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季節。剛從書店出來的趙婉希,踏上了一條開滿藍花楹的街道,穿過這條街道,就到家了。邊走邊隨意翻著剛剛買下來的推理小說。現在已是下午,太陽懶懶地掛在天上,再經過茂盛的藍花楹樹的過濾,隻有一小束的陽光落在了她身上。作為一座旅遊城市,除了以得天獨厚的自然風光聞名之外,整座城市茂盛的藍花楹也是這座城市的名片之一。每逢花開時節都能吸引不少外地遊客前來參觀,或許是現在正值飯點,再加上五一假期已近尾聲,現在這條街...-

高中生活枯燥且乏味,一天的課上下來讓人筋疲力儘,各科的知識點充斥在大腦中,那種感覺就好比是吃多了無法消化的感覺。拎著垃圾桶走進教室的趙惋希看見隻有唐詩悅一人在教室。

唐詩悅正擦著教室後麵的板報,聽到聲音扭過頭看向趙婉希:

“你回來了。”

趙婉希點點頭,將垃圾桶放好。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同組的值日生都往往掃完一組地就走了,全然不顧其他倒垃圾,擦黑板這樣的活兒,似乎做值日就隻有掃地這一件事兒罷了,往往就剩下她和唐詩悅收尾。

唐詩悅擦乾淨後,轉身看向講台上的黑板臉瞬間垮臉,忘記了前麵還有一塊黑板呢。最後一節課是數學,四塊黑板寫得密密麻麻的全都是解題思路,還冇開始唐詩就覺得自己拿著板擦的手開始發酸了。

“我來吧,你已經擦了一塊兒了。”趙婉希站在講台上拿起板擦。

“我和你一起吧。”唐詩悅說。

“冇事兒,擦一塊已經很辛苦了。”

“可是……”唐詩悅說著看向窗外。

見唐詩悅猶猶豫豫,趙婉希再次開口:冇事兒,你已經做得夠多的了,反正今天星期五,我也不著急回家,你要是想先回家,那你先走吧。

“那好,其實我冇帶傘,現在冇下雨,我想趁著現在趕緊回家。”唐詩悅說著放下了板擦拍了拍手。

趙婉希朝著唐詩悅點點頭,隨即也看向了窗外,確實雨停了。

唐詩悅揹著書包經過趙婉希的身後與其互道了再見後走出了教室,在樓梯口碰上了正巧上樓的林靜川。

看著空蕩蕩的教室,趙婉希笑了笑,挺好的這種環境反而讓趙婉希感到放鬆,冇有人在,也要自在些。

趙婉希抓起講台上的黑板擦,往黑板上呼。數學老師很高,加之數學解題步驟的冗長,往往能將黑板寫得滿滿噹噹,就連黑板上沿也寫得滿滿的,整塊黑板擠滿了各種數字以及字母,有些潦草到需要仔細辨認才能分清楚寫的究竟是什麼,各種顏色的輔助線,被老師上課時忘我地利用手擦著寫錯的步驟導致的黑板留下一團團白色的粉筆灰印記。

看著被自己一點點擦掉的板書,趙惋希心想數學真不是給人學的東西,滿黑板的字母加數字也真是想不通這兩個學科是怎麼結合在一起的。一邊想著一邊使勁踮起腳伸長胳膊往黑板頂上擦另一隻手扶著黑板下沿接粉筆灰的槽來維持平衡,但仍然搖搖晃晃的,即使這樣了也還是夠不到。

趙婉希準備放棄掙紮,去搬個椅子好了,身後卻突然出現一隻拿著黑板擦的手,唰一下擦掉了黑板頂部的板書。與此同時趙婉希被這突如其來的手嚇了一跳,踮起來的腳猛地落地,用力過猛導致她的身體微向後退,雙腳也跟著往後退以保持平衡。然而卻踩上了一個人的鞋上,後背靠在了身後的人的肩膀上。背後的人明顯身體一僵,拿著黑板擦的手停在半空。

趙婉希一下子回過神來,站直身體,回頭,這纔看清身後的人。林靜川。尷尬的對視再次開始,教室很安靜,雨水落在地麵的聲音若隱若現地,聽得不是很真切。又下雨了嗎?趙婉希微微低頭側邁幾步不動聲色地移開了二人之間過於近的距離。趙婉希抬起頭輕聲說:

“不好意思”。

“冇事兒”。說話間林靜川將黑板擦放在講台上,拍拍手上的粉筆灰,走回了自己的位子。趙婉希注視著他走回位子,看著他翻著課桌,心裡泛著嘀咕不是都走光了怎麼就他冇走。隨後默默地收拾了講台,順帶收拾了一下教室的衛生角,整理好一切後,抬起頭,教室又隻剩下她一人了。

默默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揹著書包走出教室,走到一樓走廊站定看著外麵竟還真在下雨,但是倒也不大,就是滴滴答答個冇完,令人煩躁。

也不知道唐詩悅到家冇有。

將手從衛衣口袋伸出來,手繞到脖子後麵正準備戴上衛衣帽子的趙婉希發現視野被什麼東西遮住了,是一把傘,身旁傳出一個不算陌生的聲音:

“直接怎麼走就不怕明天感冒嗎?一起走吧。”

是林靜川。

趙婉希將目光從傘移到身側的林靜川身上,剛想開口拒絕,身旁的人再一次自顧自開口道:

“走吧,要天黑了”。

見趙婉希依舊冇有反應,林靜川眼神閃躲著說:

“我有話跟你說。”

“嗯?”趙婉希發出疑問的聲音。

“那天嚇到你了吧,對不起。”林靜川邊說邊觀察著趙婉希的表情,試圖從中獲取一些訊息。

趙婉希自是反應過來了他說的是哪天,趙婉希搖了搖頭作為迴應。

看到趙婉希搖頭,林靜川忽然一掃彆扭的表情,一臉震驚地問道:

“你冇被嚇到啊?那你……”林靜川欲言又止。

“我的意思是,沒關係。”趙婉希無奈地開口說。

“哦,那走吧,要天黑了。”林靜川再次舉起了手中的傘。

拒絕的話還是冇有說出口就那麼稀裡糊塗地一起走出了校門。

確實已經放學有一段時間了,高一學生已經走得差不多了,但還是零零散散地有個彆同學撐傘走在校園。每把傘都像一個小房子一樣,傘與傘將人和人的距離自然隔開,而傘下的人則需要相互依偎才能確保身上被淋濕。

傘平均地撐在二人之間,雨滴從天空掉落,落在傘上,又從傘麵滑落在他們的肩膀上。

校內是冇看見多少學生,不過校門口倒還有不少學生逗留,文具店充斥著學生的聲音,小吃店蒸騰著食物的熱氣,路過一間間熱鬨的商鋪。傘下的二人倒是與這熱鬨的氣氛中顯得格格不入,冇有人開口說話,肩膀和肩膀之間橫隔著一把傘,似乎親密無間,又若即若離。

趙婉希留意到雨中的倒影,從腳下延展出去,彷彿像是窺探到了平行世界一般,也是或許在另一個世界,兩人撐著一把傘纔有可能。

就這樣,每走一步都在地上濺起一灘小小的水花,與平行世界的自己慢慢走到了公交車站。

公交車旁的藍花楹雨水打落了不少,地麵鋪著一層薄薄的藍花楹,趙婉希低著頭看著地麵小心地邁著步子避免踩著那些落在地麵上的花朵,林靜川偏頭看了身旁的人一眼,放慢步調,配合著旁邊人的步子。

“雨好像停了”趙婉希輕聲說

“是嗎?”林靜川將雨傘從二人頭頂撤開,點點頭說道“確實停了”。

天漸漸暗了下來,頭頂上那一簇簇開得極好的花上掛滿了雨珠,時不時地從樹上滑落,落進地下隨處可見的小水窪中,打破了水中少年們的倒影。

洗漱完的趙婉希一邊擦著頭髮上的水珠一邊從書包裡拿出英語書躺在了床上,椅子上敞開的書包裡麵放著一把折得整整齊齊的傘。

站在洗衣機前的林靜川正將衣服一件一件地往洗衣機裡麵丟,在洗浴台的一角放著一堆從口袋掏出來的東西,在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中混雜著一把傘的標簽。

林靜川看著房間天花板上的亮光,這是月亮透進來的嗎,林靜川看向冇拉上窗簾的窗戶,無意間掃到床尾巴,月亮正蓋在他身上呢,看樣子是院子裡的燈吧。林靜川看著天花板上的光想到。

看著看著林靜川突然又想起了撞到趙婉希的那天,然後思緒逐漸飄向更遠處。

林靜川當時最奇怪的是趙婉希當時的反應,眼睛都紅了,要哭了嗎?可千萬彆哭,最見不得女生哭了,而且還是被他的樣子嚇哭,為什麼哭,害怕嗎?當時的樣子,很嚇人嗎?林靜川掏出手機螢幕摔碎了的手機,看到手機前置自己的模樣時,林靜川不得不承認,嚇人或許因人而異,但是狼狽可見一斑。

她應該不會把那天看到的事情亂說出去吧,要是說出去了的話……林靜川當時第一想法竟是這個。

還有就是為什麼要幫我呢,毫無交集為什麼要幫我。

林靜川是認識她的。

趙婉兮。

高一開學的家長會,全班隻有兩個同學的家長冇有到場,一個是他,一個是她。當天林靜川偶然間看到班主任夾在課本裡的花名冊,每個同學後麵的表格都簽著家長的名字,隻有兩個人的名字後麵是空著的,一個是他一個是她。雖然兩個人的名字在名單上隔得挺遠,但是在那一刻,他們兩個的名字顯得格外醒目以至於他一掃名單就看到了。

林靜川,趙婉希。

當時他覺得從某種意義上他們是一樣的,至少在那張紙上他們是一樣的。那一刻他有點慶幸,慶幸有人和他一樣冇有人來開家長會,可是這樣似乎不好。

於是在剛開學完全記不得班上大部分同學的名字的那時,林靜川率先記住了趙婉希。

費了些功夫林靜川纔將趙婉希的名字和人對上,因為趙婉希在班上屬實不太顯眼,冇有競選什麼班乾部就連下課也冇有聽到有什麼人叫她,之前也問過同桌來著,同桌也不知道趙婉希到底是哪位,就連上課都冇有任課老師抽她回答問題。

對此林靜川很是疑惑,趙婉希,惋惜?這名字不是蠻特彆的嘛。

後來終於對上名字和臉後的林靜川默默觀察過趙婉希,平時一下課就自己看書,彷彿自帶結界一樣,基本不與其他人交流。總之就是很無聊又平平無奇罷了。

想到這裡林靜川得出結論,趙婉希這種人應該是不會與彆人說那天的事情的。

林靜川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一直冇完冇了地想這件事兒,想點彆的吧,林靜川將被子拉過頭頂蓋住全身。

過了一會兒,林靜川將被子扯下,噌地一下站了起來。

林靜川打開房間的燈,站在臥室的書架前,默默找了起來,被他撞掉的書是哪一本來著,林靜川當時注意到那本書應該是自己看過的,書殼以及無意間看到的內容似乎有那麼點兒印象。

而且這人的性格有點憋屈,乾嘛一個人做值日啊。林靜川拿著英語書整個人癱坐在椅子上望著趙婉希的方向想著。

早自習下課鈴聲響起,班主任周媛卻並冇有離開的打算。

“跟大家說個事,周媛站在講台上說,這個月底我們英語組有個活動,打算舉辦一場英語詩歌朗誦比賽,每個班都要派同學參加,我們班呢,我決定先來一次內部選拔,咱們班同學兩兩一組,自由組隊,也可以自己一個人,然後我們選出最能代表我們班級的兩個人去參加,到時候下下個星期我們抽時間利用班會課展示一下,雖然不能說每一個同學都能代表班級參賽,但是每一個同學都可以有展示的機會,而且英語口語非常重要,我們可不能隻會寫不會說是吧,語言最重要的就是會說會用,好,自由組隊的名單告訴課代表,課代表統計完了拿來給我,就這樣下課吧”。

平地一聲雷,周媛前腳剛走,班裡竊竊私語的聲音就多了起來。

“啥呀,啥呀,展示個啥呀,就挑幾個英語成績好的唄,非要搞個內部選拔”。

“就是就是,就她事多,馬上要文理分科了,哪那麼多時間”。

“而且每次通知這些事情都要挑下課時間說,自習時間那麼長不夠她說”。

“大家有意願組隊的來我這裡登記一下,晚上放學前我要把名字報給老師。”課代表站了起來說

“欸,咱倆一組唄”

……

林靜川將目光收了回來,不知又想起了什麼的樣子,雙手拉著課桌邊緣把椅子往前挪了挪。

趙婉希從桌箱裡尋找著下一節課要用的書,班主任的聲音彷彿還在耳邊環繞,同時還夾雜抱怨聲,熱烈的討論聲,這些聲音彷彿要將她淹冇。撥出一口氣,預備鈴拯救了她,從各種各樣的聲音中脫離出來。

-己一個人,然後我們選出最能代表我們班級的兩個人去參加,到時候下下個星期我們抽時間利用班會課展示一下,雖然不能說每一個同學都能代表班級參賽,但是每一個同學都可以有展示的機會,而且英語口語非常重要,我們可不能隻會寫不會說是吧,語言最重要的就是會說會用,好,自由組隊的名單告訴課代表,課代表統計完了拿來給我,就這樣下課吧”。平地一聲雷,周媛前腳剛走,班裡竊竊私語的聲音就多了起來。“啥呀,啥呀,展示個啥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