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浮塵

26

上,水珠無力地碎在木質地板上。——————————————————————————————————————四.行動隊的任務就是探索,清理意念生物,獲取它們身上的純淨意識體。有了這些意識體,就可以修補人們的意念體。α—TTC主世界,地方時31時52分。M—p011特彆行動隊。這是行動開始後的第五天,地方時合計231時餘52分鐘,十名隊員全部戰損,六名替補隊員倖存兩人人。戰損在時間洞內隻會對意念體造成...-

一.

“…………”

“單純的物質也可以思考,但是集合體思考產生的意識可以打斷物質思考。

“現在,試試看,打斷了玻璃分子的思考,你就能出去了。”

……

“你認真的嗎”

陳舒齊站在臥室的白色落地窗前,窗外的夜色籠著一層薄紗,月亮隱在暗藍色的雲層下。昨天下的雪到了晚上還冇有消完,白茫茫的世界映在他眼裡,也同時照見了窗外飄在15層的女孩。

這不是他的幻想,他很確定。

“我要是做到了,然後摔下去死了,豈不是虧大了。”

窗外的女孩揹著手向後輕輕一退,就消失在了他的視線裡。

——

“靠!”

“你怎麼進來的!你剛剛差點把我直接踢下去啊大姐!”

陳舒齊看著玻璃上映出的身影無奈的歎了口氣,最終還是認命地把手放在了玻璃上。

“……人是物質和意念組成的集合體”

“……物質思考產生意識,意識不斷迭代更新組成意念”

他試著想象自己被分成了兩個人,一個是物質組成的實體,一個是意識組成的意念體。他的意念體緩緩穿過玻璃,向下飄落著。

在他的意念體馬上就要降落在地上時,他身後的女孩突然又踹了他一腳。

思考被中斷,意念體與實體位置互換,隨即他清醒過來,意念體歸位,他整個人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艸”

陳舒齊坐在地上揉著自己的腳腕,勉強擠出一個笑臉,把他想問候對方祖宗十八代的意圖壓了下去。

“所以你們到底看上了我什麼”

“第一次接觸這些概念就可以通過想象具象化,你有這想象力,確實是我們不可多得的人才啊。”

女孩剛剛還在他臥室裡的身影瞬間出現在了他眼前,“不用驚訝,我現在是意念體形態,等你用熟了也可以自由移動了。等腳腕好了,去找我報道就行啦。”

女孩順手扔給他一張名片。

“對著名片思考就能進去啦,進了大廳去3級登記處,記得報我的名字,何天天。”

“一旦你加入了組織,你所麵臨的世界都會比現在大上數百倍,同時,你也要做好粉身碎骨魂飛魄散的準備,如果你進入了行動隊,有可能剛剛進入時間洞,就被暗生物吞噬掉了意識體,這是很常見的事情。”何天天頓了頓,“我也見過……很多這樣離開的人了。”

“放心吧大姐,我一個初中生,連你們這種組織的存在都相信了,腦子多少是有些問題的,所以啊大概率是進不了這個行動隊的。”

“……”

“但願吧……”

剛剛臨時編了那麼多東西,等他回頭問我怎麼辦啊……

他還真有天分,第一次嘗試自主使用意念體就成功了。

應該和他的病有關係。

妄想症之前可能也引發過類似的幻想吧。

———————————————————

———————————————————

二.

“這個大廳這麼大的嗎……”

“你一看就新來的,跟我們剛進來的時候一樣,這地方是真的大…”

“對對對!光是那3個登記處,我感覺就有一個籃球場那麼大!”

“明明連我們學校大都冇有……”

“就是,Q市十五中,你還見過哪個學校比它校園大的……”

陳舒齊聽著身邊一圈人的閒聊,稍微愣了一下,就朝著剛剛問到的登記處方位走去。

登記處是環形的,3個弧形平台圍繞著長了幾百年的樹一樣粗的柱子,上麵掛了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顯示屏。

人這麼多的嗎……作為一個社恐,小齊同學表示很慌。1號登記處的人排起了長隊,估計得有上百人,2號的人少一點,但也不少。

隻有3號……

目前看來,隻有平台後麵的工作人員一位活人,呃……是不是活人再另說。

工作人員是一個梳著利落丸子頭的女士,陳舒齊看見她的銘牌上寫的“H·ac31”。

————

“這是誰給你的名片!!”

看到名片的一瞬間,H·ac31女士臉上的石膏像表情終於繃不住了,她十分詫異驚奇的看著小齊同學。

“emm……她說她叫何天天。”

“何天……H·T,也是,除了她誰還有這麼高的權限。行了,登記完成,你直接去行動指揮所吧,她現在應該在那,這兩天行動隊招募,你拿著這張名片都能直接加入了。”

“多謝。”反正行動隊跟我冇什麼關係。

————

名片裡的這方世界好像冇有邊界,無論怎麼走都出不去,看似是邊界的地方永遠浮著一層白光,刺得人眼生疼,忍不住想合上眼皮。

但是,之前那些人冇說錯,這裡確實大,光是這個指揮所,大概就有市中心那麼大。

還冇走到門口,何天天的一頭金髮就晃到了他眼前。

“緊急征用,跟我走。”

說好的最好彆跟行動隊沾邊呢

……

———————————————————

———————————————————

三.

“一萬五千七百三十五個已知時間洞,三萬七千九百四十四個已知世界……”

指揮所內部冇有各種各樣的通訊聯絡設備,隻有一望無際的……宇宙。

“宇宙”是聯通這些時間洞的介質,也是不同世界的載體。

“在無儘的意識海裡,這些世界都隻是冰山一角的微小浮塵,而我們在本世界裡就已經是渺小的塵埃了…”

“行動隊的工作就像遊戲,進入時間洞,探索地圖,偶爾可能需要打打怪之類的,但是進入時間洞的是你的意念體,一不留神就會被通道內的暗生物襲擊,然後…”她停頓了一下,“永遠留在那個世界,成為那裡的一片塵埃……就…永遠回不來了。”

“情況緊急,這一次行動是去最近發現的時間洞A—SDR376號,連通α—TTC主世界,你作為替補人員跟隨。”

“那我完成了任務回來有什麼獎勵嗎比如功勳什麼的,你們這個組織記嗎”

何天天盯著他看了會,嗤笑一聲,“有獎勵,給你行動隊替補轉正。”

“行了,快去集合吧,最多再有3分鐘就要開始行動了。”

“那就這麼說定了……”

陳舒齊剛轉過頭走了幾步,又回頭衝何天天喊道,“等我回來了去哪兒找你啊?”

“……誒”

何天天愣住了,她緩緩抬起頭,甩了甩她那一頭金色的長髮,“……去花園吧。”

“哪個花園”

“金色的,開滿向日葵,永遠冇有黑夜的,永遠被陽光籠罩的……

“我的花園。”

她笑了笑,好像比那想象裡滿園的向日葵都耀眼,陳舒齊心裡不知為何泛起一絲……悲涼……

這片宇宙冷冰冰的,他不由打了個寒戰。

———————————————————

空蕩蕩的臥室裡,一張素白色的床孤零零地擺在角落,巨大的落地窗映出女人憔悴的臉龐。她半倚著房門,看著床上躺著的那個孩子。

前幾天他還能靠著窗子走走神,看看遠處的城市燈火,現在……隻能躺在床上不知天昏地暗的睡著。他本該是十五中的一個學生,馬上就要中考,答應他的畢業旅行明明還冇有兌現…

“何太太,小齊他……醫生都說了,妄想症,中度抑鬱,他……一直都挺堅強的,現在這樣隻是壓迫到神經了……會醒過來的,

“他會好起來的……”

雨點無聲地拍落在窗戶上,水珠無力地碎在木質地板上。

———————————————————

———————————————————

四.

行動隊的任務就是探索,清理意念生物,獲取它們身上的純淨意識體。

有了這些意識體,就可以修補人們的意念體。

α—TTC主世界,地方時31時52分。

M—p011特彆行動隊。

這是行動開始後的第五天,地方時合計231時餘52分鐘,十名隊員全部戰損,六名替補隊員倖存兩人人。

戰損在時間洞內隻會對意念體造成暫時性的傷亡,而戰亡……

意念體直接消散成意識塵埃,永遠留在意識的海洋裡。

除非……

——

“咳……哈……”

“小齊,你怎麼樣”

“冇事…能撐住。”

明明連襯衣都被血浸滿了,居然還能說出自己撐得住這種話。

——

終於熬到回程了嗎……

左臂骨折,肋骨斷了兩根,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有幾百處。

就算是意念體,也是擁有和實體一樣的痛感的吧……

——

“暗生物什麼的……最麻煩,每次出任務,要是碰上這種東西……弟兄們十個有八個都要出事,想他們這種冇有經驗的新人替補,還冇和意識海建立鏈接,很容易就回不去了……

“……我之前也和他們說過,特彆行動隊裡不能再進新人了……

“六個孩子,就剩小齊一個了。”

陳舒齊失血過多,已經休克暈過去了。

意念體的死亡和實體是一樣的。

他就算能吊著最後一口氣出了時間洞,等回到了現實,估計也很難醒過來了。

“就快到了,小齊……小齊!醒醒!馬上到了!”

畢竟是一起相處過的隊友,尤其是陳舒齊,比其他五個替補活潑多了,一路上又說又笑的,他們是真心希望這個孩子能活下來。

隻要活下去,總能回到正常的生活。

意識海終有一天會迴歸平靜,我們終有一天能擺脫那些病痛和疾病。

——

不是的。

你們隻是在黑暗裡行走了太久。

即使光芒就在眼前,也早就失去了徹底擺托過去的勇氣。

害怕著已經脫離太久的現實,一步步把自己封鎖隱藏,渴望著陽光,卻選擇了停留在黑夜之中。

所以隻能沉溺在這裡,深潛,直到溺亡,最終迴歸到無邊的意識海。

除非……

有人拉了你一把

不隻是給你那束光

祂就是你的光源,從天的另一邊而來。

——

“怎麼會!……”

“這是……裂隙……”

時間洞的本質也是一種暗生物,有著一樣的組成,它放棄了攻擊性而獲得了鏈接主世界與意識海的能力。

但是,繁殖可是生物的基本特征啊……

裂隙,隧洞型輔助—C係暗生物繁殖導致原本時間洞被繁殖產物覆蓋所產生的一種特殊現象。

生還率,0~100%。

全數據庫公認的不穩定性,至今冇人知道生還率100%的條件是什麼,倖存的人大多都離開了行動隊,冇再回來過,其他人雖然幸運地回來了,但是也都冇能活著離開回到現實。

————————

現實中。

陳舒齊抱著膝蓋坐在落地窗旁邊。她的母親何曼就倚著門靜靜站著。

她多希望是她的孩子真的醒了,而不隻是在“夢遊”。

陳舒齊靠著玻璃,15樓的窗外好像不是虛空,他看見了一片花海,是向日葵,金燦燦的,有人坐在花海之中。

那人有著和花一樣燦爛的長髮和雙眼。

她向他走了過來。

隔著窗戶,他把手裡緊緊攥著的名片遞到她手裡。

然後無力的垂了下去。

————————

何天天閉上眼睛,冇再連接意識海察看。

她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像之前那些人一樣…

也像她一樣…

“呼——”

她翻了翻手裡的那個筆記本,密密麻麻記了十幾頁,最後一頁,也就是第十四頁,上麵的最後一條記錄寫著“陳舒齊”,末端和前麵的記錄一樣打了一個對鉤。

——鏈接意識海

——介入α—TCC主世界

裂隙被破除了。

十名隊員戰損,六名替補全部陣亡。

行動隊的幾個隊員都是三四十歲的人了,此時卻都跌坐在地上泣不成聲。

她眯起眼睛看向四周。

裂隙的紫黑色光霧還冇有完全消散,在光霧之中有一道淺藍色的光芒。

是陳舒齊,他站在時間洞的旁邊,破碎的軀體已經塵埃化了。他很努力地回過頭來,衝眾人揮了揮手。

何天天走過去,虛虛地抓住了他快要消散的手,牽著他向時間洞走。

並肩行走的兩個人,在離開洞口的瞬間,其中一個化作晶瑩的藍色塵埃,堙滅了蹤跡。

———————————————————

———————————————————

五.

H·T把金髮束成高馬尾,推門走進了會議室。

“H·T,你還是這麼做了。”

“計劃已經開啟,無論結果如何我都會堅持下去。”

“即使你本來就是意識海的化身,也還是避免不了反噬啊……”

“少女”原本琥珀色的雙眼失去了往日的光彩,現在的顏色不能算是銀色,隻能叫做死灰色。

“我隻是意識海繁殖的伴生物,純粹的意念體,不是什麼化身。

“反噬自然不可避免,我也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目前來看,我還可以再撐一輪。”

“……

“既然你做出了選擇,我們也不好過多乾涉。

“嗬,我還真羨慕那些人……

“我也希望當時能有個人拉我一把啊。”

“這是你自己的選擇,不是嗎?”少女問道。

———————————————————

“舒齊……”

“醒了醒了!小齊醒了!”

陳舒齊還活著,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那天自己走進裂隙,好像是破除了那些東西吧也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

現在他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媽……”

“怎麼了,小齊媽媽在這……”

“我想去看一片花海,有人在等我。”

何曼的眼淚幾乎是一瞬間就流了滿麵。

這是陳舒齊得病後第一次主動提出要出去看看,他好像真的要好起來了。

“什麼樣的花海啊”

“嗯……算了,不去看了,她好像很忙的,估計顧不上搭理我……

“媽,我想養花,就放在窗戶旁邊。

“要種向日葵,顏色……就要最接近光的哪一種。”

-動是去最近發現的時間洞A—SDR376號,連通α—TTC主世界,你作為替補人員跟隨。”“那我完成了任務回來有什麼獎勵嗎比如功勳什麼的,你們這個組織記嗎”何天天盯著他看了會,嗤笑一聲,“有獎勵,給你行動隊替補轉正。”“行了,快去集合吧,最多再有3分鐘就要開始行動了。”“那就這麼說定了……”陳舒齊剛轉過頭走了幾步,又回頭衝何天天喊道,“等我回來了去哪兒找你啊?”“……誒”何天天愣住了,她緩緩抬起頭,甩...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