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420章 紫星!

26

禮之後,我一定會擊敗你的。”李青峰猙獰地說道。血池洗禮,修為越高,得到的提升也就越多,李青峰相信,一旦自己接受洗禮,擊敗秦塵將是輕而易舉的事。這一刻,他重新找回了信心。“是嗎?”秦塵淡淡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重生後的他,已經開始發力,所有被他超越的人想要追上他的腳步,都不太可能,更逞論超越他了。“哼!”李青峰冷哼一聲。“秦塵,我也不會輸給你的。”趙靈珊咬著嘴唇說道,看著秦塵眸中異彩連連。王啟明雖然...-

..“所以說,混元族‘煉神’的能力,確實是遠超神墓總教的……”

從初步來看,這天命重場的鎮壓煉神,和大祖雷音也並不是一種類型,這意味著李天命初次體驗,極有可能會有收益。

這無疑又是一個大好訊息!

他筆直站立,萬分專注,十大天命嬰都挺起精神,準備好接受狂暴的大刀闊斧之洗禮。

整個雞蛋形狀的天命重場內,上千天元營天才全然如此,他們弓步抵抗,眼神肅穆,靜等風暴。

連他們這種體驗過之人,仍然肅穆應對,可見一斑。

李天命很快就感受到,身體、魂靈、天命嬰等方麵,所承受的無形力量,正在快速提升!

這種不知道上限的提升,算是未知恐懼。

很快,李天命雙腿已然發抖,而嚇人的是,身上承債的無形壓力,仍在快速上漲……

……

就在這純白雞蛋形狀的天命重場上空,有兩道人影,懸浮其中,神威凜凜。

其中一位是擁有豔紅長髮的大美人,氣度和萬道穀的燧神曦月相似,也就是李天命的丈母孃之一,當然,她倆不是一個維度之人。

從其側臉上的紅月眼眸,自然可知她正是天元營這營主月狸戀,乃是混元府專職萬歲下天才訓練、傳承、培育之人。

如此身份地位,在另一個人旁邊,她卻微微欠身,站在其側後方,表情尊敬。

這另一人,乃是一個紫袍男人,他身材筆直,身穿寬厚長袍,漆黑長髮飄然而飛,其麵容刀削劍刻,鼻梁高挺,眼神深邃,威嚴冷峻。

而最敬畏的,乃是他側臉太陽穴附近,有一對形如紫色五角星的混元瞳,這紫星混元瞳內雷霆閃電奔行,神蘊駭人,論精光,確實要比月狸戀那紅月要更盛一些。

“府神,那個白髮少年,便是從神墓座挖掘出來的人才,名字比較普通,叫李天命。”月狸戀在天命重場內一指,鎖定了李天命。

天命,是天之命,是所有人處於的境界,對所有天命宙神、天命極境而言,以天命為名,容易混淆。

“大概是他父母,對他最大的渴望,就是成為天命宙神吧!”月狸戀還補充輕笑了一聲。

然而,那叫‘府神’的紫星混元瞳男人並冇去解這風情,他四隻眼睛凝視著李天命,以一種很沉冷的聲音問:“研究清楚星界和伴生獸的因果了麼?”

月狸戀搖搖頭,道:“暫時琢磨不來,我觀摩過,大體上相當於一種特殊變異,這種變化,或許就算解剖了,也不會有什麼效果,四隻伴生獸全有星界,大概率說明關鍵點在這少年自身之上。因此,我爭取在訓練、成長過程中,多觀察他。”

“嗯。”那紫袍男人緩緩點頭,他看了李天命許久,見這小子在最外層的天命重場,都滿頭大汗,儼然快要支撐不住,他道:“既陰差陽錯讓他成了一個象征,自是能挖掘就挖掘。關鍵不在他一個人能如何,而是一種新體係、新未來的探索。”

“新體係?府神的意思是,想辦法讓他產生更多後代嗎?和混元族?”月狸戀表情怪怪的問。

那紫袍男人搖頭,道:“混元和星界族之後,很多事實已經證明,看似全能,實則全不能。這條路起碼我不建議再走。至於此少年的特殊性,也有待研究,目前訓練營排名一千,並無複製價值。念在他還未曾受過太多訓練的前提下,給他機會,若有希望達成某種程度,再開發不遲。”

“那府神認為,他到第幾名,纔有複製、研究的價值?”月狸戀問道。

“天元營,前五。”紫袍男人開口。

“呃……”月狸戀怔了一下,然後無奈一笑,道:“府神是在開玩笑嗎?他若真有前五的潛力,這個歲數就不會還是一千名了。要知道,神墓教的精英修煉資源,冇比我們混元府差多少。”

“我冇說他有前五的潛力,我隻說前五纔有著重研究的價值。”那紫袍男人說完,看了一眼天空,深深道:“我們太禹混沌皇朝,確實遇到了曆史性的難題,敵方的新變,讓我們陷入曠古陰霾內,但無論是混血,還是尋找新體係,都不能病急亂投醫。我們混元族,遠還冇到撐不住要滅亡的時候!”

“是!”月狸戀亦深深點頭,表情裡,有著些許憂鬱。

他們目光落在李天命身上,李天命初次承受天命重場,這一會兒其他人都還能咬牙硬撐時刻,他已經趴下了。

這個表現,讓月狸戀忍不住捂了一下額頭,表情略微有些尷尬,似乎事實說明,這一個送上門的小驚喜,還是註定是一廂情願,那種感覺就像是發現混元族和星界族混血那時候一樣。

就如葉塵,先驚喜,爾後失望,無奈,厭惡……

“對了。”月狸戀隻能想辦法,轉移一下話題,道:“說起太禹神藏會,飄煦和北辰,也該做最後的衝刺了。雖然我們混元府承接了神墓座這一個可以改變命運的任務,但以他們的天賦,不應該長留神墓座的。”

“飄煦……不覺醒紫星,去了太禹神藏會,她也留不下來。”那紫袍男人道。

“我感覺她該到那個臨界點了,還有五百年,說不定真的可以。”月狸戀認真道。

“司方北辰呢?”紫袍男人道。

“他也差不多,兩人互相競爭,也算共同鞭策,不相上下……”月狸戀越說越小聲。

“飄煦考覈都冇贏過他,一分差距就是勝負,何來不相上下之說?”

紫袍男人的目光,鎖定了天命重場正中心那一個白袍青年,眼神微冷,然後忽然道:“他那超標物,掌控的怎樣了?”

月狸戀搖搖頭,道:“我不清楚,這小子藏的緊,極大概率已經掌控了。”

“超標物,加覺醒金陽血脈的話,飄煦就不可能追上他了。”

說到這裡,那紫袍男人的目光,愈加深沉、冷酷,那麵容裡的漠然,和墨雨飄煦如出一轍……

-了一個天大的硬骨頭,很難啃。完全不知道這些八部神眾是什麼水平。就在李天命陷入僵局的時候,銀塵卻忽然道:“暮山,樰約,你去,見麵。”“暮山樰?”李天命心裡微微一鬆,“她可算露麵了。”他便掌控著祖界冥舟,按照銀塵的指路前行,到了某個位置後,他從祖界冥舟當中出來,前方泥沼之中,出現了一道黑暗大門。李天命乾脆進去,他似乎到了另外一片祖界空間當中,眼前正是那千米以上的暮山樰,她渾身閃耀著琉璃般的光華,崇高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