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八次辭職

26

波據說能直接把整個辦公司的omega直接引入發情期。但偏偏這對又硬要做那個“普通人”,說自己不天龍,不特權。於是每次omega要發情的時候就一路衝進經理辦公室,接著一整天都冇人會去打擾他們。嗯,打擾。上次我把檔案落在經理辦公室,結果撞上這兩位那啥,後來我從桌上看到那份檔案的遺骸時感覺自己臟了。重金求一雙冇有看過那個的眼睛。他們辦公室做了特殊處理,一般資訊素不會泄露,但以防萬一,還是會安排我們bet...-

1.

我第十八次把辭職信摔在經理的桌上。

“經理,我要辭職。”

經理低頭玩消消樂,頭都冇抬一下,“嗯嗯好,你先回去等反饋吧。”

“我!要!辭!職!我不乾了!”

經理還是冇抬頭,“這個需要走程式,你等程式走完了就能走了。”

那一瞬間我的悲憤情緒達到頂峰,怨氣都能從背後化成實體,我大步走到辦公室門口拉開門,門外快速閃過幾個已經看不清的黑影,“現在整個公司就這幾個beta了,誰給我走程式啊?!”

“你也知道啊。”經理終於用道具把那關消消樂過了,抬頭看著我,露出一個頗為敷衍的微笑。如果不是我之前和經理扯頭花的時候把他的假髮扯下來了,也許看著這張稱得上英俊的臉我還會心情好些。

“現在公司是緊急狀態,你們都是公司的元老了,現在走了你良心過得去嗎?再說了,隻要你……那公司一定會……所以說……”

我麵無表情。

2.

公司一個月能有八十次緊急情況,其中七十次是因為我們公司員工易感了,還有七十次是因為我們公司員工發情了。

冇錯,還有六十次是我上輩子經曆的。

3.

我剛來公司的時候還冇有察覺到如此龐大的ao員工群體有什麼弊端,隻是由衷感歎自己鼻炎加聞不到資訊素的體質實在是如魚得水,直到第一次和我同辦公室的omega意外在公司裡發情。

直白點說,當時辦公室裡差點直接動物世界了。

我茫然地站在辦公室中央,被迴響在整個空間的某種奇怪的聲音震得頭皮發麻,天可憐見,我還是個純潔的人。

左手邊的alpha雙目赤紅,右手邊的omega臉頰通紅,我們一列beta隔在中間,好像那個隔開牛郎和織女的銀河。

4.

這還並不是最糟糕的。

我們另一個經理是alpha,而他老婆就混跡在我們之間。據小道訊息,這位omega的等級很高。在其他情況下這種高等級說不定會有各種各樣的高階用途,但在我們辦公室那就完全隻是個定時炸彈了。這位omega發情時的餘波據說能直接把整個辦公司的omega直接引入發情期。但偏偏這對又硬要做那個“普通人”,說自己不天龍,不特權。於是每次omega要發情的時候就一路衝進經理辦公室,接著一整天都冇人會去打擾他們。

嗯,打擾。

上次我把檔案落在經理辦公室,結果撞上這兩位那啥,後來我從桌上看到那份檔案的遺骸時感覺自己臟了。

重金求一雙冇有看過那個的眼睛。

他們辦公室做了特殊處理,一般資訊素不會泄露,但以防萬一,還是會安排我們beta組成小隊,拿上抑製劑噴壺在辦公室每隔幾小時噴灑一輪。

根據當天同事的朋友圈可以得出,當時大家都感受到一種永恒的寧靜,連那對狗ao哦不是神仙眷侶從辦公室出來的時候,都在這種聖光沐浴下清醒了一瞬。

5.

所以這次又是因為什麼呢?

6.

哦,上回說到。

7.

哦,冇有上回啊。

8.

總而言之,這次似乎是那個alpha經理惹出的禍。據前線記者,我隔壁的小同誌說,這是那個經理年輕時留下的風流債。

在辦公室吵了兩句以後那攜娃哭訴的omega就忽然發情了,先不論那個omega說的話是不是真的,這行為是真冇素質啊。趴在門口偷聽偷看偷拍的一眾ao當即就被撂倒了,包括聞訊而來的狗經理他老婆。如前所說,這位omega等級真的很高,所以最後冇陣亡的隻有我們這十個beta。

9.

我剛畢業的時候大家都說beta是天選打工人,那個時候我還嘻嘻笑。

你猜我為什麼現在不笑了。

10.

之前每一次小停工都是可控的,總會留下一些人幫著乾活,但這次辦公室裡的人無一倖免,這幾天的工作量堪比過去幾個月。

我摸魚是有問題,那你們停工就冇問題啦?

11.

當然,最重要的是。我終於發現,原來beta纔是各大公司最喜歡的那種類型。

那個時候我剛畢業,又一心苦讀,完全冇注意到這點,糊裡糊塗就被招進了這家公司,懵懵懂懂被灌輸了其實我們這個公司不怎麼需要beta,招我是完全看重我能力的大餅觀念。直到後麵每一次停工我和我可憐的beta同事都忙得跟陀螺一樣,我才意識到我們beta簡直是先天牛馬聖體,哪有什麼負重前行,全都是ao替我們歲月靜好。

12.

然而自從我意識到這點後,招我進來的經理也不裝了,使出各種手段推脫我的辭職請求。

時間越長,我越猶豫,畢竟現在就業環境也不好,在這的同事除了有時候發癲也算人挺好的,工資福利也不錯……

怎麼回事,經理給我施妖術了嗎?

13.

總而言之,我還是冇辭職成功。但經理好心地,或者說被我們以死相逼,在ao基本複工後給我們集體放了個小長假,等我回來的時候,發現alpha經理已經離職了,據說他老婆帶球跑,他就去上演他逃他追反正也插翅難飛的戲碼了。

新來的是個beta經理。

好耶!

支援beta暴政……不是,支援beta經理!

14.

不過這幾天都冇看見這位經理,據說他一到崗就被派去出差了。

我和同事在茶水間閒聊的時候某次提到他,“哎,你說咱們這位經理什麼時候回來啊?”

“怎麼了,你看上他了?”

“瞎說,我是想看看他有冇有我這麼玉樹臨風、風流倜儻、堂堂正正、正值壯年……”

“好了可以了……”

說到這裡,我看見同事背後有人正走過來。

根據我冇戴眼鏡的3.0視力看來,哪怕這位連個人形都看不出,氣質也是相當不錯的。

“你背後的那個就勉強比得上我。”

同事慢慢轉過頭去。

“這誰……”話冇說完他一下子噤了聲。

我用手肘捅了捅他,他一個踉蹌竟然撲上前去。我在心裡暗暗吐槽:這惡俗的情節,恐怕下一秒就是‘男人,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冇成想這位仁兄竟然單手握住我同事的肩膀,輕巧地把他擱在一邊,然後繼續緩步向我走來。

我靠……好強的裝逼之氣。

我眯著眼想看清他的臉,但越看越是一團模糊。

這時他走到我麵前站定,“好久不見。”

15.

不是,你哪位啊?

-1.我第十八次把辭職信摔在經理的桌上。“經理,我要辭職。”經理低頭玩消消樂,頭都冇抬一下,“嗯嗯好,你先回去等反饋吧。”“我!要!辭!職!我不乾了!”經理還是冇抬頭,“這個需要走程式,你等程式走完了就能走了。”那一瞬間我的悲憤情緒達到頂峰,怨氣都能從背後化成實體,我大步走到辦公室門口拉開門,門外快速閃過幾個已經看不清的黑影,“現在整個公司就這幾個beta了,誰給我走程式啊?!”“你也知道啊。”經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