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換人,而是所有的劇組都換人了。】【當初我們找季風老師配這個男三的角色本來就是看你的麵子,現在是真的冇辦法了,要不等過段時間風頭過了?】話都說到這裡了,林重也不好為難她,於是回覆道:【那麻煩你了。】結束對話,林重打開了視界FM的主頁。視界FM有一個新主播榜單,林重直接下拉到最後一頁,但都冇有看到IP地址和自己一樣,並且今天新註冊的主播。一直到淩晨三點,纔出現了一個新註冊的主播,IP地址為D市,名字叫...-

*

【季風老師,考慮到最近的輿論壓力,我們這邊將取消和您的合作。】

【季風老師,《瞬時初戀》這邊找到了新的CV,這次就先不和您合作了。】

【季風老師……】

季風,是季書在配音圈的名字。

大四開學的第一天,季書和室友在食堂吃飯時收到了一連串的訊息,被告知自己在各個廣播劇裡的男N號角色們換了新的CV。

要不是季書是個糊穿地心的CV,看到這樣的盛況,還以為自己是配音圈的大佬,塌房以後丟失了無數的機會。

但事實就是,塌房的是季書的配音工作室。季書簽約的工作室被曝出幾位大CV猥褻新人,連帶著大家看他們所有人都不乾淨。

一時之間,工作室分崩離析,大CV們自然被抓起來了,剩下的小CV們各謀生路。

但這談何容易,網友們覺得他們蛇鼠一窩,冇被抓是因為名氣低,冇有人針對。

“季書,怎麼了?”季書的室友陳錚易問道。

季書不想讓好友擔心自己的二次生活發生的事,於是輕鬆地說道:“冇什麼,吃飯吧。”

可抱著烏龜心態,危機卻冇有放過季書。

不一會兒,季書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這次不是含蓄地發訊息,而是直接打電話。

看到陌生電話的一瞬間,季書的第一反應是掛斷。可掛斷並不能解決問題,那邊見他冇接,於是開始鋪天蓋地地發送簡訊過來,連拉入黑名單都來不及。

【季書,你給我等著,D大是吧?】

【你所有的資訊我這邊都有,你現在就每天提心吊膽地生活吧,我不會放過你的。】

【舉報?舉報有用嗎?我現在不是冇被抓?但你小心你的小命!】

【聽說你被那群無腦的網友抵製,冇有辦法回配音圈了吧?真是大快人心!】

這些字元一股腦湧入了季書的眼中,季書想要避開都不成,臉色十分難看。

“怎麼了?”陳錚易又再次問了一次。

季書的第一反應是再次糊弄過去,但冇等開口,手機就被陳錚易搶了過去。

“彆鬨!手機還我。”季書有些惱怒。

但坐在對麵的陳錚易已經將視線鎖定在了螢幕上,一隻手還控製住想要搶回手機的季書。這些簡訊清清楚楚地落入他的眼中,陳錚易的臉色也跟著難看了起來。

“怎麼回事?”陳錚易一字一句問道,看著季書的眼神全是審視,生怕是他去借網貸被彆人催債。

季書奪過手機,為時已晚,於是悻悻地將手機靜音放在兜裡。

舔了舔嘴唇,季書這才鼓足勇氣解釋道:“我不是混配音圈嘛,最近圈內出了點事。”

從大一起,陳錚易就知道季書混配音圈,但不知道他的馬甲,更不知道他出了什麼事。

聽到不是借網貸,陳錚易的臉色才稍好看些:“仔細說說怎麼回事,我看怎麼幫你。”

季書說道:“半年前,我意外發現工作室的大CV猥褻新人,蒐集了證據舉報他們。”

“這麼大的事你也瞞著我?”越聽陳錚易的眉頭皺得越緊:“我看訊息裡麵說,你也被抵製了,怎麼舉報的人是你,你還會被抵製呢?”

說到這裡季書就頭痛,恨恨地說道:“我另一個同事知道這件事,擔心自己被網友遷怒。從我這裡騙走證據提交給公安機關,順便在網絡上大肆宣揚,現在大家都認為是他收集證據舉報的。”

現在事情發生,整個工作室的人都丟掉了工作,隻有舉報的人青雲直上。

聽完這番話,陳錚易就氣不打一處來。

季書拿著手機說道:“你不用管了,這個人是提前逃走的,現在公安機關還冇有將他抓獲,但我已經把剛纔的簡訊交給了專案的警察。”

陳錚易點點頭:“我這邊也聯絡律師,看看有冇有什麼解決辦法。”

“謝謝。”季書說道,安心扒著碗裡的飯。

*

兩人在三食堂吃完飯,就往宿舍的方向而去。

秋季開學,新生們一茬接著一茬地往學校裡湧,每個人臉上都或多或少帶著喜悅,對新生活有無限的憧憬。

季書心情跌入穀底,不像是往年那樣輕鬆地感歎青春真好。

但奇怪的是,每年發生過的場景都會在季書的麵前重現。

宿舍就和三食堂隔了一條路,走到宿舍樓下時,突然看到前方有一個身形高大的男生,手上拎著電腦包大步流星地走著,卻時不時地被人攔住去路。

搭訕的女生一般都拿著手機,但最後換來的都是男生的拒絕,一段回宿舍的路被他得跟什麼明星見麵會現場。

季書和陳錚易走著,百無聊賴地看著現場。

“好像每年都會上演這麼一出。”季書回憶著說道。

“見麵會”現場的當事人是物理學院的風雲人物林重,因長了一張好臉是學校表白牆的常駐嘉賓。

一般在開學的時候,在表白牆出現的頻率很高。林重在校園各處的照片會被上傳到表白牆,然後撈人。

這些照片不管是抓拍還是精心選角度拍攝,都是該死的好看。

但基本一週,一則訊息就會在女生之間傳開——這位林重學長,性取向為男。

無數女生心碎的同時,無數和林重性取向一樣的男生又會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出來,一次次將林重的名字帶上表白牆。

現在顯然還在開學的第一階段。

因為頻繁被搭訕,嚴重拖累了林重的速度,不一會兒季書和陳錚易就趕上了他的步伐。

兩人假裝不經意路過,實則耳朵都快貼到林重的身上去了。

隻聽林重說道:“對不起,我喜歡男生。”

“啊——”女生哀怨地歎息,遺憾地抱著手機離開。

一時之間,季書和陳錚易對上視線,兩人都從對方的眼裡看到了同樣的震驚——這麼勇的嗎?

就這樣拒絕了要聯絡方式的學妹,季書和陳錚易跟在林重的身後進了宿舍樓,在一樓等電梯。

幾部電梯都在高層,季書等得有些無聊,想要刷一下自己的微博。

可手機剛掏出來,身體自動開啟了保護機製,知道現在肯定冇有什麼好聽的話等著自己。

於是,季書默默又將手機放入了兜裡。

陳錚易和季書住了三年,對他的一舉一動都瞭如指掌,假裝不經意問道:“現在你工作室那邊工作丟了,之後該怎麼辦呢?”

在兩人都冇有察覺到的角落,一雙耳朵豎了起來,將全部注意力放在他們這邊。

“我去看看附近有什麼兼職吧。”季書泄氣地說。

大一的時候季書不管不顧地要逐夢配音圈,父母阻止不了,用斷了他生活費的方式逼他就範。

季書雖然是個糊逼,但靠著在各個廣播劇裡麵跑龍套,也能夠勉強養活自己。但也隻能養活自己,存不下什麼錢。

“那怎麼行,”陳錚易不讚同地說道,“學校附近的兼職都是些餐館裡麵的體力活,但你現在要準備實習,又要準備論文,哪裡有多餘的精力交給這種兼職。”

在季書絞儘腦汁想著自己還可以做些什麼之時,電梯門打開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

*

季書和陳錚易走進電梯,兩人心事重重,因此林重跟他們同乘一部電梯兩人都冇有什麼多餘的反應。

電梯緩緩關上,顯示屏上的數字變換著。

陳錚易突然想到什麼似的說道:“季書,我想起來了,我有個朋友在聲音直播平台直播,好像每個月收入挺不錯的,要不你試試?”

聽到可以繼續靠聲音吃飯,季書眼睛睜大了:“什麼APP?”

陳錚易連忙翻自己的聊天記錄,翻了好半晌終於說道:“好像是叫……視界FM。”

季書掏出手機搜尋這個APP,但電梯裡信號並不是很好,好半晌都冇有刷出來。

“嘀嘀——”

電梯門向兩邊緩緩打開,季書和陳錚易在17樓下電梯。電梯門又關上,和電梯裡的林重隔絕開來。

季書下了視界FM,看著進度條往100%的方向跑著之時,突然想起了什麼。

“陳錚易,”季書喊道,“我的聲音還是很有辨識度的,到時候會不會引來黑粉的攻擊啊。”

看著季書想要按下停止下載的按鈕,陳錚易頓住了:“你先等一下,我問一下我朋友。”

兩人回到宿舍,APP已經下好了,但季書冇有勇氣打開。

“有了,”陳錚易高興地說道,“我朋友說你購置設備的時候可以買聲卡,將你的聲音微調一下,應該是冇問題的。”

聽到這裡,季書高興了,打開購物軟件購置直播設備,幾乎花光了所有的積蓄。

宿舍雖然是四人寢,但有一個室友是本地人,大四冇課之後就回家住了。另一個室友在外地實習,這半年幾乎不會回學校。

現在隻有季書和陳錚易住宿舍,而季書直播是在晚上流量最大的時候,必然會打擾到陳錚易。

陳錚易表現得很大度:“擔心什麼,你就放心在宿舍直播,我晚上就在圖書館寫論文,十點半閉館的時候再回宿舍。”

季書感動地說道:“謝謝,明天請你吃飯。”

“等你賺錢再說吧,”陳錚易說,“都是兄弟,你說這話就見外了。”

得到陳錚易的支援,季書開始註冊用戶。當天晚上註定是個不眠夜,季書得瞭解直播形式,然後準備選題,忙得不亦樂乎。

*

在他們樓上一層的宿舍,林重床頭的燈同樣亮著,手上握著手機停留在聊天框。

聊天對象的備註為“麥子”,文字透露出的語氣十分為難。

【幾重老師,我們這邊製作已經到了這個階段,冒不起任何風險。】

【現在不是我們一家換人,而是所有的劇組都換人了。】

【當初我們找季風老師配這個男三的角色本來就是看你的麵子,現在是真的冇辦法了,要不等過段時間風頭過了?】

話都說到這裡了,林重也不好為難她,於是回覆道:【那麻煩你了。】

結束對話,林重打開了視界FM的主頁。

視界FM有一個新主播榜單,林重直接下拉到最後一頁,但都冇有看到IP地址和自己一樣,並且今天新註冊的主播。

一直到淩晨三點,纔出現了一個新註冊的主播,IP地址為D市,名字叫“好多書”。

想也冇想,林重點了關注,看到好多書的直播時間為三天後的晚上7點,當即點了預約。

好多書的主頁並冇有什麼可窺探的東西,連簽名的地方都隻標註了每週直播的天數和時間段。

意猶未儘地退出主頁後,林重點到了自己的資料頁,編輯了昵稱。

係統訊息提示:您確定要花費10枚鑽石修改昵稱為“好多木”嗎?

林重想也冇想按下了確定。

-牆壁蹲坐在地上。冇過一會兒,季書的手機震動了兩下。打開後,果然是來自母親的訊息。【小書,你彆怪爸爸說話難聽,他也是為你好。】【下週媽媽來學校跟你談一談,這個實習是爸爸媽媽精挑細選的,機會真的很難得。】季書掃了一眼這兩條簡訊,然後眼不見心不煩地點了刪除,冇有回覆。不知道在衛生間門口坐了多久,季書聽到旁邊的洗手檯傳來水流聲,這纔回過了神。抬頭,卻看到了熟悉的人。林重?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但林重隻是低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