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修為全廢

26

輕勾起一抹堅定的微笑,抬起頭,用一種平靜而堅定的聲音對著天地發誓:“從今天開始,我謝玲初,不再是清月仙尊的親傳弟子,也不再是天劍宗的一員!”她的誓言,就如同一道驚雷,在場眾人的心中炸響不止,就如在宣告著她新生活的開始。在那個決定性的瞬間,清月仙尊剛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得說不出話來。謝溫玲,那個曾經的天劍宗弟子,冇有絲毫猶豫,毅然張開了她的雙臂,就像一隻翩翩起舞的蝴蝶,輕盈地跳下了險峻...-

山山環繞煙霧繚繞風起飄拂人山人海。

位於天劍宗之巔的天劍峰,一位少女身著素雅的象牙白長裙,其裙襬拖地,透露出一股超凡脫俗的氣質。

她以纖細的腰肢輕移步伐,透過輕薄的紗袖,展露出皓白的手腕,其舉止言談皆顯得端莊而嫻雅。她的秀髮如漆般深邃,皮膚宛如雕琢的玉石,明眸善睞,目光流轉間儘顯靈動之美。

少女的髮髻彆具一格,將烏黑的秀髮結成雙丸子狀,垂於耳際,隨著微風的吹拂,長髮與裙襬一同在空中飄揚,呈現出一幅動人心魄的畫麵。

在這一刻,少女手中握持著一把紅色長劍,劍身之上刻有雲龍紋路,劍柄部分鑲嵌著紅水晶,並被金色所環繞,顯得分外奪目。

此劍非同凡響,它汲取了日月之精華,能夠顯著增強劍氣,是一把具有極高修煉價值的寶劍。

劍氣變化無窮,如同龍在吼叫在痛心,可它永遠會斬破所有障礙因此它名為紫霞玲火劍。

可這時的少女如萬千星辰的杏眼目光一沉,眼中閃過一縷憎惡之色。

那雙淩厲的目光掃視天雲峰上眾人,包括她生前最尊敬也是最愛的師尊。

她的目光猶如刀鋒橫掃,可就在一瞬間萬千星辰的眼眸不再存在,隻剩下那毫不掩飾的憤怒眼眸。

可能謝溫玲自己也搞不懂吧?

明明是她最尊敬的師尊可卻在生前為了江琳雪親手把自己的金丹和修為硬生生抽了出來。

她在生前死的時候都不明白為什麼生前對她溫柔至極的師尊卻變成了這副模樣?

他身為自己最尊敬的師尊,可卻親手把自己的金丹抽了出來送給了江琳雪也把修為一併給了她,抽金丹和修為隻因她這一句話…

“師尊”

“我想要溫玲師姐的金丹和修為”

“可不可以?~好不好嘛~”

當時的清月仙尊一聲不吭,但還是把她的金丹硬生生抽了出來,可是金丹抽離的痛……

他難道是不明白嗎還是不知道?

但是明明他知道的啊!

他知道金丹被彆人抽出來的人嚴重點會直接死的,他身為化神後期明明知道的啊!

生前還冇死的謝溫玲也才18歲,當時的她花了一年時間成為了金丹中期,但也很快快到金丹後期了啊!

當時的她被天劍宗的人稱為極品火靈根的天之嬌女,可天之嬌女就這麼隕落在那流光相皎潔的晚上了。

重來一世,她願意這一世倍受謾罵和嘲諷,也不願這一世再留在天劍宗了,留在天劍宗?嗬……

她身為親傳弟子卻被內門弟子江琳雪活生生地搶走了金丹和修為。

她樣樣全能,樣樣都行,練劍練丹陣法符篆這些她都會,可是從未有人知曉謝溫玲她是南派第二宗門紫霄宗謝家出身的千金小姐。

謝溫玲她本該一生都平平安安開開心心地長大,直到十年前那一次的魔族意外降落人間。

那一次的大戰導致南派第二宗門紫霄宗徹底隕落。

而其中活下來的隻有她一人,包括她的父母也在那一次大戰中失去生命。

可明明她的父母還有一線生機,可是她的父母卻為了她,親自耗費所有靈力,把她送出城外保住了她的性命。

南派第二宗門紫霄宗如果未隕落星辰之中的話,將會被稱為南派第一美的宗門,可現在再也實現不了。

原本的紫霄宗是座落於陡峭的紫霄峰,峰頂常年雲霧繚繞,彩霞萬丈。

宗門建築雄偉壯觀,紫色琉璃瓦片閃耀著神秘的光芒,建築若隱若現,驚鴻數萬人。

而現在的紫霄宗,建築衰敗,冇有了那閃耀著神秘的光芒,也冇有那彩霞萬丈的雲霧繚繞,再也冇有建築若隱若現,驚豔數萬人了。

她恨,所以她生來就修的是劍道。

儘管刻苦也要經曆很多很多的事情,可她隻想複仇,她想為她的父母為她的師兄師姐們報仇。

之前父母還在時,父母的親傳弟子們都寵著她,捧著她可是現在呢?

師兄師姐們為了鎮壓魔族,為了不讓魔族出世人間,親手把自己的命封了進去,封印了半個魔族。

她恨魔族,也恨她之前非常尊敬的清月仙尊,一想到生前被抽出金丹的痛苦。

但她超更恨的是當時的北南派宗門從未幫過一分一亳,在紫霄宗受難之時,那些宗門又在哪裡?又在乾什麼?

她一想到這個,俯看眾人平靜的杏眼也變得鳳目森冷,宛如來自陰間的索命鬼。

麵前的少女輕輕勾起了嘴角,那一抹笑意中透著幾分輕蔑,彷彿是高高在上的貴族俯視著平民一般。

她的笑不僅帶著輕蔑,連那雙深邃的眼眸都像是藏匿著鋒利的刀刃,閃爍著冷酷的光芒,而她說話的語氣,更是帶著一種不容置疑的冷漠。

“師尊,您將我帶至高聳入雲的天劍峰頂,究竟是為了何事?”謝溫玲抬頭,目光落在站在她麵前的男子身上,他手中握著一根潔白如玉的長笛,顯得風度翩翩。

然而,在謝溫玲的眼中,這一切都不過是可笑的虛妄罷了。

清月師尊微微皺起了眉頭,儘管心中波瀾起伏,但他的聲音依舊保持著一份從容:“將你的金丹修為轉給琳雪,她現在急需這個。”

“如果我偏偏不願意呢?”

“師尊啊師尊,難道你就這麼渴望得到我的性命?”謝溫玲的目光銳利,臉上的笑容竟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諷刺。

聽到這番話,清月仙尊的眼神瞬間變得冰冷,他的聲音中透露出一股不容置疑的威嚴:“謝溫玲,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是要背叛師門,不認我這個師尊了嗎?”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難以置信。

“師尊,我怎敢有此念頭,但我也早已厭倦了這裡的生活。”謝溫玲輕聲笑著,目光堅定地注視著他。

清月仙尊的笑容逐漸消散,臉上的表情變得越來越嚴肅:“你這是認真的嗎?”

“弟子我一向言出必行。”謝溫玲的回答毫不遲疑,“我早就不想留在這裡了。”

清月仙尊的臉色不再平靜,取而代之的是一絲憤怒和不甘:“好……很好。”

“既然你不願意獻出自己的金丹修為,那麼我就親自來取!”

清月仙尊的話音剛落,謝溫玲立刻感到一股強大的壓力籠罩全身,她的丹田中的靈氣開始迅速流失,甚至連前世的痛苦也隨之甦醒。

清月仙尊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右手輕輕一彈,謝溫玲便可感到自己被化神後期的強大威壓所壓製。

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右膝跪地,又掙紮著站起,再次跪下。

最終,清月仙尊還是不忍心下狠手,威壓減輕了許多。他再次平靜地問向謝溫玲:“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要麼你自己廢掉修為,要麼我親自動手。”

“……要麼你自己跳下天劍峰,墜入萬魔穀,從此與天劍宗無關。”

謝溫玲心中冷笑,自己廢掉修為與被師尊親手廢掉,又有何區彆?

而就在這時,她猛地吐出一口鮮血,緩緩站起身來,眼中閃爍著前所未有的堅定光芒。

“我,謝溫玲,從今日起自願廢掉修為,並願意跳下天劍峰,墜入萬魔穀。”

“……並且,我願脫離清月仙尊的門下,不再做他的親傳弟子!”

清月仙尊的眼神在一瞬間露出了驚訝,眼中的情緒複雜難辨,但很快他又恢複了平靜,輕笑著準備動手。

然而,就在這關鍵時刻,謝溫玲已經做出了她的決定。

隻見在眾目睽睽之下,謝溫玲緩緩地喚出了傳說中的紫霞玲火劍,她的雙手毫不猶豫,堅定地抬起了這把蘊含著神秘力量的寶劍。

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中,她毅然決然地將劍尖對準了自己的丹田之處,一股決絕的氣息瀰漫開來,隨即劍鋒深深地刺入了自己的身體。

謝溫玲此刻的修為原本就冇有完全恢複,身上的傷痕也遠未癒合,這一劍下去,她並非是簡單的修為受損,而是徹徹底底地將自己的修為歸於虛無,所有的修煉成果全部化為烏有。

在場的天劍宗長老和親傳、內門、外門弟子們,早已目瞪口呆,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們難以接受,一向以溫柔體貼著稱,深受師尊喜愛的五師姐/五師妹,竟然會如此公然違抗師尊的命令。

她親手廢了自己的修為,甘願一躍而下天劍鋒,墜入那令人聞風喪膽的萬魔穀,更是願意放棄作為清月仙尊親傳弟子的榮耀身份。

這樣的決定,無疑是自甘墮落,因為跳下天劍鋒或許還有一線生機,但墜入萬魔穀,不是身體被毀,就是性命難保。

萬魔穀,一個連天劍宗的宗主清月仙尊都談之色變的地方,那裡彙聚了數之不儘的魔族獸,還有許多被封印的魔族之人。

即使是清月仙尊,也不敢輕易踏足那片禁地。

而此時的清月仙尊,已是眉頭緊鎖,臉上的表情透露出難以置信的驚訝,他緊咬著牙關,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卻又沉默不語,隻是微微上前,目光緊緊鎖定在眼前這位少女的身上。

他心中充滿了疑惑,想要問麵前的少女,做自己的親傳弟子難道真的如此不堪嗎?但身為一宗之主,他也已無法放下身段去詢問。

麵對自己修為全廢的現實,謝溫玲的第一反應並非悲傷或悔恨,而是一種解脫的自由。

她終於可以擺脫天劍宗的束縛,這一世,她渴望的是真正的自由,此刻的她,隻想立刻躍下天劍峰,投身於萬魔穀那未知的深淵之中。

謝溫玲嘴角輕輕勾起一抹堅定的微笑,抬起頭,用一種平靜而堅定的聲音對著天地發誓:“從今天開始,我謝玲初,不再是清月仙尊的親傳弟子,也不再是天劍宗的一員!”

她的誓言,就如同一道驚雷,在場眾人的心中炸響不止,就如在宣告著她新生活的開始。

在那個決定性的瞬間,清月仙尊剛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得說不出話來。

謝溫玲,那個曾經的天劍宗弟子,冇有絲毫猶豫,毅然張開了她的雙臂,就像一隻翩翩起舞的蝴蝶,輕盈地跳下了險峻的天劍峰,向著那充滿未知的萬魔穀墜去。

天劍峰之上,所有的目擊者都被這驚心動魄的一躍震撼到了極點,他們的瞳孔在那一刻急劇收縮,彷彿想要捕捉住這個不可置信的場景。

幾分鐘的寂靜之後,眾人開始竊竊私語,交換著彼此的震驚和不解。

“我的天啊,謝溫玲真的被逐出宗門了嗎?”有人不敢相信地驚呼。

“難道隻有我一個人無法割捨對謝師姐的留戀嗎?嗚嗚嗚。”一個聲音帶著哽咽。

“我也捨不得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另一個悲痛的聲音接踵而至。

“謝師姐,你能不能不走?嗚嗚嗚,我們真的好想念你!”有人哀求著。

“……請你回來吧!我們後悔了,真的……”又是一個悔恨的聲音響起。

而在深淵之中,謝溫玲緩緩睜開了她的雙眼,抬頭望向了天劍峰上那些熟悉的麵孔。

她聽到了他們的話語,心中不禁一陣恍惚,但很快,她的嘴角微微翹起,似乎在默默告訴自己,她不會再回去,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再回到那個地方。

回憶起在天劍宗度過的那兩年,謝溫玲覺得自己連一顆丹藥都未曾擁有過,實在是諷刺至極。

她緊閉雙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儘管她極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不讓眼淚輕易落下,但她的身體已經開始不受控製地顫抖起來。

當她再次睜開眼睛時,眼眶已經泛紅,嘴唇也失去了血色,淚珠隨著她斷斷續續的抽噎而滑落,長長的睫毛在臉頰上投下一片陰影,宛如逆光中搖曳的蝴蝶。

然而,就在這彈指一揮間,謝溫玲的下方不再是深不見底的黑暗深淵,而是變成了一個花香四溢的草坪。

皎潔的月光從屋簷角流淌下來,濕潤了她腦海中殘留的記憶碎片,彷彿將她帶回到了那個純真無邪的歲月。少女輕輕閉上了眼睛,在花香瀰漫的草地上,慢慢地沉入了夢鄉。

-明他知道的啊!他知道金丹被彆人抽出來的人嚴重點會直接死的,他身為化神後期明明知道的啊!生前還冇死的謝溫玲也才18歲,當時的她花了一年時間成為了金丹中期,但也很快快到金丹後期了啊!當時的她被天劍宗的人稱為極品火靈根的天之嬌女,可天之嬌女就這麼隕落在那流光相皎潔的晚上了。重來一世,她願意這一世倍受謾罵和嘲諷,也不願這一世再留在天劍宗了,留在天劍宗?嗬……她身為親傳弟子卻被內門弟子江琳雪活生生地搶走了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