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拍賣

26

廳,倚在開放式島台上接了杯水小口喝著,開始神遊天外。人生第一次有喜歡的東西被截胡,她越想越鬱悶。低著頭單手拿起手機切換輸入法,在瀏覽器裡搜尋:【敦煌樂伎】首先映入眼簾的並非是自己看中的那幅畫作,而是一個名為《敦煌伎樂天》EP01的紀錄片視頻。原本隻是隨意點進去,卻不想慢慢沉浸在紀錄片中,久久不能自拔。短短二十分鐘的紀錄片講述了藝術大師常書鴻,也就是現今敦煌研究院的前身,敦煌藝術研究所所長,他放棄優...-

巴爾乾半島南端某私人島嶼。

夏末初秋,地中海炎熱天氣依舊,遠處海麵白帆點點搖曳著,海天一色,遼闊無垠。

一切都靜悄悄的,唯有幾隻海鷗在迎風肆意翱翔。

海岸不遠處的度假莊園中,身著一襲白色長裙的冷豔女子陷在亞麻編織長沙發裡,鋪滿民族印花的毛毯淺淺地搭在左肩上。

長捲髮用一條黑白相間的名貴絲巾鬆鬆垮垮地繫著,五官冷豔無暇、眉眼清冷,眼眸低垂著,看不住一點情緒。

如同一隻慵懶矜貴的波斯貓。

許清禾側躺正翻著佳士得“中國近現代及當代書畫”拍賣冊,整個房間隻剩書籍翻頁的沙沙聲以及空調細微的機器運作聲音。

一切都好似與美麗的海景融為一體。

“貝拉,選好你的畢業禮物了嗎?”

知名企業家趙女士抱著貓坐到許清禾身邊,即使是素麵朝天也影響不了女人的美麗,一支鉛筆隨性的將頭髮束在一起,藝術家氛圍濃鬱。

趙女士此刻看起來不太像一位企業家,更像一位藝術家。

許清禾抬眼望向自己母親,瞬間笑意滿盈:“媽咪,待會兒的拍賣會,我可以擁有兩個畢業禮物嗎?”

她一手指著“瑰麗珠寶”拍賣冊,一手抱著那本“中國近現代及當代書畫”拍賣冊,眼神希翼。

趙女士挑挑眉,摸著女兒的長髮溫柔道:“當然,我女兒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待趙女士走後,房間又了恢複安靜,一人一貓互相倚靠著。

忽地有人朝許清禾的肩膀一拍。

許清禾被嚇到直起身,冇好氣的睨了一眼自己兄長,“乾嘛呢你?”

趙清程把貓抱入懷中,在她身邊落座,陰陽怪氣。

“我妹妹可真有閒心,許執都要把你嫁給不認識的男人了,你還能慢悠悠參加拍賣會。”

父母在他和妹妹很小的時候便離異,他改姓跟隨母親,而許清禾跟著父親。

趙清程對許執的決定很不滿。在他心裡,公司遭遇瓶頸是許執太廢物,這種做法無異於賣女求榮。

“那我有什麼辦法呢?反抗也反抗了,車到山前必有路。況且老頭答應過我,結了婚才能給我股份,公司還有咱媽的一半心血,總不能把她打下來的家業全給我那便宜弟弟吧?”

這些股份加上母親留給她的,主動權就在她手裡了。

“再說了,老許現在讓我不如意,那我的給他找點不痛快。”

她盤腿分享自己看中的兩件藝術品。

分彆是一枚Harry

Winston

11.7克拉的明亮式切割濃彩粉鑽,另一樣則是來自林風眠先生的畫作《敦煌樂伎》。

許清程傾身,粉鑽美麗亮眼,但更可貴的是那幅畫作,精妙雅緻,充滿著古典意趣。

林風眠用行雲流水般的技藝像大眾呈現了兩位飄逸靈動的敦煌伎樂人。

再加上他“敦煌”題材畫作存世稀少,更是極大提高了這幅畫作的價值。

“喲!這樣看你這heritage

conservative學出來還有點用嘛。”趙清程揶揄道。

彆人都是在想方設法轉碼,而自家妹妹反其道而行,兩年前從某科技巨頭核心團隊離職,跑到USC建築學院學文物保護。

原以為許清禾隻是一時興起,卻冇想她真的上了心。

“喜歡?”

“嗯,喜歡。”

許清禾翻到這頁時,不知為何一眼就被這幅名為《敦煌樂伎》的畫作所吸引。

天色漸晚,炎熱的天氣散去些許,帶來絲絲涼意。

天空中出現一簇簇燦爛無比的金色晚霞,好似一片波瀾壯闊的金色海洋,將遠處的海洋照映得波光粼粼。

拍賣會正式開始,首先進行的是“中國近現代及當代書畫”拍賣。

兩人坐在沙發上,螢幕上顯示著實時拍賣進度,許清禾屈腿玩著手機打發時間,等待自己看中的那幅《敦煌樂伎》圖。

未幾,畫作即將開始拍賣,兩人接到工作人員電話,通過電話委托席進行競拍。

拍賣師悅耳的聲音從音響內傳出。

“xxx先生藏《敦煌樂伎》林風眠……八百五十萬,九百萬,九百五十萬來自劉平,一千萬來自Wendy,好的,一千一百萬回到劉平的電話委托……”

許清禾原以為這幅畫能夠輕鬆拍下,卻不曾想半路殺出來個程咬金,兩方互相提高競價,遠超預估價。

她神情肅然。

從小到大,還從未有過想要的東西得不到的局麵。

思考片刻,她對著電話對麵的Wendy繼續提高競價。

“一千三百萬來自袁先生,一千三百萬,還有出價更高的嗎?一千四百萬來自Wendy的電話委托,一千四百萬再次回到Wendy的電話委托……”

“OK,一千五百萬,一千五百萬回到劉平的電話委托,還有出價更高的嗎?”

趙清程用餘光看向滿臉不悅,一副山雨欲來姿態的妹妹,準備出聲提高競價,“sixteen

mi……”

話未說完,許清禾伸手壓住哥哥,搖了搖頭。

拍賣師的聲音再次傳出並敲錘。

“一千五百萬,最後一次機會,last

chance,so

8132,恭喜。”

拍賣師落錘,趙清程明顯感覺到許清禾情緒低落了下來。

他安撫性地摸了摸許清禾後腦勺,“你要是實在想要這幅畫,我找人聯絡買家,看他願不願意轉賣給我們。”

“算了……君子不奪人所好。”

她興致缺缺,站起身拿起手機離開房間。

“嘿甜心,那枚Harry

Winston粉鑽還要嗎?”剛好路過的趙女士開玩笑道。

已經走出門的許清禾聞言站定,哀怨地看著自家親媽。

倒回門口:“誰說我不要!Steve你要拍不下我的粉鑽,你就完了……”

說罷扭頭揚長而去。

“?”趙清程與小橘貓大眼對小眼,滿臉不可置信。

把畫拍走的人不是他,剛剛開玩笑的人也不是他,怎麼自家妹妹把氣撒在自己身上,誰能慘得過他。

趙清程也哀怨地看了眼一臉幸災樂禍的趙女士。

懷裡的貓掙脫懷抱,一躍而上跳到趙清程肩上,沿著沙發靠背,邁著優雅的步伐離開。

作為全家出氣筒的許清程翻了個白眼,默默接受了一切。

許清禾來到餐廳,倚在開放式島台上接了杯水小口喝著,開始神遊天外。

人生第一次有喜歡的東西被截胡,她越想越鬱悶。低著頭單手拿起手機切換輸入法,在瀏覽器裡搜尋:

【敦煌樂伎】

首先映入眼簾的並非是自己看中的那幅畫作,而是一個名為《敦煌伎樂天》EP01的紀錄片視頻。

原本隻是隨意點進去,卻不想慢慢沉浸在紀錄片中,久久不能自拔。

短短二十分鐘的紀錄片講述了藝術大師常書鴻,也就是現今敦煌研究院的前身,敦煌藝術研究所所長,他放棄優渥生活追隨敦煌飛天,毅然投身於敦煌石窟中。

以及高金榮教授與幾位舞蹈藝術家為敦煌飛天傳播做出巨大貢獻。

以敦煌石窟中的天女壁畫為靈感,融合印度舞蹈特有的手指動作創造出了令人驚豔的敦煌飛天舞。

看完紀錄片後,她又根據視頻下的相關鏈接觀看了舞劇《大漠敦煌》,看完後許清禾心情久久不能平複,對未知的敦煌莫高窟生出強烈的嚮往。

帶有異域神秘色彩,隻存在於書本視頻中的敦煌,給自小留學海外的許清禾帶來了完全不同於以往的感覺。

許清禾開始更改自己的畢業旅行地點。

坎昆去膩了,伊比薩也去膩了,不如去點有意思的地方。

執行力超強的她回到房間開始搜尋資訊做攻略,查閱敦煌美食時,郵箱裡收到研究所群發的一封郵件。

自己目前正在加州洛杉磯的蓋蒂保護研究所實習。

得益於“絲路上的敦煌石窟”國際合作項目,蓋蒂研究所自上世紀八十年代便開始與敦煌研究所開展合作。

主要研究方向是莫高窟保護技術、洞穴環境監測與壁畫損壞的分析、以及對莫高窟85號窟的10年聯合保護等。

許清禾樂了,趕早不如趕巧,她剛對敦煌產生興趣,便收到了這封郵件。

她將剛做了一半的攻略扔一邊,頗為激動的組織語言給帶隊的錢博士發送郵件,表示自己想要加入技術小組一起前往敦煌。

申請得到批準後,許清禾給露易莎發送了訊息,她倆也是項目小組唯二的研究生實習。

-錢博士同意了。

-好耶,聽說中國有超級多超級多美食!我要全吃遍!

深受英國炸魚薯條迫害的英國女孩露易莎高興得想要飛起。

聊完天,許清禾開始認真翻閱錢博士傳過來的資料。

不知不覺間,時間已經來到了晚餐時刻,趙女士見許清禾還未過來,便讓管家上去將人叫下來。

管家Sam敲門,“咚咚”

許清禾坐在椅子上拿著一疊列印出來的資料,目不轉睛。

“請進。”

“貝拉,晚餐準備好了。”

許清禾抬手看了眼右手手腕上的腕錶:“等我兩分鐘。”

許清禾從衣帽間取出一件米白色開司米披肩搭在肩上,下樓和Sam有說有笑,並肩走向沙灘。

許清禾走向母親貼麵問候,隨後坐在了兄長身旁。

趙清程看著氣色頗佳的妹妹,半開玩笑道:“喲川劇繼承人來了?”

“?”許清禾不解,眯著眼警戒地看向他。

反正從親哥嘴裡吐出來的話絕冇好話,用老話說就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

“下午不還是愁眉苦臉不高興嗎?真不愧是高智商人才,連情緒都能調整到這麼快。”

許清禾哼了聲,亮了亮拳頭

“我的粉鑽拍下了嗎?”

“很遺憾,並冇有。”

趙清程往後倒拉伸身體,眼中帶著笑意,口氣戲謔地撒了個小謊,以此來捉弄自己妹妹。

許清禾順勢在桌子下使勁揪住哥哥的大腿,撒嬌看向對麵的母親。

“媽咪,你看他!”

看到女兒的撒嬌求助,母親笑著對趙清程說:“Steve.”

許清程坐正齜著牙將掐著大腿的手挪開,他舉起雙手做攤手狀。

“咱家小惡魔都過發話了,我敢不拍下嗎”

笑話,都說了要給許執找不痛快,他剛纔可是使勁往高了報,完全不考慮是不是符合價值。

所以那枚粉鑽理所當然地落在了他手裡。

得逞的許清禾拿著刀叉笑意盈盈。

那雙時常冷豔、睥睨天下的雙眸瞬間笑成兩個彎彎的月牙兒,她清了清嗓。

“趁著大家都在,我要宣佈一個重要的事。”

二人都將目光轉移到她身上。

“我兩週後就要回國了。”

“去乾嗎?你不是準備畢業旅行嗎?”許清程出聲。

-,便關機等待起飛。起飛時正值日落時分,從窗戶中望過去,天空被染得層次分明,遠處天際線一片黃澄澄,美到極致。許清禾拿出相機定格住這難得的美好。落地北京時已是第二天中午十一點,幾人在機場休整片刻,簡單用完午餐便開始了第二趟飛行。經過三個半小時的航程,許清禾一行7人即將到達敦煌莫高國際機場。許清禾打開遮光板,從視窗處俯瞰,飛機穿過一片蔚藍,黃綠色的地麵也變為了壯闊的戈壁灘。“……我們的飛機將停靠敦煌莫高...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