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楔子

26

夏寧夕說:「手術非常成功。」唐恩鬆了一口氣:「太好了,我還以為你應付不來。」「開什麼玩笑?」夏寧夕冷哼一聲。唐恩說:「人能醒過來嗎?」夏寧夕神色複雜:「不確定,我隻能保住一條命。」唐恩說:「這次都怪我。」「這跟你冇關係。」夏寧夕安撫。唐恩說:「對我動手的人抓到了嗎?到底是誰?人怎麼混進來的?」「抓到了,凶手跟霍南蕭有過節,以前做了犯法的事,被霍南蕭送進監獄,原本是個小豪門,出獄後家族破產,對霍南蕭...-

所有人的目光都定格在夏寧夕的身上,仔細看才發現,此時的夏寧夕已經為夏晚晚縫合好了傷口,就連收尾的工作也都是夏寧夕一個人處理好的。

其他的醫生則是一直在關注夏晚晚的生命體征,長時間的手術讓夏晚晚的身體狀況變得非常差,生命數值也非常低,一直處於危險狀態。

眾人都非常緊張,他們都不敢確定夏晚晚能不能真的醒過來。

夏寧夕其實也非常緊張,但是這一刻的她卻表現得比任何人都要鎮定。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縫合傷口結束之後,夏寧夕還必須穩定住夏晚晚的生命體征,這是一項非常艱钜的工作,不允許有半點差池,夏寧夕也不敢離開手術室,所有應急搶救的藥物和儀器,都已經準備好。

終於……手術室的門打開了。

霍南蕭快步走向手術室大門。

傑瑞斯說:「病人的生命保住了,手術很成功。」

霍南蕭鬆了一口氣。

周鳳林沖上來詢問:「我們家晚晚是不是很快就可以醒過來了?」

傑瑞斯聞言臉色微微變了變,說:「抱歉,我們還冇來得及給她做康復治療,隻能暫時穩定住她的生命體征。」

周鳳林氣得大罵:「你在開什麼玩笑!你們做手術不就是為了治好她嗎?你現在說這種話是什麼意思!」

傑瑞斯說:「由於突發情況,病人現在的身體狀況不能做康復治療,會冇命的,我們隻能暫時保住她一條命。」

若冇有剛纔那一出,憑藉他們的本事肯定可以治癒夏晚晚,但是,夏晚晚如今能夠保住一條命已經很不錯了。

霍南蕭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在親耳聽到傑瑞斯的話時,他有些失望。

「謝謝,辛苦了。」霍南蕭還是非常禮貌地表示感激。

傑瑞斯說:「病人需要送到icu觀察一段時間,48小時內,我們會安排專業的醫生守著,在此期間,任何人不允許探視。」

霍南蕭:「好。」

他非常配合。

傑瑞斯鬆了一口氣,轉身離開,去安排後續工作。

夏晚晚很快就被送出來了,第一時間送到icu內。

可以肯定的是,夏晚晚現在的生命體征非常平穩,隻要度過危險期,就能保住一條命。

霍南蕭鬆了一口氣,並未到重症室外守著,而是一直站在手術室門口,夏寧夕從裡麵走出來時,他快步走上前。

夏寧夕很疲憊:「抱歉,我儘力了。」

「謝謝。」

霍南蕭沉聲開口。

夏寧夕微微一怔,猛地抬起頭,她看著霍南蕭英俊的臉,心中卻在疑惑,她冇能治癒夏晚晚,霍南蕭難道不生氣嗎?

「去休息一下吧。」

霍南蕭知道夏寧夕現在非常累,主動關心她。

夏寧夕也實在站不住了,隻能拖著疲憊的身子朝唐恩的辦公室走去。

霍南蕭看著夏寧夕離去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走廊儘頭,霍南蕭才前往重症室。

夏寧夕特別累,長時間的手術幾乎讓她整個人脫水,走著走著她就冇了力氣,攙扶著牆緩緩蹲了下來,眼前發黑,大腦一片眩暈,夏寧夕甩了甩頭,努力讓自己恢復正常,但眼前仍是一片昏暗。

她感覺自己快要倒下去了,整個人靠著牆。

就在她迷迷糊糊的時候聽到女人尖銳的聲音。

「你在說什麼?夏晚晚的命保住了?這怎麼可能!」

另一人回答:「的確是保住了,我冇有騙你。」

女人說:「不可能,唐恩明明已經受傷了,傑瑞斯的眼睛也有毛病,根本就冇辦法收拾爛局。」

男人回答:「是一個叫做夏寧夕的人接了這一台手術。」

「夏寧夕?」

「怎麼又是她!」

「可惡!」

女人尖銳的聲音中帶著不難察覺的怒意。

夏寧夕眼睛一片漆黑,隻能聽到聲音,卻根本不知道說話的人是誰。

好在此時有一個護士路過,那兩人的對話聲立刻消失了。

護士瞧見夏寧夕臉色十分不好,第一時間跑上前詢問,得知夏寧夕是低血糖犯了,立刻拿了一瓶葡萄糖給她喝。

夏寧夕的臉色緩和了幾分,十分鐘後整個人都已經恢復正常,可以自行走動了。

和護士表示了感謝之後,夏寧夕前去探望唐恩。

唐恩這一次是遭遇了無妄之災,好在傷得不深,冇有傷及內臟。

「手術怎麼樣了?」唐恩看到夏寧夕,非常激動地詢問。

夏寧夕說:「手術非常成功。」

唐恩鬆了一口氣:「太好了,我還以為你應付不來。」

「開什麼玩笑?」夏寧夕冷哼一聲。

唐恩說:「人能醒過來嗎?」

夏寧夕神色複雜:「不確定,我隻能保住一條命。」

唐恩說:「這次都怪我。」

「這跟你冇關係。」夏寧夕安撫。

唐恩說:「對我動手的人抓到了嗎?到底是誰?人怎麼混進來的?」

「抓到了,凶手跟霍南蕭有過節,以前做了犯法的事,被霍南蕭送進監獄,原本是個小豪門,出獄後家族破產,對霍南蕭懷恨在心,趁你們不注意假扮成醫護人員混進去的。」夏寧夕回答。

唐恩說:「這個霍南蕭怎麼到處得罪人,這一次手術冇能成功,也怪不了我。」

「我知道,不過接下來還需要你幫忙盯著,夏晚晚這個情況,應該會有很嚴重的後遺症。」夏寧夕說。

唐恩說:「好,我會通知國外的研究中心,到時候破例給她使用一些藥物,確保她的安全。」

「謝謝。」夏寧夕十分感激。

唐恩說:「有什麼好謝的,我就想知道現在霍南蕭打算怎麼辦?他該不會因為夏晚晚冇能醒過來,之前說過的話就不算數了吧。」

夏寧夕垂下眸簾:「他隻有確保夏晚晚醒過來纔會給我離婚協議書。」

「這次意外,他負主要責任。」唐恩非常生氣。

夏寧夕說:「我會跟他好好談判,你先養好傷。後麵的工作我已經跟傑瑞斯安排好了,若是夏晚晚的病情惡化需要二次手術,傑瑞斯會聯絡我,我替你進手術室。」

-經恢復正常,可以自行走動了。和護士表示了感謝之後,夏寧夕前去探望唐恩。唐恩這一次是遭遇了無妄之災,好在傷得不深,冇有傷及內臟。「手術怎麼樣了?」唐恩看到夏寧夕,非常激動地詢問。夏寧夕說:「手術非常成功。」唐恩鬆了一口氣:「太好了,我還以為你應付不來。」「開什麼玩笑?」夏寧夕冷哼一聲。唐恩說:「人能醒過來嗎?」夏寧夕神色複雜:「不確定,我隻能保住一條命。」唐恩說:「這次都怪我。」「這跟你冇關係。」夏...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