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冥婚對象是女子?

26

茗母親在世的時候親手縫的。林和茗在房間裡換上喜服,她看著鏡子裡消瘦的麵色蒼白的麵容感覺有些陌生,好看的杏眼下是化妝也掩飾不掉的黑眼圈,她確實已經好幾天冇有好好休息了。林和茗又轉頭看著放在床上的新郎嫁衣,她以前不理解母親為什麼要縫一個誕生就是為了燒掉的東西,現在看了看她隻是心裡空蕩蕩的。等林和茗下樓父親已經全部準備好了,一向穿著粗糙的鄉下人換了身體麵的中山裝,父親叫了輛三輪,拉著所有準備好的彩禮,帶...-

“和茗,你這個暑假打算乾什麼呀,一起出去玩呀?”

林和茗的室友何喬打趣問道。窗外烈日當頭,寢室內三人恰好都在,好不容易到了暑假,何喬一把勾住正在收拾行李的林和茗,“我聽說附學城那裡新開了一家火鍋自助,大學生組團去還打折呢,要不要一起去嚐嚐?”

林和茗一縮脖子擺脫了何喬的桎梏,專心致誌地收拾著衣服,搖了搖頭。

“不去。”

“為啥啊,你平時一直悶在圖書館,現在好不容易放假了,一起吃頓飯在走嘛!”

林和茗沉默不語,她收拾好最後的必需品,拉好拉鍊後才輕輕歎了口氣,“我要回去結婚。”

“回去結婚啊……回去結婚?和茗,你在開什麼玩笑?!”

林和茗低頭不語,並不像是開玩笑,一旁癱在床上一直沉默的霍扶不知道什麼時候坐了起來,半眯著眼睛盯著林和茗,似乎一點都不驚訝。

“恭喜呀,那我隨個分子好了。”

這個婚事在林和茗還是個娃娃的時候就定下來了。

母親在世的時候曾經告訴林和茗,她小時候重病瀕死的時候,是與一位大能保下了她,代價就是要長大後與一位“鬼”成婚,不過與常禮節不同,需要林和茗來娶。

這一晃十年過去了,奶奶與母親已經去世,破舊的小村莊像是被時代拋棄的孤舟,冇有多大的變化。

一到村口,父已經等她很久了,四目相對無言,明明已經很久冇有相見,但是兩人臉上都冇有喜色。

父親接過林和茗拖著的行李箱,父女兩就這樣沉默著向村裡走去。

“在學校裡過得可好?”終於,父親打破了沉寂。

“都挺好的。”

“好好,好就行……”

一直到家門口兩人也冇有再說些什麼。父親幫林和茗安置好行李,一副要說什麼但有些為難地樣子,林和茗瞭然,率先開口,“我等會就去換衣服,過幾天就結親吧。”

父親猶豫再三,最終不捨般點了點頭。步子沉重地從房間裡拿出已經準備了很多年的大紅喜服,這還是林和茗母親在世的時候親手縫的。

林和茗在房間裡換上喜服,她看著鏡子裡消瘦的麵色蒼白的麵容感覺有些陌生,好看的杏眼下是化妝也掩飾不掉的黑眼圈,她確實已經好幾天冇有好好休息了。

林和茗又轉頭看著放在床上的新郎嫁衣,她以前不理解母親為什麼要縫一個誕生就是為了燒掉的東西,現在看了看她隻是心裡空蕩蕩的。

等林和茗下樓父親已經全部準備好了,一向穿著粗糙的鄉下人換了身體麵的中山裝,父親叫了輛三輪,拉著所有準備好的彩禮,帶著林和茗去了“婚房”。這是父親苦了半輩子在村裡置辦的新房。

這所小小的房子現在已經掛上了大紅色的紙花綢帶,地上也有彩色的紙片,明明是一拍喜慶祥和的場景,林和茗卻覺得違和感十足。

在貢堂裡,父親讓林和茗跪在火盆前,自己依此將紙房子,紙傢俱等等各種紙製作的彩禮投進火盆,包括兩個紙紮的小人,最後是那件精緻的新郎嫁衣,父親似乎是頓了一下,也將它放了進去,林和茗看著被火舌吞噬的紅袍,感覺有些恍惚。

她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麼重的違和感了,作為喜宅,卻空蕩蕩,安靜地讓人心慌,可是雖無賓客,卻能每時每刻都能感到有大量的視線落到自己身上。林和茗甚至感覺自己聽到了嬉笑聲與祝賀的聲音。

最後父親將林和茗送進新房,相望許久後,鎖上門便走了。

隨著大門哄得一聲關上,一直縈繞在自己身上的窺視感終於散去,雜七雜八的聲音也消失了,世界頓時寂靜得讓人心裡發毛。

林和茗看著用紅布佈置的滿噹噹的大院,仍是顯得蕭條,而且室內無風,綵帶竟然在晃動。

她跨過火盆,也就在那一瞬間,天色好像暗了下去,陰風頓起,紅色的綢條揮動,林和茗不敢抬頭,她可以感覺到身邊多了一個身穿大紅嫁衣的人影。

她小心翼翼走進大堂,忽然一個空蕩渺遠的聲音響起——

“一拜天地——”

林和茗緊張地對著麵前的大堂三叩首,頓時大堂中所有的蠟燭都同時亮起。

“二拜高堂——”

林和茗對著大堂中理應坐著父母——當然現在空蕩蕩的椅子三叩首。

“夫妻對拜——”

林和茗緊張地轉過身,對著那個身影三叩首,她一直冇敢抬頭,但出乎她意料的,對方的手並不是她預想中的腐爛青紫,而映入眼下的是白皙的骨指,交疊在胸前,與她叩首禮成。

不過她還冇來得及多想,那聲音又想起了。

“送入洞房——”

林和茗心裡咯噔一下,終於,這也算她三叩九拜娶的新郎了,不過冇有一般女人結婚的欣喜,她現在怕得要死。連續幾天的睡眠缺失加上路程輾轉,她現在可真是又累又緊張,實在是精神疲勞,可她踏入洞房的那一瞬間,一切詭異的風聲都結束了,隻有中間的柳木桌上的蠟燭還在一晃一晃。

她的“新郎”正安穩地坐在床沿上,紅色輕紗遮掩,分明看著讓人意亂情迷的情景,卻讓林和茗詫異。

為什麼“新郎”的身形怎麼這麼嬌小?

她小心翼翼撫開輕紗,心裡也在瘋狂建樹,要是新郎不好看甚至很恐怖千萬不能表現的太驚異,就把她當個大恩人貢在那就行,冷靜,冷靜……

紅紗揭開,林和茗第一次正視她的“新郎”。

白皙的美人乖巧地端坐在床上,臉色蒼白,在紅燭衣袍的映襯下甚至有些發青,精緻的大紅嫁妝也冇有掩蓋她本身的絕色容顏,隻不過這大紅袍有些襯得本人格外瘦削。

“他”真好看。

這是林和茗的第一反應。

精緻的鳳眼低垂,平添幾分溫順和可憐,有些蒼白的臉在大紅喜服下更顯單薄。墨色長髮挽在身後。這是一張渾然天成天成的美人麵,就是最頂頂的大明星都不能與之相較,精緻的下顎線——再向下看去,林和茗突然從愣神中反應過來。

這是個女生!林和茗猛掐手心纔沒有發出聲,為什麼這是個女鬼——雖然也冇說一定是男鬼。

林和茗在一旁頭腦風暴,這邊的女鬼跟個冇事人一樣,女人眉眼低垂,似乎有些心不在焉,看不出在想什麼。

她半天冇等到林和茗有什麼反應,似是覺得有些無趣,便起身離開了。

林和茗木楞地看著美人就這麼灑脫地推門離開了,“嗒——”一聲關門聲響起,好久才反應過來自己這個劫算是平安度過了。

鬆了一大口氣好,林和茗這才發現自己背後已經濕透了,三五下脫掉繁複的喜服,從衣櫃裡翻出之前父親為她準備的睡衣。

冰涼的睡衣貼在自己身上,加上冷汗讓林和茗打了個寒戰,這纔有些迴歸現實的真實感——自己剛剛娶了一個女鬼。

林和茗大腦一片混亂,她頭疼欲裂,原以為這個晚上會睡不著,或許是一直處於高度緊張地狀態,這一閉眼便進入了夢境。

“你還敢回來……”

“彆以為換個外貌我就認不出來了,我要殺了你!”

-真。林和茗匆匆打斷了她的話,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死寂的室內,確定女鬼暫時不會來了。“我娶了個女鬼!”“哦。”“她還要殺我!”“嗯。”林和茗一陣炮火連珠,可是對方迴應平平,好像早就預料到一樣。“你為什麼這個反應?”林和茗漸漸冷靜下來問到。“你平時身上就鬼氣纏身,那麼重的鬼氣還冇出事,多半就是跟鬼結了什麼契約,而且你既然還能跟我打電話說明還活著。”霍扶不緊不慢地說,“而且你身上的鬼氣早早就有殺了你的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