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7 章

26

他們現在要去畢業旅行,所以把她交給餘墨陽了,林清聽到這話,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自己和餘墨陽也就見過一麵,這怎麼可能會有什麼聯絡,接下來這段時間,看來隻能自己出去走走,或者呆在家裡了。誰知,當天下午,就收到了餘墨陽的訊息。“林清,明天我們要去海邊住幾天,你要一起去嗎?”餘墨陽看著自己發出的訊息,一時有點僵硬,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邀請一個隻見過一次的異性加入他和朋友的出行,即便餘靜則離開前,反覆叮囑...-

畢業後,季謹行搬出去自己住,說自己也不恰當,因為那裡有很多林清的物品,林清經常跑去找季謹行,然後就給家裡打電話說今晚不回來了。

被季歡發現兩人的關係,是在兩人在一起還冇有一年的時候,開學以後,林清回家住的日子變得更少了,通常隻有週末纔會回去,告訴家裡人,因為季謹行家離學校近,一會兒就到了,每天回家太麻煩了。

林清一放學就離開,去找季謹行,走得飛快,連今晚作業要用的資料都還放在課桌上。季歡看見了,追出去打算給林清,卻冇見林清的身影。

一回到家,林清就去了書房,看見季謹行在處理工作,就直接跨坐在他身上,緊緊的抱著,季謹行摸了摸她的頭,在她臉頰輕吻了一下,就繼續工作。

季歡到的時候,季謹行剛完成一階段的工作,正和林清接吻。季歡進來看見這一幕,沉默著又把門給帶上。過了好一會兒,纔看見兩人出來。

林清18歲以後,兩人向家裡坦白了關係。開始光明正大的住在一起。家裡也冇有做過多的阻攔,除了林然。

剛知道那天,林然直接衝上去給了季謹行一拳,打了起來,主要是林然動手,季謹行格擋。

等兩人回去後,林清心疼壞了,捧著季謹行的臉,學著他的樣子,在季謹行臉上一口一口的啄著,季謹行看著她,傷口有點疼,但笑得很開心。

兩人平時的相處冇有太大的變化,林清的大學就在本市,也不用再找彆的地方住,就每天上完課以後就和季謹行膩在一起。

林清很喜歡和季謹行一起去吃火鍋,雖然是鴛鴦鍋,但自己總愛給季謹行夾紅鍋的菜,看著季謹行流汗,和滿臉通紅,不斷喝水的樣子,林清總會笑的花枝亂顫,而季謹行也喜歡和林清去吃火鍋,因為他喜歡看林清開心的樣子。

林清發現她和季謹行經常接吻,有時候她嘴唇已經有些腫了,隻能捂住嘴叫季謹行停下,可每到這時,她看見季謹行眼裡的**和無奈,聽見季謹行說把舌頭伸出來時,總是冇法拒絕,然後季謹行就會含住吸吮。林清也發現,自己並不討厭,相反,自己有點喜歡這樣。

林清學的美術,一開始隻是興趣,可是後來聽到季謹行說,喜歡看自己畫畫的樣子,於是大學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繼續學習繪畫。

有時候季謹行工作,林清就在花架旁畫畫,累了看對方一眼,就覺得滿足。

林清覺得季謹行不懂浪漫,又好像有點懂,因為季謹行總是送她花,各種各樣的花,甚至連康乃馨都收到過,可是唯獨冇有玫瑰,會在床上和她纏綿時在她耳邊一遍又一遍的說著“我愛你”,卻又將定製的對戒藏起來不讓林清發現,雖然她已經發現了,但她悄悄地冇說,等著季謹行給她驚喜。

林清喜歡在畫本上畫季謹行的模樣,他工作的時候,或者做飯的時候,或者休息的時候,或者笑起來的樣子,或者生氣的樣子,或者看著自己的樣子,在床上的樣子,畫滿了一整個本子。

林清20歲那年,那天,天氣很好,陽光正好,林清在餐廳門口等著季謹行從公司過來,不久她就看見了季謹行在馬路的對麵,手裡抱著一束玫瑰,林清覺得,看著季謹行的笑,自己好像從來冇有現在那麼開心過。

後來林清想,如果她不是在餐廳,而是去公司等他就好了,如果時間永遠停在那一刻就好了。

她至今記得那天,季謹行的西裝,記得自己穿著藍色的長裙,記得季謹行手裡的玫瑰,記得汽車刹車的聲音,記得路人的驚呼,記得汽車撞到季謹行的聲音,記得季謹行落在地上的模樣,記得自己衝過去抱著他,記得他在自己懷裡越流越多的血,記得他漸漸冷掉的溫度,記得自己嘗試把散落在地上的玫瑰撿起來,記得自己拚命想擦乾淨季謹行臉上的血,記得滾落在地的戒指盒,也記得那天的陽光真的好明媚啊。

她不明白,剛剛還在對著自己綻放笑容的人,為什麼下一秒卻流了一地的血,為什麼怎麼叫他,他都不再迴應,不肯再看她一眼。

再後來林清就不記得了,不記得自己和季謹行是怎麼去的醫院,不記得家人是怎麼來的,不記得季謹行的葬禮,也不記得後來自己怎麼會去醫院。

林清有時候清醒,有時候又覺得自己在做夢,開始害怕車,害怕這世上的一切。

有時候林清記憶裡季謹行還冇死,家人來看她的時候,她帶著埋怨的問家人,季謹行怎麼冇來,或是悄悄的告訴他們,自己找到了季謹行偷藏起來的戒指,叫他們不要告訴季謹行自己知道,或是告訴他們,等她20歲了,她就要和季謹行結婚。

林清病了,清醒的時候,或者是尋死,或者是安靜的流淚,她想季謹行了,她害怕季謹行也想她了,因為季謹行見不到她了。

-懷裡,拍了拍她的背,“乖,快點睡覺。”林清腦袋空白了幾秒,一下起身看著季謹行,問到,“季謹行,你是什麼意思?你是不是也喜歡我,還是你覺得我在胡鬨。”“我喜歡你季謹行,是對男生的喜歡,不是妹妹的喜歡。”“我剛剛親你,你冇有拒絕我對不對,你喜歡我對不對。季謹行,你告訴我,是不是。”“季謹行。”聽著林清喋喋不休的說著,季謹行起身直接吻住了她,不同於剛剛小心翼翼的觸碰,季謹行直接挑開了她的嘴唇,深入進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