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前在她耳旁說話的女童,約莫七八歲的年紀,端得一副營養不良的泥猴樣兒。一旁擇菜的老婦人放下東西走上前來,看到溫敘秋醒轉,暗自鬆了口氣。經過一番交談,溫敘秋總算明瞭現下的處境。老婦和女童是清河村本地人,兒媳生孩子時難產而亡,兒子受征參軍後也斷了訊息。祖孫倆倚著搖搖欲墜的土坯房勉強度日。缺少壯年勞動力,一年到頭種不了多少糧食。去年收成的最後一抔稻米,全填進了溫敘秋的肚子。如今是五月初,新一茬的水稻種植還...-

“姑娘,在下也許能幫忙一看。”

心急如焚中驟然聽到這一句,宛如救她於水火,溫敘秋下意識轉過身循著聲音望去——

榕樹的濃密綠蔭下候著一匹通身烏黑的馬兒,馬鞍上端坐著一名身著白衣的男子,頭頂隨意地束了起來,漆黑如墨的長髮在衣袍上鋪散開來,端得是清塵高潔之姿。

如果他嘴裡未曾銜著根狗尾巴草的話。

溫敘秋來不及細細端詳男子長相,急急忙忙鞠了一躬:“閣下可是醫者?懇請救救我祖母!”

男子垂眼看她,拿掉嘴裡的草正經開口:“你家在何處?”

溫敘秋往劉嬸家方向遙遙一指,“東邊!”

男子拍拍身後馬背:“上來罷,腳程快些。”

溫敘秋看了看眼前身形高大的黑馬,略一咬牙,伸手攀扶住馬鞍就要嘗試抬腿,眼前遞過來一隻手,白皙纖長,骨節分明。

作為一個現代人,溫敘秋腦子裡並無半分男女相觸的介懷,救人要緊,她抬起右手搭上男子的掌心,他收緊手掌略一用力,將她帶上了馬背。

“自己找地方抓緊,摔了不負責。”他隨意囑咐了一句。

溫敘秋四下略看,馬鞍光滑,她毫不猶豫地抓緊了男子的腰帶。

“咳咳咳!”

麵前的男子突然劇烈地咳了幾下,才一夾馬腹直奔劉家而去。

“天氣漸熱,你祖母又食用糠菜一類的食物過久,糠皮粗糙難以消化,導致腸胃鬱結,加之上了年紀,虛火攻心,因而暈了過去。”

男子搭著脈診了片刻,又詢問了幾句,乾脆利落地得出結論。

溫敘秋焦急詢問:“那該如何喚醒呢?又該如何治療?”

男子抬眼朝她一看,垂眸拂了下衣袖麵無表情道:“不急,待我施上幾針便能轉醒。不過這腸胃之患是慢疾,需得吃些清淡水靈好消化的,慢慢調養。”

溫敘秋又深深鞠了一躬:“那煩請您快些施針罷!”

男子一時見了兩次這怪異禮節,多看了眼前的少女兩眼,又收回目光。

他不急不緩地拿出針袋鋪開,挑出細長銀針在火上烤炙片刻,又掏出一小瓶無色液體塗抹銀針,這才下手施針。

數根銀針紮上,約莫過了半盞茶的功夫,劉嬸的眼簾輕微地顫了顫,終於緩緩地睜開了眼睛。冇成想此人看著閒散隨意,診治竟然意外靠譜。

“祖母!”細月見狀歡喜地撲了上去。

“給她喂些溫水罷。”男子又吩咐道。

溫敘秋連忙去火塘上倒水,出門前她囑咐陳大哥燒的水果然派上用場。小心翼翼地吹到溫熱,她扶起劉嬸給她喂進嘴裡。

“好了,差不多了,餘下的……飲食上注意些即可。”男子見劉嬸基本無大礙,起身拎起醫箱便要走。

溫敘秋連忙跟著起身叫住他:“閣下稍等。”

男子停下腳步,冇言語,靜候少女開口。

溫敘秋直視進他的眼眸,瞳色深重,看不出什麼情緒,她鄭重開口:“今日閣下救命之恩暫無以為報,但我與家人必定銘記於心,來日必當報恩。”

男子看起來滿不在乎地輕扯了下嘴角,並未迴應,抬腿就往外走去。

“接著——”走到門口他突然回過頭,隨手擲出什麼東西,“差點忘了,吃點有營養的,瘦猴兒。”

溫敘秋下意識伸手接住,低頭一看,是幾粒散碎銀子。

她登時愣住了。

再次抬頭,此人早已騎馬而去,徒留踢踢踏踏的馬蹄聲,冷白的衣袂翻飛裡透露著幾分漫不經心的瀟灑寫意,仿若並無何事能讓他煩憂了去。

方纔冇仔細端詳,他出門前溫敘秋纔看清其樣貌。那是副極美的皮囊,長眉如柳,鬢若刀刻,唇淡如桃色,狹長的眼尾下墜了顆淡色的小痣,痞笑時有種狐狸般的風情。

和他吊兒郎當的氣質並不相符。

溫敘秋突然反應過來她忘了什麼。

恩人姓甚名誰,家在何處?

往後她如何報答?

可是人早已看不見蹤跡了。

“這位嬸子,你可好些了?”一旁陳啟的關心詢問拉回了她的注意力。

劉嬸微微點了點頭,望向他:“好多了,閣下是……?”

陳啟這纔想起正事,把溫敘秋與他的約定一五一十細細說來,劉嬸聞言詫異地望向溫敘秋,想不到眼前這位細弱少女竟有此番成算:“田地你拿去種便可,不過秋秋……你是作何打算呢?”

溫敘秋一腦門的雜交水稻經,短時間難以說清楚,隻能先安撫一笑:“您莫擔憂,等我試一試再與您說。”

劉嬸點點頭,左右她自己也種不了,讓他們自己捯飭看看罷。

可到了立字據的時候幾人卻犯了難。

這兩撥人都家徒四壁的,紙和筆上哪兒找?

陳啟一拍大腿:“若你們信得過我老陳,也可不需紙上憑據,乾活我必定不會推辭。至於分成,咱們全憑良心說話!”

短時間也無他法,溫敘秋點點頭,“那便暫且如此,眼下田地荒落,還請陳大哥先幫著理理,我明天要去趟鎮上。”

“好嘞!我明兒就能開始,最好能趕上立夏之前把秧苗給種出來纔好插秧呢!”

送走陳啟,溫敘秋用剩餘的榆樹皮粉做了頓麪條,就著劉嬸栽的青菜,三個人又清湯寡水地吃了一頓,蓄了些氣力,溫敘秋剛想出門砍樹皮,突然被劉嬸叫住:“不用去了,你出門時我去砍了些回來。”

原來劉嬸今日是為這著這東西才受了熱。

溫敘秋抿了抿唇,雜交水稻的培育要加快腳步才行,她不想再讓這一老一小餓肚子了。

不過眼下要先做點榆樹麪條,明日去鎮上采買時也好叫賣一下試試運氣。

不管如何,方纔恩公的銀子真真解了她燃眉之急。

按部就班炒了樹皮舂成細粉,加了草木灰和成麪糰,再拉成細麵狀,溫敘秋找了揹簍,采了樹葉來細心包好苗條放進去,天色已黑。

招呼著細月躺下睡覺,溫敘秋想著明天的事,暫時強迫自己拋開思慮養精蓄銳。

畢竟自己也是“死過一遭”回來的。

第二天溫敘秋和細月擦著天亮就趕到了清河鎮,此時街市上已經有零星行人在采買了,街邊也放了不少挑子小攤一類的,放眼望過去,品種還不少,米麪糧油自不必說,山茅野菜也有,還有自家做的手工農具。

著實新奇。

溫敘秋尋了個平整的石頭,往上鋪了層清洗過的綠葉,再把榆樹麪條放了上去,翠綠的樹葉襯著灰紅的麪條,倒是新鮮。

溫敘秋回想了下菜市場老闆的吆喝,生澀地學著開口:“賣紅麪條咯!清香筋道的紅麪條~冇吃過的買點回去嚐嚐,兩文錢煮一碗,新鮮吃食,包您滿意哎~”

她方纔打聽過,雞蛋的市價約莫是兩文一個,她也按此賣。

這麼一通吆喝,感覺順嘴了不少。不過溫敘秋留了一嘴,未說是榆樹做的,畢竟短時間之內,他們還得靠這東西過活。

細月眼見新鮮,也跟著吆喝起來。

一大一小倆孩子脆生生的叫賣聲此起彼伏,一盞茶的功夫果然有人在麵前停下:“確實是新鮮玩意兒,味道如何?”

溫敘秋連忙站直了笑道:“清香裡帶點微甜,您可以聞一聞。”

說罷挑起邊上的一根遞給這位大哥,他接過去輕嗅了下,“嗯,是有股子香味,給我裝上一碗試試罷。”

溫敘秋趕忙吩咐細月從揹簍裡掏出兩張淘洗過的闊葉,也不知一碗是多少,估摸著一個人的食量,給人富餘地裝了一包,用草莖捆好遞了過去。

男人爽快地付了錢,揣進兜裡走了。

冇成想開張這麼順利,溫敘秋登時有了信心。

可冇想到一個半時辰過去,後續再無人問津了。

年歲艱難,冇接觸過的玩意兒大家都不敢輕易掏錢,觀望一會兒便走了,偶有問價的也是詢而不買。

溫敘秋等到晌午時分,心知自己這次準備不足,咬了咬牙重新吆喝道:“免費送紅麪條咯!清香筋道的紅麪條~冇吃過的帶點回去嚐嚐,數量有限!好吃下次您來!”

一聽免費,好多人就圍了過來,七嘴八舌地伸手討要。

細月心疼地護著麪條不想放,溫敘秋輕輕跟她咬耳朵:“乖,咱們先讓人嚐嚐,以後纔好叫賣不是?”

小姑娘半信半疑地鬆了手。

溫敘秋利索地包好麪條,挑了幾個人送了出去,不一會兒麪條就被瓜分乾淨。她收拾起揹簍,拉起細月的手:“走,咱們買吃食去。”

買了五個雞蛋,一小尊紅糖,以及一小袋大米,手頭的碎銀子還剩大半。咬咬牙,溫敘秋走到豬肉攤前,買了一小塊肥瘦相間的肉。碎銀子登時所剩無幾。

給劉嬸補營養要緊。

剛想走,溫敘秋眼尖瞥見肉攤角落裡擱著一小堆豬胰子,興許是放久了,引來兩隻飛蠅。

回想起自己自己好多天冇好好清洗過,她站定開口。

“老闆,豬胰子怎麼賣?”

以前她喜歡看各種古法手作視頻解壓,豬胰子皂便是其中之一,她知曉其做法。

豬肉老闆眉毛一豎:“你要這作甚?冇人要的玩意兒罷了,我一會兒拿回去喂狗的。”

溫敘秋心裡一咯噔。

這裡無人知曉豬胰子可做肥皂嗎?!

她的心劇烈地跳了起來,這是一個巨大的商機!

掩飾住自己的驚喜,她麵色如常道:“買不起好肉,豬胰子便也來點罷。”

老闆暗自歎了口氣,自己日子好不到哪裡去,眼前的兩個半大孩子卻更為可憐。

他索性把豬胰子扔了過去:“送你了,下不為例啊。”

溫敘秋驚喜地接過裝起來,大聲道:“多謝您!”

“快走罷走罷!”老闆皺著眉揮了揮手。

東西采買得差不多了,加之剛發現的秘密,溫敘秋臉上有些輕巧笑意,牽著細月往村裡走。

正是晌午時分,烈日高懸,碧空浮雲,原野裡清風掠過帶來些許涼爽空闊,她心裡十分鬆快。

剛走出兩步,眼前突然橫過一隻泥黃的手臂,擋住了她的去路。

溫敘秋抬頭一看,眼前的男人身形魁梧,相貌醜陋,麵部凹陷,配上一臉凶惡鄙夷的神色,顯得十分駭人。

原身的記憶湧上心頭,這不正是將溫敘秋棄於荒野的繼父嗎!

他低頭看了看溫敘秋手頭的東西,眼神咕嚕嚕轉了一圈又回到她臉上,獰笑著開口:

“喲?小賤蹄子,居然冇死成?!”

-有所不濟,您又恰好需要田,你我兩家合作種這一塊田地,收成五五分,如何?”陳啟眼睛都亮了,五分的收成,也有十五畝的樣子,足夠他養活一家老小了!這是天大的好事!隻是為何不算租呢?溫敘秋將他眼裡的疑惑瞧得清楚,緩緩開口道:“所謂合作,我家眼下暫時無稻可播種了,需要陳大哥您這邊出種子,今後水稻播種直至成熟,怎麼種由我說了算,您負責出力就行,當然我也會幫您的。您同意嗎?”陳啟哪有不同意的,種子他家還有,至於...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