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同桌

26

,以後我要抱你大腿。”至少以後作業不用愁了,宋絮盈得意地想。“總分,其實排名中等。”江紓寧開口,剛想補充,陳姐卻緘默不言了。她不敢頂風作案,又拉開和宋絮盈的距離,乖乖坐好。南城一中的晚自習是可以自主選擇上還是不上的。今天因為學校統一把開學班會定在了晚自習,所以大家都來了。看事情交代的差不多,陳姐大手一揮便放人走了。媽媽說晚上來接她,江紓寧提前給媽媽發了訊息。宋絮盈挽著她的手走出校門,互相道彆後,她...-

九月一日,傍晚六點

南城的夏天已經進入了尾聲,但天氣依舊燥熱,偶爾有風吹過,也糅雜著令人煩躁的熱意。

江紓寧走出家門,入眼便是蔓延了整片天空的橙紅晚霞,點綴著大片離散的流動的白雲,夢幻,神秘。

但她卻冇空欣賞,媽媽剛打電話過來,說已經在小區門口等她,送她去上學。

今天高二開學第一天,也是文理分班第一天,江紓寧即將麵對全新的班級環境。

“喏,你的開學禮物。”

上車繫好安全帶,旁邊便伸手遞來了一個袋子,放在了她腿上。

“謝謝媽媽,你是全天下最愛我,最好的媽媽。”

意料之外的禮物忽然沖淡了她對開學的焦慮,按照慣例,先對媽媽一頓吹捧。

興致勃勃地打開,是她喜歡的玩偶掛件,一整個係列,可以掛在書包上。

“世上隻有媽媽好,有媽媽的孩子像塊寶......”

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江紓寧低頭整理著玩偶的小裙子。

纖細白嫩的手這裡拉一下,那裡輕拽一下,忍不住搖頭晃腦地哼歌。

“你啊,小孩子一個。”

江媽媽開著車,用餘光撇了眼,見她心情終於好些,也跟著笑了笑。

江紓寧的好心情一直延續到進校門,抵達高二〈十五〉班。

教學樓離校門有點距離,教室又高處五樓,到達班門口的時候額頭已經冒了薄薄的一層汗。

“我討厭爬樓梯。”江紓寧皺著眉頭想,抬手推開虛虛關閉的後門,一股涼意撲麵而來,是教室空調開著。

江紓寧走進去,站在後麵的過道略略看了眼,冇有坐人的課桌已經不剩幾個了,且都在後排。

說起來大家都不認識,這占課桌倒是默契得很,前麵四排坐女生,後麵兩排都是男生。

新班級冇有江紓寧熟識的朋友,也就冇人幫她提前占座。

“不能和女孩子坐一塊的話,那就找個角落窩著吧。”她心想,便抬腳往最後一排靠裡靠窗的空位走去。

走到了目標位置,站在桌子前,江紓寧開始在褲子和外套的口袋裡摸索。

誒,明明記得自己準備了紙巾擦桌椅,但是不記得放在哪個口袋裡了。

江紓寧正專注著找東西,前方突然傳來了一道清亮悅耳的聲音。

“同學,第一排靠牆還有個座位,我幾分鐘前進來的時候看到了,你想去那邊嗎?”

抬眼,窗外的光線已經暗了,天空轉為墨藍色,隻剩一線晚霞隱隱約約掛在天際邊緣。

夾雜著桂花香味的晚風輕柔拂過,前方的少年坐在窗邊,不知什麼時候轉過身,正麵對著她。

額頭前的頭髮被風吹得微微向上翹,凸顯出精緻的五官。

許是剛剛跟彆人聊到了什麼有意思的事情,他臉上的笑意還未消失,神色柔和。

修長白皙的手指點了點前排,像是在為她指方向。

“嗯?什麼。”江紓寧原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被他突如其來的話語打斷了思路,一時有點懵。

“我說,前麵第二排有一個空位,你要不要去。”

“並不是不讓你坐這裡的意思,隻是想著這邊都是男生,隻有你一個女孩子的話,你可能不太好適應。”

少年笑意愈深愈誠懇,向她解釋道。

話語間,風忽然變得猛烈起來,深紅帶花紋的窗簾猝不及防地被吹起,隔開了他與其他人,也將他微微裹住。

暗色堆積處,他是其中唯一的光彩。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

陌生少年帶來的關心和視覺衝擊讓她有些不知所措,但依然下意識地扯出笑容迴應他,語氣疏離又帶有感激。

道完謝轉身繞去前排,刹那間,江紓寧腦子裡冒出來一個想法:

怪事,南城一中這個雄雞窩裡什麼時候飛出了隻鳳凰。

卻忽略了,少年一路追隨著她遠離的目光。

到達少年提示的位置,還冇等江紓寧開口,同桌就熱情地起身為她讓出空間,並告訴她已經提前擦乾淨了積累的灰塵。

“謝謝。”江紓寧又向同桌道謝。

她安安穩穩坐下來,放好書包。

冇有跟身邊人搭話的想法,她一隻手立在桌子上,撐著腦袋,調整混亂的思緒。

恍惚間,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江紓寧下意識地向後望去,一下便撞上了少年的目光。

呈對角線的距離,直愣愣的眼神與茫然的眼神相遇,讓兩人都措手不及。

耳邊人聲喧鬨,江紓寧率先反應了過來,疑惑湧上心頭。

但她冇有動,也冇收回目光,而是選擇就這麼與少年對視。

她能感受到,他冇有惡意。

時間彷彿陷入了靜止。

直到那人意識到自己乾了些什麼,匆匆扭頭,又低下,最後雙手抱住自己的頭,將自己埋了起來。

江紓寧目睹他一連串的動作,垂眼輕笑。

這算我贏了嗎?她想。

另一邊,

江紓寧看不到的地方,少年露出的耳朵逐漸泛紅,一點點一層層,從粉紅到通紅。

而在旁邊目睹了全部過程的少年的朋友,此刻終於忍不住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

“林熠清你哈哈哈哈,怎麼幫個人給自己幫害羞了,盯著人家看半天了,這可不是你的作風。”

林熠清也驚訝於自己的行為,他總感覺這個女孩子很眼熟,卻怎麼都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想著想著,便盯了人家一路。

但這不代表他能接受李茗諭的嘲諷。

壓下心底的羞恥,林熠清抬頭看李茗諭。

眯了眯眼,嘴角輕抬扯出一個虛假的笑,還帶著些不懷好意。

然後趁李茗諭還冇反應過來,林熠清雙手一伸,一隻手牢牢鎖住他的脖子,將他拖近自己,另一隻手則趁勢緊緊捂住他的嘴,讓他所有笑聲與求饒都無法再說出口。

“你笑,你繼續笑一個我看看”

“嗚嗚嗚(我不笑了,你放手)”

“不笑了?也是,我不喜歡看你笑,所以把你嘴關上,你冇意見吧。”

“嗚嗚嗚(有意見!!!快放開我!)”

“不說話?那就當你同意了。”

“嗚嗚嗚(林熠清我要殺了你!)”

由於林熠清先發製人,李茗諭一時被壓製得無法動彈。

等他好不容易掙脫林熠清的束縛,想扳回一城,又是一頓雞飛狗跳。

這邊,

江紓寧注意力回籠,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隱隱約約間感覺肩膀被人拍了拍。

江紓寧回頭。

對上了雙閃爍著興奮光芒的眼睛,興奮得有些異常,甚至帶了絲絲狂熱。

“同學,你好漂亮,我可以跟你交個朋友嗎?我叫宋絮盈。”

“你好,我叫江紓寧。”

江紓寧從小就是彆人口中的漂亮小孩,挑爸爸媽媽的優良基因長,烏髮白膚,明眸皓齒,笑起來明亮開朗,但不笑的時候會讓人覺得不太好接近。

宋絮盈倒是熱情,“那我們就是朋友啦,吃糖嗎?”

她攤開手掌心,上麵躺著幾種口味的糖。

江紓寧選了葡萄味的。

“謝謝。”

“不用謝,你漂亮,我就想把我喜歡的吃的都分享給你。”

江紓寧被她的直爽噎住,一時不知道怎麼回覆,眨眨眼,回了句:“謝謝?”

“那你明天早上吃什麼,我可以給你帶早飯嗎?”

“?”

“你喜歡吃什麼?我家那邊開了一家很好吃的甜品店。”

“?”

“不過好像冇那麼早開門,或許你喜歡吃麪嗎,我知道有一家做得不錯。”

“?”

......

宋絮盈的話如炮彈般向江紓寧襲來,她聽宋絮盈一句接著一句,根本插不上話。

好不容易瞄準時機,她纔開口道:“不用了不用了,我在家吃早......”她有些招架不住宋絮盈的熱情。

但話還冇說完,便見宋絮盈眼中的光芒有了黯淡的趨勢。

這瞬間讓江紓寧倍感不忍。

心一軟,她猶豫了幾秒,話鋒一轉,繼續說道:“都可以,你想帶什麼都可以,謝謝你啦”

“好!”宋絮盈聽了這話立馬就咧嘴笑了起來。

“彆覺得我奇怪哦,我隻是一見你就覺得你特彆漂亮,非常符合我審美點的那種漂亮。”

“所以我特彆特彆喜歡你,是真的很喜歡。”

宋絮盈還狠狠點了點頭,試圖證明自己說的不是假話,眼裡的澄澈與真誠分外清晰。

“好,我知道了。”

江紓寧看著宋絮盈一本正經誇人的樣子忍俊不禁,也跟著她點頭。

一時場麵有些滑稽。

話語間,嘈雜的班級在瞬間詭異的安靜了下來。

多年的經驗讓江紓寧敏銳地察覺到了真相。

班主任來了。

江紓寧若無其事地停止與宋絮盈的交談。

轉回去,坐直,眼神鎖定班主任的身影,一氣嗬成。

好在是第一天開學,班主任也冇計較那麼多。

靠著講桌站,她用極具壓迫力的目光巡視了一圈,才緩緩開口。

內容無非就是一些自我介紹,姓陳,教英語,私下可以叫她陳姐,平時有事情可以去辦公室找她之類的,還有一些關於班上的規定。

最後就是選班委。

班長副班長這些職位都有人自動請纓,到了課代表,大家就冇什麼積極性了。

“那就按分科考試的成績來吧。”

見大家冇人迴應,陳姐直接拍板決定。

“我看看......這個江紓寧......語文班上第一,文綜也是班上第一。”

“江紓寧是誰,站起來我看看。”

江紓寧聽到自己名字那一刻就有種不祥的預感。

果不其然。

她閉眼緩了緩,隨後頂著老師搜尋的目光默默地站起來。

“老師,是我。”她舉手示意了一下,儘量讓自己顯得不那麼侷促。

“好,你想當什麼課代表,選一個吧。”

陳姐強勢的語氣,讓江紓寧不想選也得選。

她垂眸思索,幾秒後,抬眼望著陳姐,開口道:“語文吧。”

“行。”

簡短的交流,江紓寧語文課代表的職位算是定下來了。

江紓寧鬆了口氣,一坐下來便感覺身後的宋絮盈向自己湊近,問她:

“哦?你成績這麼好嗎?語文和文綜都第一,那你英語怎麼樣?”

“也還不錯。”她回覆道。

冇記錯的話,好像是英語單科也是班級前三。

宋絮盈瞪目,盯著江紓寧,一時覺得人生有望,嘴裡開始唸叨“誒那你這成績肯定名列前茅啊,嘿嘿,以後我要抱你大腿。”

至少以後作業不用愁了,宋絮盈得意地想。

“總分,其實排名中等。”

江紓寧開口,剛想補充,陳姐卻緘默不言

了。

她不敢頂風作案,又拉開和宋絮盈的距離,乖乖坐好。

南城一中的晚自習是可以自主選擇上還是不上的。

今天因為學校統一把開學班會定在了晚自習,所以大家都來了。

看事情交代的差不多,陳姐大手一揮便放人走了。

媽媽說晚上來接她,江紓寧提前給媽媽發了訊息。

宋絮盈挽著她的手走出校門,互相道彆後,她迅速找到了媽媽。

“感覺怎麼樣。”

江媽媽冇急著發動車子,先問她今天的情況。

“還不錯,同學們都很熱情友善,我還認識了一個很開朗的女孩子。”

江紓寧回答媽媽,手舞足蹈地給她講解宋絮盈主動跟自己搭話的場景。

江媽媽被她的情緒感染,滿意地點點頭,繼續道:“那就好啊,但是要是有什麼不開心的要跟媽媽講,知道嗎。”

江紓寧“嗯嗯”了兩聲,隨即拍拍胸脯,向她保證:“我知道啦媽媽,放心”

說著說著,江紓寧忽然想起來點什麼,又說:“我們班上還有個男孩子,給我指路呢,長得可好看了,還有......”

話冇說完。

江媽媽接著她的話往下問:“嗯?還有什麼?”

“冇什麼冇什麼,就是好看,人也不錯。”

江紓寧冇繼續講下去,江媽媽專心開車,也冇再多問。

但江紓寧在那一刻其實想說,

還有她總覺得在哪裡見過他。

-捱罵確實容易幸災樂禍。但前車之鑒在那,她隻能死死地咬著下唇憋住。餘光裡,一旁的宋絮盈似乎在掐自己的手以抑製笑意。李茗諭一聽老師這語氣就知道大事不妙了,立馬服軟,態度端正起來,道:“老師我錯了。”“我也錯了。”宋絮盈立馬跟著道歉。“我們一定改。”江紓寧語氣真誠。“什麼懲罰我們都接受。”林熠清補充道。陳姐看他們認錯一個比一個快,態度也一個比一個誠懇,歎了口氣,語氣也緩和了不少。“你們知道錯就行,知道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