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雷火之刑

26

淡藍衣角飄動,她怔了怔,隨即意識到,此刻她正狼狽地趴在某個人的腳邊。這人低下頭看她。他的麵容隱在黃色塵埃裡,看不清模樣。她忽然想到:“秦......牧荒?”驚才絕豔的正道之光,也是書中正牌男主。來人笑了。他年紀不大,笑聲很輕,聽起來像山間微涼的霧嵐。“師姐,你就這麼喜歡秦師兄?”語氣陡然一沉,“死到臨頭了,還想著他?”她抖了一抖,心底不知為何升起一股懼意。《逐月》雖然書迷眾多,但被開發成穿越項目後...-

葉寧星正夢見自己新推的廢土穿越項目大獲成功,獎金到手美滋滋吃海鮮大餐。筷子剛夾到一隻螃蟹腿,就聽見耳邊有兩個男女在嘰喳。

“醒了嗎?”“冇有......”“你再去看看嘛!”“我不敢......”

葉寧星睜開一條眼縫,映入眼簾的乃是一朵飽滿靈芝。

她自言自語:“海鮮鍋怎麼變菌子鍋?”

靈芝發出少女音尖叫:“紫玉,她她她醒了!”

葉寧星睡意一掃而空,咦,靈芝成精了?

她定睛一看,發出聲音的原是個頭上頂著靈芝的少女。隻是這少女似乎很怕她,見她醒了便躲在另一個人身後。

是了,她現在可是雲霄宮第一惡女。

葉寧星打量這兩人來:前麵的男子是個瘦瘦高高的模樣,一身飄逸竹紋素衫,頭上竹枝髮簪,腰間亦攜了柄紫竹簫。打眼一瞧,便覺得清雅淡泊。

他身後的少女模樣稍小一些,著著淡紅色衣衫,活潑俏皮的眼睛,紅潤飽滿的臉頰,長相倒是很討喜。

隻是兩人的神色,都有些畏懼和不自在。

葉寧星往前跨一步,兩人便齊刷刷後退一步。

她噗嗤一笑,瑩白手指指向素衣男子,問道:“喂,你不會是個竹子精吧?”

素衣男子先是一愣,接著麵色漲紅。“吾乃竹中半仙,並非精怪之流。”

“原來還有還有這種說法,抱歉啦!”葉寧星又歪頭看向他身後靈芝少女,“那你也是什麼半仙?”

少女從竹半仙身後探出頭來,疑惑且好奇,“我是靈芝小妖,芝芝啊!主人,你真的傷到神識失憶了?”

原身這個炮灰角色在原著中著墨本就不多,更彆提她身邊的小嘍囉了。

葉寧星用力點點頭:“正是如此!彆害怕,咱們一起坐下聊聊天。”

這屋子的月窗很是華美大氣,她尋了個軟墊靠著窗坐下,對著二人招招手:“芝芝,竹半仙,你們也來坐!”

靈芝小妖芝芝捂住嘴偷笑,瞧見葉寧星瞅她,又連忙屏息立好。

“你笑什麼呀?”葉寧星問。

芝芝瞄了一眼竹半仙,咕噥說:“紫玉他就是一株成了精的老竹子,在主人座下修行罷了,跟芝芝冇什麼兩樣,纔不是什麼半仙。”

竹半仙紫玉又漲紅了臉:“胡說!吾乃是雲霄宮創始者——靈華真人親手所植的靈竹,與爾等精怪怎可相提並論!”

葉寧星一手托腮,“既然你如此身份如此......貴重,怎麼會淪落成我的手下呢?”

此話一出,紫玉臉色大變,似痛似淒,似怒似悲,他指著葉寧星,渾身發顫,最後竟悲歎一身,狂奔而去。

芝芝小聲說:“主人,是你覺得紫玉原身長得好,又懂醫術,非要移到自己園圃中來的。”

哦豁,惡霸竟是她自己。

葉寧星壓低聲音:“那我,和他可有什麼......你懂得,就是強迫良家男子的一些事?”

芝芝兩隻大眼睛眨呀眨。“主人,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葉寧星清清嗓子,擺擺手。“冇什麼,你還是來給我講講雲霄宮的事吧!”

大約覺察到她身上氣質的變化,芝芝對她的恐懼不自覺中消失了。

這是一個以修仙者為尊的世界。但要想成為修仙者,天資與機遇缺一不可。修仙門派大多遠離世俗世界,凡塵中人難以尋得。

有仙,便有妖魔精怪,除了追求至高無上的仙道,除魔衛道亦是修仙者的職責所在。不過自從三百年前的霜龍之亂後,妖魔式微,已形不成氣候。

雲霄宮中的弟子依據修為,被分為外門和內門弟子,內外門弟子的待遇可謂天壤之彆。每個外門弟子可以說是使出渾身解數,力圖在三年一次的考覈中脫穎而出,成為內門弟子。

內門弟子可建築獨立的居所,葉寧星所住的瓊華苑,便是一處精美寬敞的仙府。這處仙府本不應賜給門中弟子,但她仗著寵愛,磨了太微老頭許久,硬是磨成了囊中之物。

而她醒來的地方,正是瓊華苑的中心——玲瓏居,一處被雲海托起的殿宇。

葉寧星美滋滋打量著精緻華美的玲瓏居,心道大師姐兼掌門首徒的待遇果然不錯。

她要在這個世界裡好好體驗一把當富婆的滋味!

“主人,你傻笑什麼?”芝芝湊上來問。

葉寧星擦擦口水。“嘿嘿,自然是因為你太可愛了!對了,我怎麼會暈過去?”

芝芝道:“他們說主人你吃了太多補氣的丹藥,以致體內靈力相沖,纔會暈過去。不過紫玉已經為你調息過了,你睡了三天,已經冇有大礙了。”

“這樣啊!等一下,你說我睡了三天!?”葉寧星騰得站起,抓住芝芝肩膀使勁搖晃,“那顧無憂呢?他被逐出山門了嗎?”

芝芝嚇了一大跳。“冇......冇有......”

葉寧星頓時長舒一口氣。

“主人,他已經受了雷火之刑,你彆生氣了......”

葉寧星再次蹦起來。“什麼?雷火之刑?”

聽起來就很痛。

仙俠小說不都講究相生相剋麼,而顧無憂習的可是水係法術。

她不無擔憂地想:顧無憂不會把這筆賬算到她頭上,在記仇小本本上再添一筆吧?

可這件事是他不對在先。

雖然,冰髓這件事不是冇有疑點。

可他自己都親口承認了,還有什麼好說的?

但,他的受傷或許能成為一個契機,改善自己和他劍拔弩張的關係。

黑蓮花男主受傷後,孤獨舔舐傷口的心靈脆弱時期,遇上美麗而心軟的死對頭女主,然後像一隻可憐的小獸般被女主照顧治癒,心中不可抑製地生出依戀的情愫。

——完美又經典的劇本。

隻是原身的丹藥知識簡直可以用匱乏來形容,氣得她使勁錘了兩下腦袋。

芝芝好奇:“主人,你為什麼自己打自己?”

“我想不出什麼丹藥能治雷火之刑的傷嘛。”

“主人藥圃裡的凝露果,就是治雷火傷的良藥呀。”

葉寧星頓時精神抖擻。“好,我們去摘!”

芝芝歪著腦袋說:“主人,那凝露果還有十年才成熟呢!”

十年!葉寧星捂住胸口哀嚎:“那時候我已經成渣渣了,有冇有什麼能讓凝露果快速成熟的法子?”

芝芝想了想。“對啦,主人你可以去奇珍閣換一些輕靈水,這些輕靈水用來催熟仙藥最好不過了。隻是......用給凝露果有些浪費了......”

葉寧星隻聽到前一句,立刻就拉著芝芝小妖去奇珍閣。但當她走出玲瓏居,膽兒不由先顫了顫。

“芝芝,我平時出門是爬石梯還是走索橋?”

“主人,你出門都是禦劍飛行!”

對哦!禦、劍、飛、行!

禦劍訣她倒記得,隻是初次使用,難免有些生澀。

“......主人,碎星劍怎麼搖搖晃晃的?”芝芝小妖緊緊扒著她胳膊,不安地問。

“因為我被赤焰雕所傷,還在恢複中嘛。”嘴上這麼說,葉寧星心裡卻還有點得意,自己可是第一次禦劍,冇撞車也冇栽跟頭!

碎星劍外形很是漂亮,它長約五寸,形如柳葉,劍身煥發出星雲光彩。這把劍平時隱入體內即可,對戰時亦可化為長劍。

雲霄宮的奇珍閣光華閃爍,寶氣沖天,家底應當很豐厚。

奇珍閣當值的小弟子捧了兩瓶輕靈水,恭恭敬敬遞給她,葉寧星掂了掂,滿滿兩瓶。她滿意地把玉瓶收到儲物鐲裡,隨手掏出兩粒聚靈丹。

小弟子忙擺手:“一粒便可,師姐。”

葉寧星微笑:“我知道,另一粒是給你的。”

小弟子欣驚喜地收下靈丹,臉上笑開了花。

芝芝大發感歎:“主人,你這樣子我都不認識了!靈丹說送便送,害你的人也是說救便救。”

葉寧星握拳,“吾身為雲霄宮大師姐,自然要以身作則,以德服人。此舉並非為了顧無憂,而是為了雲霄宮正氣長存!”

芝芝聽得眼含熱淚:“主人,你果然和以前不一樣了!太微掌門知道,一定很欣慰!”

說不定是肉疼多一些。

這些仙藥對她而言並無意義,不過是印在紙上的墨跡,她也樂得大方,為自己賺個好名聲。

她迫不及待地禦劍回府,而就在她離開後,一個身影從暗處走出,久久注視著她飛走的方向。

身影冷笑一聲:以身作則?以德服人?呸!

是夜,葉寧星坐在幽蘭亭的欄杆上,哼著小曲,晃著小腳。

喝飽了輕靈水,凝露果隨著微風閃爍著淡銀光芒。這寂靜深夜裡,也許可聽到抽節生長的聲音。

露水打濕腳踝,涼涼又滑滑。明日凝露果就會成熟,前途真是光明一片。

-開啟靈訣是什麼來著?許是剛剛穿越過來,腦子還有點發鏽,“豆子”迸來迸去,終於迸出來一手初級靈訣。她學著腦海中的記憶,生硬地掐起靈訣,手鐲亮起五彩光芒,竟還真打開了。她向手鐲中探入一絲神識,發現這小小的鐲子裡自成一方空間,裡麵漂浮著琳琅滿目的丹藥、法寶以及心法玉簡。太微老頭對他的首徒果然十分溺愛。她來不及細看,先找起了療傷的丹藥。這個是歸元丹?這又是什麼?聚靈丹?統統吃了。吃了幾顆圓滾滾的丹藥,葉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