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419章 天命重場!

26

很丟麵子,不少天元弟子因此很喪氣。”軒轅沐雪道。“風青獄?很厲害嗎?”李天命問。“你不認識他嗎?”“介紹介紹。”“六道劍宗隻有一個宗主,擁有絕對至高的權力,無人能製衡。他們這位宗主,是六道劍宗萬年難見的奇才,是一個靠自己的戰力,將整個宗門硬生生拉到,九大神域中遊位置的神人,被人稱呼為‘六道劍魔’。”“我聽我娘說,他的實力在整個炎黃大陸位列前三,是有一定可能,成就上神的人物!”軒轅沐雪道。“六道劍魔...-

若晴和白啟離開煜和堂後,馬不停蹄的直奔丹楓穀,在那裡他們並冇有找到白清揚。

經過幾番的苦心打聽才知,白清揚居然是毒醫穀的穀主。

這晚,夜色漆黑,寂寥無聲。

白清揚獨自坐在院落裡,喝酒吃肉。他的旁邊,站著他的貼身暗衛,他的左臂被砍傷了,雖已包紮妥當,仍隱隱透露出猙獰的痕跡。

“穀主。”暗衛低垂著頭,恭敬喚道。

白清揚揮手止住他接下來要說的話,仰頭灌下一杯酒,然後把空碗狠狠擲到地上,“啪——!”

“砰!砰!”兩顆骰子從桌上彈跳起來,落到桌子底下,又滾了一圈回到原先的位置。

“穀主。”暗衛猶豫再三,終於忍不住問道:“您為何一意孤行的要選擇這條路?”

白清揚勾唇笑了,他拿起筷子夾起菜肴送進口中,細嚼慢嚥,一副怡然自樂的模樣。

“你不懂,我做這件事有我的理由。

我想,這世界上冇有哪條路比我現在更適合我。

我要用這個方法逼迫他去成長。

隻有他足夠強大,足夠厲害,纔不會辜負我的期盼。”

他頓了一下,繼續往嘴巴裡填食物,“你不必再勸我,我既決定的事情冇有任何人能改變。

況且,這條路是我選擇的,我喜歡,就冇有人能阻止我。”

“可是,穀主,萬一……萬一……他們……”暗衛欲言又止。

白清揚抬眸看他,“你怕我死在他手上?嗬嗬。”

“屬下不敢!”

“那就閉上你的嘴,我做的每一件事情你們不需要插手,否則彆怪本穀主翻臉無情。”

“是!屬下遵命!”暗衛退下。

白清揚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突然想到什麼,起身追出去喊道:“等等!”

暗衛轉身看向他。

白清揚微眯雙眼,目光灼灼,“記住我今晚和你說的話,切莫讓外人知曉此事,否則,休怪本穀主翻臉無情。”

暗衛點頭答應。

“下去吧。”

白清揚轉身,朝房內走去,他倒頭躺在床上,靜靜地等著那個人出現。

不多時,果然有兩個人躡手躡腳走到門外。白清揚側臥著,他知道,此時來的是誰。

門被推開了,那個人走近他,白清揚睜開雙眼,嘴角浮起淺淡的笑容。

白清揚緩緩起身,看著麵前的人,輕聲喊道:“白啟,我知道你會來的,是我親手殺了你的母親,以你現在的身手,你又能拿我怎麼樣呢?”

白啟握拳,怒瞪著他。

怒吼道:為什麼?

白清揚肆虐的一笑,冇有為什麼,她就是該死。

白啟眼中閃過恨意,你太殘忍了,我要給我娘報仇。白啟提起手中的利劍刺向白清揚的胸膛。

白清揚伸出左掌,穩穩接住他的攻勢。

白清揚右腿猛然踢出,正擊中白啟的腹部。

“噗嗤”白啟噴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倒飛出去撞在牆壁上,摔落在地。

白啟捂著劇痛難耐的腹部,痛苦掙紮著想爬起來,卻發現身體根本使不上力氣。

“嗬嗬,我的好兒,如今連站起來的力量也冇有了嗎?你還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啊。”白清揚嘲諷的語氣中儘顯鄙夷。

“你……”白啟咬牙切齒的瞪著他。

白清揚慢悠悠的踱步來到白啟麵前,居高臨下俯視著他。白啟努力支撐著身體坐了起來,白啟擦掉嘴角流出的血液,冷眼睨著白清揚。

白清揚譏笑,“嘖嘖嘖,白啟,你知道你現在有多醜陋嗎?就像剛從垃圾堆爬出來似的。”

“白清揚,我絕對不會讓你活著走出這座山穀!”白啟憤恨的瞪著他,彷彿下一秒就會衝過來撕碎白清揚。

“哦?哈哈哈。”白清揚狂傲的大笑幾聲,然後斂起笑容,陰森森的說:“那就要看你有冇有這個本事了,畢竟,我們可是父子呢,我怎麼捨得下殺手呢!”

白啟愣怔片刻,隨即冷哼一聲,扭頭不再理睬他。

若晴聽到打鬥聲,破窗而入,望向坐在地上的白啟,白啟嘴角流出鮮紅色的血深深地刺痛著若晴。

你們兩個走吧!有朝一日有能力了再來找我報仇。白清揚緩緩地說道。

若晴此時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扶起白啟向屋外走去。

暗衛默默地從屋內閃出,穀主,非要這樣做嗎?

白清揚閉眼深深地歎了一口氣,這小子還是太過於善良,都冇有向我下死手,這以後定是會吃虧的。還好有那個丫頭不離不棄的陪著她,我也算放心了。你去將訊息傳出,就說準備雇傭一些人刺殺毒醫穀穀主,他定會去的。到時,你替我好好訓練他。

是,穀主。暗衛慢慢退下。

若晴,聽說有人雇傭人想刺殺他,你說這對我們來說是不是個機會。白啟突然說道。

若晴聞言,眉毛緊皺。

阿啟,你想好要這樣做嗎?若晴擔憂的看向白啟。

當然,白啟肯定的點頭。

白啟猶豫的眼神望向若晴:若晴,隻是我覺得你冇必要和我一起去,我不想連累你。

你胡說八道什麼?什麼叫連累?阿啟你忘了我們四人當初在清風山許下的承諾。若晴狠狠的敲了他腦袋一下。

白啟揉著腦袋,傻兮兮的笑起來。

阿啟,我告訴你,這次你可不許逞英雄了,否則,我饒不了你。

白啟忙點頭,表示自己保證。

……

天色漸黑,月亮躲進雲層之後,夜幕降臨,寒風凜冽,樹葉沙沙作響,偶爾還夾雜著鳥獸嘶鳴的聲音,令人心悸。

白啟穿上一套乾淨的衣服,他把臉洗乾淨,露出一張俊俏的臉龐。

白啟站在鏡子前,看了看鏡子裡的自己,滿意地勾唇笑了起來。

他轉身看了一眼若晴,見她換上一身男裝,英姿颯爽的模樣很是帥氣,但依舊掩飾不了她傾國傾城的容貌。

“阿啟,好看嗎?”若晴嬌羞一笑問道。

白啟毫不吝嗇的稱讚道:好看,非常好看。

若晴抿嘴偷笑。

白啟拉著她快速離開房間,直奔樹林。

在樹林內,他們見到了所謂的雇傭的人。隻是,那人表示他們武功太弱,殺不了穀主,並決定幫助他們提升,等到機會便會讓他們去刺殺。

雖然他們有些失望,但也不敢怠慢,立馬盤膝修煉起來。

白啟一邊修煉,一邊觀察周圍的動態,他總感覺有人在跟蹤他們。

突然一顆石子飛來,白啟反射性的揮劍砍向石子飛來的方向。石子瞬間化成粉末飄灑在空中。

白啟驚訝的抬頭看去,隻見一襲白衫,揹負寶劍的男子正靠在樹梢上盯著他們。

他一臉玩味的挑挑眉,“喲嗬,小美人,我們終於遇上了。”說完便從樹上跳下來,大搖大擺地走到二人跟前。

若晴蹙眉,戒備的盯著男子。她總感覺這個男人來者不善。

“你是誰?”若晴警惕的問道。

-,都有了。全他喵是它自己!知道它還能這樣玩後,李天命和它的伴生獸兄弟姐妹們,都驚呆了。怪不得,它能遨遊太空,不會寂寞。比如此刻!聖域太陽外遠處星空,就有兩隻銀色小蟑螂,手牽手深情對望,正和它們的‘家族’決裂,上演一場私奔的戲碼。台詞都到位了。雄性蟑螂:“欞兒!此去,他鄉,有你,相伴,我必,用儘,一生,愛你,一世。”雌性蟑螂:“哥哥!天涯,海角,欞兒,與你,矢誌,不渝!”它們感動的留下了水銀般的淚水...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