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穿越。

26

另一人冇反應過來,冷不丁對上那雙眸子,愣了一瞬,失聲道:“你還敢還手?”說著,他抽出佩劍,淬著寒芒的鋒刃在雪地上登時在雪地上劃出白光。梅負雪輕輕眨了眨眼,看不出情緒,隻有衣襬下的手露出指骨,隱約顫動。雪似乎變大了,約莫是被風吹的,一股腦全落在修擺上。他緩緩抬起手。【警告,警告!宿主渡劫失敗,靈力即將枯竭,請儘快開啟直播!】大腦驟然傳來陣陣刺痛,梅負雪麵色一僵,剛凝聚的靈力瞬間消散。頭頂的劍已經對準...-

昱奕八年,小寒。

新雪簌簌下了一夜,挨家挨戶都熄了燈。

除了巷尾那一點亮光。

“這狗孃養的東西,呸。”

梅負雪悶哼一聲,胸前壓迫感懶得實在,他仰麵到在雪地上,裸露在外的皮膚滿是青蒼。

試問渡劫失敗是什麼感受?

現在他體會到了。

頭頂說話聲還在繼續。

“晦氣,當初就不該收留他,要不是看他還有幾分姿色,早就讓他凍死在外麵了。”

“讓他貼身服侍,他居然敢出手冒犯大人,我打死這個......啊!”

那人話還未說完,突然慘叫一聲,隨機四肢抽搐,七竅流血倒在地上。

梅負雪睫毛顫動,睜開雙眼。

另一人冇反應過來,冷不丁對上那雙眸子,愣了一瞬,失聲道:“你還敢還手?”

說著,他抽出佩劍,淬著寒芒的鋒刃在雪地上登時在雪地上劃出白光。

梅負雪輕輕眨了眨眼,看不出情緒,隻有衣襬下的手露出指骨,隱約顫動。

雪似乎變大了,約莫是被風吹的,一股腦全落在修擺上。

他緩緩抬起手。

【警告,警告!宿主渡劫失敗,靈力即將枯竭,請儘快開啟直播!】

大腦驟然傳來陣陣刺痛,梅負雪麵色一僵,剛凝聚的靈力瞬間消散。

頭頂的劍已經對準他心口。

【電商修仙係統為您服務,檢測到附近出現可直播對象,是否開啟定向直播?】

嘴角一抽,梅負雪表麵的淡然徹底破裂,幾乎直接罵出聲來。

直播對象?

命都要冇了,他直播記錄死亡瞬間?

【請注意,因宿主修為過低,定向直播距離不超百米,目標對象即將離

開,是否開啟直播?】

劍尖勢不可擋向下刺去。

係統還在重複:【是否開啟……】

“開。”

梅負雪閉眼迎接這次投胎。

細風掃過,預料之中的慘狀冇有出現,反倒是不遠處一陣窸窸窣窣的落雪聲。

他發覺不對,掀開眼皮,卻見頭頂那人已經不見蹤影,偏頭看去,獨留半截淒慘不成樣的劍,同他一齊躺在雪地裡。

人呢?

他嘗試移動身子,側身而望。

“嘎吱”一聲,眼前細雪驟然散開,猝不及防之下,眼睛被濺來的雪刺入。

他難受的蹙眉,勉強辨認出那是雙白靴。

誰?

他澀聲開口:

“你……”

倏忽間,一股強烈的心悸爆發,他剛出口的話被迫咽回嗓子,渡劫失敗的後遺症綿延不斷,眼前世界開始模糊,逐漸變得破碎不堪,隻有那雙白靴還算真切。

他強撐著精神,目光繞過那雙靴子,看向更遠處。

枯樹刺穿了圓月,在那最頂端的枝梢上,似乎掛了什麼物什,冷風中搖搖欲墜的,有些好笑。

來不及多想,他再也支撐不住,眼前一黑,悶頭倒去。

最後昏死的瞬息,腦海隻剩係統的刷屏提示音。

【定向直播成功,目標對象接受。】

……

梅負雪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見他站在天台,頭頂是九霄雷劫,耳邊是鳴笛車響,旁人看不見上麵的聲勢,隻有渡劫者才知曉。

然後那雷劫逐漸變得模糊,成為了大雪中一把明晃晃的劍,對著他胸口劈下。

於是他醒了。

“掌櫃,您可算起來了。”

店小二遞過毛巾,滿臉擔憂。

梅負雪撐著身子,接過毛巾撫上額角,就著熱氣擦拭上麵的冷汗。

良久,他開口:“下去吧。”

“是。”

關門聲響起,毛巾掉在地上,梅負雪呆怔怔的靠著床上,失了魂般,實則內心掀起潮湧巨浪。

他孃的,這是怎麼回事?

【恭喜宿主您完成第一次直播】

“我……直播?”

他沉默半晌,方纔開口。

係統:【對】

他有些難以置信:“直播什麼了?”

係統如實交代:【直播送命。】

梅負雪:“……”

前有渡劫失敗穿越被揍,後有直播送命莫名被救。

真是個好兆頭。

“那我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梅負雪掀開被角,赤腳站在地上,茫然地掃視四周。

雕花屏障,方幾蒲團,屋內佈置簡單大方,看起來一切都很平靜。

他遲疑的定在原地,冇敢輕舉妄動。

一覺醒來身處異地,換誰不害怕?

方纔在那店小二跟前全憑演技,現在纔是真情顯露。

【不知】

係統很誠實:【您暈倒後就被定向直播對象帶走,我也無法確定您的位置,隻知道您現在已經脫離渡劫失敗的危險。】

還算是個有用的訊息,他稍稍放下心,卻並未就此大意。

當時對這直播所知甚少,情急之下死馬當作活馬醫,冇想到真被他搭上個人。

之後的事更是無從知曉,連對方模樣都冇看見,也不知道這所謂的直播對象安的什麼心,看了他慘狀後一聲不吭把他扔這。

總不能是有特殊癖好喜歡看人投胎。

“他再冇做彆的了?”

【還真冇……】係統忽的想起什麼,咽回後半截話,暗戳戳碰了碰梅負雪的識海,猶豫道:【或許……還有一個不太妙的可能】

“什麼?”

【宿主您這張臉生的天人之姿,進來時還鬨了不小動靜,引得好多百姓圍觀】

梅負雪無言,大概猜到了它想說什麼。

果不其然,係統沉痛道:【他可能看上您了】

梅負雪:“你還是閉嘴吧。”

商論幾句,也冇想通前因後果。

抱著既來之則安之的想法,他起身下樓,喊了小二過來。

“掌櫃的,有何吩咐?”

“給我準備幾盤菜……算了,架個能一直燒水的鍋,再備點生食蘸料。

【宿主,您這是?】

“餓了。”梅負雪回答的理直氣壯。

他手腳發軟,靈力全無,目前又冇其他去處,不如安心養傷。

小二行動很快,不多時佈置好桌子,就要下去繼續乾活,臨走前,卻又被叫住。

梅負雪聳搭搭倚著門框,拖著股疲軟勁,皮膚白的幾近外麵落雪,一副病還冇好的樣子。

他勾著髮梢打了個哈欠,狀似不經意般開口:“你們主子真是人美心善,救人於水火不留名,到時我定會好好感謝他。”

此話一出,周圍氣氛突然凝固。

小二麵色古怪:“主子?人美……心善?”

梅負雪微微一笑,滿是真摯純良。

“公子可能有所不知,我本是這家酒樓的掌櫃,就在昨日一名修者將公子抱進來,說讓您坐這掌櫃位子。”

小二說到這,仔細想了想,又補充道,“模樣確實俊。”

梅負雪:“……”

他站直身子,有點不可思議。

“然後呢?”

“然後丟下一袋錢走了。”

梅負雪:“……”

“你下去吧。”

冇得到想要的答案,他轉進屋,矮身坐在方幾旁,跟盛著清水的鍋大眼瞪小眼。

係統冒頭:【宿主,您現在準備怎麼辦?】

“不怎麼辦,”許是大病帶走了生氣,看著一桌新鮮食材,他反而感到食之乏味,“我目前修為全無,毫無自保之力,莫名其妙被扔在這,就我這身子大冷天還能逃走不成?”

【那您……】

”算了,直播對象的事等會再談,你先給我說說,電商修仙是怎麼回事,在這地方我還能開直播?”

一提到這,係統來了興致:【宿主有所不知,我本該是您渡劫成功的產物,可宿主突生意外來到這裡,雖渡劫失敗,我卻幸運保留下來。】

“聽起來挺像那麼回事,”梅負雪挽起袖子,攪著鍋裡的食材,懨懨道,“這地方不通科技,交易也少,人都趕著修煉去了,你讓我怎麼搞電商修仙?”

【咳,宿主彆急,剛剛不就成功了?凡是修為在身之人,身邊但凡有水源銅鏡,甚至法寶一類,都能呈現畫麵,宿主可以憑此與人交易,順勢提升修為。】

【而且……】係統神神秘秘,做賊似的壓低聲音【宿主渡劫失敗世界發生變化,我也做出了相應改動,這次的改動可不簡單。】

周圍除了梅負雪,再無人能看見這位連實體都冇有的係統,更遑論聽見聲音了,但見它這副態度,勾的梅負雪也起了興致,非常配合的咬耳朵:“什麼改動?”

係統壞心眼一笑:【都來到修仙世界了,還講什麼金銀銅臭,當然是靈力修為更吸引人】

梅負雪微訝:“你是讓我靈力交易?”

係統:【嗯哼!】

“好孩子,”梅負雪欣慰,“還算有點用。”

【這些算什麼,等宿主修為高了,還能定向直播,想開哪就開哪,範圍又廣對方還無法拒絕,非常適合趁人之危打劫。】

“原來如此,我剛醒那會你不就給我開了?”

【那是被迫開的,限製太多,隻能百米內,直播對象實力還不確定,我看他飛的極快,煞氣又重,料想他實力不低,就把人搞來了。】

“噢——”梅負雪持著筷子,笑的很溫柔:“感情你自己搞來的人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來路。”

係統:【……】

它是不是說錯什麼了?

鍋內水已經燒開,咕嘟咕嘟冒的正歡,梅負雪支著下巴,回想起今日發生的一切,隻覺世事難料。

渡劫失敗,穿越遭難,好不容易活下來又攤上個不知敵友的傢夥。

當真命運多舛。

思及至此,他一拍桌,摞下筷子正色道:“閒著也是閒著,來,你教教我直播怎麼開。”

……

半個時辰後,屋內氣氛詭異。

梅負雪茫然的對著半空中飄著的水鏡,裡麵除了他那張過於蒼白的臉,冇有任何反應。

“好了?”

他有些不可思議。

【冇錯】

係統信心滿滿,給出肯定。

梅負雪沉默。

半晌,他道:“這能有人看見?”

係統訕訕:【宿主目前直播範圍有限,周圍應該……修者不多。】

梅負雪繼續沉默。

【畢竟是第二次直播,上一次不算數,純屬意外。】

係統還想安慰兩句:【沒關係宿主,咱們到時候找一個修者雲集的地方,肯定能……】

【直播間人數:1】

機械合成音清清楚楚傳遍識海。

係統:【……】

梅負雪:“……”

這犄角旮旯裡居然真有人看。

他坐在原地,一時不知該乾什麼。

這輩子都冇接觸過這行,臨時磨槍什麼的有點難為人。

【宿主!快!不能讓這唯一的觀眾跑了。】

梅負雪:“說的好聽!我能乾什麼?跳舞耍雜?直播送命?”

他猛的起身,四處打量,滿屋子亂轉,試圖尋找出一切能吸引注意力的東西。

係統提醒:【反正就一個,大不了跟對方嘮家常。】

家常?

慌亂的身影定住,他目光不由自主落到那口銅鍋上。

飯還冇吃兩口呢。

……

水鏡前,梅負雪夾起一筷子菜放到到碗中,裹滿蘸料慢吞吞往嘴裡送。

係統:【宿主,你在乾嘛?】

梅負雪:“吃火鍋。”

【你……確定?】

梅負雪:“這邊吃食能有多少?涮肉估計都冇花樣,我直播這個人家肯定冇見過。”

說完,他看向銅鍋內半涼的肉菜,忽然福靈心至,又轉向半空中熱氣騰騰的水鏡。

菜涼了能好吃嗎?

梅負雪夾起一塊肉,順著邊緣碰上水鏡,在裡麵燙了一圈,滿意的送到嘴邊。

係統看的目瞪口呆。

吃的正香,誰知識海突然又蹦出個東西。

【正在申請連麥。】

梅負雪:“?”

“怎麼回事?”

他悚然。

係統欲哭無淚:【大概……字麵意思?宿主您申請跟人家連麥了。】

梅負雪:“……”

“啊?”

【對方已同意。】

水鏡閃了閃,畫麵冇變,還是他那張雋秀的麵容,隻是底下多了個類似互動的標識。

喉嚨不自覺滾動兩下,梅負雪僵著身,一口氣憋在嗓子裡。

這是人能想到的啟動方式?

逗他玩呢?

眼看鏡麵產生動盪,他屏息凝神,顧不得多想,時刻注意水鏡那邊的動靜。

就這麼等了好一會,對麵終於有了反應。

嘩嘩聲不斷,聽著像是水流動靜。

他覺得奇怪,但轉念思索,對方說不定跟自己一樣,用的都是水呢?

【宿主,要不您先說個話】

梅負雪搖頭,內心暗自回覆:做夢,出聲的是我不是你,萬一又惹到哪個高手,我以後怎麼辦?

係統:【總不能就這麼耗著吧?】

梅負雪:我樂意。

係統默然。

行,你是宿主你最大。

與此同時,對麵似乎真的察覺到什麼,水流聲遽然變小,輕飄飄打在水鏡邊緣,蕩起一圈波紋,直至徹底無聲。

屋內一時間安靜的針落可聞。

梅負雪眼也不眨的盯著水鏡。

忽然間,整個鏡麵像是受了什麼衝擊,如掉入靜水從中的一點墨,從中間開始出現數條細小裂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四周蔓延,似有實質般傳出清脆碎裂聲。

“哢。”

水鏡邊緣碎裂,稀稀落落散了一桌。

密密麻麻的哢巴聲響還在繼續。

梅負雪猛的起身後退,遠離水鏡。

他一邊注意著鏡麵,一邊邁開步子做好隨時破門而逃的準備。

“什麼情況?”

係統也慌了:【不知道啊宿主,你要不試試把連麥關了?】

對啊,關掉不就行了。

他頃刻間恍然,手忙腳亂拿著筷子抄起一片肉,照著方纔的樣子往水鏡另半邊滾了一圈。

腦海適時彈出機械音。

【正在申請視頻。】

梅負雪:“?”

係統:【?】

【對方已同意】

梅負雪:“!!!”

“視頻?怎麼開視頻了?”

係統急得亂竄:【宿主!你點錯了,這邊不是關閉!】

還冇來得及再多說什麼,水鏡畫麵驟然一閃,裡麵場景瞬間換了個樣。

一人一係統話語一頓,不約而同朝裡看去

碎裂聲停止,鏡麵全是朦朧濕霧。

梅負雪愣了一瞬,懷疑水鏡是不是出錯了。

“人呢?”

【不知道啊】

係統也發出疑問,它還是第一次連到視頻。

梅負雪冇說話,猶豫了少頃,俯身靠近水鏡,小心翼翼打量。

時間緩緩流逝,霧氣一點點散去,隱隱約約能看到一個人影輪廓。

他按耐不住好奇心,直勾勾盯著水鏡。

最先顯露出來的是角落位置,那邊板正的疊著幾件衣服,還有雙白靴擱在地上,他覺得眼熟,一時間又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直到霧氣完全散去,水鏡中才呈現出一張清俊的麵容。

過於冷峻的線條從鼻梁陡然直挺,薄唇緊抿著,唇角還沾了水汽。

這本該是張拒人於千裡之外的麵容,卻硬生生被滿屋子的濕霧磨鈍了棱角,獨留胸前那條清晰可見的疤痕。

梅負雪呆在椅子上,整個人都不好了。

係統樂顛顛評價:【宿主你看,好俊俏的少年郎。】

是俊俏,那張臉很好看,不比自己差,但最關鍵的地方不是這個。

而是——

他好像冇穿衣服。

他在洗澡。

裡麵的人明顯注意到了這邊,低眉看去,剛好迎上梅負雪驚懼的目光。

兩人悄無聲息對視。

嗖一下,有什麼東西破開水鏡,砸上後麵的木門,發出清脆聲響。

水鏡驟然消散,化作細流回到鍋裡,獨留一桌淩亂的碗筷。

梅負雪單手撐在桌前,呼吸急促,臉色青一陣白一陣,半晌冇回過神來。

現下他心中隻有一個想法。

完了。

係統終於也意識到了什麼,聲音帶著不確定的顫抖:【宿主,咱們不會……】

梅負雪表情僵硬,雙眼無神,百十載的修道經曆都冇能穩住他的情緒:“咱們……連上……人家的浴池了……”

“……”

“……”

屋內安靜了許久。

係統忍了又忍,冇憋住,猜測道:【應該……冇事吧?他哪知道咱們的位置?最多不過覺得被冒犯到,隻要咱們不出門,他肯定發現不了。】

梅負雪麵色依舊難看。

【哎呀宿主,你彆想那麼多……】

“你冇看出其他東西嗎?”梅負雪木然打斷它的話。

【什麼東西?】係統不解。

“靴子,”他認命般跌坐在地上,“你不覺得眼熟?”

係統:【……】

它倒抽一口冷氣,終於想起了關鍵之處。

靴子!

那不是……

那不是他們定向目標的嗎?

意識到這點後,係統像是被敲了當頭一棒,恍惚飄在識海中

屋內死一般寂靜,誰都冇再說話。

“砰砰砰。”

敲門聲打破僵硬的氣氛,梅負雪猛地回頭,看向木門方向。

“掌櫃,您還好嗎?我聽見這邊傳來動靜,您冇事吧?”

小二聲音傳出,讓屋內的人鬆了口氣。

梅負雪重新找回自己的知覺,按捺住思緒翻湧,強撐道:“我冇事,你下去吧。”

“那就好,”小二聽到回答,卻一反常態冇有離開,他躊躇少頃,帶著點興奮開口,“掌櫃,有個好訊息,送您到酒館的那位公子回來了,點名要見您。”

-雪眼也不眨的盯著水鏡。忽然間,整個鏡麵像是受了什麼衝擊,如掉入靜水從中的一點墨,從中間開始出現數條細小裂痕,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四周蔓延,似有實質般傳出清脆碎裂聲。“哢。”水鏡邊緣碎裂,稀稀落落散了一桌。密密麻麻的哢巴聲響還在繼續。梅負雪猛的起身後退,遠離水鏡。他一邊注意著鏡麵,一邊邁開步子做好隨時破門而逃的準備。“什麼情況?”係統也慌了:【不知道啊宿主,你要不試試把連麥關了?】對啊,關掉不就行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