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427章 再突破!

26

神一族,有著極高的地位。“行,你聽好了。”月師身上展現出了磅礴的威壓,鎮壓在‘菩提鬼皇’的身上,壓得他血肉凹陷。“跪下。”月師猙獰道。“是。”讓李天命震撼的是,那菩提鬼皇,竟然真的,跪倒在他麵前!月之神境,恐怖成這樣?還是說,剛破封的鬼神一族,真的很弱?要是知道這樣,二十萬年前的軒轅大帝,根本不用緊張。看來,他確實無法預知,二十萬年後會發生什麼事情。不過可以猜測,當時的鬼神一族,肯定很強。所以,當...-

..噗通!

這司方北辰跪下的一幕,那一聲膝蓋砸地的脆響,看似輕微實則震耳欲聾,在天元營那些其他九百九十八位天才耳邊一次次迴盪。

經久不息。

跪地的同時,他那慘白的表情,幾乎痙攣的身軀,扭曲的眼神,給人一種瀕死的感覺,可見他在這時刻,已經拚到了何等極限。

他這樣的‘慘狀’,對在場所有混元族而言,都是陌生的,從未曾有人見過司方北辰會如此狼狽。

以往每一次天命重場,亦或是其他魔鬼訓練,對其而言,就算不是輕而易舉,也能體麵挺過。

而現在,他敗了!

敗給一個外族!

還是在本質天賦層麵上敗了!

那一跪並不是臣服之意,是人在極限之下逃出生天的虛脫,但它卻真實發生在眾位天才眼前,很難不叫人古怪、難受、鬱悶……繼而則是倒吸一口冷氣。

由此,這天命重場內,一片寂靜,針尖落地可聞,每一個人都是屏住呼吸,呆呆看著,不敢發出任何聲音。

雖如此,但這些人還是有兩種表情。

一者是杭晨等人那樣,難以置信,震怒仍在,殺意更濃,甚至有些幸災樂禍,心裡冷笑李天命真正得罪了絕得罪不起的人。

另一者,則是深深思考、思慮,雖然想不通,但是他們趨向於承認一種事實,那就是這一場加試競爭中,司方北辰和墨雨飄煦這兩個天之驕子,都敗給了一個剛從地元營升上來的外族小子。

還是被他們征服的當地土著。

哪怕這隻是天命重場的特殊環境,並不是真正的天賦榜指標,這也足以讓這些人沉思了。

包括最先出局的墨雨飄煦。

此刻,她就在旁邊,看著司方北辰跪地,看著李天命還屹立正中央,她先是呆了一呆,爾後則是一種憋住笑意的表情,心中不知道多暗爽,同時對李天命,眼神深深改變,此前一切的輕蔑,都消失不見了……

砰!

其實冇過多久,司方北辰就站起來了。

隻要脫離現在第一圈變態的壓力,他重新恢複也很難。

這一站起來,膝蓋上仍然殘留的痛感,以及那一瞬的奇恥大辱,讓他起身後,麵色仍然是扭曲的。

他猛然閉上眼睛,而且是四隻眼睛。

連續深呼吸三次後,他才緩緩睜開眼,這時候他的眼神已經變得平靜、冷酷,可見他的情緒消化能力。

“你怎麼看?”司方北辰忽然問了墨雨飄煦一句,這平靜一句話,倒是把剛纔的尷尬氣氛,一下化解了。

墨雨飄煦聳聳肩,道:“隻能說,老師收第三個弟子,一定是有道理的。等他未來兌現天賦,或許真有驚喜。”

“那倒是。”司方北辰點頭。

短短幾句話,倒是把他的格局立住了,當他都開始留在這第二圈,看著李天命,默默等最後三個月結束後,這場對決,就這樣平緩又洶湧的結束了。

“隻是此人專門擅長抵抗天命重力而已,根本證明不了什麼!”司方鎮鼎忽然開口,還說得很大聲。

“對!”

“彆想太誇張了。”

“天賦榜不會騙人。”

司方鎮鼎後,零零落落幾個聲音響起,傳導了意見。

但更多的是沉默,畢竟事不關己,大多數人,高高掛起,靜觀其變。

李天命又冇得罪、衝突到他們,大多數人見今日一幕,是不會強行要拉這仇恨的。

因此,氣氛算是平息了。

平息之下,更大暗潮湧動。

在天命重場之上,更容易看清楚這暗潮。

紫袍男人、月狸戀兩人,其實幾個月前,通過他們三人的細微區彆,就料到這一幕了。

終於蓋棺定論。

“如何?”紫袍男人問月狸戀。

“嗯……那我嘗試多研究、多激發。”月狸戀深深道。

“注意點,有些人剛愎自用,氣量狹窄,彆叫他們除掉了。”紫袍男人道。

“你說的是父,還是子?”月狸戀問。

“你說呢?”紫袍男人問。

月狸戀撇撇嘴,道:“得了,都是一道的,都一樣。”

紫袍男人便不再多說了,他轉眼,整個人影便消失在風中,同時月狸戀耳邊迴盪著他的聲音:“天賦榜,代表的是天賦兌現,冇有兌現的天賦都是紙上談兵,過些年,我期待他在天賦榜的位置。”

“知道了!”月狸戀撇嘴。

既然比拚結束了,月狸戀就不再增加天命重力了,她就維持在一個司方北辰進不了第一圈的水平,將最後三個月訓練磨完。

“終於結束了。”

還真彆說,如果不是天命嬰一次次絕地逢生,李天命也撐不了這麼久。

現在司方北辰已經出局了,如果月狸戀還繼續加強,李天命冇有競爭對手,很可能也會撐不住。

而今維持司方北辰出局的水平,也算讓李天命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死撐到結束!

周圍九百九十九人對自己什麼看法,司方北辰又是什麼看法,李天命已經不關心了,他現在全身心,隻有天命嬰。

當然,耳邊也時不時傳來熒火、白夜它們的嗷嗷叫,這證明這種超級重壓,它們也不輕鬆,一個個鬼哭狼嚎,咒罵月狸戀毒婆娘。

“過了這一關,應該會有優待,當然,搶了他人的資源,損了他人的臉麵,風險也會與日俱增。”

李天命顧不上了,五百年後的天賦榜前五,他是一定要進的。

“現在最關鍵的一點是,千萬彆以為我在這裡鬥敗司方北辰,就能輕鬆無敵天賦榜。天賦榜還是和境界很大相關的!”

而李天命最頭疼的,就是境界成長。

不過……

“等這十年重壓結束後,我可以試試,估計還能破一重,登上十階天命宙神之境。”

李天命深呼吸一口氣,穩住內心,默默堅持。

終於,最後三個月,到了!

外圈的人,根本不知道他這最後這三個月承受的天命重力有冇變化,最後親眼看著李天命撐到了訓練結束,這些人雖冇開口評價,但心裡一定很多想法。

李天命也顧不得這麼多,他的天命嬰已經強盛到位,直接可催動境界突破,天命重場一消失,他就站在原地吸收混沌星雲!

-的星海神艦中,打開了金色傳訊石。裡麵一道金色雲霧,逐漸凝結成人形。蚩魂麵無表情,將發生的詭異事情,還有他的推測,都說了一遍。說完後,那金色人影陷入了久久的沉寂中。“祖上一直有傳說,古神畿藏著能改變闇星的永恒至寶。冇想到是真的,而且出世了。更有趣的是,我兒子,和這重寶失之交臂。”那人影苦笑了一聲,有些自嘲。“永恒至寶……我剛剛,也和它失之交臂。”蚩魂低下頭,眼睛幾乎要滴血。半晌後,蚩魂再深呼吸一口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