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65章 :蘇我龜子王子的密謀

26

肩膀笑道:“以後不要這麼客套,你不知道,本宮最煩的就是不停的見禮,煩都煩死了!”周弘這時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又道:“對了,我給你看看本宮的大寶貝!”大寶貝……就在李天順納悶時,周弘以是轉身走到了一個身背木箱的太監身旁。打開箱蓋的瞬間,就見一團金色的東西“唰”一下從裡麵竄了出來,蹲在了周弘的肩頭,把在場的人都嚇了一跳。李天順定睛向周弘肩頭看去,正與一張天藍色的雷公臉來對上,就見那張尖嘴猴腮的毛臉上,...--

大齊國首都皇城南部,在遠觀門與朱雀門之間有一片區域名為鴻臚寺。

此處擁有院落二百餘座,房屋上千間,街道十餘條,隸屬於禮部管轄,是大齊國專用來接待各國使節來賓和入貢者的地方。

自大齊國開國以來,接待各國使團無數,最多時可達兩三千人。

不管什麼時候,這些街道上來來往往的都是異國麵孔,東亞的,西亞的,阿拉伯人,歐洲人,非州人,麵目身材各異,膚色也各具特色。

遵照皇帝敕令,倭國使團一百二十五人就被安排在其中的兩座院落裡。

院門外,倭國翻譯官剛送走了一位身穿粗布麻衣,頭戴鬥笠,看起來摸樣像名商販的人。

一直看這人消失在人群中後,翻譯官又四下張望了一陣,這才轉身回到院內。

他來到一處僻靜的精舍外站定,彎腰弓背,用日語道:“王子殿下,我回來了。”

“進來吧。”精舍內傳來了一個男子的嗓音,聽起來頗似豺狗之聲。

“嗨。”翻譯官應了聲,脫掉腳上的木屐,打開障子門走了進去。

精舍內隻點著一盞油燈,加之障子門都關著,光線有些陰暗,隱約可見榻上跪坐著一名身穿和服的年輕男子。

正是那位倭國使團的首領,蘇我龜子王子。

就見他吩咐一名武士守在門口,任何人不得靠近,然後就與翻譯官用日語交流起來。

“你送陳大人走時,有冇有人注意到他?”蘇我龜子王子問。

“冇有。”翻譯官回道:“屬下特意觀察過這位陳大人,不愧是平西王手下的頂級殺手。行為都非常小心。”

蘇我龜子王子微微搖頭道:“他不算是平西王的頂級殺手,平西王手下的第一殺手是冷無風,這個陳陽不過是冷無風的一個傳話人。”

翻譯官道:“殿下,屬下有句話不知當說不當說?”

蘇我龜子王子道:“說吧。”

翻譯官:“屬下是想提醒殿下,冇必要忌憚冷如風,畢竟平西隻是個親王,如今大齊國還是天治帝說的算。”

“你懂什麼!”蘇我龜子王子輕哼一聲:“我國地域狹小,齊國的皇帝根本就看不起我們,隻有平西王殿下願與我們合作。

父王與我都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暗中幫平西王到底,隻有平西王做了齊國的皇帝,我國才能分得一杯羹,染指高句麗、新羅、百濟三國。”

翻譯官沉吟一下道:“殿下,請恕屬下多嘴再說一句,高句麗、新羅、百濟三國比鄰齊國,到時平西王會甘心讓我們染指麼?”

蘇我龜子王子沉聲道:“平西王秘謀篡位的證據在我們手裡,不怕他不兌現。”

“還是殿下英明,是屬下多慮了。”翻譯官連忙道歉。

蘇我龜子王子問道:“擂台的事和齊國禮商議的怎麼樣了?”

翻譯官道:“地方已經選好了,就在承天門大街街口,那裡十分繁華,現正在搭建,明日即可開擂。”

蘇我龜子王子微微點頭,緩緩道了句:“你們二位都聽到了吧?”

“嗨。”

“嗨。”

蘇我龜子王子的身後,突然傳來兩聲低沉的嗓音。

直到這時翻譯官才發現,在那裡的陰影裡跪坐著兩個人影,隨著這兩個人影跪著向前挪動幾下,兩股凜冽的殺氣不由讓他渾身一抖,這纔看清兩人的樣子。

一個長著滿臉橫肉,鬢角與鬍子連在一起,右眼戴著眼罩,右眼精光四射的男子,正是倭國劍客,號稱天下第一的狗生十兵衛。

另一個長相凶惡,五官扭曲,鼻孔上翻,嘴唇發黑,眼裡閃著凶光,乃是有著天下第一忍者之稱的黑岩木野。

翻譯官不敢與他們凶狠的眼神對視,忙彎腰施禮道:“見過二位大人。”

狗生十兵衛和黑岩木野同時從鼻腔裡“哼”了聲,算作迴應。

就見蘇我龜子王子道:“明日擂台開始,十兵衛先上台,牧野君不要輕易露麵,聽明白了嗎?”

狗生十兵衛“嗨”了聲。

黑岩木野卻微微一皺眉道:“殿下,您不讓我打擂屬下自當遵命,但讓號稱我國天下第一劍客士兵衛君去打擂,未免太看得起齊國的那些武士們了,屬下以為派出幾名武士即可。”

蘇我龜子王子頭也不回的道:“你們不懂,這次打擂一是要揚我國威,讓齊國的人知道我們的厲害,故此才讓十兵衛君上台。

二是按平西王殿下的吩咐,我們真正的目的,是要在擂台上明著殺掉那個叫李天順的大理寺捕頭。

記住,齊國上台打擂者除了他以外,隻可重創不得取其性命。”

黑岩木野道:“殿下說的不就是那個用瓜子侮辱您的人嗎,屬下看他年輕得很,殺他何須這麼費勁?

隻要您下令,屬下今晚就將他的頭給您帶回來。”

“哎。”蘇我龜子王子歎了口氣道:“本王何嘗不是這麼想。

實話告訴你們,此人是平西王殿下要借我們之手代殺的,倒不是他有多厲害,而是此人背景極為複雜,與齊國太子、長公主、大理寺卿狄傑都頗有淵源,所以隻能借打擂的機會明殺。”

黑岩木野微微一愣,沉聲道了句:“屬下謹遵殿下令。”

此刻,跪坐在他身邊的狗生十兵衛也沉聲道:“請殿下放心,屬下不但會揚我國威,而且定把那個李天順劈死在擂台上,為您解氣。”

“好。”蘇我龜子王子道:“為了我大倭國日後的霸主地位,就拜托二位了。”

“嗨!”狗生十兵衛,黑岩木野低頭齊聲應道。

蘇我龜子王子又看向翻譯官道:“全麵學習齊國文化的事安排的怎麼樣了?”

翻譯官回道:“殿下放心,除了在海上死去的那些人外,我們的學者、僧侶、樂師、畫師及工匠還有一部分活著。

屬下已經和齊國的禮部官員商議好了,,從明日起即可學習齊國的各種技藝。”

蘇我龜子王子又問:“采買的人已經安排好了麼?”

翻譯官:“請殿下放心,剛纔陳陽已經把平西王的一萬兩銀票給了屬下。

屬下已經安排下去,從服裝到樂器,從傢俱到擺設,從農耕用具到兵器器械,再到各種書籍,屬下會把我國冇有的都買回去。”

蘇我龜子王子點點頭道:“記住,東西都要買雙份,如果回國時遇到風暴,毀了一艘船還有一艘船。”

“啊!”翻譯官的臉上現出為難的神情:“可是殿下,如果是那樣的話,恐怕這一萬兩銀子就不夠了。”

蘇我龜子王子道:“我們不還帶著齊國的一萬兩銀子麼?”

翻譯官咧了咧嘴道:“那也不夠。”

蘇我龜子王子問:“還差多少?”

翻譯官道:“估計還差五千兩左右。”

蘇我龜子王子沉吟一下道:“去找陳大人,讓他代我們向平西王再借五千兩。

再有,本王子以為我國的振興就在於此,本王子也要學中土臥薪嚐膽之誌,為激勵上下臣民忠勇之心,決定一日隻吃一餐,把用度降至最低,直到把所有所需之物買完為止。”

“殿下!”翻譯官,狗生十兵衛,黑岩木野齊聲道了句,臉上現出要勸解的神情。

卻見蘇我龜子王子一揮手道:“你們都不要說了,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言罷又看向翻譯官道:“對了,記得多買些開采銀礦的書籍和工具,我國並不缺銀礦,缺的隻是開采的方法。”

“殿下英明。”翻譯官對蘇我龜子王子鞠躬施禮,眼中熱淚盈眶。

“八嘎!”蘇我龜子王子突然看向翻譯官怒斥道:“虧你也是武士出身,怎麼動起感情來像個女人?”

“嗨!”翻譯官胡亂抹了把臉,用力點頭道。

這時,就見蘇我鬼子王子從懷裡取出一個精緻的小瓷瓶,打開了上麵的蓋子,一股清心淡雅的玫瑰香迅速瀰漫在房中。

“這個叫香水的東西真可謂稀世之寶。”蘇我龜子王子一邊端詳著瓷瓶一邊道:“木野君,香水秘方的事就拜托你了。

有了這秘方,我國就可以在中土大賺,甚至可以賣到高麗、吐蕃、西域、這纔是富國之路。”

“嗨。”跪坐在蘇我龜子身後的黑岩木野應了聲道“殿下請放心,屬下已經查清楚了,這秘方就在齊國教坊司一個叫趙圓圓的妓女手中,得到它並不難。”

蘇我龜子子道:“記住,在得手後一定要殺人滅口,做到神不知鬼不覺,絕對不能暴露一點身份。”

“嗨。”身為倭國第一忍者的黑岩木野又應了聲,身上湧起一股滲人的殺氣。

蘇我龜子王子的嘴角露出一絲獰笑,凶狠的眼神中發出一股君臨天下的霸氣……--高大力猛然一愣,這嗓音他再熟悉不過了,下意識大喊一聲道:“停,停,停!”聽到命令的左右虎賁衛忙放下弓箭,可還是有五六個人因為情緒緊張,將弓弦上的箭矢射了出去。好在這幾支箭李天順還能應對,身形下落的同時接連拍出幾掌,用凜冽的掌風將這幾支箭打偏,即使是這樣,還是有兩支箭擦著頭皮飛過。雙腳落地的瞬間,再次激起一股黃色的煙塵,嚇得眾人皆下意識往後退了幾步,一時間場麵陷入死寂。隻有狄嬋兒小心翼翼走過來,一雙...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