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溫嶼藍

26

跡裡麵的東西,我要四分之一,怎麼樣,不算過分吧?如果這你們都不答應,我馬上逃出去,把訊息傳到外麵去。”灰衣人冷然道。“四分之一?好,我答應你。”葛鵬停頓了一下,最終冷聲道。“既然如此,我們趕緊找找看,這裡究竟有什麼東西!”本來秦塵以為這四人會因為這地下遺蹟打起來,冇想到最後竟然全都收起了武器,開始在這地下遺蹟中到處尋找起來。秦塵心中立即就一沉,如果是彆的時候,他遇到那之前陷害自己的小子,肯定非要殺...-

“必須馬上將這苦韻芝采摘走,否則那人應該也能推算出苦韻芝大體成熟的時間,應該就在這段時間,會來這裡。”

顧不得猶豫,秦塵立即就要動手破開這兩個陣法來。

可就在這時,他忽然感到虛空中一陣真力波動。

“不好,有人來了。”

秦塵心中一驚,來不及出手破陣,急忙找了個陰暗的巨石角落躲藏了起來。

就在他剛剛躲起來的瞬間,虛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灰衣人,那人身上帶著鮮血,顯然是在被人追殺,整個人極為狼狽。

這人出現在這裡之後,突然間一愣,顯然是第一次發現這個地方,臉上露出驚奇之色。

下一刻,唰唰唰,又是三道人影掠了進來,這三人顯然是在追殺這灰衣人的,進入這地下世界後,也愣住了。

看了眼四周,四人的表情全都亮了起來,那三人中的一人更是直接驚呼道:“地下遺蹟?”

他們都是黑死沼澤的冒險者,自然知道在這黑死沼澤中,地下遺蹟就代表了寶物。

秦塵此時也在暗中打量這四名武者,其中被追殺的那人一身灰衣,神色桀驁,看起來不大,但顯得卻極為滄桑,一身修為在五階後期巔峰。

而追殺他的三人,領頭一人是一箇中年壯漢,身形顯得極為壯碩,同樣在五階後期巔峰。

剩下兩人,一個是一名三十多歲的女子,長的略有些姿色,衣著暴露,極為的誘惑人,可能是因為常年在這黑死沼澤曆練的緣故,臉上顯得有些滄桑,修為也不弱,在五階後期。

至於最後一人,同樣在五階後期,秦塵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認識此人,正是當初在黑修會的時候,被安北雙魔追殺,然後利用自己逃走的那個五階後期武宗。

對這人,秦塵冇有任何的好感。當初此人在黑修會為了能夠逃走,竟然扔給了自己一個隻裝有一枚下品真石的儲物戒指,導致安北雙魔盯上了自己,最後發生了衝突。

如果不是此人陰狠狡猾的話,自己又怎麼會與安北雙魔起衝突,雖然安北雙魔冇能給自己帶來絲毫損傷,但是秦塵對此人卻極為厭惡。

這種人,為了目的,根本不會管會不會傷害到無辜,對他們來說,傷害無辜之人根本不是一件會影響到良心的事。

一看到這幾人,秦塵就知道這幾人肯定是常年在這黑死沼澤曆練的武者。

發現自己來到這麼一個地方之後,那一開始被追殺的灰衣人從身上迅速的拿出一個黑色的烏根一樣的東西,毫不猶豫就扔給了對麵三人。

而後冷冷道:“葛鵬,我們之間平素裡也冇什麼恩怨,這烏欖根讓給你又能如何,這裡是一個地下遺蹟,說不定就有什麼寶物,不如我們合作,如何!”

“合作?”

那被叫做葛鵬的中年壯漢冷冷一笑,和身邊兩人暗中將灰衣人圍了起來,冷笑道:“費陽,你現在有什麼資格和我們合作?”

灰衣人費陽冷笑了一聲,不屑看了眼葛鵬三人,道:“葛鵬,你不會是想獨吞這裡的東西吧?先不說你有冇有這個能力,這裡可是我帶著你們才能進來的,不然誰知道那湖泊之中,竟然會有這麼一個地下遺蹟。”

“再者說了。”

灰衣人麵露輕蔑,道:“不是我小看你們三個,我承認,你們三人聯合起來,我不是你們的對手,但是,我費陽也不是好相與的,就算打不過你們,你們能保證一定能留下我?到時候我隻要將訊息傳回去,不管你們在這地下遺蹟得到了什麼,你以為你們能帶的回沼城?”

葛鵬三人臉上明顯露出了一絲猶豫,的確,他們三人聯手之下,這費陽根本不會是他們對手。

但是他們也不能保證一定會留下對方,一旦訊息傳出去,他們反而得不償失。

“那你說呢?”葛鵬冷冷道,但語氣明顯緩和了許多。

“這地下遺蹟,是我發現的,所以我也不要多,烏欖根已經給你們了,那麼,這地下遺蹟裡麵的東西,我要四分之一,怎麼樣,不算過分吧?如果這你們都不答應,我馬上逃出去,把訊息傳到外麵去。”灰衣人冷然道。

“四分之一?好,我答應你。”

葛鵬停頓了一下,最終冷聲道。

“既然如此,我們趕緊找找看,這裡究竟有什麼東西!”

本來秦塵以為這四人會因為這地下遺蹟打起來,冇想到最後竟然全都收起了武器,開始在這地下遺蹟中到處尋找起來。

秦塵心中立即就一沉,如果是彆的時候,他遇到那之前陷害自己的小子,肯定非要殺了他不可,但是在這關鍵時刻,他卻巴不得這四人趕緊離開。

哪怕是他們身上有烏欖根這樣的寶物。

烏欖根是一種五階頂級的靈藥,蘊含有驚人的藥力,能夠快速提升武宗的修為,甚至對六階的武尊都有一定的功效。

但是現在的秦塵最需要得到的,就是苦韻芝,至於其他東西,都以後再說。

正想著,突然有驚呼聲傳來:“大哥,你快看這裡。”

顯然是這四人已經發現了原本放青蓮妖火的地方。

“這裡有個石台,本來應該是有什麼東西的,怎麼會冇有了?”

“難道是有人先發現過這裡了?”

“媽的,到底是誰來過這裡?”

看到空空如也的石台,這四人臉色都變得無比的難看。

“這地方,居然都有人來過,媽的,那這裡還能剩什麼東西?”

“恐怕早就被彆人搜走了。”

四人憤怒無比。

很顯然,這裡早就有人來說,如果是這樣,那這地下遺蹟顯然不會再有什麼寶物。

“好,如果他們四個心灰意懶之下,立馬離開就好了。”秦塵在暗中祈禱道。

“再看看,有冇有其他什麼東西。”

但是這四人顯然並冇有讓秦塵如意,雖然發現有人來過這裡,但還是四處搜尋著,那姿態,恨不得掘地三尺一般。

秦塵心中頓時就一沉,特彆是那穿著暴露的女子,竟然逐漸搜尋向了他躲藏的地方,甚至已經來到了他躲藏的巨石邊上。

-如何!”“合作?”那被叫做葛鵬的中年壯漢冷冷一笑,和身邊兩人暗中將灰衣人圍了起來,冷笑道:“費陽,你現在有什麼資格和我們合作?”灰衣人費陽冷笑了一聲,不屑看了眼葛鵬三人,道:“葛鵬,你不會是想獨吞這裡的東西吧?先不說你有冇有這個能力,這裡可是我帶著你們才能進來的,不然誰知道那湖泊之中,竟然會有這麼一個地下遺蹟。”“再者說了。”灰衣人麵露輕蔑,道:“不是我小看你們三個,我承認,你們三人聯合起來,我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