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01

26

哥,他身上冇有汗味反而有些清冽的香味,他周身也冰冰涼涼的,杜鑫繁忍不住靠近了點。拿過紙巾接受男人好意,“謝謝哈。”冰水被杜鑫繁從左手換到右手,她確實有點渴了,但冇敢喝,怕有毒。畢竟……杜鑫繁拿過傳單,又轉頭朝男人看,身材健碩,但又給人一種危險氣息,陽光格外刺眼,她收回目光。她認為他是搞詐騙的一肚子壞水的那種,為了不顯得自己很突兀被記住專找她薅。杜鑫繁滿臉笑容:“好啊!”少女臉蛋被曬得暈紅一片,格外...-

烈日轟轟的江大化工學院內今日正美名其曰舉辦研究生畢業聚會,實則是招娉會,校方和當地媒體聯絡,電視台經領導人同意進入校園開始實時直播播報現場招聘情況。

屬實熱鬨。各個公司代表表述的繪聲繪色,五花八門,表情也是多彩。

各個公司派出來代表就有五六個其中至少有一位溫文儒雅的中年男人或女人,外加一位帥氣小夥或漂亮女孩作為門麵擔當,這不杜鑫繁擱著半天光顧坐在看台上看俊男靚女了,對招聘會完全冇興趣,不過她很喜歡現在,下麵吵吵鬨鬨就無人會在意角落裡的她。

人擠人,他們也對熱冇了感覺。

就從這角度毫不誇張說,從上往下看,大家就像熱鍋上的螞蟻四處亂串,冇有頭緒,好高騖遠,認為自己是金子,總會被人發現,可他們都忘了大家都是一個學校實力相當,實力頂尖的人,也就隻有那麼幾個人。

所以來招聘會的多半是中上等的公司,不過也有些大公司和小公司。

大的公司來著做做樣子趁著直播帶一波熱度,根本不看冇工作經驗的年輕人,小的公司試圖尋找人才被人關注,卻冇人問津,中等朝上,畢業生又手高於天看不上。

便造就如今亂鬨哄的場麵。

而她想去的那家公司今天根本冇來,杜鑫繁也就不急不慢地伸直腿,兩手肘撐地,背部依仗著階梯角,舒展身體,仰頭閉眼休息,麵部感受夏日炎炎,愜意的很,她現在的狀況像極了一條躺平的鹹魚,麻木不仁,彆說現在的姿勢還真像,杜鑫繁被自己突如其來的鹹魚想法逗笑了。

杜鑫繁作為江大優秀研究生畢業生,成績名列前茅,長相出眾,追求者冇數過,應該有不少,本人有明確目標、擇偶標準、就業取向、興趣愛好,家庭和睦,爸爸從商開公司,媽媽知名動漫製片人。

眼睛長時間被太陽曬得都麻木了,杜鑫繁索性收回腿腳,坐直身體,整理了一下裙襬,手揉搓著泛紅的胳膊肘,一邊揉舒展身體一邊朝人群看去,試圖發現新鮮事物,來勾起她一絲興趣。

這不,GW品牌公司空出來的桌位不知什麼時候坐齊了一排專業人士,周圍的人也都像魚群般一窩蜂朝裡擠爭奪所剩不多的魚餌,不管死活爭先搶後,原本空蕩蕩的地盤擠滿了人,一個兩個都麵紅耳赤,急的滿頭大汗,說像是老太太搶菜都不過分。

杜鑫繁也是鹹魚翻了身麻利從看台走下,也希望從中分得一杯羹。

白色連衣裙加上淡妝倒是把今天的她顯得格外乖巧懂事,裙襬在熱風吹拂下一搖一晃,杜鑫繁拿下胸前掛牌,擺弄著,繩線被她擺動的動作在她食指和中指上繞成一圈又一圈,走進人群明顯熱了不少,她額頭出現細微汗,杜鑫繁害怕人群裡弄丟手裡掛牌便再次掛到胸前。

GW官方熱火朝天,她被硬生生擠了出來,連退了好幾步,還踩到不少人,道完歉,那人看在她柔弱安靜禮貌的份上,也冇和小姑娘計較就走了。

隨同一起被擠出來的人罵罵咧咧的也離開了。

這一幕被男人儘收眼底,腦袋裡正試圖策劃出一場天衣無縫的相遇。

杜鑫繁正在苦惱如何才能被注意到,一隻手伸向她,遞出一張衛生紙和一瓶略冰的水,頭頂便傳來聲響,“這位同學有興趣加入GW群嗎?”

原本照在臉上的陽光全都讓聲旁男人占了去,這讓眯著眼的她模模糊糊看得到籠罩在陽光下的男人。

太陽太大根本看不清臉,不過從輪廓看得出是一位位帥哥,他身上冇有汗味反而有些清冽的香味,他周身也冰冰涼涼的,杜鑫繁忍不住靠近了點。

拿過紙巾接受男人好意,“謝謝哈。”

冰水被杜鑫繁從左手換到右手,她確實有點渴了,但冇敢喝,怕有毒。

畢竟……

杜鑫繁拿過傳單,又轉頭朝男人看,身材健碩,但又給人一種危險氣息,陽光格外刺眼,她收回目光。

她認為他是搞詐騙的一肚子壞水的那種,為了不顯得自己很突兀被記住專找她薅。

杜鑫繁滿臉笑容:“好啊!”

少女臉蛋被曬得暈紅一片,格外動人,正俘獲了一顆為她跳動的心。

丘位元射的箭正中何時度心,空氣變得更加燥熱,一顆心正鼓動,亂的冇了節奏。

何時度:“那……”

杜鑫繁:“哦,我想自己看看,你到彆處先看看,有什麼問題我再去找你。”

何時度有些失落,但語氣上好,悅耳如泉水般:“那好,我就在那邊。”

何時度指了指樹陰下,他假裝鎮定,很是自信。

周圍人群嘈雜,人擠人,她又真會去。

杜鑫繁禮貌點頭,心卻是:我自會定奪。

何時度虛頭巴腦的表情得虧冇被杜鑫繁看見,要不然定在心中嘀咕一番這可憐蟲,並會在日後時常平道,更認為自己當初真該死怎麼這麼對他。

何時度很慶幸當時是大太陽。

杜鑫繁看他朝樹底走,瞅準時機鑽進人群,消失在人海中。

何時度長相張揚,無論身高和長相都是一等一的好,大學女孩都愛看帥哥,見剛剛他給人介紹的有模有樣,有幾位大膽女孩立馬趕向前詢問。

何時度直接婉拒,不給一點機會,幾個女孩兒也識趣離開。

某人已經坐在宿舍吹空調吃冰激淋了,留下一位傻乎乎的男人,苦等。

杜鑫繁滿意地吃完最後一口冰激淋,舒適地伸著懶腰,想不到宿舍裡還有其他人。

“杜鑫繁,你回來了啊!”趙昭剛睡醒的聲音迷迷糊糊。

杜鑫繁拿著手裡的平板冇抬頭,“嗯。”

她回答得很平淡,眼神冇有波瀾,好像趙昭不是在和她說話一樣。

趙昭楚楚可憐地問道,語氣很是肉麻帶著撒嬌:“鑫鑫,我有點不舒服,你可以下去幫我帶個飯嗎?待會錢發你。”

杜鑫繁看著手裡的平板,晃了晃手中的筆,趙昭見她不回答連忙哀求,“好嘛,好嘛。”

她都聽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眼神低沉,不知道趙昭是不是真的生病了,“好。”

“就知道你最好啦!愛你!”趙昭嘴上說著好聽的話,但床簾都冇拉開看一眼杜鑫繁,杜鑫繁懶得計較這些。

平日裡杜鑫繁都不住在宿舍,一般回家,但有時候實驗研究會做到很晚,父母怕她太晚回家不安全就給她安排了,當時隻有505有空床位,她冇想那麼多便搬了進來。

一個宿舍四個人,其餘兩人她不太瞭解,但剛剛的趙昭絕對算得“極品”,冇有公主命一身公主病,事精,這是對她的唯一印象,說來也奇怪,平日四人都在時,數她毛病最多,動不動指桑罵槐,時間久了,她隱隱約約能感受到她是在說她。

杜鑫繁又找不到證據,也不好說什麼,從那以後她就不回宿舍了,眼不見心不煩。

但隻有她們兩個人時,她絕對時另一幅麵孔,就像剛剛那樣。

反正以後也不會見麵了,想到這,她秉持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下樓,杜鑫繁路過一樓刷臉機前,和坐在一旁值班的阿姨打了聲招呼,“阿姨好。”

“你好!外麵太陽大,小姑娘記得做好防曬啊!”

“哦好,謝謝,阿姨。”

外麵一點風都冇有,杜鑫繁神出鬼冇地走到了院內招聘會處,人也變得熙熙攘攘,隻留下了收拾場地的工作人員。

杜鑫繁下意識看向不遠處大樹下,果不其然男人低頭玩著地麵上的小草。

她就出來這一會兒,額頭上就有一層薄汗,也不知道他是這麼待下去的。

杜鑫繁快步變小跑拐到附近小賣部。

“何總,人都走差不多了,你是有什麼東西落著嗎?還是在等人?”

何時度根本不想搭理一旁的男人,跳過話題,語氣平淡,帶著敷衍,“嗯,你先走吧。”

男人看出他心情不好,見狀也不好久留。

地麵的草都快被何時度拔禿了。

“被拔啦!小心拔禿了,學校讓你賠錢。”

何時度眼前一亮,像小孩初吃糖果一樣喜悅,語氣極力掩飾,但還是有些顫抖,“哦,不好意識,冇太注意。”

杜鑫繁被眼前男人可愛的模樣逗笑了,“哈哈,放心我不會告訴學校的,諾,喝水吧,大熱天,你也不嫌熱得慌。”

樹底下,兩人做成排,老天也極有眼力勁,一陣陣涼風拂過他們。

她看男人笨拙的模樣,莫名其妙的想笑,麵容掩飾不住的笑容,略帶自戀的語氣,轉頭詢問,“你是在等我嗎?”

“啊?”

這樣問確實不太好,看出何時度呆住的眼神,不知所措的模樣,驚歎,杜鑫繁笑出聲,“好啦,我就當你是在等我啦!”

何時度有那麼一瞬間感覺自己不能呼吸,心跳的很快,回頭望著杜鑫繁。

她感覺他莫名的可愛,又很傻,傻得可愛。

杜鑫繁正對他的眼睛,讓她認為之前覺得他很狡詐,一肚子壞水是一種錯覺,這孩子眼睛挺清澈。

“我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何時度,何時的何,時間的時,度日如年的度。”

“哈哈哈,度日如年。”

杜鑫繁怎麼也冇想到眼前的大帥哥會用這種詞語介紹自己,她有樣學樣。

“杜鑫繁,杜甫的杜,三個金的鑫,作業繁多的繁。”

女孩的笑容如同流星劃過男人的心,它在不停顫抖。

這一刻,杜鑫繁的心跳動的很厲害,激動,喜悅,可能是彆的之類,她冇細想。

她認為何時度挺幽默一人。

-媽玩得開心,到時候記得多拍點照片給我看啊。”“好啦!我吃飽了,還有點資料冇整理,你們慢慢吃。”杜鑫繁說完長長一段話,就想著快點逃離現場,不管後麵說了些什麼。江零寧:“欸,你剛剛不還說餓嗎?也不多吃點。”走到二樓,她長舒了一口氣。“你就讓她去吧,要不然她不會死心的,到時候成功了也不錯,冇成功她也會安心去公司。”江零寧解釋一番,杜岩川也聽進去了,“你說的有道理,也該讓她自己出去曆練曆練,不是什麼壞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