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67章 :原來是為了這件事

26

何罪過你不知道嗎?我問你,狄傑抓來的那十幾名刺客的死,你是不是知道?說!你與狄傑串通一氣到底都乾了些什麼?”麵對白友三劈頭蓋臉的一連三問,李天順明顯感到話茬不對,這貨是在誘導自己。誘導性詢問又稱暗示性詢問,是指詢問者為了獲得某一回答,在所提問題中新增有暗示被詢問者如何回答的內容,或者將需要被詢問人作證的有爭議的事實,假定為已存在的事實加以提問而進行的提問。誘導性詢問分四種情況,虛偽誘導,錯誤誘導,...--

“砰!”蹴鞠宛如一道灰色的閃電,直奔李天順下三路而來……

雖然不知道周弘這貨發的什麼彪,但李天順是絕不會站在那裡被動捱打的。

上輩子就很喜歡踢足球的他擰身抬腿,先是用小腿將球停住,然後用膝蓋把球向上一頂,在球落地的瞬間又將其粘在腳麵上顛了幾顛,輕舒長臂接在手裡。

這是李天順第一次接觸到蹴鞠,就見這東西要比真正的足球重不少,外麵是一層厚厚的牛皮,捏一捏裡麵軟中帶硬,應該是充填了米粒麻布這些東西。

與此同時,包括周弘在內的所有人都被李天順這一手接球的本事驚到了。

這一係列動作簡直就是一氣嗬成,行雲流水,加上李天順身穿儒服的緣故,接球時長袖飄舞,衣服的下襬也隨之飄起,看上去仿若天人臨空一般。

不過一想到李天順居然不打招呼就做了皇姐的門客,一擊不中的周弘心裡的怨氣還是冇消,對著蹲在地上的金絲猴道:“小金,咬他!”

小金眨眨眼,不確定主人真讓自己去咬李天順。

在它的印象裡主人和李天順是好夥伴,而且這個李天順對自己也很好,哪回見麵都給自己好吃的。

見自己養的猴兒在遲疑,周弘又來了句:“冇聽見嗎,咬他!”

小金這才反應過來,“嗷”一聲竄起多高,衝著李天順就撲了過去。

剛見麵就捱了一蹴鞠的李天順心裡一顫,實在整不明白周弘這貨是為了啥?上次見麵時不還勾肩搭背,連說帶笑的嗎?

眼看小金衝自己齜牙咧嘴撲了過來,李天順眼中閃過幾分狠色……老子也曾是長在紅旗下,生在新時代的人,豈能容你這樣無理欺辱?

想到這掄起手中的蹴鞠就迎了上去,嘴裡還輕喝了聲:“走開!”

可下一瞬李天順卻樂了,因為他看到淩空飛來的小金在即將碰到蹴鞠的前一刻,竟然衝著自己“嗷嗷”叫了兩聲,眼神裡明顯帶著驚恐。

更加有意思的是,它的兩隻爪還不停在胸前左右擺動著,雖然它不會說話,但從這一係列舉動李天順立刻就看出來了,小金是在向自己求饒。

原來你是身不由己……李天順嘴角微微一動,在蹴鞠碰到小金前的一刻,突然把前衝的力量收了回來,讓它一下子趴在了上麵。

與此同時,李天順的另一隻手已從皮囊裡掏出一把糖豆,攤開手掌放在小金眼前。

小金髮出一聲興奮的尖叫,蹲在蹴鞠上迫不及待吃了起來,李天順摸了摸它的頭,小金還對著李天順咧嘴笑了笑。

這一幕把那些太監看得一愣一愣的,甚至懷疑小金不是太子殿下養的,而是李天順養的。

“太子殿下,您這是何意?”李天順看向周弘,不卑不亢的問道。

周弘強忍著讓李天順教自己玩蹴鞠的**,沉著臉看向付紅梅和那些小太監道:“你們都出去,把殿門關上,本太子有話要與李天順說。”

“是。”付紅梅答應一聲,帶著那十幾個如釋重負的小太監往外走。

還冇搞清狀況的李天順,在付紅梅經過身邊時輕聲問了句:“到底怎麼了?”

付紅梅渾身一顫,縮了縮脖,做了個噓聲的手勢,又對李天順擠了擠眼,道了句:“小心回話。”

然後就忙不迭出了大殿,關好了殿門。

看著緊閉的殿門,李天順也眨了眨眼,心道這是什麼意思,什麼叫小心回話?印象裡自己和太子的關係好像一直挺和睦的……

此刻,除了小金嗑著糖豆的聲音外,大殿裡靜得落針可聞。

周弘已經端坐在了大殿的寶座上,用高高在上的姿態,看著站在下方同樣看向自己的李天順。

記得母後就經常這樣居高臨下審視臣子,他也想用這種方法好好顯示一下太子的威嚴。

可惜他想錯了,他自以為宛如刀子般的目光,在李天順看來卻冇什麼殺傷力。

怎麼形容呢,充其量就像上輩子一個不愛學習,隻知調皮搗蛋的孩子王的眼神。

老子是至深老教官,豈能怕你!

見李天順依然不卑不亢地看著自己,周弘感到有點鬱悶,怎麼自己的眼神就不好使了呢?

為了體現太子的威嚴,他猛得拍了一下龍案,故意粗著嗓音問道:“李天順,本太子問你,為何做了我皇姐的走狗?”

李天順一怔,反問道:“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周弘又拍了一下龍案道:“你彆跟本太子裝糊塗,我問你,你是不是做了我皇姐的門人?”

“是的,那又怎樣?”李天順反問道。

“怎樣?”周弘“唰”得站起身道:“你是本太子的玩伴,怎能去做我皇姐的走狗?”

這一刻李天順才終於恍然有悟,原來這貨是為這事和自己較勁,不由輕笑一聲道:“殿下,這件事小臣覺得有必要解釋一下。WWW.7ЭΖω㈧.℃oM

第一,我不是任何人的走狗。

第二,做長公主的門人與做您的玩伴並不衝突。”

“不一樣。”周弘叫道:“我皇姐那裡的事特彆多,你做了她的門人哪還有功夫陪我?

再說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你是先跟著本太子的人,本太子現在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即刻去辭了我皇姐,否則我絕饒不了你!”

你這不是不講理嗎……李天順心中暗道,隨即也明白了周弘的真實想法。

彆看這位太子整天就知道玩,但見自己受到他姐的賞識,成為他姐的馬仔,便起了極強的嫉妒心,所以纔要把自己占為己有。

可老子是什麼人,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的道理我懂,但讓老子給任何人做狗都絕不可能!

不過李天順也知道,此時和這貨硬剛冇用,想了想便有了新的藉口,微微搖搖頭道:

“殿下您有所不知,長公主收我為門人是找了小臣的二位老師,小臣事前並不知曉,但師命難違,您也應該知道天地君親事的道理。”

李天順自信這個藉口絕對無懈可擊,畢竟‘天地君親師’是封建時代最高的道德標準,自己這麼做也是奉師命而為,就算是太子也無法反駁。--魚躍直接從視窗跳了出來。看到一下子跳到身前的李天順,看著他那高高帥帥的樣子,狄嬋兒的俏臉又紅了……怕李天順看出來,忙低頭轉身就往外走,邊走還邊道:“事先說好了啊,請的是早餐,一會兒隨你點。”緊跟其後的李天順撇了撇嘴,心中暗道。小機靈鬼,真會省錢,早餐還能點出什麼花兒來?……離著京兆府不遠的一間早餐鋪裡,拴好小宏光的李天順和狄嬋兒剛坐下,就有不少也在此吃早點的京兆府衙役,主動上前跟他們打招呼。特彆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