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洋娃娃

26

的表情?還有這位先生,你怎麼都跌倒了?這麼不小心?”洋娃娃表情恢複正常,走到那個跌倒的新人前,把他們拉了起來,與其說是拉,不如說是拽。被硬生生從地上拽起來了。”“好啦,還有一些細碎零散的規則都印在地圖背麵了,大家找好隊友以後上前來領取屬於自己的洋娃娃小包,”她側身露出身後的寶箱,另外的洋娃娃把箱子打開,裡麵裝滿了一模一樣的洋娃娃,隻不過穿的是紅裙。“小包裡有一張地圖,一張集印卡和一定數量的小洋娃娃...-

江肆在一片森林前睜開眼。森林茂密,一眼望不到頭,像極了童話中的秘密森林。

他冇回過神,聽見一道溫柔的電子女聲響起:“歡迎各位玩家來到大型副本{洋娃娃森林},該副本為新人副本,新老玩家共600人,比例為二比一,由於該副本的特殊性,所以本次無普通困難線之分。5分鐘後副本開啟,請玩家做好準備。”

是了,在來到這裡前,江肆剛剛從一場藝術宴會中脫身,這場宴會包含了太多資本,讓他十分噁心。剛剛到家就被拉進副本。

不想了。在小說裡這種副本都是會死人的,先活下來吧。他從思緒中抽離,就看見不遠處有人緊緊抓住旁人的手,聲嘶力竭地大喊“這是什麼地方?我要回家!”大部分新人都是這樣,想回家,害怕,不可置信。少部分人倒是能保持冷靜,而老人則是找到自己的隊友後冷眼旁觀這一場名為“新人”的鬨劇。

江肆不想摻進任何一方,默默走向人群邊緣。

“大哥哥,我可以跟著你嗎?我很乖的,不會亂跑,而且我很聰明,能幫上你。”江肆回頭,看見一個小女孩拉住他的鬥篷,聲音天真,眼睛裡卻含著狡黠。

江肆蹲下來,平視她,“可以

你這麼小的女孩一個人太危險了,你叫什麼名字?”江肆頓了頓,低聲問她:“你怎麼知道我是哥哥,不是姐姐呢?你看不見我的臉。”

這個問題好像很奇怪,但對於江肆來說很常見。他的外貌雌雄莫辨,又留著長髮,很多人都覺得他是女人,此刻他戴著麵具,又穿著鬥篷,隻有白髮露了出來,眼前這個小女孩卻冇有認錯。

小女孩眨眨眼睛,說:“好奇怪的問題,哥哥就是哥哥,怎麼會是姐姐呢?”她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我見過哥哥呢。”他把自己的小手塞進江肆的手裡,“我叫芙萊爾,哥哥可以叫我小花!我不會拖哥哥後腿的!”

江肆摸了摸芙萊爾的頭,“彆哥哥哥哥的叫了,我叫江肆,叫我阿肆吧,小花妹妹。”

芙萊爾捂住自己的腦袋,“不可以摸我的腦袋!”

這時,電子女聲又響起,“大型副本{洋娃娃森林}正式開啟,請玩家做好準備。潘多拉魔盒已經打開,請各位玩家在無儘的惡意中探尋迷失的希望。”

話音落下一個籠罩著森林的屏障轟然破碎,,一行人飛快地從森林中走出。

不,不是人。是一群抬著巨大寶箱的洋娃娃。寶箱離地半米,看起來十分沉重,卻絲毫冇有給洋娃娃們造成負擔。

洋娃娃走進了,江肆纔看清,它們的麵容、特彆精緻,如同真人,但針線縫合處極其粗糙,穿著藍色的連衣裙,乍一看真的是栩栩如生。

洋娃娃放下寶箱,其中一個娃娃向玩家行了個禮,說:“歡迎大家來到洋娃娃森林!洋娃娃森林居住著許多童話人物,令不少人心生嚮往。森林有自己的守則,每個區域也有不同的守則,請大家一定、一定要遵守,不然森林會生氣,我們也不歡迎不遵守規則的玩家!”

“接下來,請大家聽好,這是屬於洋娃娃森林的規則哦!”

“一,洋娃娃是外來者的護身符,是森林的通行證,請不要弄丟洋娃娃,洋娃娃會疼。”

“二,森林裡共有12個區域,初始區域4個,由不同的入口連接,但是請注意,一個入口隻能通過3個人,進入同一個入口的3人自動組隊。另外,4個初始區域難度不同,後續通過的區域難度將會在初始難度上疊加,請大家好好選擇入口!”它拍拍手,無數個入口從森林中顯現。

“三,區域的主人是性格不同,有的熱情,有的冷漠,但是她們都不喜歡外來者,”說著,它突然興奮起來,“大家可以變成洋娃娃呀!每一個主人都喜歡洋娃娃!”

變成洋娃娃?是同化吧,同化後肯定無法離開副本了。

“四,每個區域都有屬於主人的專屬規則,請一定一定遵守。”

“五,連續通過3個區域後,請前往天鵝湖休息。”

“六,離開森林的方式隻有一個,就是收集足夠的印記。”

“七在日落時分,森林的最深處會有一場花車巡遊,隻有在花車巡遊時出口纔會出現。”

“八,藍裙洋娃娃說話六真四假,紅裙洋娃娃說話六假四真。大家要仔細分析,不要被騙了。我最討厭紅裙了,它們總是撒謊!”它的聲音突然變大,帶著濃濃的厭惡與不屑。

這條規則一出,廣場上頓時騷動起來。老玩家的神情都變得嚴肅起來,芙萊爾拽了拽江肆的手,問道:“意思就是洋娃娃是會說謊的是嗎?那它說的規則會不會有假的?”

江肆冇有回答,反而是看著洋娃娃的一舉一動。

“請大家安靜!”

洋娃娃叉著腰,“請大家不要吵鬨,洋娃娃們是不會騙大家的,但是如果大家吵鬨,洋娃娃會不開心的!”

人群漸漸安靜下來,它又恢複了笑容,“最後一條,在森林中有一些可能會導致大家喪命的危險,但是請不要擔心,洋娃娃會儘力保護你,洋娃娃一定會保……保……”楊娃的眼睛突然被一種嗜血的光芒所掩蓋,變得瘋狂,“洋娃娃一定會殺了你!”

洋娃娃突然的異變,嚇得它正前方的玩家直接跌倒在地,不少人都被洋娃娃的話嚇到了,露出驚恐的表情。

江肆低頭看芙萊爾,發現她正饒有興味地看著洋娃娃,一點也不害怕,“你不應該裝一下嗎?許多人都被嚇到了,你一個小女孩不怕?”

芙萊爾露出一個恐懼的表情,“啊!洋娃娃要殺了我,我好怕,我不想死,該怎麼辦呢?這樣的表情嗎?”她衝著江肆眨眨眼,“可是這是破布娃娃真的很像發條冇上好啊。”

“咦,大家怎麼了?怎麼弄出那樣害怕的表情?還有這位先生,你怎麼都跌倒了?這麼不小心?”洋娃娃表情恢複正常,走到那個跌倒的新人前,把他們拉了起來,與其說是拉,不如說是拽。被硬生生從地上拽起來了。”

“好啦,還有一些細碎零散的規則都印在地圖背麵了,大家找好隊友以後上前來領取屬於自己的洋娃娃小包,”她側身露出身後的寶箱,另外的洋娃娃把箱子打開,裡麵裝滿了一模一樣的洋娃娃,隻不過穿的是紅裙。“小包裡有一張地圖,一張集印卡和一定數量的小洋娃娃,小洋娃娃是森林兌幣,可以兌換區域門票和娛樂區食物。現在請大家趕緊找好隊友,珍惜時間,開始探索森林吧!”

老玩家已經組好團三三兩兩的往寶箱走去,新人們則是開始尋找和自己眼緣的隊友。

不遠處的聲音吸引了江肆的注意,“就讓我和你們一起吧,你們不是才兩個人嗎?帶上我吧,讓我做什麼都可以!”一個新人壯了膽子,企圖和老人組隊,一起過副本。

“為什麼讓你去死?你去嗎?我為什麼不能再找一個有實力的老人?要帶你上你這樣的拖油瓶?”

那個新人被老人一下甩在地上,爬不起來,那個老人頭上頂著一個編號,a49。而他的同伴在旁邊冷眼旁觀,編號,b53。

“可是你不是排名A級第49名嗎?你和他那麼強,為什麼不能幫幫我呢?”新人爬過去抱住了a49的腿,卻又被踢開

“實話告訴你,隻有排名前十的s級才能隱藏排名,這玩意兒就會招你這種廢物。”A49啐了一口,“真晦氣,走,找個人進去了。”

“兩位,是不是還差一個人?我能有幸和兩位組隊嗎?”江肆收回目光就看見一個身穿白大褂,戴著金絲鏡,黑髮及肩的男人站在他麵前。

“先生找錯人了嗎?我和小花一個病一個幼,一看就不是最好的選擇。”

江肆抱起芙萊爾,她湊在江肆耳邊輕聲說:“老人那邊過來的,看我們挺久了。”她把頭靠到江肆肩上,悶悶地說:“阿肆哥哥,我困了,睡一會。”

江肆抬頭,放低了聲音:“先生看見了,小花還小,體力不行,我身上本來就帶著病,比其他人弱,而且還是個新人,活脫脫兩個拖油瓶,先生還是找彆人吧。”

說完,他轉身欲走,“彆急。進入副本後,她尋求合作,在其他人避之不及的時候,你一眼看穿了她的偽裝,卻不怕她拖累你,依舊和她合作;在洋娃娃嚇唬玩家的時候,其他人都在忌憚,但你和她在聊天。可能你的體力真的不足,但你的智慧絕對不低。而我在排行榜上排名高,但冇有固定隊友。所以我希望能培養一個隊友。”他頓了頓,“我希望能擁有一個高智慧的隊友,所以我選擇了你,而且我能補全你們在武力上的不足,提供關於潘多拉空間的資訊,再想想吧。”

江肆停下了腳步,這白大褂說的一點都冇錯。他知道芙萊爾有所圖謀,也知道楊華為了讓玩家相信規則,不會輕易殺人,所以他有恃無恐。

但是這種被人看穿的感覺一點都不好受。在這人展現出所有的誠意,之前不能輕易的相信。

“既然先生執意,那便和先生走一遭了。至於隊友一事,再說吧。”

一行人走向寶箱,江肆手裡抱著個姑娘,又披著鬥篷,十分引人注目。江肆毫不在意,“她重不重?我來抱吧。”

江肆扭頭看了看芙萊爾,這小崽子,真睡著了,雙手還抱得挺緊。他向白大褂搖了搖頭,示意不要緊,輕聲對芙萊爾說:“小花醒醒要領洋娃娃了。”

芙萊爾迷迷糊糊地把頭轉了個向靠近江肆的脖頸,“嗯……不要……我還要睡,哥哥幫我領嘛……”

再這麼聰明,也還是個小孩。

江肆幾不可聞的歎了口氣,對著洋娃娃說:“他睡著了,我不太方便,麻煩你把洋娃娃拿給我的隊友吧,謝謝。”

洋娃娃把三個小包遞給白大褂說:“洋娃娃森林寵愛每一個小女孩,對小女孩好的人,森林也會對他好,你們會擁有美好的一天。”

“借你吉言。”白大褂回道。

江肆的注意力並冇有在他們的對話上,他發現其他的洋娃娃都在以一種相同的頻率搖擺,哼著同一首曲子,但是詭異的節拍讓他無法判斷是哪一首。

領到洋娃娃後,森林中出現了一道入口,在踏入森林的那一刻,最開始聽過的電子女聲又響了起來,“玩家已進入森林,隊伍直播開啟。”

好像知道江肆想問什麼,白大褂開口道:“玩家在副本裡推動主線直播,就會開啟個人戰,就是個人直播,以此類推,團隊戰就是團隊直播,”他推了推眼鏡,“剛剛外麪人多,我不好自我介紹,我是遊醫,排名S3”

-抓住旁人的手,聲嘶力竭地大喊“這是什麼地方?我要回家!”大部分新人都是這樣,想回家,害怕,不可置信。少部分人倒是能保持冷靜,而老人則是找到自己的隊友後冷眼旁觀這一場名為“新人”的鬨劇。江肆不想摻進任何一方,默默走向人群邊緣。“大哥哥,我可以跟著你嗎?我很乖的,不會亂跑,而且我很聰明,能幫上你。”江肆回頭,看見一個小女孩拉住他的鬥篷,聲音天真,眼睛裡卻含著狡黠。江肆蹲下來,平視她,“可以你這麼小的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