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饑餓島

26

路後,葉宿雨忽然停下了,“我走不動了。”他喘著氣說:“霍凜,你揹我。”霍凜聞言腳步一頓,回頭睨了他一眼,“不可能。”“為什麼?”“我的背是留給我未來老婆的,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上來。”“你!”葉宿雨氣的眼睛都紅了,“好哇,你不揹我,我讓我爸扣你工資!”“隨便咯,”霍凜吊兒郎當地吹了個口哨,接著道:“不過小少爺,你還是先從這個鬼地方出來再說吧。”等他們撥開一叢又一叢荒蕪的雜草後,眼前終於出現了一個不...-

【歡迎進入無限求生遊戲……】

【本次遊戲副本:饑餓島】

【遊戲任務:幫助島上居民完成一年一度的島神祭祀併成功存活。】

【遊戲時間限製:無】

【副本載入中……載入成功……祝各位玩家遊戲愉快!】

……

葉宿雨被腦子裡叮叮噹噹一串東西搞懵了,他有些茫然地看著四週一望無際的茫茫海麵。明明一分鐘之前,他還端著酒杯在觥籌交錯的宴會上跟在大哥身後應酬,隻不過腦袋疼了一下,怎麼再睜眼就到了這個破島上!

他剛剛看了,海上彆說船了,連一片木板都冇有。還有腦子裡那個東西,無限求生遊戲?

“喂!霍凜,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會在這兒?”葉宿雨抬了抬下巴,盛氣淩人地問自己的保鏢。

他身上還穿著特意為宴會定做的白色小西裝,完美地勾勒出了他細細的腰線和圓潤挺翹的臀部,黑色的蝴蝶領結卡在他小巧精緻的喉結下方。霍凜的視線再往上,便對上了小少爺盛著不滿的一雙漂亮狐狸眼。

“看什麼看,問你話呢!”霍凜的視線太具有侵略性,葉宿雨本能地感受到了危險,他努力挺了挺小胸脯,讓自己更有氣勢一點。

這落在霍凜的眼裡,無異於一隻炸了毛的貓在虛張聲勢,他嗤了一聲,漫不經心道:“回小少爺的話,不知道。”

天快黑了,他們必須得趕緊找個能住的地方,不然到了晚上會很危險。

霍凜邁開長腿往島的中心走,葉宿雨跟在他後麵,走了一段路後,葉宿雨忽然停下了,“我走不動了。”

他喘著氣說:“霍凜,你揹我。”

霍凜聞言腳步一頓,回頭睨了他一眼,“不可能。”

“為什麼?”

“我的背是留給我未來老婆的,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上來。”

“你!”葉宿雨氣的眼睛都紅了,“好哇,你不揹我,我讓我爸扣你工資!”

“隨便咯,”霍凜吊兒郎當地吹了個口哨,接著道:“不過小少爺,你還是先從這個鬼地方出來再說吧。”

等他們撥開一叢又一叢荒蕪的雜草後,眼前終於出現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村落。

一個身材魁梧滿臉絡腮鬍子的大漢拿著手電筒站在路口,看到他們後揮了揮手,“第一次進遊戲吧?跟我走,估計就剩你們倆了。”

絡腮鬍自我介紹叫韓瑞興,是第二次進遊戲了。

通過他的解釋,葉宿雨大致明白他被拉進了一個無限求生遊戲中,他需要通關遊戲獲得生存值。在遊戲世界裡,生存值就相當於貨幣,可以購買一切。

他在韓瑞興的提示下打開了玩家商城,掠過一排排琳琅滿目的商品,目光定在一處:

[脫離遊戲:¥100億生存值]

葉宿雨心裡咯噔一下,巨大的恐慌和無助湧上了心頭,一百億生存值,不存在通貨膨脹的前提下,他要攢到什麼時候才能回家……況且,剛剛韓瑞興說在遊戲裡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葉宿雨抽了幾下鼻子,冇忍住偷偷掉了幾顆小珍珠。他的腳也很疼,走了那麼久,大概是被磨出了水泡,不知道爸媽和大哥他們現在在乾什麼,會不會發現他不見了到處找他……

“上來。”

突然一道低沉有力的聲音響起,霍凜在他麵前蹲了下來。

媽的這小少爺真煩,娘們唧唧留著長頭髮,性格也煩的要死,走幾步路不揹他還哭鼻子。

霍凜的一張臉臭的跟誰欠他幾百萬似的。

葉宿雨有點怕,小聲嘟囔道:“你不想揹我可以自己走的……”

“彆他媽廢話,快上來。”

揹著一個人,霍凜仍然健步如飛。這小少爺看著瘦,其實肉也不少,霍凜托著葉宿雨的腿,手底下儘是軟綿綿的觸感。

“霍凜——”

“閉嘴!”

霍凜咬牙切齒地打斷了葉宿雨,背上的人清軟的吐息落在耳根處,讓他渾身著了火似的煩躁,媽的,這小少爺簡直要人命。

*

韓瑞興帶著他們來到了一處四合院模樣的院子,他們大部分玩家是直接被傳送到這個院子裡的,葉宿雨和霍凜和霍凜載入副本的地點離院子最遠。

一推門,院子裡燈火通明,所有人都停下來看著他們。

空氣詭異的安靜。

霍凜找了個凳子把葉宿雨放下來,眾人的視線就跟著他的動作,落到了紅著眼睛的青年身上。

他實在太漂亮了。一頭柔順而有光澤的金色微卷長髮,狐狸眼勾人而不自知,因為偷偷哭過眼角到現在還是緋紅色。

“嘶——”小美人似乎輕輕吸了口氣,薔薇花般的唇瓣微微張開……

“咳,既然人都到齊了,那我們就先來捋一下這次的副本吧。”不知道誰突然開口打破了氣氛,眾人才如夢初醒紛紛回神。

“大家先自我介紹認識一下。”韓瑞興說道。

這次副本共有十二個人,此時他們的位置恰好形成了一個不規則的圓,於是就默認輪著自我介紹。

到葉宿雨時,他正捧著腳小心翼翼地鼓起腮幫子吹氣,像個小倉鼠。見眾人都盯著他,葉宿雨慌忙把腳放下,開口道:“葉宿雨。”

“嗬。”他話音剛落,左側方傳來一道嘲諷,“葉家小少爺,葉宿雨?嘖嘖,怎麼搞成這副模樣了?”

葉宿雨抬頭,順著聲音看到了站在屋簷陰影下的男人,眼眸微微睜大,不可置信地道:“傅琛?”

“真難得宿宿還記得我。”傅琛挑眉露出了一個笑,慢條斯理地整了整衣襟,邁開長腿走到了葉宿雨麵前,居高臨下地盯著他。

葉宿雨垂下腦袋,不自在地蜷了蜷腳趾,他連腳都生的好看,腳趾頭白嫩圓潤,指甲修剪的整整齊齊。

傅琛很滿意這小東西還記得他,心情大好之下他從口袋裡掏出一支藥膏遞給葉宿雨,卻被霍凜一把搶了過去。

霍凜見葉宿雨伸手準備去接,臉黑的像鍋底:“什麼人給的東西你也敢要?”

葉宿雨最怕霍凜板著臉訓他,霍凜長得凶,一身肌肉高大健壯,拳頭像沙包那麼大。於是他委屈地道:“我腳疼。”

霍凜把藥膏扔給傅琛,“拿著你的東西滾。”

傅琛的臉色也陰沉了下去,“你又算什麼東西?葉家的保鏢也敢管主子的事嗎?”

“葉家的事,就不勞傅總操心了。”霍凜道。

傅琛咬了咬後槽牙,一把拽住了霍凜的衣領,“小子,我勸你認清自己的身份。”

眼看著情況不對,韓瑞興趕緊出來打圓場,“兩位都消消氣,在遊戲副本裡自相殘殺可不是明智之舉。”

聽他提到遊戲副本,霍凜和傅琛纔不甘心地被拉開。

除了這段小插曲之外,其他人都很順利做了自我介紹。

這時,“叮”的一聲,一道機械的聲音響在每個玩家的腦海裡:

【檢測到條件符合,遊戲正式開啟。】

【由於副本特殊性,現發放每位玩家100點生存值用於購買生存必需品,請注意查收。】

“艸,真他媽的倒黴,給老子碰上了生存類副本。”染著黃毛的蔡喆吸了口煙,罵罵咧咧道。

生存類副本意味著,他們在整個副本中隻能花係統發放的100點生存值,除了要擔心被遊戲裡的鬼怪攻擊,還要時刻憂慮自己會不會因為渴、餓等其他生理需求而死。

再加上這個副本的名字“饑餓島”,簡直buff疊滿,遊戲想要餓死他們的心昭然若揭。

“想開點,一般情況下還是能和npc做交易的。”韓瑞興道。

“遊戲冇有說任務時間,說明我們可能要在這裡呆很久,所以這100生存值一定要省著點花……”全職媽媽徐妍分析道。

隻是她話還冇有說完,就見她對麵的臭臉帥哥甩了一管藥膏給凳子上的美人青年。

那個藥膏但凡點進去玩家商城的人都見過,就掛在銷售金榜的第一列第一個,價值10點生存值。

眾人都沉默了。

1點生存值可以買兩個麪包或者兩瓶水,雖然這個藥膏是非常有效,幾乎是葉宿雨剛抹上,紅腫的水泡便消失不見了,可是那可是10點生存值……

霍凜可不知道彆人在心裡怎麼想他,他狀似無意地瞥著站起來活蹦亂跳的長髮美人青年,忽然有幾分不滿,他踢了一腳葉宿雨坐過的小板凳,又在人家看過來時惡狠狠地道:“看什麼?”

葉宿雨縮了一下脖子,他慣是會欺軟怕硬的,小聲嘟囔道:“……冇看什麼……”

霍凜用小拇指掏掏耳朵,“聽不見。”

“該說什麼?”

葉宿雨瞪了他一眼,大聲吼了一句:“我說謝謝霍哥哥行了吧!”

說完他恨恨地扭過頭,死霍凜,就知道欺負他,看他回家怎麼告狀!

霍凜撩撥完驕矜的小少爺,看著人生動鮮活的像個張牙舞爪的炸毛小貓,頓覺通體舒泰,上揚的唇角壓都壓不住。

*

“咳咳——”蒼老混濁的低咳在破敗的木門外響起,有幾分刻意,像是一種預告,也像是在提醒門裡麵的人。

所有玩家的神情頓時戒備起來。

來了。

-貨膨脹的前提下,他要攢到什麼時候才能回家……況且,剛剛韓瑞興說在遊戲裡死了就是真的死了……葉宿雨抽了幾下鼻子,冇忍住偷偷掉了幾顆小珍珠。他的腳也很疼,走了那麼久,大概是被磨出了水泡,不知道爸媽和大哥他們現在在乾什麼,會不會發現他不見了到處找他……“上來。”突然一道低沉有力的聲音響起,霍凜在他麵前蹲了下來。媽的這小少爺真煩,娘們唧唧留著長頭髮,性格也煩的要死,走幾步路不揹他還哭鼻子。霍凜的一張臉臭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