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杯白開水說“過兩天要是不忙,你好好休息,由阿木他們守店。”柏怡接過水,一口氣喝完把杯子移到一邊,雙手合十感謝:“還是姐妹會疼人,那你呢?去哪。”說到這事薑知瑜有些頭疼,鬱可跟姥姥一個勁想讓她“正經”上班,明昭開的薪資也符合她的條件。薑知瑜猶豫不決,要是去了明昭公司上班,肯定不如現在自由,想著去公司上班積累閱曆也行,或者玩一玩,看看明昭做什麼幺蛾子。說出來有點對不住柏怡,薑知瑜生硬地說:“我媽跟姥姥...-

從老宅回來以後,薑知瑜洗完澡直挺躺在床上,手捂著臉歎氣,走哪都逃不過明昭的宿命。

躺了兩分鐘,手機的資訊提示音響個不停,薑知瑜打開鎖屏,點進俱樂部群聊。

俱樂部的人在火熱朝天地聊天,想十八號搞一場比賽,揚言要乾翻誰誰,一群年輕人儘想著玩。

今天八號,距離十八號還有十天,薑知瑜索性在群裡弄了比賽通知,十八號下午在景城西路的報廢廠房公路附近比賽。

冠軍的獎勵由薑知瑜定,是一台杜卡迪,亞軍有兩萬塊現金,季軍是一台剛出新款的平板。

眾人在群裡回覆:“感謝薑老闆”

翌日清晨,天空剛剛泛白,薑知瑜起了個大早,躺在床上緩神兩分鐘,又跑到浴室去洗漱,順便洗個熱水澡。

在浴鏡底下的抽屜拿出一瓶紅酒跟高腳杯,倒滿紅酒放在桌板上麵輕輕搖晃,片刻,薑知瑜放開熱水躺進浴缸。

直到皮膚泡的泛紅,薑知瑜拿起來高腳杯飲酒,慵懶地眯著眼睛看向被霧濛濛的熱氣籠罩著的鏡子,最後她把剩餘的紅酒倒進浴缸。

簡單吃過早餐,薑知瑜又抱著平板補上次的圖,客人明天要過來店裡畫圖,時間有些趕。

她跟另一位朋友合夥開一家紋身工作室,一般圖案大多數都是薑知瑜來畫,朋友負責紋。

臨近中午,朋友柏怡打電話過來,薑知瑜停掉手中的畫筆接聽,開玩笑說:“喂,柏老闆有什麼事吩咐。”

柏怡開門見山:“你今晚不忙就過來一趟工作室,有顧客點名要你親自紋,她可以加錢,圖案麵積較小,糯糯,你彆說那位顧客長的挺漂亮,是你喜歡的那掛類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

薑知瑜:“……,謝謝你幫我留意。”

紋身圖案麵積較小可以直接紋,麵積較大的得排隊,薑知瑜這幾天趕畫的圖就是一位顧客排了一個月的時間。

誰會跟錢過不去,薑知瑜一口應下,保證準時到達工作室。

接著薑知瑜想起來,前段時間約飯冇約成,正好下午冇事,又點開微信發資訊到小群裡麵。

【四大名珠】

uno:“@小貓咪@裴大佬@我家貓咪會後空翻。下午去吃飯,地點你們點,彌補我上次的爽約。”

“等我在工作忙完再去焚心,還有一位朋友一起。”

小貓咪:“可以啊冇問題,薑老闆難得有空,必須應約。”

裴大佬:“狠狠宰你一回,去新開的暮色餐廳,價格死貴,聽說味道不錯。”

我家貓咪會後空翻:“我支援。”

薑知瑜隨便點一張表情包,便退出群聊,繼續畫冇畫完的圖,畫的太久,手腕有些痠痛,她忍痛爭取把最後一點圖案給描完。

暮色降臨天際,景城火色一片的夕陽照映著落地窗,餘光投射在薑知瑜柔和的側臉,窗外的樹葉被微風吹的嘩嘩作響,熱風吹起窗簾內層的白布紗。

三點半薑知瑜收拾一番,出門去往暮色餐廳,暮色餐廳主打一個浪漫情調,佈局新穎別緻,柔和且不失優雅,入耳的便是under

the

stars的輕音樂。

裴書意、喬野和丁如霜坐在角落裡點單,由服務生帶過去65號桌,薑知瑜徑直坐到裴書意旁邊。

“都點了什麼好吃的,讓我看看菜單。”服務生拿了一本新的菜單雙手遞到薑知瑜手上。

服務生站在一旁拿著紙張和筆等候。

裴書意低頭看著菜單上的菜名:“來四份夏多布裡昂牛排,七分熟,香煎龍利魚、法式龍蝦濃湯、金槍魚沙拉。”

“你們有冇有要補充的?”

薑知瑜拿著菜單翻頁接過話:“香煎魷魚卷、四分芝士蛋糕。”

丁如霜、喬野捧著菜單看半天才溫吞報菜名:“紫蘇椒麻雞翅、牛肉塔可、培根蘆葦卷,再來一瓶瑪歌。

服務生恭敬退下:“好的,這邊請稍等。”

四個人在飯桌上開始談論今晚去“焚心”的活動怎麼玩,裴書意撐著下巴看向窗外,又輕歎了一口氣。

薑知瑜坐的近能聽到,溫聲問:“怎麼了?不太舒服還是失戀。”

裴大佬:“我隻是感歎一下自己。”

丁如霜、喬野和薑知瑜露出一種你是智障的眼神掃過去。

菜很快上來,服務生一一擺盤放置好,在上齊之前裴書意要求拍照留念,等拍完照四個人動刀開吃。

“乾杯”,脆落的碰杯聲在餐廳迴盪,四個人吃的剛剛好,菜冇點多,薑知瑜吃的太飽,肚子有些不舒服要去衛生間,丁如霜也一起。

其他兩個人在原位等著,喬野夾著盤裡的麵吃進嘴裡,抬頭便看見一身黑色西裝的明昭跟兩位年輕人走過來。

在明昭冇走到這邊的位置,喬野在桌底下踢了一腳裴書意,眼神暗示後麵有人,喬野用唇語說“明昭。”

裴書意瞬間失語,不知道糯糯看到又怎麼想,人冇來到這裡之前,就不必上前打招呼了。

真不是往這邊來的,明昭三個人往左邊的方向走了,喬野默默吃著盤裡的麵,冇繼續說話。

丁如霜、喬野跟明昭不熟,但都有在薑知瑜的相冊裡見過明昭照片,再說,這個局麵也不適合打照麵,又是以什麼身份呢?

薑知瑜難受的在洗手池待了一會,丁如霜抽了一張紙給她擦嘴巴,薑知瑜吸了一下鼻子,嗓子低啞:“出來吃個飯肚子就不舒服,看來是豬吃不了細糠。”

丁如霜關心:“彆貧嘴,要是還不舒服就回去休息,焚心下次再去。”

等難受的勁好點,薑知瑜讓丁如霜先出去,她洗把臉就過去,丁如霜見她冇再難受就走了。

打開水龍頭,薑知瑜捧著一掬水洗臉,勉強讓自己看起來精神點,她出門冇化妝。

從包裡拿出一小包紙巾,對著鏡子擦乾臉上的水珠,門外傳來高跟鞋的響聲,未見其人聞其聲,薑知瑜好奇地往外看一眼。

明昭。

彆說明昭今晚挺亮眼的,西裝外套裡麵的白色襯衫鈕釦,扣的嚴嚴實實,薄唇塗抹著淡淡的口紅,麵容化著精緻的淡妝,頭髮拉直了,整體氣質很禁慾又清冷,正經的不行。

擦掉臉上水珠的手一頓,薑知瑜迅速擦好額頭上的水,把紙揉作一團丟進垃圾桶,提著包要出去。

明昭攔住她,手臂摟住薑知瑜的肩膀不讓動彈,近距離直勾勾地看著薑知瑜蒼白的臉輕聲問:“哪裡不舒服?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薑知瑜直視著眼前的人,湊近明昭,紅唇擦過她的柔軟地臉頰,似親不親,她笑嘻嘻說:“放開我,不用你來管。”

明昭放開薑知瑜的肩膀,指腹又落在薑知瑜白細的頸側,輕輕按壓,薑知瑜耳尖肉眼可見的泛紅,她用力地拍掉明昭的手繞過這人出去了。

明昭眼眸輕輕垂下,片刻又抬眼看了一眼鏡子,走到水池伸手等水自流,今晚她是有生意要談,冇想到能在這裡碰見薑知瑜。

景城的夜色比白天要迷人,滿目星星點綴著夜色,暮色工作室,薑知瑜回到店裡的時候,難受的勁頭已經過去,她走到沙發坐下給自己倒了一杯開水喝。

店員阿木、見薑知瑜回來打招呼:薑老闆。”

薑知瑜點頭又說:“柏怡呢?”

阿木笑了笑:“柏老闆在樓上休息。”

今晚客人不多,攏共就三位,交給店員去處理就可以,乾這一行,通宵熬夜是常有的事,昨晚柏怡趕時間紋完,淩晨兩點半才關門。

下午兩點又起來忙一單,忙到四點半簡單吃個飯上樓休息,一直到現在才下樓,柏怡打著哈欠下樓。

柏怡睡眼朦朧走到沙發抓起抱枕,癱瘓在上:“你總算過來了,我們不能冇有你。”

薑知瑜好笑,安慰柏怡給她倒一杯白開水說“過兩天要是不忙,你好好休息,由阿木他們守店。”

柏怡接過水,一口氣喝完把杯子移到一邊,雙手合十感謝:“還是姐妹會疼人,那你呢?去哪。”

說到這事薑知瑜有些頭疼,鬱可跟姥姥一個勁想讓她“正經”上班,明昭開的薪資也符合她的要求。

薑知瑜猶豫不決,要是去了明昭公司上班,肯定不如現在自由,想著去公司上班積累閱曆也行,或者玩一玩,看看明昭做什麼幺蛾子。

說出來有點對不住柏怡,薑知瑜生硬地說:“我媽跟姥姥想讓我去公司上班,工作室我估計會很少過來。”

柏怡等薑知瑜說出這句話,她一點都不意外,薑知瑜是富二代,哪能待在小小的工作室裡麵發展,紋身隻不過是她的愛好。

柏怡擺手錶示理解:“這多好,你安心去上班,多積累經驗,工作室大不了再請一名員工。”

薑知瑜見柏怡冇什麼,她鬆了一口氣說:“也可以,有什麼需要的你儘管吩咐。”

柏怡點頭,接著掏出手機看資訊,邊翻邊說:“今晚約的那位客人有事來不了,放下次紋。

“我都可以,前提我有空。”

“好。”

-洗個熱水澡。在浴鏡底下的抽屜拿出一瓶紅酒跟高腳杯,倒滿紅酒放在桌板上麵輕輕搖晃,片刻,薑知瑜放開熱水躺進浴缸。直到皮膚泡的泛紅,薑知瑜拿起來高腳杯飲酒,慵懶地眯著眼睛看向被霧濛濛的熱氣籠罩著的鏡子,最後她把剩餘的紅酒倒進浴缸。簡單吃過早餐,薑知瑜又抱著平板補上次的圖,客人明天要過來店裡畫圖,時間有些趕。她跟另一位朋友合夥開一家紋身工作室,一般圖案大多數都是薑知瑜來畫,朋友負責紋。臨近中午,朋友柏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