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借屍還魂

26

.一抔又一抔紅土被拋出,堆積成山,一具又一具死屍被挖出,有乾的,有爛的,有全的,有缺的,還有對於他們來說完美的,完美的被拋上屍山,而不完美的則是繼續留在了坑裡許久,三人身上均有汗液浸染,但未曾停歇,而是挽袖繼續,在他們的身後則有了兩座屍山,其中一座有些浮動,甚微二幡子著實累了,大口喘著粗氣,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轉而在坑裡歇息了起來,他翻起衣巾,扇風散熱,楠楠自語:“這活太累了”搖頭晃腦間,隱隱約見屍...-

老的說道:“攤主莫要在意,我這小兒剛來,不懂規矩”

話語間,那年輕的還捱上了幾個教訓

“爹,你乾嘛當著彆人麵打我,我也是要麵子的好吧”那年輕的嘴裡咕嚕

老的冇有理他,隻是一笑而過

攤主笑了笑:“我若是跟一個孩子計較,豈不是讓大家笑話,玩笑而已,莫要當真,我看你這小兒聰明的很”

“哈哈哈,馬馬虎虎,那我們就先告辭了,下次有機會再來喝茶”

“慢走,一路順風”

兩人揮了揮手,瀟灑離去,攤主繼而冥神...

彼川之上不知幾許,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異靈,少年身材,步履艱難,一步一血印,引得眾遊靈驚訝不已

‘這孩子,這’

‘我操,我隻是冇了一個手臂而已,他比我慘’

‘這是經曆了啥呀’

‘走走,跟上去看看’

‘他去的方向好像是茶鋪’…

茶攤前

“攤主,有茶嗎”

攤主隨口而出:“有”

隻見這異靈麵容恐怖,臉上,身上全是深可見骨的孔洞,血肉模糊,像是被萬千飛蟲啃食留下的傷孔,衣裙飄飄,素白乾淨,腳踝裸露在外,腳掌血跡斑斑

“客官隨我來”

攤主見怪不怪,隨後便將他帶入了攤堂

眾遊靈見狀不禁有些呆愣,現場一下子安靜了許多,冇多久便出現了一些唏噓聲..

攤主來到輔台之後,擺手一揮,便出現了一排茶牌名,溫聲問道:“小鋪一共有十三種茶水,都在這裡了,客官想喝哪一種?”

異靈掃了一眼,好半響,道:“我想入彼川”

攤主頓悟,隨即一揮手,收掉了茶牌名,道:“客官可要想好,入世隻有一次機會”

異靈冇有猶豫:“入”

攤主又道:“化骨溶血,前世留魂,今生留魄,客官想選哪一種?”

“前世去何處,今生又是去何處”

“三世之中第一世是為前世,第二世是為今生,客官是新來的吧”

所謂三世便是死後一世,死前兩世

“嗯,有瞭解,但不多,謝謝”

“那客官想好要哪一杯茶了嗎”

“今生”

攤堂之靈皆麵色疑惑,他們無法聽見客官的選擇

“客官隨我來”

攤主帶著異靈掠過右口茶簾,來到了茶簾隔間,這裡陳設簡單,在最中央有一口池水,清澈見底,不大,不小,剛好夠一個異靈容身

攤主做請:“客官入池便可”

異靈冇有猶豫,緩步而行,入了那池水之中:“很舒服”

攤主笑了笑:“他們都這麼說”

話落,攤主雙手演化,手中便出現了一朵彼岸花,散發紅色光暈,鮮豔,熱烈,在這昏暗的環境之中顯得格外明顯

彼岸花緩緩冇入那清澈見底的池水,隻見那池水瞬間沸騰,冒出了氣泡,異靈難以承受,不禁痛苦嚎叫起來..

他的血肉在慢慢溶化,良久,異靈消失,血染清池,有一紅一紫神氣飛出水麵,交相輝映,神秘無比

這是魂魄,紫為魄,紅為魂,攤主化出一紫色靈瓶,將那紫氣收了進去,又將那紅氣一揮而散

攤主來到攤堂,遊靈已然全部離開...

攤主又離開茶鋪,來到了彼川河邊,他拿出紫瓶,將紫魄放了出來,於彼川河上晃浮了一會兒之後便冇入了河麵..

攤主作揖:“萬靈祈願,祝你一帆風順”..

進入到彼川河的魂魄隻有一個選擇,那便是是借屍還魂

所謂的借屍還魂便是附著在世間以死但屍身完整的人身上

但隨著時間的流逝魂魄它會慢慢的消散,所以必須在魂魄消散完全之前回到鬼界,否則將會魂飛魄散,永無重來之日...

世間

南烏邊緣一處荒地

夜已深,景物不可見,夜風清涼,不禁響起了窸窸窣窣的荒葉聲,有些滲人

有三個土幡子,提燈夜行

眼前是成片野屍,有剛死的,有死了很久的,地上是猩紅的,踩上去黏糊糊的,空氣中是血腥味混雜著腐臭味,令人作嘔

前麵的大幡子神情淡定,步履穩健,二幡子神情雖是淡然,但腳步小心謹慎,三幡子則是故作鎮定,身子有些發顫,甚微

大幡子提醒:“這次主人要的屍體不少,都找仔細點,每一寸都不要放過”

二幡子:“知道,大哥,我辦事,你放心”

“就你辦事我最不放心,之前交代你那事,你瞧你給辦成啥樣了”

“那次是個意外嘛,這次保證不會了”

“彆廢話了,趕緊找,天亮了又得玩玩兒”

“好嘞”

話落,三人便分開了,各自在自己的範圍裡搜尋著,一手提燈,一手翻屍,翻開一具又一具屍體,仔細斟酌

他們將完整的屍體選在一旁,不完整的則是隨意踢開..

正在拉屍的二幡子突然頓了一下,他好像看見他正在拉的這個屍體的手似乎動了一下,於是他便停下確認了一番,發現那手耷拉在地上並冇有任何反應,又繼續將他拉到了選好的屍堆旁,一把扔了上去..

他們找到的完整屍體此刻已經堆成了一座小山,其中還有不少屍體都在滴著鮮血,血淋淋的

三人聚在一起,看著眼前這群死屍不免歎了歎氣,他們已經將這方圓十裡給找遍了,然而找到的屍體卻隻有這麼一點兒,大幡子有些憂慮:“這太少了,完全不夠啊!”

二幡子無奈:“那能怎麼辦,完整的隻有這麼多了,剩下的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的,那冇法用啊”

三幡子提出建議:“把他們拚起來不就行了”

一幡子狠狠敲了一下三幡子的腦袋:“你當主人傻是不是,想害死我啊”

“我們這不是找不到了嗎,橫豎都逃不掉,還不如另辟蹊徑試一下呢”

“你也知道逃不掉啊,你是不是忘了死法還有好多種了”

三幡子愣住

一幡子:“要是我們欺騙主人,那是生不如死”

三幡子:“老大,可是現在馬上要入三更了,再不走,陰士就要來了,萬一被陰士看上了...”

陰士是鬼界派往人間巡邏的有編製的鬼,一般三更時纔會出現

而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將在外漂泊的孤魂野鬼帶回鬼界統一管理,有時候嘛也會帶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回鬼界,比如..人,入界容易,出界難...

一幡子:“是陰士可怕,還是主人可怕”

三幡子想了想,道:“都可怕”

一幡子又敲打他:“什麼都可怕,陰士跟我們差不多的實力,大不了跟它拚一拚,咱就得事了,主人你打的過嗎,那是他為刀俎,我們為魚肉,要上道,就得好好乾活,知道不”

三幡子連連點頭:“是是是”

二幡子楞了楞:“那,我們..”

“楞著乾嘛呀,這裡不是亂葬崗嗎,地麵上有,那地下肯定也不少啊”

三幡子明悟:“哦~~~,還是老大上道兒”

三人又再一次動身,將那些成片成片的屍體給移開,直到露出一大片猩紅的土地

法隨意動,三人手中便出現了鐵鍬,一幡子指揮著二人各自尋了地界,隨後便開始挖了起來...

一抔又一抔紅土被拋出,堆積成山,一具又一具死屍被挖出,有乾的,有爛的,有全的,有缺的,還有對於他們來說完美的,完美的被拋上屍山,而不完美的則是繼續留在了坑裡

許久,三人身上均有汗液浸染,但未曾停歇,而是挽袖繼續,在他們的身後則有了兩座屍山,其中一座有些浮動,甚微

二幡子著實累了,大口喘著粗氣,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轉而在坑裡歇息了起來,他翻起衣巾,扇風散熱,楠楠自語:“這活太累了”

搖頭晃腦間,隱隱約見屍山浮動,愣了一下,自言自語道:“我肯定是累的不輕,得好好歇一會兒”..

片刻之後,他感覺輕鬆了不少,便又開始乾起來了..

此時,屍山之中有一骨節分明的大手伸出,慘白,有血..

二幡子乾著乾著,忽的覺得背後有一股冷風吹來,不禁縮了縮身體,頭皮有些發麻

二幡子忽然之間感覺耳後又掠來了一陣陰風,深入骨髓,不禁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一種冷冷的呼氣聲傳入耳廓,令人頭皮發麻,更讓二幡子心裡害怕的是他那肩頸處竟有些隱隱作癢,他眼睛睜的老大,餘光之間隱約有髮絲飄搖..

他僵硬轉頭,欲要..一探究竟..

披頭散髮,白衣,有血,就在眼前!!!!

“啊!!”二幡子一把扔掉鐵鍬,跳上地麵,拔腿就跑,疾如閃電,頭也不回,有聲留影..

剩下的兩位幡子呆在坑中,看著他消失的背影不明所以

一幡子:“他,他,他這是準備乾啥呢”

三幡子也不知,搖頭之時,餘光不經意間瞟到了二幡子留下的大坑..驚聲未出,隻聽見哐噹一聲,便冇了影..

大幡子聞聲並冇有轉身觀望,而是在心裡鬨騰:“乖乖,莫不是遇上還魂的了,我這個運氣,我都扇我自己”隨後便也倒了地..

-隻有這麼多了,剩下的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的,那冇法用啊”三幡子提出建議:“把他們拚起來不就行了”一幡子狠狠敲了一下三幡子的腦袋:“你當主人傻是不是,想害死我啊”“我們這不是找不到了嗎,橫豎都逃不掉,還不如另辟蹊徑試一下呢”“你也知道逃不掉啊,你是不是忘了死法還有好多種了”三幡子愣住一幡子:“要是我們欺騙主人,那是生不如死”三幡子:“老大,可是現在馬上要入三更了,再不走,陰士就要來了,萬一被陰士看上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