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溫泉旖旎

26

有人傳音:“你們二人,速速進來。”這聲音尖利嘶啞,實在算不得好聽。但聲音裡含著一股奇特波動,讓人不自覺想要聽從。白鸚回答一聲,拉著葉寧星疾步進入樓中。葉寧星尚在懵逼中,被拽著穿過幾道石門,走進一間古樸恢弘的黑色大殿中。這間大殿是用黑岩建築而成,殿中雕刻許多逼真石像,有麵目猙獰的妖獸,亦有正受酷刑折磨的魔族。大殿正前方高台上,立著一個細瘦高挑男子。男子背對著她們,全身裹在黑袍中,看不清容貌。倒是他的...-

芝芝小妖說,顧無憂並不在外門弟子的金鱗院,而是在東坪山下搭了幾間木屋,獨自居住。

葉寧星沿著山溪尋來,遠遠看見幾間草屋,雖說簡樸了些,倒也乾淨整潔。

她剛碰到籬笆門,便被門上的防護禁製彈飛出去。

幾乎同時,碎星劍的防禦劍陣自動開啟,幾道劍芒“嗖嗖”射向籬笆門。

顧無憂門上的禁製本是用來阻擋山中精怪猛獸,因而設得並不厲害。

幾聲爆炸後,籬笆門被毀去一半。

葉寧星心想:好傢夥,這破劍怎麼不打招呼就出手!

煙塵中響起一個冷冷淡淡嗓音:“師姐,你已經把我趕出了金鱗院,如今連這幾間草屋也要毀去麼?”

咦?原來是自己害得未來大反派不能住金鱗院!她還以為他是特立獨行來著......

顧無憂隻著著單薄的裡衣,倚著門框抱著胳膊瞧她,蒼白麪容上一張薄脣乾涸開裂。

她吹口氣,大約就能把他吹倒。

葉寧星粲然一笑:“誤會,都是這破劍不好。其實我是來探病的!”

顧無憂譏諷:“來看看我死了冇有?怕是要讓師姐失望了。”

“非也,非也。”葉寧星毫不在意這嘲諷,走到他麵前打開裝有凝露果的木匣,“凝露果你不會不認識吧?喏,給你了!”

顧無憂盯著果子靜默片刻,臉色一變。“拿走,我又不是你的寵物,不需要你的賞賜!”

葉寧星嘻嘻一笑,“牙尖嘴利,得先給你磨磨牙纔是。”

顧無憂登時大怒:“你......”

說時遲那時快,葉寧星立刻把凝露果塞進他口中,並緊緊捂住他的嘴唇。“這果子入口即化做甘露,得用靈力把甘露導入四肢百骸之中,否則藥效便要損失一半。”

顧無憂兩隻眼睛圓瞪著她,手上倒很聽話,掐訣運起功來。

葉寧星見狀便放開手,走進屋子裡尋了個土陶茶杯,給自己倒了杯溫茶,悠閒品了起來。

顧無憂盤腿坐下調息,他也察覺出著凝露果的好處來,因雷火之傷而混亂乾涸的紫府升騰起濕潤清涼的霧氣,滲入經脈中滋潤著雷火之刑的灼傷,漸漸著灼熱刺痛之感緩緩消退了。

他不禁疑惑,葉寧星為何要把這上等靈藥給自己?難道她傷了神識後,真的轉了性子?

葉寧星悠閒品著茶。“顧師弟,你這茶入口倒醇厚,隻是回甘差了些。”

“還有你這木屋雖說粗糙了些,但也頗具質樸自然之趣。”

這廂顧無憂運功完畢,瞟了她一眼冇搭理,轉身走進寢室。

葉寧星毫不避忌伸長脖子看他,還故意提高了音量:“你看你這院中都是些雜草,趕明我送你幾顆葡萄藤,用來遮陰如何?”

顧無憂尋了一件淡青的外衣。“茅簷草舍,自然比不上師姐的瓊華苑。師姐若看不慣,慢走,不送。”

“喂,不知感恩的小子,吃了我的果子,還要趕我走!我偏偏就賴在這兒了!”葉寧星一拍桌子。

顧無憂挖苦:“師姐向來想做什麼便做什麼,誰敢說個不字?隻是我這裡冇有好茶,也冇有仙果招待,還請師姐......”

話音戛然而止,接著傳來一聲悶哼,以及重重摔倒的聲音。

葉寧星嚇得蹦起來,箭步衝進內室,便看見顧無憂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息,眉毛頭髮甚至睫毛上都結起一層霜花。

她扶住他,發覺他的身體冰一樣冷,不斷髮散出寒氣來。

“為了要我的命,師姐......真是不惜成本,嗬,嗬,用一枚凝露果為餌,倒比以前聰明不少。可是,”他喘息幾下,語氣痛苦又決然:“你們彆想如願!”

他服下那果子後,傷勢確實好了許多,可忽然之間,本已修補好的經脈中出現無數黑色冰晶,冰晶隨著靈氣遊走攻擊起四肢百骸,難以忍受的劇烈痛楚傳遍全身。

他竟然有那麼一刻,真心相信了這個女人。現在,他為這天真付出了代價。

葉寧星有些懵,天地良心,這凝露果確是治傷的良藥啊!

顧無憂掙紮盤腿坐下,雙手艱難結了幾個印訣,可隨即他又劇烈咳嗽起來,吐出許多鮮血。

葉寧星當機立斷,碎星劍化作幾束星芒縛住顧無憂,向瓊華苑方向快速飛去。

竹半仙紫玉,她記得芝芝說過,是有些醫術在身的。

天光晴柔正好,紫玉正捧了青玉酒壺,在竹林亭子裡飲酒作詩。風麴酒剛入口,便有個風風火火的女子,從天上降落下來,扔了個昏迷的男子在他眼前,接著一把揪住他的衣領,讓他快快救人。

他定睛一看,女子乃是他名義上的主人,雲霄宮惡女葉寧星是也。

酒立刻嚇醒一半。

再一看地上男子,又嚇醒一半。

他指著葉寧星的鼻尖,顫聲:“惡......女,竟對同門下如此毒手......”

葉寧星懶得辯駁。“快救人,否則把你砍了當柴燒!”

紫玉抖了抖,咬著牙扶起顧無憂檢視情況。後者已然昏迷過去,渾身冷顫打個不停,嘴唇青紫麵帶黑氣。

竹半仙紫玉臉色變了又變。“你給他下了陰煞?他體質屬寒,這陰煞會把他體內的寒氣全部激發異化。他受了傷後本就靈力大損,無法控製體內異化的寒氣,以至於經脈遭到反噬。等一下......他似乎服食過上等靈藥,消解了一部分煞氣,不然,他已經兵解了......”

陰煞?是什麼?

葉寧星豎起大拇指,“不愧是半仙,一眼便看出問題所在。這陰煞可有解法?”

紫玉哼了一聲。“他這般,得先用歸元丹護住心脈,再以溫和靈藥慢慢散去體內寒氣,最好再輔以......”

“輔以什麼?”

“輔以氤氳池的泉水浸體......溫養經脈......”

“這氤什麼池在哪裡?我去借便是。”

紫玉吞吞吐吐:“這氤氳池,就在玲瓏居後山,是仙子你......沐浴......之所”

葉寧星頓了一頓。“原來是我的浴池,好說,好說。”

她掏出一瓶丹藥來。“喏,歸元丹先給你,還需要什麼藥儘管說。”

紫玉愣怔片刻,才接過玉瓶,小心翼翼取了兩顆,又將玉瓶還與她。“兩顆便夠了。這丹煉製不易,仙子還是收好。其他藥我寫個單子與你。”

這竹子妖,妖品倒不錯。

紫玉化開歸元丹,送入顧無憂體內,又為他調理氣息。不多時,顧無憂麵上的黑氣肉眼可見地消退了。

葉寧星拍手燦笑:“好極啦,等你把他治好,我便送你一粒歸元丹!”

紫玉雙目放光,“真的?”

大約覺得自己失態,他低頭輕咳一聲:“治病救人是我等本分,並不為報。隻是,吾越發不明白,你為何要給下他陰煞,又為何不遺餘力救他?”

葉寧星歎口氣,一指戳在他細瘦的肩上。“傻竹子,這陰煞根本就不是我下的。我隻是去給他送凝露果治傷,誰知他吃完果子,不到半盞茶功夫,就成這半死不活模樣。”

紫玉半信半疑:“真的不是你?可雲霄宮除了你,還有誰想置他於死地?凝露果,嗯......若是如此也說得通。把陰煞下在凝露果中,用凝露果之靈氣掩蓋煞氣。以仙子的心思和修為,大約做不到,可那會是誰呢?”

話難聽,但有理。

瓊華苑裡花妖樹精統統被葉寧星發動起來,采藥的采藥,煉丹的煉丹,比過年還熱鬨。

顧無憂赤著上身泡在氤氳池裡,繚繞霧氣遮掩住他精壯有力的軀體。此刻他仍未醒來,眉頭仍緊皺著,臉皮兒倒是被池水蒸的紅撲撲,可愛不少。

聽說這氤氳池是瓊華苑先主人引了地母泉水,又在底下埋入終年不滅的燧石,方造就這池泉水。

倒是好享受。

看得她也心癢癢,乾脆脫了鞋襪把一雙玉足也浸在水裡。修仙者其實並不需要用水洗滌汙垢,但靈泉泡一泡,對修為也很有好處。

她趴下來戳戳顧無憂溫熱發紅的臉頰,自言自語:“雖然你未來會成為很厲害的傢夥,可現在不過是個小小外門弟子,怎麼就招惹了厲害仇家?”

“讓我仔細看看你這個傢夥。唔,臉長得真不錯,還蠻惹人憐惜的,就是有點薄情相。”她低頭瞟了一眼,“肌肉也蠻結實!可惜,可惜......”

皮囊再好也換不來月如魄一瞥。

月如魄愛的人,終究是男主秦牧荒。

“秦牧荒遊曆三年,也該回來了。真想見見他,你都這樣好看了,他又該是個什麼驚天動地的模樣呢?”

她晃盪著小腿擊起水花,一些水珠濺到了顧無憂裸露的肌膚上。

“這是哪裡?”水池裡顧無憂發出虛弱的問詢。

葉寧星十分驚喜。“師弟,你醒啦!”

顧無憂睜開眼睛,看到她的瞬間目光霎時變得憤怒。

葉寧星嘖嘖兩聲。“真記仇哇!不過......”她湊過去,一臉壞笑,“這兒可是我的地盤,我想做什麼都行。”

她伸出食指,點在他的喉結上,緩緩向下。“甚至是輕薄於你......”

顧無憂語氣嚴肅:“拿開,否則我與你同歸於儘。”

葉寧星在他耳畔輕輕吐息:“你此刻動都動不了,如何與我同歸於儘呢?不過,你放狠話的樣子,倒是很可愛。”

這曖昧的強迫!這極致的拉扯!他會像小說裡寫的那般,臉紅心跳升起不可言說的心思?

顧無憂斜睨她一眼。“不知驚天動地的秦師兄回來後,師姐也會這般,不知廉恥嗎”

咦,怎麼被他聽到了。

臉皮發起熱來,升了兩朵紅霞。

葉寧星收回卡在脖子根的食指,彷彿什麼也冇發生過。

“咳咳,既然你醒了,我們還是要說明白。你中了陰煞,但這陰煞不是我下的。以我的修為,還下不了這麼厲害的陰煞給你。隻是,這陰煞極可能下在了凝露果裡。”

她低頭撥弄手指。“這件事,我有失察之過,但絕無害你之心。”

顧無憂烏黑眼眸隱在氤氳水氣之後。

“師姐有冇有親自動手,並不重要。追根究底,我還是因為師姐,才受了這些磨難。”

葉寧星有些生氣。“顧無憂,你蠻不講理。明明不是我下的陰煞......”

她瞥見顧無憂沉默的眼眸,心中忽然一動。

第一個人對他投出了石子,便有了第二個、第三個......即使第一個人不再這樣做,其他人也不會停止。

真是難辦呢。葉寧星無聲笑了。

讓她想想,怎麼把石子投回去。

-掏出兩粒聚靈丹。小弟子忙擺手:“一粒便可,師姐。”葉寧星微笑:“我知道,另一粒是給你的。”小弟子欣驚喜地收下靈丹,臉上笑開了花。芝芝大發感歎:“主人,你這樣子我都不認識了!靈丹說送便送,害你的人也是說救便救。”葉寧星握拳,“吾身為雲霄宮大師姐,自然要以身作則,以德服人。此舉並非為了顧無憂,而是為了雲霄宮正氣長存!”芝芝聽得眼含熱淚:“主人,你果然和以前不一樣了!太微掌門知道,一定很欣慰!”說不定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