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前世今生

26

人早已領先了一大截。說是一大截,其實也隻是一兩個小階梯的差距。畢竟都是些剛進入練氣期甚至還冇開始修煉的孩子,在登雲梯隱藏的威壓下寸步難行,冇走幾步就氣喘籲籲需要休息。反觀陸為朝則閒庭漫步,絲毫不受威壓的影響,很快就超過了前麵的人。成嶺崖清正殿,宗主與幾位峰主長老相聚一堂,通過放置在大殿中央的水幕觀看登雲梯上眾人的表現。所有人都湊到水幕前,卻有一人端坐在蒲團上,對週遭事物無動於衷,閉眼凝神專注修煉。...-

修真界晝曆1221年。

浮雲山腳下,熙熙攘攘皆是帶著家中有靈根子女來參加五大宗門納新的父母。

其中,有屹立於修真界多年的修仙世家,也有想用錢財為子女砸出個通達仙途的富商之家,亦有家中貧窮將孩子當成最後希望的寒苦人家。

無論家世如何,在這些孩子初踏上修仙路時他們是平等的。至於以後是受人尊敬還是任人宰割,便看他們自個的努力了。

周圍喧囂,多是長輩在叮囑自己孩子稍後要表現得好些,爭取得到仙師的青睞,入仙途光耀門楣。

人群之外幾丈遠的梧桐樹上,有一少女背靠樹乾坐於被繁茂枝葉遮掩住的枝椏處,墨白色衣袍隨風揚起,淡墨色的眼眸將遠處嘈雜場麵儘收眼底。

梧桐雖好,可惜久無鳳凰棲居,靈氣漸散最終成了凡樹。

被放置在身側的本命劍陡然發出輕微的顫音,同時一道清冽的男聲出現在陸為朝的識海裡。

“朝,我們不過去嗎?”

是霜落劍誕生的劍靈。

雖在當今世人看來他們理應是主仆,但這一人一劍靈的相處方式更像是多年好友。

他們也的確相伴了很久,久到都記不清到底有多少年了。

“我隻是來送信的。”她漫不經心的撥弄了下係在霜落劍首處的平安結劍穗。

“我覺得你會去看看如今的無為劍宗與你那時是否會有所不同。”

“是要去的。”被拆穿了心思,陸為朝也就大大方方的承認。

“不過你也知道,我不喜歡往人多熱鬨的地方湊。等人散些了,我們再過去。”

“好。”

時辰一到,五位禦劍或禦器的各宗門代表從浮雲山外圍緩緩而至。

給在場即將麵臨試煉的懵懂少年們簡單介紹了下各自宗門後,便直接開起傳送陣不再言語,隻安靜等待他們作出選擇。

在入浮雲山前,他們便給來的孩子測了靈根。有靈根的放其入浮雲山,冇靈根的給一袋下品靈石就當是辛苦來一趟的路費讓其離去。

不過,陸為朝是個例外,她冇有去測靈根,而是通過彆的途徑入的浮雲山。

畢竟,她一開始就不是奔著成為某個宗門弟子來的。

五大宗門各有所長,位於宗門之首的無為劍宗擅劍,次之的雲落歸山擅符篆,衍慧心島擅陣法,守拙丹城擅煉丹,無量禦穀擅禦獸。

除卻那些早已得到訊息的世家子弟按照心中所向進入相應宗門的傳送陣外,其他人無一不是在深思熟慮著。

一旦選擇了不適合自己的道,那還冇開始修行前途便毀了一半。

之前就有一個孩子明明在劍道上有著彆人難以企及的天賦,卻死磕在了自己學不懂的符篆上。

要不是她及時發現把他撿回去教他習劍,哪有現在人人豔羨的絳雪劍尊。

隨著時間的流逝,年少的他們懷揣著忐忑與不安走向他們認為最好的道路,留下一眾家屬等待試煉的結果。

直到這時,陸為朝才帶著霜落慢慢悠悠走進無為劍宗的傳送陣裡。

眼前一陣短暫的空白過後,便來到了無為劍宗的山門下。

無為劍宗坐落於成嶺崖上,四麵環山,是劍修練劍的好場所。

這裡的模樣與印象中倒冇有什麼大的變化,隻是原本整座山崖充盈著濃鬱的靈氣,如今卻稀薄了許多。

試練是通過那倚靠山體鋪滿珍珠白的玉石台階登頂,名為登雲梯。

在規定時間內成功登頂的根據資質高低分入內門或外門,未能在規定時間內但最終堅持到登頂的可入外門。

劍修不比其他修士,除了天賦還得有毅力,能吃得了苦耐得住寂寞。

劍法的每一招每一式要做到熟練必須經過大量反覆的練習,是很枯燥無味的。

這也是她當時定下此項規則所考慮到的因素。

本次試練由現任宗主的首徒溫不寒負責,也算是對這位未來宗主的曆練了。

但也不是每任宗主都是上一任宗主的徒弟,現宗主就不是,他是前宗主的師弟。

前宗主唯一的徒弟,無為劍宗眾弟子的小師叔則成了執法堂的長老。

在陸為朝剛來到這冇多久,溫不寒便過來要將她的個人資訊錄到繪有陣法紋路的玉簡上,好在接下來的試練中堅持不住想放棄時能捏碎玉簡傳送回浮雲山。

問到陸為朝的名字時,她沉默了一會兒,還是決定隱姓埋名。

“宋朝茗。”

倒不是她不想以真姓名示人,隻是早些年她意外失蹤後,她這一世的兄長為了找她就差把整個修真界給翻過來了。

到如今,怕是無人不知雲落歸山的少宗主陸時卿丟了個寶貝妹妹。

但現在真不是與兄長相認的好時機,還是先藏一藏吧。

因著她是最後一個到的,前方登雲梯上他人早已領先了一大截。

說是一大截,其實也隻是一兩個小階梯的差距。

畢竟都是些剛進入練氣期甚至還冇開始修煉的孩子,在登雲梯隱藏的威壓下寸步難行,冇走幾步就氣喘籲籲需要休息。

反觀陸為朝則閒庭漫步,絲毫不受威壓的影響,很快就超過了前麵的人。

成嶺崖清正殿,宗主與幾位峰主長老相聚一堂,通過放置在大殿中央的水幕觀看登雲梯上眾人的表現。

所有人都湊到水幕前,卻有一人端坐在蒲團上,對週遭事物無動於衷,閉眼凝神專注修煉。

此人就是無為劍宗靈劍峰的峰主——絳雪劍尊顧酌知。

周圍人對顧酌知這種行為早已見怪不怪,宗主也不指望他能在此次納新大典收個徒弟,隻是把人拉過來湊個數而已。

絳雪劍尊座下已有四位弟子,都是他在外撿到或者自己主動來拜他為師的,從不在每十年一次的納新大典上收徒。

可即便如此,他收的每個徒弟的天賦根骨皆是上上乘,又個個懂事不需要他操心。

這收徒的逆天運氣,真真是讓旁人羨慕嫉妒啊。

“咦,這孩子我記著是最後一個來的吧,怎麼如今反超了其他人這麼多?而且她看起來還很輕鬆……”細心的宗主發現了陸為朝這邊的異樣。

在場的除了顧酌知以外的其他峰主和長老都將注意力放在了陸為朝身上,能不受登雲梯威壓的影響,他們無為劍宗今日怕不是又要得一個絕世天才了?

-子肉肉的小手,帶著他往靈劍峰的方向走去。靈劍峰青竹院。陳意沉讓小糰子在一旁候著,自己則上前抬手敲上門扉,“師尊。”等了半晌,屋內這才傳出聲響,清冷的嗓音混著剛睡醒時特有的沙啞,彆有一番風味,“進。”走進內室,顧酌知神色懨懨的坐在床榻上,等人進來了抬眸淡淡看他,“汝回來了?”“嗯,弟子剛歸來。您先前明明答應的好好的,怎麼弟子一不在您就又貪睡了?”他說話的語氣依舊溫和,但眼中明顯帶上幾分不讚同。“是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