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66章 :李天順參見殿下

26

像是在朝聖。李天順取過一張紙,在上麵寫出一連串的阿拉伯數字,又寫出了一些運算符號,開始給楊河講它們的讀法和用法。而楊河也完全進入了渾然忘我的狀態,兩眼冒光,快速消化著李天順的話……與此同時,是個人都能看出來李天順又答對了,而且還比楊河高明的多!聶祥和嶽華峰再次麵麵相看,都感覺自己撿到了寶。楊誌偉終於不顧斯文跳了起來,舉著雙手連呼:“痛快,痛快,真痛快!”好像答對題的人是他。台下的眾學子們更是震驚到...--

翰林院正堂內,剛抄寫完‘見皇帝需要注意事項’的李天順,繼續做著給小警花夾牛肉,陪著二位老師和狄傑喝酒的活。

就在這時,有差役進來向聶賢稟報:“啟稟大人,太子殿下差人來此,說有事要見李編修。”

狄傑和狄嬋兒知道,李編修指的就是李天順,在外人們稱呼李天順為捕頭,但在翰林院就改口叫李編修了。

編修就是正式的翰林院學子,官階為從七品,年俸五十兩白銀,祿米四十五斛。

對這些,心思單純的狄嬋兒倒不太在意,可狄傑卻不同。

他知道這是二位大儒對李天順的一種變相提攜,有了編修的名號,就可讓李天順擺脫武夫的身份,對仕途大有益處,這也是狄傑努力結交聶賢和嶽華峰的原因之一。

“哦!”聶賢聞言不敢怠慢,道了個“請”字,其他人也都看向門口。

不一會兒的功夫,就見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太監在差役的陪同下進了正堂,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酒桌旁的李天順。

小太監隻是對著聶賢,嶽華峰和狄傑微微拱手,隨後便一臉笑意看向李天順道:

“李捕頭,太子殿下有急事要召見你,請快隨小人去東宮見駕。”

李天順……這小子又找我乾嘛?

說實話自己還真不想去,這頓酒正喝得其樂融融,何況身邊還有小警花陪伴。

“急事,什麼急事?”李天順問道。

“小人不知。”太監回道。

他隻是派來找李天順的眾多太監之一,對太子找李天順何事的確不知道。

李天順和太子之間的關係狄傑他們是知道的,隻不過狄傑知道的更多些,剛想吩咐李天順快去,可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用詢問的眼神看向聶賢。

聶賢微微一笑,他明白狄傑是李天順真正的上峰,可以吩咐李天順前往,但這裡是翰林院,用這種詢問的眼神看自己,完全是在給他這個李天順老師的麵子,心中不由暗道。

這個狄傑果然名不虛傳,為官之道也做得八麵玲瓏,天順作為他的下屬自己也算放心。

想到這,聶賢用友善的目光看了眼狄傑,這纔對李天順道:“既然是太子讓你去,就不要耽擱了。”

聽到這話後狄傑才點頭道:“是呀,快去吧。”

嶽華峰也道:“記住,見了太子不要失了禮節。”

聽到這話的李天順不禁心中一樂,暗道這位太子您也不是不知道,要論禮節他是最冇正形的一個。

李天順起身對他們施禮道:“是,那我就先去了。”

聶賢,嶽華峰和狄傑皆點點頭,看向李天順的眼神更是欣慰,隻有狄嬋兒撅著小嘴輕聲嘀咕了句:

“這個太子也真是的,吃頓飯都不讓人吃好!”

狄傑臉一沉,輕聲斥責道:“嬋兒不得胡說。”

狄嬋兒吐了下舌尖,看向李天順道:“記著早點兒回來。”

那神情頗像一個正在家裡吃飯時,丈夫突然被狐朋狗友叫走發牢騷的妻子。

“哎。”李天順笑著應了聲,對那個小太監做了個請的手勢,出正廳向翰林院正門走去,坐上了東宮的馬車。

一路暢通無阻進了皇城,來到那座熟悉的宮殿外。

在小太監的陪同下,李天順剛步入殿門,就被眼前的情景驚得一愣。

就見大殿裡桌歪椅倒,一片狼藉,十幾個小太監雙手交叉捂在胯下,直挺挺站在那裡一動不敢動,表情嚴肅,眼神驚恐。

看起來就像上輩子足球比賽罰點球時,站在球門前的那些捂襠派少年。

太子周弘則站在他們對麵,離著有十米左右的地方,身邊站著一人,蹲著一隻猴。

站著的人是周弘的貼身婢女付紅梅,蹲著的那隻全身長滿金毛的猴子,正是周弘的寵物小金。

“告訴你們,誰都不許躲,誰都不許動!”太子周弘掐著腰,仰著臉,腳下踩著一個由皮革製成的球,對著那十幾名小太監狠呆呆的道。

說著向後退了幾步,盯著地上的皮球,渾身像是上足了勁兒的發條,猛得一個助跑,對著那些小太監起腳怒射。

這十幾個小太監的眼睛死死盯著球,其中一個小太監眼看著球是奔自己來的,不敢動的他隻能閉上眼睛,全身繃緊,任憑流星般的皮球打在護住襠部的手上。

“砰!”皮球發出一聲令人心悸的悶響又彈了回去,小太監發出的一聲痛苦的低吟,緩緩彎下了腰。

“吱哇!”蹲在地上的小金也跟著叫了聲,下意識還看了看自己的胯下,臉上現出替你疼的神情。

這下李天順才明白這些小太監為什麼都變成捂襠派少年了,原來周弘瞄準的就是他們的命根子,雖說太監是少了零件的人,但也架不住這般蹂躪呀!

“哎呀!”站在周弘身邊付紅梅捂著小嘴發出驚呼,輕聲道了句:“殿下,您輕點。”

“冇你的事,把蹴鞠給本太子撿回來。”周弘吩咐了句,隨即就指著那個蹲在地上的小太監叫道:“你,趕快起來,再不起來還照你踢。”

“哎哎。”小太監咧著嘴答應道,緩緩站起身,兩條腿都在打著顫。

他左右的那些小太監也都如此,兩隻手捂得更緊,各個臉上一副聽天由命的神色。

就在李天順納悶,這小子今天又發什麼瘋時,把蹴鞠撿回來的付紅梅剛好看見自己,忙對周弘叫道:“殿下,李捕頭來了。”

李天順隔著老遠就對著周弘的背影抱拳施禮,一副久未見到知己的模樣,高聲道:“李天順參見殿下。”

可他隨即就發現,那些站成一排的太監,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有些古怪,特彆是付紅梅,眼神裡還帶著幾分擔心幾分驚恐。

就在李天順有點兒搞不清狀況時,接過蹴鞠的周弘已是轉過了身。

他盯著自己看了幾秒,嘴角忽然一抽,手掌一翻,在蹴鞠即將落地的瞬間飛起一腳,狠狠踢在上麵。

“砰!”蹴鞠宛如一道灰色的閃電,直奔李天順下三路而來……--李天順到了這座位於城南儘頭的宅子,一個助跑蹬牆,身子一翻蹲在了牆頭上,屏氣向院裡觀察著。這是一座兩進兩出的院落,冇有狗,裡麵漆黑一片,隻有正房的窗戶裡透著光亮。扒著牆沿輕快的溜到地上,李天順提著冷月寶刀向正房摸去,剛到窗跟兒底下,就聽到一陣女人痛苦的呻吟聲。桶破窗紙向裡看去,眼前發生的一幕讓他吃了一驚!就見屋裡擺著一桌酒菜,地上的火盆‘劈啪’作響,發出暗紅色的光,牆上燭火昏黃搖曳,將屋子裡映得很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