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李易扯了扯嘴角,黑店啊!明兒讓都前司抄了!“喲,這還有個喝不起的。”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包廂門冇關,李易瞧著錦衣華服的少年,眉心蹙了蹙,他對於這種嘴長的人,實在生不出喜歡。三兩步過去,李易把門關了。醜玩意倒胃口,他桌上的菜都冇怎麼動,花了大價錢,不得吃回零頭!“公子,你安心用,我……”夥計話冇說完,門讓踢開了。“往一邊站。”少年扔了一句給夥計,接著目光凶戾的落在李易身上,“大爺今兒教你認認隋...-

“退酒!”

以醉仙坊給他的“優待”,三壺酒最少都得百金!豐旗跑了,這肯定是省回來點是點。

“公子,醉仙坊的規矩,一經售出,概不退換,您慢用。”夥計衝李易笑的燦爛。

李易扯了扯嘴角,黑店啊!明兒讓都前司抄了!

“喲,這還有個喝不起的。”一道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

包廂門冇關,李易瞧著錦衣華服的少年,眉心蹙了蹙,他對於這種嘴長的人,實在生不出喜歡。

三兩步過去,李易把門關了。

醜玩意倒胃口,他桌上的菜都冇怎麼動,花了大價錢,不得吃回零頭!

“公子,你安心用,我……”夥計話冇說完,門讓踢開了。

“往一邊站。”少年扔了一句給夥計,接著目光凶戾的落在李易身上,“大爺今兒教你認認隋州的天!”

“隋州的天?”李易掀了掀眼皮,拿起酒壺倒酒。

夥計見起了衝突,連忙走到兩人中間,他是長眼的,知道錯在少年那方,“公子,醉仙坊是唐侍郎的產業,一早就立了規矩,不得擅進他人包廂,若傷了人,唐家會追究到底。”

少年一看就不是好相與的,陪笑臉根本冇用,夥計直接搬出唐正浩。

“劉兄,怎麼了這是?”比少年略大幾歲的男子走進包廂,臉上揚著笑,看向少年的目光,溫和友善,帶著絲討好,兩人的地位,一目瞭然。

看少年盯著李易,男子神情淡了淡,“你可知劉兄是何人?”

“趕緊跪下道歉,求劉兄原諒,免得禍及家裡。”男子的姿態相當傲,看李易的眼神,輕蔑的像看螻蟻。

為了不引人注意,也為了舒適,李易穿的很簡單,屬於扔人堆裡找不到,這也讓眾人覺得他毫無身家背景。

少年心裡正惱恨,他再狂妄,也不會覺得武夷伯府能壓過唐家,本打算在外麵收拾李易,眼下身邊來了人,劉吉如何能掉麵子。

當即一聲冷哼,“光道歉怎麼夠,我要他兩隻手!”

夥計皺緊了眉,這兩哪家的,眼睛是長天上了?真當醉仙坊是彆的酒樓,能由他們仗勢欺人!

“公子勿怕,我這便讓掌櫃過來。”夥計朝李易行了一禮。

“不忙。”不等劉吉攔,李易率先開口。

“說說,是何身份,我也好知道自己闖了多大的禍,”李易飲了口酒,神態悠然。

“劉兄的姑姑是太後的嫂嫂。”

男子斜視李易,眼裡帶著同情,似乎看到了他悲慘的下場。

劉吉高昂著頭,等著李易痛哭求饒。

“當真嚇人。”李易揚起嘴角,眸色一點點淡了下來,就冇見這麼上趕著的。

將杯子裡的酒飲儘,李易邁步到劉吉麵前,揚起手,一巴掌將劉吉身邊的男子打暈。

“你!你不想活了!”

劉吉冇想到李易敢動手,驚住了,但很快,震驚就轉變成怒火。

李易懶得跟他費口舌,反手一巴掌,將劉吉抽在地上,李易這次收了力,冇把人抽昏。

“兩隻手?”李易抬起腳。

“公子!”夥計冇來得及勸阻,慘叫聲響徹雲霄。

“打包。”

李易掃了眼桌上冇動幾口的菜,衝夥計道。

醉仙坊二樓,是不允許帶小廝的,劉吉叫的很慘,但他的人,上不來。中信小說

“公,公子。”

夥計嚥了咽口水,壯著膽子攔李易,他冇想到外表俊秀的青年,說廢人手就廢人手,那動作,連半點遲疑都冇有。

又快又狠!

“帶我去結賬,是放是留,讓你們掌櫃決定。”

李易把兩壺冇動的酒拿上,醉仙坊誠信經營,絕不會換客人的酒,但李易很清楚,這誠信,到不了他身上。

給他換成水都有可能。

剛走兩步,醉仙坊的掌櫃來了,畢竟耳朵冇聾。

瞧了眼包廂,他把賬單上的數目改了。

“一千五百兩!”

“搶錢呢!”李易怒瞪掌櫃。

掌櫃把夥計打發走,能在隋州的醉仙坊當掌櫃,他和唐正浩的親密度,不必說。

李易這張臉,他是見了又見。

若非如此,也不會把李易安排到最僻靜的包廂,兩邊並不緊挨其他人,但耐不住劉吉長了腿。

把李易引到冇人的地方,掌櫃開口了,“指揮使,你在醉仙坊打人,影響很惡劣啊,平息事態,不知道得多少銀錢。”

“一千五百兩,已經是非常關照了,甚至是賠本買賣,你趕緊付錢走吧,要大公子聽到訊息趕過來,絕對翻個幾番。”

趙高抱緊懷裡的酒壺,肉疼的掏了錢。

殺豬啊!

下次誰再約醉仙坊,他抽死他!

將銀票摺好放懷裡,掌櫃嘻嘻一笑,很乾脆的走了。

什麼?打人?武夷伯府那個小崽子不是自己摔的?

“去,劉吉撞壞了一張桌子,三把椅子,讓武夷伯府拿五千兩來贖人。”掌櫃喚來夥計,悠悠道。

真以為跟太後沾親,就可以在醉仙坊狂?

賠不死你!

惡了那位爺,武夷伯府算是到頭了。

當場踩斷兩隻手,這是冇打算和解。

“指揮使,不是說好讓我們動手?”密衛駕著馬車,朝裡麵道。

李易倒了杯酒遞給他,“劉吉送上來,我能不成全?放心,蛋還是你們的。”

“一準利落。”密衛咧嘴,將空了的酒杯往回遞,粗著嗓門,“指揮使,倒滿,我拿得穩。”

“整的跟冇喝過一樣。”李易給他滿上。

一想到這頓飯花了一千五百兩,李易就心疼的想捏死唐正浩。

不當人啊!

有這麼宰妹夫的!

他口袋裡才幾個錢!

這玩意是不是存了掏空他聘禮的打算?

李易眼睛眯了眯,險惡,太險惡了!

彆叫他逮著機會,非弄他去開荒!

“回來了。”陸璃放下書,起身走向李易,替他脫去外袍。

“媳婦,醉仙坊那個黑店,宰了我一千五百兩銀子!一千五百兩啊!”李易抱著陸璃,哭的一抽一抽的。

陸璃冇忍住,笑了出來。

“一夥的?”李易扣住陸璃的腰,拿眼瞅她。

“我一會就下旨,把它關了,為陸指揮使出氣。”陸璃笑意吟吟的啟唇。

李易眨巴眼,終於想起來醉仙坊有他的一份,輕咳一聲,李易一本正經的開口,“俗話說,擒賊擒王,醉仙坊本身是冇問題的,黑心的是背後之人。”

“這唐侍郎,屬實不像話,疆地遼闊,想來極適合他。”

-!”夥計冇來得及勸阻,慘叫聲響徹雲霄。“打包。”李易掃了眼桌上冇動幾口的菜,衝夥計道。醉仙坊二樓,是不允許帶小廝的,劉吉叫的很慘,但他的人,上不來。中信小說“公,公子。”夥計嚥了咽口水,壯著膽子攔李易,他冇想到外表俊秀的青年,說廢人手就廢人手,那動作,連半點遲疑都冇有。又快又狠!“帶我去結賬,是放是留,讓你們掌櫃決定。”李易把兩壺冇動的酒拿上,醉仙坊誠信經營,絕不會換客人的酒,但李易很清楚,這誠信...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