”

“我說的是真的,不信的你可以派人去山上看看。方圓十裡,估計現在還在凍著呢。”

工作人員皺眉,看著角落裡小心翼翼長蘑菇的男人。那雙眼睛純淨的不染塵埃。就這麼跟個三歲小孩似的傢夥,甚至可能都還不如三歲小孩。

工作人員是不信的。

但萬事不可輕下結論,這人也確實不是鎮上的人。

“這樣吧,”工作人員攤手,“你說的那個地方我們會派人去看,後續調查呢也還是需要你配合。”

把人交出去之後,阿炎懸著的心算是落下了。

隻可惜落得太早了點。

阿炎要出大門的時候,角落裡長蘑菇的男人突然就跟了上來。

工作人員攔不住,阿炎看著被抓住的衣角,撇開,又被抓上。工作人員想抓住對方,反而被靈活的躲過去,反反覆覆。阿炎頓時沉了臉,但男子頓時就眼淚包邊。

阿炎:“……”

“這,要不這樣吧,他這樣的情況,留在我們這裡,各方麵也照顧不周,他現在也就隻親近你。不然你先把他帶回去。之後有什麼情況隨時聯絡。”

阿炎無語,阿炎頭疼。

這可是個危險人物,跟著他走了,他的生命安全要怎麼保障?啊啊啊,你們辦事能不能靠譜點啊。

工作人員也很無奈,現在男人就是賴上了阿炎。他們也不能強製把人拖走啊。

“先生,你的心情我們,嗯……理解,”工作人員心裡無語,總之是不太信那宛如癡兒的男人會把人打個半死,“我們這裡會派一名淬體期的工作人員跟著你,同時我們也會儘快去覈實你所說的情況。”

“行吧行吧,你們儘快覈實他的情況和身份,把人搞走。”

雖然但是,阿炎很想說,要是這傢夥真發瘋起來,淬體期都不一定能擋得住這男人的攻擊,他現在骨頭都還疼著呢。

不過總冇有好,好歹真出了什麼事,還有人可以給擋擋。

於是,阿炎就這麼把人帶回來了。

結果這一帶回來,就冇能送走!

簡直離譜。兩天後,管理所的人來和阿炎講述情況。

“我們去了你說的地點調查過了,確實有打鬥的痕跡和濃鬱的靈氣,但是我們冇有檢測到殺意,所以……”

“不可能!”

阿炎猛地站起,結果用力太猛,之前被打的暗傷還在隱隱作痛。

對於他們得檢測手段,阿炎表示懷疑,他要求在去。但對方堅持他們的儀器冇有問題,雙方僵持不下,差點在管理所裡吵起來。氣氛正僵硬的時候,漱玉懵懵懂懂,這時候還對著兩人笑。

漱玉本身長的好,黑髮白膚色藍眼睛。這一下更是笑到了工作人員的心裡。

工作人員本來心中有因為阿炎的懷疑被搞的又氣,這下對於阿炎的態度自然更強硬了。

“先生,我們很理解你的心情,進山采集靈草畢竟是很危險的。”他們的鎮並不大,工作人員指導小鎮上的人員組成情況,他們的住址,工作是什麼,而阿炎,五年前來到小鎮,現在小鎮南邊一位老醫師的醫院裡做工,平時會出去山上采點靈草,增加收入。工作人員猶豫表情微妙,態度冷硬,“這位先生並不太可能去那種地方。現場雖有打鬥的痕跡,但很有可能是野獸。就前兩天還有鎮民在山上出事。”

這事阿炎還是知道的,小鎮外圍的老李頭,修為並不高,元初期。無法突破開陽,如今二百多歲,快到頭了。前些日子上山采藥,千金醫館的開陽丹有很大機率能幫助修士進階。當然,價格也很昂貴。老李頭想搏一搏。采藥是個高收入但同時也伴隨高風險的行業。老李頭前些日子進山向找點平時好的靈草。結果遇上守護靈草的野獸,被咬斷了半條腿。

當時老李頭來醫館治療,阿炎秦清楚其中的關竅。

但他的情況真不一樣。

這工作人員的態度明顯就是說他這是被野獸鬥狠波及了,更有甚至說他骨頭痛還是他自己摔的了。

阿炎:……

轉頭深色淡淡的看向抓著自己衣角的漱玉,立馬得到一個燦爛的笑容。

看著對麵那工作人員麵對漱玉明顯和藹了不少得神色。真是好樣的,這個看臉的筆世界。

“得得得,那你們趕緊把他帶走。”他現在也不想深究了,已經提前警告過了,到時候除了什麼問題可彆在來找他。是你們不信的。

“好!”工作人員滿口答應,可惜,現實確是漱玉並不賣對方的賬。並再次上演在管理所的情況,圍著阿炎轉圈。

最後是在冇辦法,漱玉不走,工作人員也冇法了,隻能再讓阿炎照顧好漱玉。

阿炎:(ー_ー

)

婉拒了哈。

“對於這種情況,我們會給予補貼的。根據管理所的規定,每月給予十個金幣。但是,你要保證,必須照顧好對方,每月的結餘就是屬於你的。”

阿炎:╮(╯_╰)╭

也行吧,他纔不是為了那點金幣呢。

想起那個工作人員的話臨走時對著漱玉戀戀不捨而對方努力揮爪送人的樣子,在對比如今漱玉在自己麵前這一臉不值錢的樣兒,阿炎直扶額。

搞不懂,他哪兒就吸引對方了呢。

其實漱玉現在的狀態比剛開始得時候好多了。

剛來時候的漱玉,話不會說,但會看人臉色得好壞。如果阿炎表情溫和一點,漱玉就嘿嘿嘿的傻笑,也敢往阿炎旁邊湊。要是阿炎一沉臉,頓時就眼淚包邊,那眼淚說流就流,也是奇了。然後拽著阿炎的衣角,委屈巴巴,可憐兮兮的。

阿炎給他撇下,他還是會抓上來,撇一次抓一次,然後眼淚也流的更凶。

阿炎都服了。

遭不住根本遭不住。

阿炎走哪兒,漱玉就跟到哪兒。現如今,整個小鎮的人都知道阿炎有了條尾巴。

為了那每月十個的金幣,阿炎倒也好好的照顧對方。說實話,漱玉挺好養的,包個吃住,阿炎吃啥他吃啥,住也是和阿炎一起,其實阿炎有另外個他準備了個房間,但漱玉總是過來爬阿炎的床。

“不可以,回你自己的房間去。”

“嗚,要炎炎,要炎炎,暖暖的。”漱玉抱著枕頭,雙眼撲閃撲閃的。

阿炎把人提回去,結果冇過一會兒人又抱著枕頭過來了。

阿炎:……

漱玉一開始還會看一下阿炎的臉色,要是阿炎不高興,那還會委屈。而自從時間久了以後,這傢夥也不怕了,不管阿炎臉有多黑,這傢夥也哼哧哼哧的往上爬。拿定阿炎不會把他怎麼樣。

現如今,阿炎都習慣了,睡就睡吧。不就多個人嗎,反正這傢夥睡覺也挺安分的。

但心累,也是真的。

很多時候,阿炎都會覺得自己養了個小孩,明明他現在連個老婆都冇有。

[看不出來麼,弟你這就開始思春了。]識海裡,暗紅色的火苗閃動。

聽著火火的調侃,阿炎處變不驚,[是啊哥,]

涼涼的風吹著,阿炎在躺椅上一搖一搖的,小院裡綠茵下裡蟬鳴陣陣,漱玉自己在一旁自娛自樂。

“阿炎,走了,在晚點醫師要生氣了。”

小院外,王虎和綠蘿站在院門招呼。兩人是阿炎來到小鎮上後認識的小夥伴,一起在小鎮上老醫師的醫院裡工作。

“來了。”阿炎起身,進屋拿上一個小兜兜,外麵縫著個一團醜醜的東西,藍色和紅色的線占了大半,夾雜著寫其他顏色。是從小鎮上成衣店門口撿來的,多半是哪位繡孃的失敗品。阿炎一度想把它丟掉,但漱玉喜歡的緊,冇辦法。忍忍吧,反正也不差這一件事了。

-綠蘿抓這幾味藥,等會兒跟我出去看診。”隻見老醫師抓起筆在紙上刷刷揮舞,然後將藥方丟給阿炎。然後不耐煩的招手讓人離開。“額,叔,我不懂藥理的,跟您出去看診怕是不成。”阿炎想著拒絕。誰知道老醫師今天吃錯了什麼藥。這麼奇怪。“而且漱玉還在等我,漱玉的情況,您也是知道的。”“漱玉情況有所好轉,比你想的樂觀,你就是要照顧,但不可能以後去哪兒都帶上他。老夫也不帶你去遠地兒,還是小鎮裡,一時半會兒的分開,讓他慢...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