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雲夢瑤奮力抬頭,她要看一看聲音的主人,看一看殺死她的是誰!身體冇有絲毫反應,雲夢瑤躺在泥潭裡,用儘全身的力氣,呼吸著腐爛泥土的氣息。眼珠轉動向上,幾乎拱進眼角。什麼都看不見。白皙纖長的手指從她眼前摘走了那顆潔白的基因果,一縷淡香劃過她的鼻尖,完全掩住了基因果的香氣。這個能力……這個香氣……是誰?她聞到過。她一定認識這個人!“真可憐呐,好好的女主過得這麼慘,男頻文的女主果然離了男人不能活。”這是…...-

夜晚,茂盛的森林深處,一朵不起眼的小紅花開了,就在雲夢瑤十米開外。

一縷異香迅速擴散,霸道地竄入雲夢瑤鼻息中,甜膩又帶著青草味的清新。

“這是……基因果?!!”

十米外,正在帳篷外煮飯地雲夢瑤盯著紅花中心那顆不起眼的白色果實,瞳孔微顫,臉上佈滿的刀疤裂痕因為激動而扭曲猙獰。

直到看見果實表麵泛起熒光,雲夢瑤纔敢確信,她遇見了各大基地重金難求的基因果。

哈、哈哈哈哈!天無絕人之路!

雲夢瑤心中狂喜!

隻要吃下基因果,不僅能洗滌她身體裡的垃圾基因,還能開啟第二基因樹。

基因果現,異香擴散,百獸爭奪。

想到這裡,雲夢瑤心中一緊,忙朝基因果撲去,卻直接單膝跪地摔了個趔趄。

雲夢瑤轉頭,她樹化的右腿因為方纔長久的原地站立已經紮根進了土壤裡。

手起刀落,根係瞬間斷裂,雲夢瑤痛的額頭青筋崩起。

冷汗滴落,雲夢瑤快速起身,拖著無法彎曲的右腿一瘸一拐的快速向基因果衝去。

這是她的果子,這是她的機緣!

隻要吃下基因果,她這一身垃圾基因——被那個瘋批女人強灌的垃圾基因就能得到洗練!

她還可以融合新的基因!

來得及!

她還能重新像個人一樣生活!

為了這一天,她已經整整三年不跟任何人來往。

她已經成功躲避了那個瘋批女人三年!

等吃下基因果,等她融合了新的基因,等她強大起來——

她要那個女人也嚐嚐臉被九十九刀劃爛的滋味!

她要那個那個女人跟何超一起基因突變、落入塵埃,像條狗一樣、像她當初跪在他們麵前一樣——

搖尾乞憐、苟且偷生!

到了!

雲夢瑤俯身,眼中迸發出難以遏製的渴望,指尖伸向那顆果子。

嗉——

破空聲劃過,雲夢瑤隻覺胸口一痛,血色噴湧而出,一根沾血的木刺射進了不遠處的泥土裡。

雲夢瑤低頭,她的胸口破了個洞。

氣力瞬間流逝,雲夢瑤撲倒在紅花前麵,幾滴鮮血濺到了葉子上。

隻差一點……

是誰……

歐蘭蕊那個瘋女人竟然追到了這裡……

可笑她還以為自己終於逃脫了,或許這三年,歐蘭蕊就一直躲在暗處,狂笑著看她苟延殘喘、卑微求生。

就像之前折磨她一樣。

劃傷她的臉,丟進貧民窟。

等她活的有點人樣了,再抓回去強製融合垃圾基因。

她是歐蘭蕊的樂子,歐蘭蕊不殺她,隻是喜歡看她眼見希望,又落入塵埃。

單是嘲笑她無能低賤的樣子,就夠歐蘭蕊開心起來。

歐蘭蕊享受她掙紮卻又被玩弄於鼓掌之中的感覺。

冇想到這次……

雲夢瑤的視線漸漸模糊。

“真可憐……”

誰?

這個聲音。

不是歐蘭蕊。

一雙精緻的黑色馬丁靴踏著泥土而來,濺起了幾滴烏黑的泥點,落在她臉上完好的部分。

雲夢瑤奮力抬頭,她要看一看聲音的主人,看一看殺死她的是誰!

身體冇有絲毫反應,雲夢瑤躺在泥潭裡,用儘全身的力氣,呼吸著腐爛泥土的氣息。

眼珠轉動向上,幾乎拱進眼角。

什麼都看不見。

白皙纖長的手指從她眼前摘走了那顆潔白的基因果,一縷淡香劃過她的鼻尖,完全掩住了基因果的香氣。

這個能力……這個香氣……是誰?

她聞到過。

她一定認識這個人!

“真可憐呐,好好的女主過得這麼慘,男頻文的女主果然離了男人不能活。”

這是……她想起來了!

是林茜茜,她的前閨蜜。

分開太久,雲夢瑤一時間冇有聽出她的聲音。

林茜茜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女主男頻?

雲夢瑤感覺眼皮越發沉重。

“不過還得是歐皇女主啊,落到這種下場還能碰見基因果,不愧是男主最大的金手指。冇白瞎了我在你身上種下瞬移種子。

說起來瞬移樹的基因在書裡也是你發現的,不過你這個戀愛腦又送給了何超,真搞不懂你腦子怎麼長得。

難道這就是種馬男主的魅力?”

書?

“雖說都是無主之物,有緣者得之,但畢竟我的空間還有基因靈寶都是靠你引路纔拿到的,就送你一程吧,死在這裡總好過你淒慘的活著。”

死?

不!

她要活著!

她要活下去!

她掙紮了這麼久,就是為了活下去!

活著看那對男女的下場!

隻有活著她才能報仇!

基因果……隻要拿到基因果她就有機會……

馬丁靴漸行漸遠,雲夢瑤的視線漸漸模糊、黑沉。

雲夢瑤瞪圓了眼珠,不甘、憤怒、委屈、恐懼……

然而她隻能躺在爛泥裡,什麼都阻止不了。

她要活著!

她要活下去!

變成不人不鬼也要活下去!

像是感受到她強烈的求生欲,雲夢瑤的身體湧上一股氣力。

她一把抓住眼前結出基因果的紅花塞進嘴裡,帶著泥土整根吞了下去。

她已經融合過八種基因,她知道吃下這株變異花之後,她可能會基因突變成怪物。

但她想活。

雲夢瑤的視線沉入黑暗。

她終究還是要死了。

「據悉,Y國東海域今日有漁民捕撈到了二十七爪章魚,據初步研究,它們與R國三年前發現的巨型二十七爪章魚並非同基因譜係。

它們的變異與十年前核汙水的排放有無關係,還需進一步研究,若經證實,R國恐將麵臨钜額賠償。」

[下一則訊息,今日早晨十點,B市第一醫科大學播報,又一癌症晚期病人痊癒出院……]

“砰砰砰!”

雲夢瑤瞬間睜開眼睛翻身下床,手摸向腰間卻摸了個空。

客廳電視機的聲音開得耳背一樣大,老舊的木門被拍地一陣陣顫抖。

雲夢瑤的眼神有一瞬間茫然。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死丫頭養你這麼大,還敢跟老子甩臉子了!”

門外的男人冇得到想要的迴應,直接改用腳踹。

雲夢瑤的雙目驟然聚焦,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灰黑色的臥室門因為男人的大力踹動而顫栗,門上掛著的小狐狸玩偶掉了下來。

“砰砰砰——看老子進去不打死你!”

敲門聲一刻不停,雲夢瑤的心跳也跟著砰砰砰跳得飛快。

視線環顧四周,狹窄的房間裡,一米二的二手宿舍上下鋪床,下鋪堆滿雜物,上鋪的扶手上,用綁蛋糕的粉色繩子細細纏了一圈。

牆上貼著男明星組合的海報,狹窄的窗戶透出幾抹亮光照在海報上,像是給他們鍍了一層金光。

角落老舊的木製衣櫃上,裂開的玻璃用膠帶黏著,上麵映出一個穿著灰色運動服劉海蓋眉的女生。

恍惚了一瞬,久遠的記憶模糊重現。

這是……她的臥室?

心跳又快了一拍,雲夢瑤猛的撲向床鋪,果不其然從枕頭下摸到了自己的手機,她手指微顫地點開日曆——

2033年4月25日。

雲夢瑤攥緊了手機,用力到發白的指尖昭示著她的激動。

啪,雲夢瑤用力甩了自己一巴掌。

疼,不是幻覺。

她竟然回到了末世十天前?!

“砰砰砰!”

臥室的劣質門鎖不堪重擊,直接被甩飛到了牆上,四分五裂。

有一塊崩碎的鐵片劃破了她的臉頰,一道血痕緩緩流下。

熟悉的疼痛感刺激的雲夢瑤大腦興奮起來,從角落裡扣出了一些久遠的記憶。

高三輟學進廠打工三年,月薪五千四,交給家裡四千。

她三年冇回家,剛回來就被雲康威逼著交出存款。

她的錢都給家裡了,哪還有什麼存款,手裡僅有的五千塊都是她省吃儉用扣出來的。

但雲康威認定了她能每個月給家裡四千,自己肯定在外麵吃香的喝辣的,纔不信她手裡冇錢。

雲夢瑤百口莫辯,隻能又交出了三千,隻留兩千等回去交房租。

這下雲康威更是確信她藏錢了,臭嘴裡噴著臟話逼她把剩下的錢交出來。

她是家裡的老大,自小就父母不疼愛,現在雲康威連她最後生活的錢都要扣去,她隻覺心寒。

拗勁一上,隻梗著脖子說冇錢。

她的違逆激怒了這個隻能在家裡說一不二的男人。

恐懼於從小遭受到的暴打,她怯懦地躲進了臥室,而後就有了雲康威踹門。

“翅膀硬了是不是?!你個小娘皮賣了錢不知道孝敬老子!”

雲夢瑤聽見他的咒罵才明白雲康威為什麼認定她有錢,原來是以為她下海了。

上輩子,她就是被雲康威踹斷了三根肋骨,在夜色中趕出了家門。

打工認識的朋友都不在本地,她不得不求助男友何超。

她住進了何超家裡,兩人發生了關係,這之後她便對何超死心塌地。

原來這纔是她上輩子悲慘命運的開始點。

砰——門被踹開。

暴怒的男人用各種下三濫的臟話咒罵著,兩步向前,抬腿踹向雲夢瑤。

雲夢瑤閃身向左閃避,男人收不住十成的力道,重心不穩踉蹌兩步撲到了地上。

“啊!昊天他爸!”

一個女人尖叫著撲到雲爸身上,轉頭質問雲夢瑤:

“你躲什麼?!瞧你爸摔的!”

雲夢瑤目光幽幽地盯著她這個繼母,突然上前兩步啪啪甩了她兩個嘴巴。

劉荷蘭一手捂著臉,瞪圓了眼睛看向雲夢瑤:“你、你敢……?!”

雲夢瑤看著自己微痛的手掌心。

難怪以前不論她犯冇犯錯,劉荷蘭隔三差五就要甩她兩巴掌,原來這就是打臉的感覺。

不僅可以將自己的怒火毫無顧忌的發泄出去,同時還能踐踏彆人的尊嚴,得到淩駕於他人之上的快感。

真爽啊!

“雲夢瑤你這個小賤人敢打我媽?!”

雲汐妍本來在看好戲,一見她媽吃了虧,尖叫著伸出剛做的美甲抓向雲夢瑤的臉。

雲夢瑤看都不看她,反身就是兩巴掌給她甩飛到牆角。

“雜種你敢打我姐?!”

啪啪——

雲昊天舉著拳頭衝進來,兩巴掌飛出去。

“反了反了!”

啪啪——

雲康威她媽呲牙瞪眼地恨恨跑過來,被兩巴掌抽到一邊,假牙掉在了地上。

“喵——”

啪啪——

窗外鄰居家的貓路過叫了一聲,雲夢瑤兩巴掌甩到了雲汐妍臉上。

“啊!你打我乾嘛?!”

雲夢瑤看著自己微紅的掌心,有些意猶未儘。

她看了眼躺在地上一家團聚的五口人,上前一步拉起雲康威的衣領,啪啪甩了兩個巴掌。

想到童年時期他們夫妻兩個稍不順心就對她謾罵暴打,雲夢瑤左右開弓,給了劉荷蘭跟雲康威各十巴掌。

這下一家人都腫成了大小豬頭,算是整齊了。

-幼時的玩伴,而是一個“穿書”的靈魂。想起那個在她童年時期給予了她一絲溫暖的女孩,雲夢瑤眸光微垂。不知道她去哪了,或許此生再無相見的機會。“嘁——”雲夢瑤嘲諷一笑,末世來臨,這樣的世界,不在也許更好。起身揉揉肚子,雲夢瑤溜達著出了拉麪店,腦海中搜尋著她跟林茜茜重逢的場景。好像……是在東門大街的一個小攤上,因為一枚古錢?“喵——!”幼貓尖利的慘叫打斷了雲夢瑤的思考。她看過去的時候,正看到一個**歲的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