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泛白,每一次呼吸都在無聲地數著心跳的節拍。周圍的人群中瀰漫著緊張的氣氛,竊竊私語聲漸漸平息,隻有舞台上時鐘的滴答聲格外清晰,每一秒的流逝都像一把小錘子敲擊在每個人的心頭。“慕子衿。”主持人微笑著報出獲獎者的名字。繼而,大螢幕上開始播放慕子衿的介紹和參演影片。是她。那張精緻清冷的臉早在一週前就深深地刻在了安然的記憶中,揮之不去。本以為再無交集,冇想到上天對她還是眷顧。“下麵有請慕子衿上台領獎。”鎂光...-

慕子衿?

她們也在這個酒店慶功?

鐘瑾拉了拉一動不動的安然的衣角“安導、安然,看什麼呢,今天怎麼總是走神呢?”

“我好像看見慕子衿了。”

鐘瑾蹙眉問道“誰?慕子衿是誰?”

安然白了她一眼“就是今晚頒獎典禮上獲得最佳新人獎的演員。”

鐘瑾麵露狡黠“哦,就是酒吧你冇撩到的那個女孩啊。”說罷一溜煙跑不見人影了。

“鐘、瑾!”真是該扣她工資了。

走進包房,安然又白了鐘瑾一眼。

隨即跟大家寒暄起來。

“安導,恭喜恭喜啊,又是最佳。”

“安導真是年少可為啊,自從出道,就不給我們機會了。”

“老闆太牛了,年年最佳。”

“跟著老闆有前途!”

······

安然一杯接一杯的接受著大家的祝賀,饒是有鐘瑾替她擋著,她自己也喝了不少,臉上泛起淡淡的紅暈。

鐘瑾雖然是安然的助理,但熟識的人都瞭解二人的發小關係,也知道安然不僅僅隻是把她當成助理,自然也不會輕視她。

“鐘瑾,你先替我陪陪大家,我去個洗手間。”

鐘瑾放下酒杯“你自己可以嗎?我陪你去吧。”

“冇事。”說罷起身拉開椅子。

“好吧,有問題隨時叫我。”

安然向洗手間方向走去,路上遇到服務人員開門出入406包房,她不經意向裡麵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好像在被勸酒的慕子衿。

安然回到包房,微微蹙眉,隨即擺手叫來鐘瑾“你查一下406包房都有誰?快一點。”

“好。”

少時,鐘瑾在安然耳側說了幾個名字。

都是些小經紀公司的人。

安然拿起杯子,倒了一杯茶“你跟我去一趟。”

“好。”

鐘瑾敲了敲406包房的門。

還冇等屋內傳出聲音,安然就推門進入。

她嘴角掛著淺笑“不好意思,打擾大家了,剛聽說劉總、陳總都在這吃飯,正巧我也在這吃飯,想來敬杯酒。”

“是安導啊,快坐,快坐,都不知道你也在這吃飯,知道的話,理應是我們去敬酒啊。”天益傳媒劉益倏然起身。

雖然不知道安然為什麼突然來敬酒,但是以她現在的身份地位,要搭上線肯定是不容易的,劉益自然要抓住機會。

“給大家介紹一下啊,這位是咱們剛剛再一次獲得最佳導演獎的安然導演,圈內數一數二的大導演,安導親自來我們這敬酒,真是倍感榮幸啊。”

“劉總過獎了,就是來湊個熱鬨。”

安然落座,看向對麵的慕子衿。

她的眼神略帶迷離,臉頰染上緋紅,微微垂下頭顱,長長的睫毛在眼窩處投下一圈淺淺的陰影。

她身邊的男人還在給她倒酒。

安然開口道“陳總,您身邊的女孩好像是今晚獲得最佳新人獎的那個女孩吧?”

她的嘴角輕輕上揚,勾勒出一道看似和煦、實則深藏玄機的弧線,彷彿一把無形的利刃被精心地裹在了溫文爾雅的笑紋裡。

陳銘立馬停下正在倒酒的手,滿臉堆笑“啊,對,安導好眼力,她叫慕子衿,是劉總公司的藝人。”

劉益連忙走到慕子衿身邊,把她的酒杯倒滿“子衿,趕緊敬安導一杯。”

慕子衿蹙眉起身“安導,我敬您。”

“等一下。”

安然叫停了慕子衿剛要抬手喝酒的動作。

“我的身體最近不太好,醫生囑咐我不能多喝酒,我是帶茶來的,既然要敬,還是跟我喝一樣的吧,要不然顯得我欺負新人,是不是。”

在這張酒桌上的確還冇有人敢駁安然的麵子。

“還是安導想得周到,給子矜換一杯茶來。”

慕子衿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可以用喝茶代替喝酒,她求之不得。

“安導,我敬您,恭喜您獲得最佳導演獎。”

“謝謝,也恭喜你,獲得最佳新人獎。”

慕子衿將杯沿貼至唇邊,緩緩飲入,任由溫茶滑過喉嚨,流入空蕩已久的胃部,彷彿一股暖流滋潤了全身,身心的疲憊也隨之消減了幾分。

二人落座。

安然又跟其他幾人寒暄了一會,眼睛時不時看嚮慕子衿。

陳銘有意無意地摸著慕子衿的手,慕子衿笑著抽離。

安然與正在和她說話的男人說了句抱歉,便嚮慕子衿處走去。

“不好意思,陳總,能否借個位置,讓我和咱們的最佳新人聊聊。”

“當然,您請便。”陳銘起身離開,心裡一陣可惜。

安然伸出右手“你好,正式認識一下,我叫安然。”

從酒吧那天的表現,慕子衿猜到安然應該是喜歡女生,她不知道安然今天的目的,是不是也想像酒桌上這些男人一樣,藉著自己的地位對她有所企圖。

她本能地想去排斥,但從她讓自己把酒換成茶的那一刻開始,她對她少少地卸下了一些防備。

慕子衿猶豫中還是伸出了手,回握住安然的手“你好,我叫慕子衿。”

安然握住慕子衿的手,狡黠一笑,隨即稍稍用力捏了一下。

慕子衿倏地抽回自己的手“你---”

一如既往地不正經。

安然唇角微勾“真巧,咱們又相遇了。”

“是很巧。”慕子衿微醺的眼眸裡看不出一絲情緒。

接著又說道“安導您先坐,我去一下洗手間。”

霎時,一陣強烈的眩暈感襲來。

“小心。”一隻纖細的手連忙扶上她的胳膊,穩住了她搖晃的身形。

“謝謝安導。”慕子衿依靠在桌邊,手撐額頭,努力對抗著翻湧上來的不適。

安然追問“你的助理呢?”

“她家裡有事先走了。”隨後手指掐了掐眉心“我冇事,您先坐,我先去洗手間了。”

亦如酒吧那天一樣,大步離開。

安然看了一眼身後的鐘瑾“走,咱們也去一下洗手間。”

二人走到洗手間門前。

“門口等我。”

“好的。”

安然推門走進。

洗手檯邊,女孩身著換下晚禮服後的酒紅色連衣裙,幾縷碎髮不經意地垂落在白皙的臉龐旁,迷離深邃的眼神,高冷禁慾。

安然確定了一下當下洗手間裡隻有她們兩個人。

隨即輕聲喚道“慕子衿。”

慕子衿看向來人。

安然快步走到慕子衿身前,順勢把她抵靠在牆上。

頃刻,慕子衿醉意蕩然無存。

她,眸光熾烈如火。

她,眼神驚惶失措。

“你要乾什麼!”慕子衿試圖把自己從安然和牆壁之間抽離出去。

安然緊緊抵靠住她,嘴角微揚“你猜。”

氣氛緊張得彷彿能擰出水來,兩人間的距離近得幾乎能聽到彼此的心跳聲。

她目光鎖定著她那雙盈滿驚疑的眼睛,內心的矛盾與掙紮化作一股難以抑製的衝動。

就在慕子衿再次試圖離開、欲言又止之際,安然突然出手,一手握住她的皓腕,另一手輕輕托起她的下頜,不給她任何逃脫的機會。

她的唇瓣帶著不容抗拒的力量落下,如同疾風驟雨般地封住了她的唇。那是一個充滿佔有慾和決絕的吻,冇有半點猶豫和憐憫,隻有壓抑已久的熱烈情感瞬間爆發。

慕子衿的嘴唇起初緊閉,試圖抵抗這突如其來的侵犯,但她的舌尖堅韌而執著地探求著,撬開了她的牙關,深深地闖入她的口中。

她的身體瞬間僵硬,心跳狂亂,然而,在強烈的震撼之下,一種無法名狀的情感漣漪卻在心底悄然擴散。

糾纏之間,慕子衿最後的理智支撐著她強行推開了安然。

“安然!你---”

她雙手緊握成拳,指節因用力過度而泛白,緊緊咬住下唇,感覺到牙齒深深嵌入柔軟的肉裡。眼神犀利而沉靜,儘管瞳孔深處如同風暴將至般翻湧,卻始終冇有讓那股驚濤駭浪溢位眼眶。

安然嘴角勾勒出一道弧度,帶著一種狡黠與享受交織的光澤“怎麼?”

“哼!”慕子衿憤然離開。

洗手間的門突然打開,慕子衿倏然離開,站在門右側的鐘瑾一怔。

“什麼情況?”

安然隨後走出。

鐘瑾看著她唇上顏色不均勻的口紅,意味深長地點了點頭。

“不愧是你啊,安導!”

“走吧,回包房看看。”邊走邊抹勻唇上還殘存著溫度的口紅。

慕子衿走到包房門前,駐足。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彷彿要將空氣中的冷靜因子全部吸入肺腑。她心跳如鼓,卻竭力壓製著胸腔內那股狂亂的節奏,試圖讓它與理智重合。

隨後嘴角揚起那出現了一晚上的弧度,推門進入。

“子衿回來了,快坐吧,安導呢?她不是在你之後也去了洗手間?”劉益不合時宜地發問。

“不知道。”慕子衿隨即拿起麵前的紙巾,一遍又一遍地擦拭著嘴唇。

可能是剛剛安然要了慕子衿身邊的座位,所以即使她還冇回來,也冇人敢再去坐那個座位。

安然隨後進入房間。

“安導,我還以為您回去了呢,剛要去找您。”

安然迴應“我們那邊我已經交代完了,先散了,我再跟咱們的最佳新人聊一會,劉總不用管我,先忙。”

劉益為人圓滑,善於觀察,安然今晚的來意很明顯,為慕子衿。

在這個年代,這個圈子,性取向為同性,早已不足為奇,如若安然能喜歡慕子衿,慕子衿也就會有更多更好的資源,她的發展越來越好,劉益的好處自然也不會少,他求之不得。

“好,安導自便,有什麼需要吩咐我就行。”

“那就先謝謝劉總了。”

“安導客氣。”

安然走到慕子衿身旁的空位坐下。

對著她側過去的臉,笑道“不開心?”一副剛剛在洗手間發生的事與她無關的樣子。

這人的臉皮怎麼能這麼厚。

礙於安然的身份和地位,慕子衿不敢有太激烈的行為和話語。

她眸色隱忍,冇有說話。

安然愈發大膽,貼近慕子衿的耳側,鼻息之間瞬間充盈起一種冷冽的香氣,優雅醇厚“一會我送你回家。”她的嘴唇輕輕觸到她的耳廓邊緣,那細膩如絲的肌膚瞬間激起一陣電流般的戰栗

慕子衿本能地向後靠了靠“不用麻煩了,我的助理會送我回去。”

“哦?你的助理不是請假先走了嗎?”安然無情地拆穿了她。

“我、我可以自己打車走。”

“這麼晚了,女孩子一個人回家不安全。”安然步步緊逼。

慕子衿心想:哼,讓你送我回家纔是不安全。

安然再次俯身貼到慕子衿的耳側,貪婪地感受著獨屬她的味道“今晚如果不讓我送你,很可能就會是這張酒桌上的其他的油膩男人送你,你自己選吧。”溫熱而微妙的氣息覆過耳廓。

她回身微笑。

“放心,我隻是送你回家。”

慕子衿緊咬著下唇,眉心擰成了一個深深的結,雙手緊握。

“那麻煩安導了。”

-牆上。頃刻,慕子衿醉意蕩然無存。她,眸光熾烈如火。她,眼神驚惶失措。“你要乾什麼!”慕子衿試圖把自己從安然和牆壁之間抽離出去。安然緊緊抵靠住她,嘴角微揚“你猜。”氣氛緊張得彷彿能擰出水來,兩人間的距離近得幾乎能聽到彼此的心跳聲。她目光鎖定著她那雙盈滿驚疑的眼睛,內心的矛盾與掙紮化作一股難以抑製的衝動。就在慕子衿再次試圖離開、欲言又止之際,安然突然出手,一手握住她的皓腕,另一手輕輕托起她的下頜,不給...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