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68章 :李捕頭,請跟我們走一趟

26

說的那些香料再說一遍,我今天就去買。”“蔻仁、良薑、花椒……”李天順剛說到這,突聽舅媽斷喝一聲:“等等!”隨後就見她把紙筆給了林芙蓉道:“大閨女,你寫。”李天順……差點忘了,舅舅一家除了林芙蓉外,其他人都是文盲。趁著大妹記錄的功夫,舅媽已開始掰著手指算起了肉夾饃的成本和賣價,最終決定賣十個銅板一個。李天順……夠黑的,自己粗算也就三個銅板的成本,您老這種做法要是在自己的時代,一定會被物價局約談的。於...--

果然周弘愣住了,李天順的理由的確讓他無話可說。

情急之下竟抓起龍案上的一把裁紙刀,先是把它放在了脖子上,想了想又把它放在了自己的手腕處,看向李天順威脅道:

“也好,也好,你要是不答應,那你也彆出這門了!

信不信現在本太子就敢往胳膊上劃一刀,然後告訴外麵的侍衛你要刺王殺駕?”

“太太,太子,您這是乾什麼?”李天順連忙抬手道:“您這是雞飛蛋打的辦法,不是解決問題之道!”

“就雞飛蛋打了怎麼了!”

周弘說著竟把刀尖在手腕上立了起來,圓胖的臉上現出狠呆呆的神情,讓李天順不由想起了上輩子那些衝動少年。

“且慢!”李天順大喝一聲道:“小臣願意聽太子殿下的話還不行嗎?”

“真的?”

“真的!”

李天順汗都下來了,這真是遇到無賴了,關鍵這個無賴還是當朝太子。

‘刺王殺駕’可是株連九族的大罪!

自己倒是不怕,可要是不答應,這貨一刀下去就算破了點兒皮,不但舅舅一家要玩完,就連二位老師和狄傑他們也得跟著倒黴。

“哈哈哈……哈哈哈……”寶座上的周弘發出一陣地痞流氓般的狂笑,“蹬蹬蹬”跑了下來,一把拉住李天順的手道:

“這就對了嘛天順,這樣,從明日開始你每天午後就來這陪我玩。”

“多謝殿下看得起小臣。”李天順也裝作一副異常感動的模樣,拉著周弘的手道:

“不過您也知道,小臣現在每天都有案子要破,狄大人那裡離不開我呀!”

“也是哈……”周弘想了想道:“不過我想什麼時候找你,你就一定要來。”

“那是自然。”李天順笑道:“既如此那小臣先告退了。”

李天順已經看明白了,這貨就是在和他姐慪氣,此時不走等待何時?

糊弄一陣兒是一陣,至於長公主那邊……到時再說,相信那個胸霸學霸大妞兒絕對比這貨知書達禮,能理解自己的苦衷。

可就在李天順轉身要走時,卻見周弘突然道了句:“等一下。”

“太子殿下,您還有事?”李天順心有餘悸地看向他道,生怕這小子又弄出什麼幺蛾子來。

就見周弘撿起地上的蹴鞠笑道:“你剛纔踢得那幾下太漂亮了,先教了我再走。”

原來是這事……李天順暗中鬆了口氣,笑道:“好,不過這踢蹴鞠的腳法有很多種,太子殿下是否都要學?”

“很多種!都有哪些,快快提來!”周弘的興致更高了,忙把蹴鞠遞了過來。

“太子殿下看好。”李天順接過蹴鞠,開始逐一演練起足球中的那些腳法來,一邊演練還一邊解釋道:

“踢蹴鞠的腳法主要有腳內側踢球,腳背正麵踢球,腳背內側踢球,腳背外側踢球,還有腳尖踢球和腳跟踢球。

比如這腳內側踢球,是用腳內側的部位接觸蹴鞠的一種踢球方法,特點是腳與蹴鞠的接觸麵積大,出球比較平穩準確,但出球力量較小……”

“你動作慢點……給我也嘗試一下……還彆說,這樣踢還真省力多了……”周弘學得不亦樂乎。

不知不覺中,李天順教他踢球已有小半個時辰,殿門也早已被付紅梅他們悄悄打開,看著剛纔還怒氣沖天的殿下和李天順又樂樂嗬嗬玩在一處,皆心中暗鬆了口氣。

同時也不明白李天順是如何擺脫危機的,正這時周弘也看到了探頭探腦的他們,笑著招手道:

“都快進來,跟著本太子一起學,剛纔天順還教給我一種新的玩法,就是把人分成兩隊,每隊十一人,一會兒咱們就到外麵去踢,現在本太子就給你們分隊。”

“哎哎。”眾太監見太子殿下身上再無戾氣,紛紛笑臉走進大殿,任由他擺佈。

周弘邊告訴他們規則的同時,還不忘讓付紅梅給李天順拿小點心,上最好的茶。

藉著周弘給太監們安排前鋒、中場、後衛和門將的機會,李天順讓付紅梅取來紙筆,畫了一個足球場示意圖。WWW.7ЭΖω㈧.℃oM

分彆標註了邊線、底線、角球區、開球區、點球區、大禁區和小禁區,還畫了一個球門的立體圖,並把這些區域的功能一一標註出來,告訴付紅梅這些線的用處。

一來這些東西不難,二來付紅梅很聰明,很快就掌握了這些線的規則,見太子並冇注意到這邊,忍不住問道:

“公子,剛纔奴婢可是真為你捏了把汗,你是怎麼化解的?”

李天順一聽就知道,這丫頭肯定知道其中的緣由,笑了笑道“還怎麼化解,答應殿下的要求唄”,隨即小聲問道:“對了,太子是怎麼知道我的事的?”

對這個救過自己的李公子,付紅梅自不會隱瞞什麼,小聲道:“是邵大學士告訴太子的。”

李天順:“邵大學士是誰?”

付紅梅:“他是太子殿下的老師,叫邵童,官居太傅。”

邵童……李天順想了想,不認識,問道:“然後呢?”

付紅梅道:“然後太子就跑到長公主那裡去鬨,被長公主訓斥了一番,不然哪能發這麼大的火?”

訓斥了太子一番……李天順隱約感到有些不妙,卻並冇把這種情緒表達出來,轉身走到周弘身邊。

把畫得球場示意圖給了他,介紹了大概的玩法,告訴他自己已經把詳細的規則教給了付紅梅。

周弘端詳著這張圖是越看越高興,立刻吩咐人去打造球門,再去殿外找一處寬敞的草地畫線。

李天順藉機提出要回大理寺的請求,周弘自然應允,親自將李天順送到殿門口,還不忘叮囑道:“天順呐你記著,喊你的時候一定要來。”

“放心吧殿下。”李天順應了聲,出了太子宮後並冇直接出皇城,而是順路拐了個彎直奔照辦所。

找到陸文孝師傅,給了他六百兩銀票,讓他再做六把火槍的零件。

看著幾張清幽幽蓋著大印的銀票,陸文孝依舊不敢收,誠惶誠恐的道:“李捕頭,不就是用些銅管鉛丸嗎,照辦所拿得起,拿得起。”

“收下。”李天順將銀票推給他,斬釘截鐵的道:“這主要是工錢,也是上頭的意思。”

“哦……好好。”有了上次收銀子的經驗,陸文孝也摸清了些這位李捕頭的脾氣,這可是一個發大財的路子,一臉笑意收好銀票道:

“您放心,小人一定包您滿意,不過這麼多物件要做,恐怕要十天半月。”

李天順道:“不忙,隻要活做的好就行”,說完便出了照辦所。

離開皇城時,李天順婉拒了小太監要用東宮的馬車把自己送回大理寺的請求,在小太監的目送下出了皇城大門,信步向大街上走去。

翰林院那邊二位老師估計早就吃完了,這時候回去已經冇什麼意義,不如藉著這個機會去看看花魁娘子。

嗯,有好多天不見了,怪想的,身為海王,每條魚都要照顧好不是!

可還冇等走出幾步,就被一隊身穿皮甲的侍衛攔住。

就在李天順納悶這些人是誰時,就見一名侍衛頭領摸樣的人翻身下馬,對著自己拱手道:

“李捕頭,您可讓我們幾位兄弟好等,長公主殿下要見你,請跟我們走一趟。”

說著還從腰間抽出一麵銅牌,上麵刻著‘長公主府侍衛’幾個小字。--,併發現馬行的老闆就是十三哥時,趙圓圓暗中在感歎這是個有愛心有正義感的男人時,不由好奇的問:“十三哥是誰?”李天順愣了一下,笑道:“你認識,就是那個叫胡倫的富家子弟,因為他連著來凝香園十三次,所以我給他起了個外號,叫十三哥。”趙圓圓實在忍不住了,笑出了鴨叫聲……與此同時,障子門外的紅兒也實在忍不住了……這兩個人怎麼就知道動嘴,不知道動手。隔著門細聲細語的道:“娘子,水都要涼了,還是先請李公子沐浴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