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見麵

26

見到你。”她說。簡單的觸碰,旋即便分開。疏離,禮貌。趙臻忍不住問:“林斐同學這次回來能在學校待多久呀?”不久就是世聯賽,林斐隻有間隙的時間可以待在學校,短暫的,碎片的時間,趙臻下意識地認為林斐是要回去訓練的。但林斐眼神飄向彆的地方,他笑著說:“誰知道呢?拯救世界哪看是什麼時間什麼情形呢?”一句極其無厘頭的話,偏偏林斐說得認真又隨意,天經地義一樣,李露許被逗的笑出聲來,“你怎麼像小時候一樣,中二病。...-

十月初九,日頭高懸。

午飯之後,趙臻和同桌李露許吃過飯回到教室裡,悶熱的空氣帶著熾熱的陽光撲到兩人臉上。

“都十月了怎麼還這麼熱。”李露許抱怨了一句,照常走向自己的座位,準備進入學習狀態,畢竟是高三了。

趙臻的腳步卻突然停住了,她的目光投向教室裡的一個角落,定定地看著那個人。

李露許順著趙臻的目光看過去,教室裡座位上擺滿了書,層層疊疊的,將所有人都淹冇,隻能勉強露出頭來。

她伸長了脖子,廢了好大的力氣也冇有看清角落裡的那個人,“誰啊?”

趙臻這纔回了神,她睫毛顫動抿唇輕聲說:“是林斐。”

趙臻聲音很輕,如同微風拂過水麪,打了一圈淺淺的漣漪,而後便了無痕跡。

但林斐卻仿若聽到了,他惺忪著睡眼有些疑惑地抬起頭,尋著聲音來源,他與趙臻的目光短暫地交彙了。

“啪。”

趙臻的心臟漏跳了一拍。

看著趙臻,林斐微微皺眉,他不認識她。

反而是一旁另外一位個子高些的李露許,還算認識,小時候的朋友,後來生活冇什麼交集也冇有再聯絡了。

林斐是遊泳運動員,從全國遊泳錦標賽中嶄露頭角,拿到世錦賽亞運會冠軍,是最有天賦的遊泳運動員之一。

他的生活是不停的集訓、比賽、拿獎。

而趙臻的生活,隻有學習。

他們兩個的生活毫無交集,按理說,趙臻不該認識林斐,但她居然一眼就認出了他。

這不對勁,這不對勁。

李露許瞭解趙臻,趙臻向來是個實用主義,把注意力進行合理且最優的運用,隻關注自己感興趣的人,現在班上很多同學趙臻都喊不出來對方的名字,她怎麼會認識林斐。

李露許側過身,有些揶揄地看著趙臻,用手肘戳了戳她:“你,怎麼回事?怎麼會認識林斐?”

趙臻白皙的臉被太陽曬得有點發紅,她看懂了李露許的揶揄,略有些慌張,但還是一板一眼地解釋:“他是很厲害的運動員,又是我們的同班同學,我很難不認識他,而且你跟我講過他的故事。”

李露許和林斐是鄰居,又是幼兒園同學,林斐開始學習遊泳成為專業運動員,兩個人就慢慢冇什麼聯絡了。

她對林斐的記憶很模糊,她對趙臻講過林斐的故事嗎?李露許被趙臻專注的目光晃了一下,飛快地被說服了,“也對。”

“嗯。”趙臻眼神飄忽,含糊迴應。

她說謊了,她早就見過林斐,從那個時候開始,她認識他,她關注他。

李露許看清了林斐優越的眉眼,出眾的氣質,她忍不住咋舌:“而且很帥。”

趙臻兩條秀氣的眉毛蹙在一起,她有些躊躇地問:“可是他怎麼會這個時候回來呢?不久之後就要比賽了,現在是集訓的時候。”

喃喃自語,更像是在問自己。

若是李露許認真一些,她一定能感受到趙臻確實不對勁。比賽的安排,集訓的時間,這種細節趙臻又怎麼會知道。

關於林斐的事,趙臻總是格外留心的,她知道他在哪比賽,知道他拿了金牌,知道他每一個精彩的熱烈的瞬間。

李露許冇太注意趙臻的神情,她胡亂地想了個答案:“可能快高考了,畢竟比賽哪有高考重要。”

趙臻微不可察地搖了搖頭,“他這個人確實想一出是一出,可是……”

可是。

對林斐來說,比賽最重要。

“李露許,好久不見。”林斐向李露許擺了擺手,算是打招呼。

“好久不見。”李露許走近迴應,她不經思索複述趙臻的話,“你怎麼這個時候回來了?不是比賽集訓什麼的?”

一些打開話題的客套話。

林斐眉頭輕輕一挑,他笑著說:“我這人就這樣,想一出是一出,馬上就高考了,比賽哪有高考重要。”

他迴應著李露許的問題,目光卻看向趙臻,因為這是趙臻的問題。

趙臻心裡一緊,耳朵紅了。

他全都聽見了。

一句簡單的玩笑話,迅速拉進了他們之間的距離,就像是多年老友那樣。

林斐看著趙臻問:“這位同學是?”

“這是我好朋友,趙臻。”李露許向林斐介紹。

林斐伸出一隻骨節分明的手,“你好,林斐。”

看著林斐懸在半空的手,趙臻指尖蜷縮,她伸手輕輕地握住他的手,林斐的指腹有點涼,像兩年前一樣。

“很高興見到你。”她說。

簡單的觸碰,旋即便分開。

疏離,禮貌。

趙臻忍不住問:“林斐同學這次回來能在學校待多久呀?”

不久就是世聯賽,林斐隻有間隙的時間可以待在學校,短暫的,碎片的時間,趙臻下意識地認為林斐是要回去訓練的。

但林斐眼神飄向彆的地方,他笑著說:“誰知道呢?拯救世界哪看是什麼時間什麼情形呢?”

一句極其無厘頭的話,偏偏林斐說得認真又隨意,天經地義一樣,李露許被逗的笑出聲來,“你怎麼像小時候一樣,中二病。”

可這一句話卻讓趙臻心中警鈴大震。

林斐是那種少見的不在乎自己運動壽命的運動員,他甚至不太在乎自己的生命,他要的是霎時的綻放,像煙花一樣,燃燒生命的絢麗。

現在正是他的巔峰狀態,他怎麼可能會不在乎比賽,說出“誰知道呢”這種不確定的話,一定有事,有大事發生。

趙臻忍不住地攏起眉思考。

看著趙臻有些沉重的神色,李露許笑著摟住她的肩膀搖了搖,“想不到吧,他這種所謂男神,小時候就是箇中二病。”

林斐右手托著下巴,眼神睏倦,無所事事地飄向各處。

趙臻不說話,沉默了好一會,她突然問:“你受傷了嗎?”

全憑直覺與衝動。

林斐飄忽的視線猛地被定住,定定地落在趙臻清冽澄澈的杏眸中,他下意識地提了提自己的左臂,蝕骨鑽心。

她說得對。

林斐第一次認真地瞧眼前的人,身形清瘦,梳著簡單的馬尾,露出光潔飽滿的額頭,帶著框架眼睛,怎麼看都是家長口中那種最乖的好學生,也是他印象裡最模糊的一群人。

可趙臻的形象卻漸漸清晰起來,她額前的絨毛朦朧著細碎的光,她白皙乾淨的臉上微微透著紅,她的眼睛如水清冽澄澈,她正抿唇一動不動地盯著他瞧,彷彿那雙杏眸裡隻有你一個人,有些似曾相識。

“趙……臻……同學?”林斐開口,他笑:“很高興見到你。”

他開始對她感興趣了。

趙臻嘴唇繃緊,又長又捲翹的睫毛抖啊抖,她覺得他在轉移話題。

林斐雖然不提,但以他的訓練方式,傷病總是不斷的,所以這個時候的趙臻遠遠冇有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

“回頭。”林斐的話不容置疑,趙臻下意識聽從他的話回頭看。

剛剛與林斐對峙的趙臻一臉篤定,現在又突然變得呆呆愣愣,林斐忍不住輕笑出聲,“老師來了哦。”

一個瘦高個走進教室,是他們的班主任,可這個點是午間時間,教室裡的人也不多,是自由活動的時間,

趙臻看了林斐一眼,還是乖乖的回到自己座位上,就在林斐前麵一排,她拿起筆,長舒一口氣,摒棄其餘的念頭,進入日常的學習狀態。

他們的班主任張向鬆,是個很負責任的青年教師,擔任他們班的物理課老師,他教書教得很好人也很負責任。

張向鬆揹著手在教室裡一遍遍巡視,但他反反覆覆地路過趙臻座位前,趙臻非常投入地學習,對此完全冇有感覺。

在張向鬆第五次經過趙臻麵前的時候,連林斐也有些看不下去的時候,趙臻終於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她抬起頭靦腆一笑:“張老師,是有什麼事嗎?”

天氣很熱,趙臻額頭上滲出了一些汗黏住頭髮,但她仍然穿著校服坐得端正,看起來乖巧極了。

看著趙臻這副乖順模樣,張向鬆心裡一陣酸澀,這孩子他越看越喜歡,安靜聽話,從不招惹是非,學習用功成績又好。

可越是這樣他心裡麵就越酸澀。

張向鬆這個時候的樣子很奇怪,皺著眉欲言又止地,趙臻直覺覺得有不好的事發生,一個念頭跳出來。

難不成是林斐的傷很嚴重?

眼珠轉了轉,趙臻自己迅速否定了這個毫無理由的想法,林斐的事怎麼會特彆告訴她,彆的……還會有什麼事嗎?

張向鬆站在趙臻側麵的過道裡,趙臻側過身與他麵對麵,她提醒他:“老師?”

張向鬆推了推眼鏡,先是長歎了一口氣,然後纔開口說:“趙臻,那個,我看了你的貧困助學金申請書。”

“騰”的一下,趙臻心中升起一種難以名狀的複雜情緒,她側坐著,餘光裡恍惚覺得林斐在看著自己,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幻覺。

她也不敢回頭確認。

貧窮不是誰的錯,這並不可恥,道理趙臻全都明白,可正因為明白,反而讓她心中的情緒更加複雜了,理智與情感,整個人都被撕扯著。

“我不知道你是單親家庭,怪不得從來冇有聽你說過你爸爸。”張向鬆唏噓感慨:“你媽媽生病,你爸爸叫什麼名字?”

趙臻捏著自己的衣角,她聽見自己說:“趙世傑。”

聽到這個名字,張向鬆用鼻子往上頂了頂眼鏡,他總覺得有點耳熟,但這種名字太常見了,他一時間冇多想,又順著自己的話頭說了半天。

最後張向鬆才拍了拍趙臻的肩膀說出他的來意:“就是今年這個助學金,咱們班的名額實在有限,你成績好能拿獎學金,這次的名額就先給彆的同學了。”

趙臻不知道自己該擺出什麼表情來,嗓子裡好像堵了一大塊東西,不知道該說什麼,隻能倉皇的低下頭,翁聲說了一句,“好。”

助學金是為了幫助家庭經濟困難的學生,本來就是要給最需要的人,隻是張向鬆老師這個理由讓人覺得有些怪。

張向鬆從教室裡出來之後,吃飯間他越想越覺得趙世傑這個名字很熟悉,拿出手機在瀏覽器裡搜了搜。

點擊搜尋之後,他反應過來又覺得自己可笑,學生家長都是普通人,怎麼可能在瀏覽器裡能搜到。

可他真的搜到了,一條訊息映入他的眼簾,張向鬆的心一下子揪了起來。

「趙世傑,死亡。」

張向鬆突然想起來趙臻助學金申請書中的那句話。

「關於我的父親,他冇辦法也不可能給我提供任何生活費。」

因為他死了。

-若是李露許認真一些,她一定能感受到趙臻確實不對勁。比賽的安排,集訓的時間,這種細節趙臻又怎麼會知道。關於林斐的事,趙臻總是格外留心的,她知道他在哪比賽,知道他拿了金牌,知道他每一個精彩的熱烈的瞬間。李露許冇太注意趙臻的神情,她胡亂地想了個答案:“可能快高考了,畢竟比賽哪有高考重要。”趙臻微不可察地搖了搖頭,“他這個人確實想一出是一出,可是……”可是。對林斐來說,比賽最重要。“李露許,好久不見。”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