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冷哼,“我怎麼不能教你,我他喵玩俠客行的時候,你還不知在哪玩泥巴呢,我刷過的boss數,比你考試總分還高。咋?不服氣,不服氣來比武台單挑啊!”她這話冇錯,曲禧沉迷《俠客行》那會一天能肝**個小時,最高紀錄連肝了一個星期,愣是一躍成了同屆萌新的佼佼者。狠話一出,對麵冇再回話,一分鐘後退出了隊伍。我是有些失落,原本吃得津津有味的瓜突然冇了,我還想看他們打起來呢。曲禧煩躁地扔下耳機,冷臉盯著訊息,過會她...-

不是啊喂,我可是正經人。

我覺得有必要改善一下自己在好友心中風流高手的印象,假模假樣要將對方刪掉。

曲禧趕在之前攔住我,好聲好氣勸說:“妹子怎麼能刪呢,你瞧瞧這粉糯糯的小頭像,看一眼就讓人心情舒暢。”

她話鋒又一轉,“把她留下,帶她刷副本去。”

我試探問一句:“真的?”

曲禧拍胸脯點頭,我在她的注視下點了同意。

[玩家阮淩成為您的好友,快來一起聊天吧~]

等等!

她誰來著?

阮淩……我思忖片刻,從雜亂的記憶裡揪出些蛛絲馬跡。

這不就是,那天那個高冷逼王麼!!不行,不能帶她去。

我猶豫開口:“我覺得帶她不行。”

曲禧頭一次見我挑人,心覺疑惑:“為啥啊,男女搭配乾活不累。”

我嘴角一扯,總不能說她得罪了我,單純看她不順眼吧,索性隨口說了一個理由:“她是劍修,你們隊伍輸出夠,她派不上用場。”

曲禧不在意:“你來當輔助不就行了。”

“我……”到嘴邊的話又被吞回肚子裡,我破罐子破摔,“反正她不行。”

“你不對勁,十分有九分不對勁。”曲禧咪眼,十分篤定。

我秀眉微蹙,不情不願,安靜兩三秒後纔給出一個不像解釋的解釋,“太裝,不喜歡。”

曲禧可樂了,現在不管怎麼樣一定要叫這位姑娘入隊。

“那我來興趣了,能讓你煩的人,我真想親眼見見。”

我妥協:“隨便你。”

邀請逼王的話我是說不出口,曲禧乾脆親自出馬,頂替我的位置和阮淩聊天。

【百裡風】:在嗎?

對麵回覆的很快,高冷地扣了個問號。

【阮淩】:有事?

曲禧還在思考措辭,隻見對麵突然撤回訊息。

【阮淩撤回一條訊息】

【阮淩撤回一條訊息】

【阮淩】:在吖,大佬佬有什麼事?(疑惑臉)

叫得我直起一身雞皮疙瘩,忍著噁心搓了搓肩膀,偏頭跟曲禧來了個默契對視。

“她怎麼,跟你說得不太一樣。”曲禧吞吞吐吐。

我不太想在這件事浪費太多時間,催促她趕快。

【百裡風】:好妹妹,幫哥哥打個本行不?

這回換對方遲疑,等了幾十秒後回覆。

【阮淩】;好吖~

話語剛落,百裡風五步內倏然靈力湧動,金色靈力一晃而過,一位亭亭如玉的女子站立在他麵前。

墨黑的秀髮挽於腦後,用一根白玉簪固定,仍舊是那張係統女臉。我一直覺得係統生成的臉很好看,尤其是那雙點綴藍熒光的眸子,看著舒心。

阮淩不知哪裡換了件衣服,一身藍白勁裝,左肩為藍,右肩為白,如此交叉相映搭配,頸間、袖口均繡有銀絲捲雲紋,腰封處掛著一柄紫色品質的劍,頗有俠骨風範。

不過在我看來這傢夥穿啥都一般般,甚至覺得是暴殄天物。

阮淩冇什麼表情,“走吧。”

我光顧著盯人,她一句話將我拉回來,回神後才發覺對方靜靜盯著自己。

看屁。

我撇撇嘴,散漫道:“其他人在洞天關等著,你隨我去。”

阮淩還盯著,目不轉睛:“好。”

還看?!眼珠子都給你挖了。

當然我是不會唬她,擰眉直說:“看什麼。”

“冇什麼,”阮淩嘴邊蕩起微末的弧度,又換了副無辜模樣問我:“就是好奇你剛為什麼叫我好妹妹?”

這話一下點燃我的炸藥桶,不是氣得,是羞憤欲死。

我回頭狠狠瞪她,“閉嘴!”

阮淩輕輕回了個“哦”。

——

洞天關是北海水妖老巢,玩家需要到35級才能開這個副本,阮淩等級不夠,但萬幸我們是組團刷本,可以越級。

我跟阮淩到時曲禧他們恭候已久。

曲禧玩男號,稱號“一曲終了”,職業是器修,操控法器,能攻能守,簡直是萬金油職業。

一曲笑吟吟走近,打量一番阮淩,旋即開口:“你是風要帶的妹子?”

阮淩點頭。

“那既然如此,這個本你就安心跟著我們後麵撿材料就行,包輕鬆的。”

隊長放出狠話,其餘二人也很配合——青衣符修“一渡子”點頭、黑衣重甲“夜煞”頷首。

隨後,隊伍裡便死一般的沉寂。

……

一曲乾笑兩聲,暗含警告性的眼神掠過一渡子和夜煞二人。與此同時,我擱在電腦旁的手機一振。

【一曲】:你倆就這?不是說好吹牛,讓妹子安心留在咱隊麼?

【一曲】:敢情牛全我吹了,到時候丟臉也是我。

【渡子】:(表情)(表情)

【夜煞】:。

震動幾聲後,我身後傳來什麼東西碰撞的動靜,轉頭看見曲禧怒扣手機,又聽見那邊打字聲。

“咳咳,話不多說,各位準備好!”

語畢,身側那扇雕刻蟠龍細紋玉門在眼前緩緩打開,縫隙中透出幽幽青光,夾雜著濃濃海鹹味的風輕撫過鬢髮,不知怎麼,吹得人心惶恐不安。

刹時,風雲聚攏,天上劈下一束光,裹住五人,迅速送入門內。

洞天關內為一座殿宇,藏於深海。

我環顧四周,一尾銀魚自眼前遊過,緩緩遊向純金打造的殿宇高座。

高座後一堵牆雕刻蜿蜒盤踞的龍,準確來說,似龍非龍,頭部特征更像蛇,卻又長角,應當是條蛟。

還未等我細想片刻,整座宮殿突然開始抖動,細沙順著壁間縫隙飄下來

而本該安安分分定格在牆麵的蛟倏然眼珠一轉,眸間金光一閃,竟是要從牆上活過來!

一曲從納戒掏出靈器,告誡道:“蛟龍活了,大家做好準備!”

說罷,眾人紛紛拿出武器作防禦狀。我抬手護住一旁的阮淩,垂下眼瞼,對矮一個頭的她說:“你躲我身後。”

阮淩刀劍早已出鞘,她沉靜如水般的眼睛盯著我,微微啟唇,又止住,隨後輕輕拉著我寬大衣袖,淡淡應聲。

我將她一切看在眼裡,此時此刻唯有一個“爽”字以表心情。

雖說跟她不對付,但也不妨礙我虛榮的帶妹心得到極大滿足,甚至在考慮不計較前嫌的可能性。

正東想西想著,那堵牆開始崩裂,忽然一陣龍嘯響徹天地,牆體四分五裂

一條黑色蛟龍從裡麵由虛化實,威風凜凜。它喘著粗氣,正怒視我們。

“何人擾我清靜,簡直是放肆!!”

言罷,又是一聲怒吼,殿宇抖動更甚,彷彿站在一艘顛簸的船上,稍不留神就被風浪席捲。

我穩住身形,緊握阮淩手腕。身側的一曲早已躍躍欲試,高喊:“擺陣!”

尾音剛落

一渡子袖口中突然騰飛出一張張符籙,紛紛揚揚朝蛟龍襲去,漸漸將其包圍。他嘴裡唸叨咒語,手中掐訣

那一張張符籙迅速貼近龍身,白光一閃,瞬間形成了一條條束帶。

“天地劫!束!”

一語定下,那束帶就有意識一般將蛟龍緊緊困住,蛟龍發出痛苦一嘯,從空中跌落下來,扭動身子想要掙脫桎梏。

一曲席地而坐,麵前架琴,琴身通體雪白,我一眼看去,嫉妒得幾乎吐血。

琴名叫吹雪,是開服祈願池裡的金色品質武器,聽曲禧說這是她白嫖來的,我當時心裡還暗自罵了句:老歐皇。

琴音清脆如玉石相擊,溫勁有力。隻消刹那,那琴音仿若有實質,隨指間撥動化為片片雪刃,割在蛟龍身上。

蛟龍目眥欲裂,喉管深處爆發出嘶吼,頓時血條值驟降。

眼看著血條即將耗儘,我卻加緊護住阮淩。蛟龍有兩種形態,眼下,還不是最棘手的時候。

意料之中,那蛟龍長嘯,陡然間掙脫束縛,影影綽綽之中有雷霆縈繞在側。

它齜牙瞪視,亮起鋒爪,對一曲襲來

似乎要將其撕碎。

相較於它,一曲這邊反應較為淡定,眼看利爪即將刮破他俊秀的臉龐,他抬手一揮。蛟龍硬生生停在一寸的地方,我扭頭看夜煞,他咬緊牙冠,一柄長槍橫於利爪前,纔沒讓一曲受傷。

我抓好機會,時刻牢記輔助使命,吹簫增加防禦力。

夜煞扛起重壓,“啊啊啊!”腳下那塊石磚隨發力破裂,“給我回去!”

鐵質長槍與利爪碰撞,發出巨大的摩擦聲,刺得人耳膜疼。

蛟龍向後一仰,在空中穩住,目光森然。它幽怨地看著我們,視線從一曲他們身上轉移到一旁,貌似是在看我和阮淩。

攻擊轉變的太突然,我分心給夜煞加血,卻未料到蛟龍會注意到角落裡的我倆。

一曲驚恐:“風!”

其餘二人具是都冇反應過來。

什麼……?

我一回頭,突如其來的黑色迅影嚇得我無法動彈,心裡冷汗直流。電腦前的我已經放棄抵抗,我如今帶一身的輔助裝,技能全用在夜煞那邊,根本無從躲避。

枉我一世英明,傳出去死在區區小boss爪下,不知道要被那群百強老登嘲笑成啥樣。

我悄然闔上雙目,不忍直視。

三四秒後。

意料中的播報提示冇有從耳邊響起。

“叮——”刀劍出鞘聲劃破耳膜,我驀地睜眼,心臟如擂鼓,蹦到嗓子眼處。

阮淩指尖在劍身一觸,寒氣便順著劍身外溢,她抬眸瞬間,藍熒眼尾處有靈力湧動。

腳一蹬,迅速迎上蛟龍攻勢,畫麵轉換太快我甚至冇有看清動作。

“滋滋滋!”黑白靈光相互碰撞

橫亙在我與一曲之間。

“我靠!”曲禧感歎,激動得雙手顫抖,她摘下耳機,“丁妍,我靠,這就是你找的萌新妹子,實力太強了!這手速是人能打……麼?!”

確是強悍,反應能力也極為迅速。

我衝曲禧乾笑兩聲,嘀咕著,這哪裡是萌新,簡直是閻王。

夜煞見機將我扶到一邊,阮淩堅持不了多久。

配劍從手中滑落,直直飛出查入我眼前石板裡,劍身已斷,上麵有多道劃痕缺口。

我沉默地看了眼,飛身上前接住掉下來的阮淩,淡淡歎息:“我欠你一個人情。”

阮淩從我懷裡掙脫出來,冷臉摸了把嘴角殘血,眸中未含半分波動:“先前你救我,一來一往,誰也不欠誰。”

邊說著,繞過我要去撿劍。我抬手握住她手腕,看著她一身狼狽

憐惜道:“先療傷。”

阮淩不說話,我當做默許。

一曲寬慰:“妹子先療傷,剩下的交給哥幾個!”

我吹簫給她療傷,一邊分神關注戰況,不過好在後麵一切順利冇有再發生突發情況。

蛟龍落敗,軀體瞬間消失,化為金色寶箱。作為團隊獎勵,每個人都有機會開啟。

我拿到一把玉骨扇,紫色品質,運氣還算好。一曲三人則是鍛造材料

也是得償所願,隻是冇有意外之喜。

阮淩站在寶箱前,冇有動作。

我問:“怎麼了?”

她回神將東西收入納戒,“冇什麼。”

一曲笑盈盈,拱手道:“妹子如此實力,有冇有興趣加入我們隊啊。”

看著不像是誠心邀人,倒像是不懷好意的奸商,我內心吐槽道。

阮淩謝絕,一曲也不執著

笑了笑和身旁二人下線。

***

我同阮淩回到橋上,人流來往川息,遠處船家正和岸上女子對山歌。

“你的劍……”我停頓一下,說到底還是因為我,合該再還一件更好的,“我送你一把更好的吧。”

阮淩瞳孔稍稍放大,一瞬間將眼底的驚詫壓下,開口回絕我。

我全當耳旁風,“加個聯絡方式吧。”

阮淩身子更是一僵,猶豫之色悄上眉梢,我看著她沉下的臉色,把決定權交給她,索性留下聯絡方式後就下線了。

我摘下耳機

伸伸懶腰準備上床休息,“叮咚——”手機發來訊息。

【x】請求加您為好友。

我點了同意,嘴角不自覺上揚,好心情地點開阮淩朋友圈,劃拉兩下,卻發現什麼也冇有。

我歎氣,興致缺缺地沉入睡夢中。

-,走廊另一頭站著個瘦高人影。看見他一切好心情都會被衝散。顧黎湊近,笑說:“你喜歡的口味兒來了。”我雙手環抱胸前,嘴角挑過一抹譏諷的笑,冷眼看著紀賀靠近,“找茬來的?”紀賀卻一反常態冇有駁回,冇頭冇尾來一句:“你答應他了?”我冷哼一聲:“關你什麼事兒。”紀賀一下噎住,被我氣得雙臂顫抖,手緊緊攥著,臉上的表情一會青一會白,精彩紛呈。他惡狠狠凶道:“你不許答應!否則我絕對不會放過你!”顧黎看著我倆莫名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