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這人麵熟

26

去給李總親戚報獎了。”周領一僵,麵色難看,“什麼時候的事!”她覺得好笑,“報都報了,現在問還有什麼意義。”“我幫你要回來。”“彆天真了,你知道要不回來了。”“我去和他說,讓他再賠你一個。”他有些急,把煙捏的變形。“……”再賠一個就再多一次不公,金何不說話,隻看著他,滿是無語,半晌才道,“房子已經退了,我過兩天就走,應該,應該不會再回這了,除非你結婚的時候叫我,我一定來祝福!”周領氣的手發抖,他把煙...-

————

大巴車晃晃盪蕩,饒過一層層彎路,經過大片田野,最終停在一個陡坡前,饒過陡坡是一條簡易的小石橋,透過石橋能看見幾座零星的房子,黑瓦白牆,隱約聽見人聲,唱和聲,和細微的流水聲。

3月,清河鎮的天氣已經好的不得了,金何拖著行李站在民居的門口,回頭看著大片的油菜花田,心情雀躍,美景果然是撫慰人心的良藥。

拿了鑰匙,她的房間在3樓,一層有六間,相對而立,她住中間。

開門人先進去,行李箱還放在門口走廊裡,房間是一眼能看全的十幾平米小開間,有一扇方形大窗戶,正對著樓下花田,大片大片的黃色隨風輕輕擺動,甚好!

“砰!”

突然的關門聲,金何嚇得一驚,立馬回頭看,對門住戶要外出,隻往她這漂了一眼,隨後消失在門口走廊裡。

金何腹誹,不會小點聲關門嗎,誒?這人,這人好麵熟啊!

冇空多想,壓下猜測的念頭,她把行李拖進房間。自打離職以後,金何開始精簡自己的東西,以前買的奢侈品包包和衣物大多二手賣了,剩下一部分通過網絡平台捐了,租的房子裡的簡易傢俱全留那了,隨身物品除了手機和證件,就剩下可供換洗的兩套衣服,一檯筆記本電腦,以及一副耳機。

民宿交了一個月的房錢,為了居住舒適,金何決定出門買套新的床單被罩,再買點生活用品,準備開始躺平的生活!

她選了一個稍大點兒的帆布袋子,理了理頭髮,外麵陽光耀眼,又帶了頂帽子,換了身輕便衣褲,出發去這裡唯一一間大點的超市。

金何剛剛進門時已經問過老闆,這間超市在她來時路的反方向,沿岸有一些人支起畫板,越過他們後,需要經過另一座小橋去到河對岸,那裡有一座座獨棟小房,有幾間是當地住戶開的特色飯館,超市便擠在那排黑瓦屋落中。

推門進去,門內很快響起一聲機械的歡迎光臨,這個時間來買東西的人並不多,寥寥幾個分散在各排購物架前。

金何順著導購牌選購了樣式簡潔的床品,白色棉布款式,四個角繡著幾朵黃色小花,她很滿意,接著去挑牙膏牙刷,路過杯子區域稍微駐足,應該買個大點的喝水杯,現在開始要好好養生的,她這樣想著。

旁邊也有人來挑杯子,站在她旁邊,彷彿也在糾結,半天冇有動,金何冇抬頭,她已經做好決定,手臂伸向麵前一隻容量有800毫升的灰色啞光保溫杯,手指剛碰到杯麪,右側兜頭罩過來一片陰影,一隻帶著油彩的大手附在她的手背上,先一步拿走了這隻灰色保溫杯。

金何心生怒意,側頭看著不講先來後到的那人,那人還保持著去拿杯子的動作,她便猝不及防的看見了一張記憶中有點模糊的臉……

瘦了,黑了,臉上棱角更明顯了,那雙眼睛依舊明亮,隻是帶著疏離,顯得比從前更加冷漠。

張顯隻停留幾秒,便拿著杯子越過金何去結賬。

是了,是他,那人真的是他!

分彆十二年,金何打死也冇想到會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碰到張顯,還好巧不巧的就住她對門!

張顯結賬出門,往前走了幾步,拐進一條小道,他側身倚在超市轉角的背陰處,皺著眉頭。

何必多次一舉的跟上來再確認一次,明明早在她拖著箱子站在樓下的時候,就一眼認出來了,時間洗刷後的巨大變化好像冇有任何阻擋,就是那麼篤定的認出來了。

她的稚氣早已退去,瘦了很多,個子卻冇長,一雙杏眼裡有藏不住的心緒,那是26歲的金何。

-”嗬,這個吃人的地方,他想要,就送給他好了,本領長在自己身上,這是誰也搶不走的,多餘的話不必說,金何隻想越快離開越好,轉身關門,收了最後一點笑意,她往自己工位上走,迎麵卻又一次碰見周領。“到底怎麼了?”他堵在她麵前。“……辭職了。”她低頭,突然有點泄氣。周領捏住她手腕,“跟我出來。”他先一步踏進樓梯間,打開窗戶,抽出一支菸,冇點,手裡捏著,看著跟著進來的人,中午哭過的痕跡已經看不見了,一副心不在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