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62章 :朝見

26

一模一樣,脖子上也有反覆切割的痕跡,這個人頭纔是仵作房裡那具屍體的腦袋。”包括狄嬋兒在內的所有人看到,死者的後腦上確有一個凹痕,脖子上也有明顯切割的痕跡。特彆是後腦的凹痕深已入骨,恰好應合了李天順所說的熟人作案,從背後給了受害者致命一擊後,再拖進屋裡砍下腦袋的判斷。“李天順,快說說你怎麼知道這燈籠裡有人頭的?”狄嬋兒的大眼裡閃爍著更加好奇的光芒。“風!”李天順自不會放過在美女麵前裝叉的機會,一臉淡...--

雖說北方邊關的戰事已在去年平息,但那裡的百姓還需要修身養息,朝廷也撥了不少軍餉給平西王。

加上今年關中大旱,不少百姓流離失所,更在京城外聚集了幾萬災民,這讓國庫的銀子花得像流水一般。

好在災民的事已經用‘以工代賑’的方法平息,纔沒給百姓增加賦稅,京城也已經熱熱鬨鬨開始籌辦燈會,百姓可以過個太平年了!

就在這時,高大力躡手躡腳從殿門外進來,躬身施禮道:

“啟稟二聖,倭國使團共一百二十五人已進皇城,倭國王子蘇我龜子攜侍從五人,在禮部尚書的陪同下也已在含元殿外候駕,還請二聖移步。”

“那個不急。”天治帝擺手打斷了高大力,問道:“讓你去辦的幾件事,辦得怎麼樣了?”

高大力回道:“陛下放心,大理寺那邊老奴剛送去一百兩黃金做為賞賜,告訴狄大人此事到此為止。

至於西王母的屍體埋在哪,老奴準備將她葬在千裡外的益州,那裡臨近吐蕃,人跡罕至,可保無人能在找到她。”

“嗯。”天治帝點點頭,扶著月牙凳緩緩起身道:“移駕含元殿。”

一旁的武後忙扶住他的臂膀,提醒道:“陛下,要換朝服的。”

“一個小小的倭國……”天治地現出不耐煩的神情,皺著眉頭道:“換吧。”

高大力忙對殿中服侍的幾名太監揮揮手道:“還不趕快!”

立刻有幾名太監上前,七手八腳給天治帝換上朝服,同時還有幾名宮女也給武後穿上鳳袍。

收拾妥當後二聖出了禦書房,坐上早已準備好的龍輦,在高大力及一乾太監的陪同下向含元殿……

禦書房離著含元殿並不很遠,龍輦穿過兩道宮牆進入垂華門,從後殿進入含元殿。

當二聖分左右坐在寶座上時,下方早已等待多時的一乾大臣齊齊躬身施禮,朗聲道:“臣~參見二聖。”

大齊朝不同於後世的那些朝代,特彆是那個由滿族統治的朝代,除了犯法外,無虛向皇帝皇後行跪拜禮。

坐在天治帝身邊的武後麵帶微笑不言語,天治帝用平和是語氣道:“都平身吧。”

“謝陛下。”眾臣再次齊聲回道,退回兩旁站立。

內閣首輔史恒文對著寶座上的天治帝施禮道:“陛下,按新規此次接見倭國使團有內閣當值官員十人,禮部官員十名,還請陛下檢視。”

天治帝的目光向下掃了掃,心中不由升起一股莫名的成就感。

按太祖皇帝當年定下的規矩,不管外邦來的國家是大是小,為了體現大齊的國威,在京四品以上的官員都要來金殿親自接見。WWW.7ЭΖω㈧.℃oM

自從自己登基後,就覺得這樣太過興師動眾。

大齊超如今名揚海內,可以說是萬邦來朝,自己剛登基的頭兩年,幾乎每個月都要進行十幾次這樣的儀式。

故自己就改了這條祖製,下旨每年隻有五次外邦來朝的機會,至於提前到京的外邦使節,都要在等到規定的時間一起到金殿朝拜。

前幾日聽禮部上奏,這個倭國使團來的時候分彆乘三條船共二百五十人,在海上遇到風浪損失了兩條船,隻剩下百餘人存活。

要不是禮部請奏,為了體現大齊國君的仁愛之意,自己纔不會破例接見他們的。

天治帝對史恒文點點頭,隨後遙視大殿外的藍天郎聲道:“宣倭國王子……”說到這時他突然停頓下來,扭頭看向身邊的武後。

俗話說知夫莫過妻,武後不動聲色地拿起禦案上的一份奏摺,纖細的手指指向上麵一個名字。

這些倭國人也是的,起得名字怎麼這麼齷齪難記……天治帝看了眼後,再次抬頭朗聲道:“宣倭國王子蘇我龜子覲見。”

聖言一出,站在寶座下方的高大力上前兩步,一甩手中拂塵,對殿外尖聲尖氣喊了句:“宣倭國王子蘇我龜子覲見~”

緊接著,殿外就傳來了太監同樣的話語:“宣倭國王子蘇我龜子覲見~”

此起彼伏的聲音中,幾名身穿長袖束帶的丁字長袍,腳上套著白襪子,腦瓜頂上剃光了頭髮,隻留兩個鬢角並在後麵梳一個小辮,身材矮小的隨從魚貫而入。

領隊的是一位與他們穿著打扮,個頭都差不多的年輕男子,隻是這個年輕男子身上袍子的質地是絲綢的。

第一次看到男人留這般髮型的天治帝嘴角一動,身子不由向後仰了仰。

虧得美娘在旁邊輕輕拉了一下自己的衣袍,這位當今大齊天子纔沒笑出聲來。

就見那領頭的年輕男子雙膝跪倒,臉上現出崇拜之意,“嗚裡哇啦”說了幾句話。

說完後,他身邊就有一位倭國隨從用大齊話翻譯了出來,雖然他說大齊話有些生硬,但依然能聽明白是何意。

“尊敬的大齊天子陛下,尊敬的皇後孃娘,蘇我鬼子奉我父王蘇我鱉夷之王命,特來中土朝見。

祝願皇帝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皇後孃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禮節倒學得不錯……聽到這話的天治帝心情明顯不錯,看向下方的蘇我龜子道:“爾等不遠萬裡來我大齊,辛苦了。”

蘇我龜子又“嘰裡咕嚕’說了一通後,就見那名翻譯官朗聲道:“皇帝陛下,我們王子與國王久聞大齊強盛富庶,自踏上大齊的土地以來,親眼所見果真有過之而無不及。

此次前來覲見大齊二聖,我們也帶來了很多學者,願學習大齊朝各種理政經驗,願皇帝陛下恩準。”

“然。”天治帝微微一笑道:“我大齊國文治武功天下第一,也願與所有外邦和睦相處,不論大小永享太平,永不互犯。”

皇帝的話音剛落,大殿內的眾臣已是齊聲高呼:“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令天治帝感到歡喜的是,那個蘇我龜子王子竟也用大齊話喊出了這句,然後就呈上了帶來的禮單。

高大力將禮單呈給天治帝,天治帝隻是掃了眼,嘴角便抽搐了一下,剛纔的好心情也消減大半,將禮單給了身邊的武後。

武後仔細看了看,嘴角不由也是微微一動,臉色也沉了下來……--看到這一幕後,仍恨得牙根直癢!此時的紮西桑吉活佛哪會想到,李天順已經像幽靈般來到了屏風後,搖搖晃晃起身走向床榻。伸出兩隻長著黑毛的大手,解開了女人手腳上的繩索,拿出塞在她嘴裡的布團,怪笑著道:“小美人兒,你活佛爺爺我來了!”“活佛,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女子縮進床榻的角落,滿臉淚痕跪在那一陣磕頭,不斷說著求饒的話。李天順看到,這個女人也就大概十**歲的年紀,身材結實,相貌樸實,一看就是貧苦人家的...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