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段雲山回來了

26

菜單上還有一些新品。”阿楠和師傅鬥嘴:“人家有名字,你怎麼還叫小女仔咯。”“小女仔名字好拗口,我啊就叫小女仔嘞,小女仔你說行不行。”“當然可以。”子理盯著廣告牌做了決定,“然後,我要那個綠豆沙,要熱的。”子理看到招牌土上的價格十分低廉,以為會是甜到膩牙的情懷商品。待綠豆沙端上來,送入了口,她眼角瞬間彎起來,甜味在心裡悄悄融化。她緊跟著滿滿一勺放入口中,吮吸兩下就進了肚。一碗綠豆沙轉眼就見了底,她坐...-

十月底。

洲景市氣溫反常的上升,南方的人,個個都像剛出鍋的饅頭,吱吱冒著熱氣。瘦的,冒得少些,胖的冒得多些,還有些講究的,給自己撒了佐料,冒得氣就帶上了味兒。

正巧,子理的後桌就是這樣一個講究的男同學,穿著塑料拖鞋踩在她的凳子上。

她將背挺的直直的,不然,一低頭汗臭味就往她腦門裡鑽。

下午過後,才吹進些涼風。

子理看著窗外發呆。

子理很喜歡南方的水汽,窗外總是綠綠的,陽光透過樹葉,一天可以看見無數種綠色,她最喜歡的還是現在這個時候的綠色,夕陽照著,顯著暖乎乎的。

洲景中學是一所初高中綜合的老派學校,植物很多,但環境宜不宜人,要分情況。

比如,子理所在的這棟教學樓,是向南的第一棟樓,一共六層,教室在二樓,前無建築遮擋,窗戶又剛好被濃密的樹葉遮住,不會太熱,也不會太潮濕,尤其,比一樓會少很多冇有見過的蟲子。

這就算宜人的。

也因老校區的緣故,教學設施有些落後,初中不錯,高中差點,所以這裡每年都有一半以上的初三學生,考去了旁區的市重點高中。

子理之所以初二了還考來這裡,是因為成績不錯,離家近。

子理收回視線,小心地看了眼位於自己左側的同桌,那是一個冷酷怕熱的男生。此刻他本就不長的頭髮上,綴滿了汗珠,小顆的掛髮根,大顆的都在課本上。

子理摸摸自己的胳膊,冰涼,也確是有層薄汗,她抬頭,頭頂的電風扇轉的很賣力。

一會兒,一張紙條傳到了牧子理手上。

“放學等我,我帶你去個地方。”

是周小小的字跡。

放學,周小小帶子理去了自己最愛的甜水鋪子。鋪子離學校不遠,子理跟著小小,在巷子裡冇轉幾個彎彎繞繞就到了。

一個「95冰室」的綠色木匾,一個很小的門,其餘的就什麼都冇有了。

還冇進門,剛拉開個布簾,師傅的聲音就從裡麵傳了出來。

“來啦~”

“是唻。”周小小笑著應了聲,回頭帶子理進門。

師傅舉著一柄長長的鐵勺,新奇道:“耶,這次還帶來一位小女仔,就是你說的那位妹妹咯?”

周小小一驚,一邊揹著子理瘋狂衝師傅使眼色,一邊推著子理走到最裡邊。

“是唻。”子理學著剛纔小小說話。

“哈哈哈哈哈哈哈……”師傅笑了起來,“你看你,妹妹心大著嘞,你倒是遮遮掩掩,一直聽你唸叨,這麼兩個月了,才把人帶來,是嫌我老頭子話多,還是怕阿楠做得芋圓不合妹妹口味,給你丟麵子嘍。”

一邊沉默的阿楠,端了兩杯檸檬茶放在她們桌邊,添油加醋地說:“阿人家小小哦,從小就愛把寶貝東西都藏起來。”

小小簡直是被羞紅了臉,“哪有啦,子理你不要聽他們瞎說。”

之後他們的對話子理就聽不懂了,她笑著趴在台上,仔細看著家小店。它是一家隻能容納4個人同時用餐的老店,店員也隻有2個,老闆和糖水師傅。

小店被遲鈍的木頭厚板隔開,裡麵是操作區,桌沿向外麵伸出,配著4個木質高腳凳,凳子四個麵的踏腳中間都隻磨得剩了一半,子理個子不夠高,墊著腳尖踩在地上,不敢往上坐,怕一用力送上去,損壞老古董了。

周小小見子理彆扭的樣子,笑道:“沒關係,你踩上來就好,不會把你留下來賠的啦。”子理看了看師傅,師傅也點了點頭,她才翹起屁股,往上一躍。

“今天還是冰芋圓哦?”接著師傅趕在周小小之前搶答道:“少冰!”

“小女仔嘞,你要吃什麼。”阿楠問子理。

周小小指著牆壁上退了色的過時廣告板,跟子理說:“這些都是老味道了,不錯的。然後菜單上還有一些新品。”

阿楠和師傅鬥嘴:“人家有名字,你怎麼還叫小女仔咯。”

“小女仔名字好拗口,我啊就叫小女仔嘞,小女仔你說行不行。”

“當然可以。”子理盯著廣告牌做了決定,“然後,我要那個綠豆沙,要熱的。”

子理看到招牌土上的價格十分低廉,以為會是甜到膩牙的情懷商品。待綠豆沙端上來,送入了口,她眼角瞬間彎起來,甜味在心裡悄悄融化。她緊跟著滿滿一勺放入口中,吮吸兩下就進了肚。

一碗綠豆沙轉眼就見了底,她坐在台邊撐起腦袋,一邊等小小,一邊看著老師傅做冰。

“小小,她都說我什麼呢。”子理問師傅。

“嗯……那可不少喔。一開始說家裡要來一個新妹妹,擔心的不行,還跟媽媽吵架,跑來哭鼻子。後來又說新來的妹妹是從北方過來,好不一樣,不知道怎麼跟她講話,我們怎麼曉得小女生的事情啦……”

“哎呀哎呀,你彆聽他們瞎講啦。”周小小放下瓷勺,羞憤地想去捂子理耳朵,“再這樣講,我以後都不來咯!”

“好啦好啦,舊事不提,舊事不提。”

師傅隨後又講了一些關於這個老店的故事,子理和小小都安靜的聽著。子理有一雙好看的杏眼,聽到喜歡的地方,便彎彎提起,偶爾會有一些互動,子理隻撿些能聽懂的迴應,聽不懂的,就似是而非的嗯嗯哈哈,或抿嘴憨笑。

“中意的話,長大之後想不想一起來師傅這裡學整冰?”

“師傅這冰室,夏天好涼快噶。”

子理和小小對視一笑。子理心裡很複雜,她腦子裡浮現的第一個問題是,她不知道自己以後會不會留在洲景。

回去的路上,就著晚霞滿天,周小小提到了段雲山。

“聽說他下週就要回來了。”

子理頓了頓,冇想到話題轉換的這麼突然,“摔成那樣了,怎麼才休息一週呢。”

“不知道,聽說是他要求出院的,這周好像就已經有人說在學校看到他了。”

“哦,隨便他吧。”

“對了,他……這次運動會,有內幕,你聽說了嗎?”周小小看了看子理,表情看上去是想說,又有些猶豫,似乎是在評估牧子理是否是一個能夠保守秘密的人。

內幕?子理想起那個下午的穿堂風。“冇,是怎麼了嗎?”

“也冇什麼,就是大家傳言說他背地裡做了一些……挺噁心的事,被人給捅出來了。”

“哦。那他可真活該。等下回家你帶鑰匙了嗎?我好像又忘帶了。”

周小小翻了一下書包,“呐,帶了。”

子理放心地笑了笑。

“冇事,你忘帶鑰匙就敲門就好了,我媽她不會說你的。我以前也老忘記帶,在門口被蚊子叮腫,她次次凶我,哈哈。”

周小小將鑰匙重新放回口袋,“對,以後你冇帶鑰匙,家裡冇人,就去前麵那個廣場區,我媽一般會在那裡跳舞或者嘮嗑,總之彆在樓道站著,蟲子多得嚇人,咬一身疙瘩。”

子理點頭,抹了一下額頭的汗。

“明天週六了,你有啥安排嗎。”周小小問。

牧子理想了一下說道:“學習唄,馬上要考試了,還有幾套卷子……周姨說我爸這周也不回家。”

“明天下午,你要不要跟我去我媽那裡看看?挺好玩的。”

“哪裡呀,是周姨工作的那個食堂嗎?”

子理聽周姨說過,她在附近的一個食堂工作。每個週末也都要去食堂幫廚,但是週末輕鬆點,大多是做一些清潔、準備工作,忙完了就可以走。

“對。”提到這裡,周小小很開心。

周小小說,在她小的時候這個食堂就在了,是給旁邊的政府單位提供餐食,屬於“體製內”。

那個時候她很小,周姨不放心她獨自在家,幾乎是每個週末周姨都會帶她去食堂,順便在那裡吃飯,下午就幫忙剝大蒜或者削土豆什麼的,忙完了就和周姨一起回家,到了路過街口的小商店時,買一對冰糕。

那家店裡的冰糕很便宜,也很好吃。是老闆娘用賣不出去的水果自己做的,老闆娘很好,並不會用壞了的水果,隻是有些賣相不好的,冇人買,丟了也浪費。洲景的水果實在太多了。

不如做成冰糕,稀罕一些,有人買那能賺一些是一些,賣不出去的就送給鄰裡,或者幫忙拉貨的工人。炎熱的夏天,幾乎冇人會拒絕。

周小小又說,她喜歡這裡,有很多新鮮的邊角料可以吃,而且叔叔阿姨都很好,熱熱鬨鬨的煙火氣,是周小情緒加油站。

週六吃過午飯,周小小便帶著子理去了那裡。

這是子理第一次去。

和周小小的如魚得水不同,她乖乖地坐在那裡,坐在超大冰櫃的旁邊,一個滿是油垢的鐵皮垃圾筐邊,聞著下水道的味道,削了一麻袋的土豆。

被髮現時,土豆在大盆裡堆不下,被子理挨個擺在水池邊、灶台邊上,擺出好些城牆,那個阿姨笑得要背過氣去了,彎腰在地上捏起一片土豆皮,“阿周啊你這個阿囡替我們削了一週的土豆嘞,削得可好,乾乾淨淨嗲也不浪費。”

大家都應聲望來,笑得前俯後仰,辨不出長相,子理侷促地站在一旁。周姨雙手在圍裙上一抹,笑著走過來,捧著看了看子理的雙手,衝她誇道:“挺好手也冇傷到,能乾哩。”

接著周姨兩腿一紮,端起地上滿滿一盆土豆,倒進水池。猶豫著要不要破壞土豆城牆時,子理捏著削皮刀有些難為情地說:“放不下了……你們在聊天,我不好意思叫你。就……”

“嗨冇事,你這擺地一排排還有意思嘞,叔叔阿姨都是在稀罕你做得好呢。來周姨給你把手洗淨,可累不累?等下你就坐著和小小去玩哈。”

子理站著不動,周姨颳了下她的鼻子,扭頭朝小小嚷道:“小小!帶妹妹坐旁邊休息休息,削了這麼多比你可能乾哩。”

子理羞紅了臉。

回去的路上,她們去了那家小商店,周姨和小小選了鳳梨冰,她選了冇有水果的大白冰,付錢的時候,老闆娘說什麼也不收周姨的錢,周姨便從包裡掏出了幾個花捲給她。她愉快地收下了,還叫周姨常來。

路上週小小挽著周姨的左臂,周姨右手拉著子理。三人這樣走在一起,冰糕習慣性的捏在左手,步調一致,身高也是一般高,除了周姨圓潤些,小小瘦弱些,從背後看蠻像一家人。

周姨問子理有冇有累著,第一次來後廚嫌不嫌臟。

子理說不會,很好玩。周小小得意地說,“是吧是吧,你跟我來就不會有錯啦。”

她咬著冰棒想,好玩是好玩,可她可能不喜歡這裡。她不喜歡自我介紹,不喜歡聽到彆人提到自己的爸爸和媽媽,也不喜歡他們起鬨問叫自己喊周姨「媽」。

週末總是很快,轉眼到了週一。

段雲山真的來了。

他是拄著柺杖,半瘸著被張新華扶著送進班裡的,手肘處盤踞著邊緣翹起泛白的血痂。子理心想段雲山果真是個狠人,能忍住讓傷疤自行癒合,不乾擾,不手賤。

但是老師走了之後,段雲山就丟下雙柺,四肢健碩地消失不見了。

比這還詭異的也有。上午教室裡還安安靜靜,到了下午就遍地開花,三兩人竊竊私語起來了,他們的視線不約而同,都落在倒數第二排窗邊的空座位。周小小也跟著班裡為首的幾個女生進進出出,表情明暗交織。

子理又開始心煩了,好想跑到他們中間去聽一耳朵。“算了算了,傳來傳去的話有什麼好聽的,冇營養,寫在書上的纔是亙古不變的,看書看書!”

晚上,子理在草稿紙上計算數學題,剛得出來個數,還冇等寫下,突然就想起周小小前幾天說的內幕,給她發去了訊息。這三位數的答案,便永久地停在十位。

小小說:“段雲山打假賽。”

子理冇回,接著對方又發來一連串的資訊,這速度,像是轉發。

“他為了拿冠軍,收買其他班的男生。”

“要是不同意,就把人打一頓。”

“他摔傷,就是被人報複的,所以才故意把交接棒扔在他那邊。”

“可是你說他也冇拿幾個冠軍啊。”

“據說還有人證明他確實找了不止一個人。”

“今天一整天,各個班級都有被叫出去的人,回來之後什麼話都問不出來。

“傳言裡那個內幕的說法就是真的。”

“就是不知道學生會這次有冇有幫他一起動手腳。聽說很多老師對學生會不滿很久了。”

“真想要冠軍,不就是他爹一揮手的事嗎,為什麼整這麼複雜?天天找人打架也挺累的。感覺。”

挨個看下來,子理靈魂出竅。突然想起運動會第一天樓道裡的對話。不知道怎麼的,心慌慌的,擔心這件事拐來拐去,會被段雲山算到她頭上。

手裡的按動筆啪啪作響。

小小聽見隔壁的聲音,問道:“你怎麼了?這些事你聽聽就行,彆外傳。”

子理:“嗯【OK】。”“這些事是從哪聽說的?可信嗎。”

小小:“八分之八十吧。是群裡一個匿名的女生說的,她說是他男朋友告訴他的,還說這件事他們男生那邊已經傳遍了。而且之前被打的那個人,連他們自己班的人都不知道,她也能叫出來名字,說也是她男朋友講的。”

子理:“……段雲山還打了人?”

小小:“是的,8班的潘軍,就是掉棒的那個,當天就被打了,傷全在臉上,他第二天回教室的時候,他們班的人也都看見了。證明那個女生冇說錯。今天段雲山回來,聽說又是第一個就把他叫出去了。”

子理:“那不是因為他讓段雲山摔倒,纔打的嗎?”

小小:“對啊。你以為是什麼?”

子理:“我以為你是說內幕的事……”

小小:“不過我覺得吧,雖然我們感覺是打人在先,內幕的說法在後,但事實上也不一定就這樣啊。有可能接力棒隻是導火索,他真正目的是為了報複段雲山呢?要我是他,都這樣了,不如就報複個徹底唄。”

子理:“報複?”

小小:“對呀,你不會以為段雲山隻是把欺負你吧……他私底下……算了,說來話長。你冇發現嗎,大家都很怕他。不過,這個男生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冇少搶他們班同學的飯錢去打遊戲。”

子理:“……嗯我一直都感覺班裡的氣氛很奇怪,我被老張罰掃的時候他們誰也不來給我作證,但是我打掃衛生的時候,他們又都會配合著我抬腿移凳子什麼的……段雲山平時就經常打人嗎?”

小小:“不太經常,但下手狠啊。今天下午,大家也都在討論這次他會不會動手,據說他一整天都在找內幕的訊息是誰傳出來的。”

子理:“可是話已經傳成這樣了,假的也成真的了。”

小小:“是呢。所以聽說他氣瘋了,不招到人誓不罷休。其實是挺奇怪的,平時他們圈子的資訊,那都是高等機密,我們這種普通人是很少能聽說的。當時那個小群淩晨就被解散了,不知道是不是被髮現了。”

子理:“如果傳言是真的,他要是找不到元凶,那傳言裡那些拿過好處的人,怎麼辦,都打一遍嗎?”

小小:“你有點奇怪……好像很關心段雲山怎麼打人……”

子理:“冇,冇有,這些事我之前隻在小說裡見過,這些聽起來有些可怕,不知道還會發生什麼。”子理連連解釋道。

小小:“那倒也是,就照著今天這種情況,這件事有得看了。”

子理:“……為什麼學校不管?”

小小:“這真管不了。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到了教育處,全都說是意外,自己摔的。害,反正他不是我們能惹得起的人,這話你就聽聽行了,誰都彆說。”

現下,一團烏黑的瘴氣將她包裹。

她放下手機,靠在不太舒服的椅背上,冇主地盤算。

-片土豆皮,“阿周啊你這個阿囡替我們削了一週的土豆嘞,削得可好,乾乾淨淨嗲也不浪費。”大家都應聲望來,笑得前俯後仰,辨不出長相,子理侷促地站在一旁。周姨雙手在圍裙上一抹,笑著走過來,捧著看了看子理的雙手,衝她誇道:“挺好手也冇傷到,能乾哩。”接著周姨兩腿一紮,端起地上滿滿一盆土豆,倒進水池。猶豫著要不要破壞土豆城牆時,子理捏著削皮刀有些難為情地說:“放不下了……你們在聊天,我不好意思叫你。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