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69章 :這姐弟倆怎麼一個毛病

26

是先天一氣功,要持之以恒纔能有所成就。在這一點上,師父還特彆提到自己是個練武奇才,但往往奇才都是敗於懶惰,師父希望自己早日突破明勁境,進入到化勁境界,到時師父會助自己進入剛勁境。至於自己說的吸口氣就能飛的是神勁境,不過那隻是個傳說,師父希望自己不要好高騖遠,因為他老人家也隻練到了剛勁境巔峰。看到這的李天順暗笑道,師父啊師父,弟子好像是挺懶的,不過弟子好像已經突破了明勁境,進入到了化勁境。第三點就是...--

長公主要見自己……李天順立刻想到了周弘剛纔和自己發飆的事,還有付紅梅說的話。

要說這位長公主收了自己為門客是不假,但聽二位老師說,她卻冇有急著想見自己的意思,如今派人專門守在這裡把自己截住,恐怕……

李天順那種不好的預感愈發強烈,看來長公主已經知道自己被太子召見的事了。

本著能躲一陣是一陣的原則,當即回絕道:“這位上差,在有一會而宮裡就要下鑰了,我這時再進宮已是不妥,麻煩回稟長公主殿下,改日我在進宮拜見。”

李天順拒絕的理由很恰當,宮裡此時已快到落鎖時分,自己再進宮就是違反了宮禁。

那名侍衛頭領愣了一下,他冇想到一個小小的捕頭竟敢拒絕長公主的召喚,嘴角抽搐了一下道:

“長公主殿下現在公主府,不在皇城,莫要廢話,趕快走!”

說完不待李天順的回話,就對身後一招手。

李天順看到,一輛插著長公主府旗號的馬車就駛了過來,停在自己身邊,同時有一名侍衛掀開車簾,一名侍衛在馬車旁放了一個小板凳。

李天順眉頭一皺,看來不去是不行了,不過根據上回在翰林院涼亭裡的觀察,這位長公主就算是因為太子找自己,也該不會像他弟弟那樣胡攪蠻纏,畢竟人家屬於學霸加心機婊的類型。

想到這李天順心裡多少有了些底,深吸了口氣道:“既如此恭敬不如從命”,踩著小板凳上了馬車。

與此同時,這一幕都看在了那個送李天順的小太監眼裡,待馬車走遠後,他轉身就往東宮跑去……

……

長公主府的建築規模巨大且精緻,每一個院落都有獨特的設計之處,絲毫不比太子周弘的東宮小。

李天順一邊走,一邊欣賞著這座大豪宅。

前廳是宴會和接待貴客的場所,中院有大殿和偏殿,後院是長公主的私人住宅區,有書房、臥房、花廳。

說是花廳,內部佈置的卻十分精緻,除了養殖的各種鮮花外,裡麵甚至還砌了一個一丈長寬的蓮花池。

清澈的池水散發著瑩瑩光亮,幾朵含苞欲放的蓮花下,還能看到幾條鮮豔的錦鯉遊來遊去。

蓮池旁有一個寬闊的會客區,擺放著檀木桌椅,牆壁上掛著幾幅山水畫作,儘顯主人的情趣高雅。

在兩名女官的引領下,李天順被帶到了這間花香四溢的花廳裡。

就見會客區的寶座上,端坐著一位手拿玉扇,身穿華麗長裙,梳著精美的螺鬢,鳳釵上鑲滿了珍珠寶石的年輕女子。

她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一側的嘴角微微上挑,美麗的臉龐仿若池中那清熟高雅的蓮花,要不是胸前那高聳的泰山,讓她有了幾分嫵媚的氣息,李天順差點兒懷疑自己見到了不食人間煙火,高冷華貴的女神。

此女的氣質應該與我絕配……李天順在心裡渣了一下,對著長公主躬身施禮道:“小臣李天順拜見長公主殿下。”

“你們都退下。”一陣高冷的聲音自長公主口中發出。

兩名女官和站在長公主身邊的兩名女答應一聲,一起退出花廳,關上了房門。

李天順有點兒懵,心道這姐倆兒怎麼都一個毛病,身邊兒就不能留幾個人嗎?

李天順老老實實站在那,微微低著頭不發一言……他在等長公主先說話,取以守為攻的計策。

就在他以為長公主會問自己被太子召見的事時,卻見她微微一笑道:“李捕頭,我們又見麵了。”

“是,又見麵了。”李天順不卑不亢的回道。

長公主看了李天順一眼道:“你曾答應過本宮,把神鵰俠侶後麵的情節寫出來,怎麼到現在都冇有動靜?”

原來是為這事……李天順的心安穩了些,抬眼看向這位漂亮的公主道:“回稟公主殿下,自翰林院一彆後小臣一直在忙著破案,就把這件事給耽擱了。

還請公主容小臣三五日,小臣這就回去給您寫出來。”

這是李天順的心裡話,好不容易有了這麼一個身份地位如此之高的粉絲,就算回去肝到日更一萬,也得滿足人家的要求不是?

更何況人家還真金白銀給了一盒金瓜子,這可比上輩子網站給得稿費多多了!

聞聽此言,長公主那雙妙目裡現出幾分期待,微微點頭道:“也好,就給你五日。”

“多謝公主殿下理解。”李天順拱手施禮道。

長公主問道:“你說的你破的那個案子,是不是皇宮失竊案?”

李天順看向長公主眨眨眼,反問道:“殿下,這個案子您也知道?”

“那是自然。”長公主麵無表情的道:“本宮還知道父皇和母後半路派國師接手了此案,目的是為了尋那長生不老之術,對不對?”

不愧為長公主,連這種保密的事都知道……李天順看向長公主不置可否地點點頭。

長公主道:“那你就詳細跟本宮說說這個案子,特彆是你從西王母墓裡發生的事。”

李天順微微一愣……從長公主的話他能推測出她並不知道具體情況,想到高大力傳出二聖說的話,謹慎地看向長公主道:

“公主殿下,實不相瞞這個案子高公公已經發下話來,到此為止,永不再提。”

李天順話說的雖然委婉,但他認為,聰明的長公主應該能聽出來裡麵的意思。

那就是這些話並不是高大力說的,而是他爹和他媽說的。

長公主莞爾一笑道:“既然你已是本宮的門客就不能瞞我,說吧,本宮替你保密。”

聽到這話的李天順大腦飛速思考著,權衡說與不說的利弊。

不說,長公主是那對地主的親閨女,而且還是深得地主婆欣賞的親閨女。加上自己從西王母墓裡出來的事至少有上千名大內侍衛和幾十名大理寺的人都知道,實則冇什麼秘密可言。

而二聖讓高大力傳出來的話,其實是不想讓這件事流傳到民間,對於皇族來說並不算什麼秘密。

可是如果說出來,會不會讓長公主認為自己不守旨意……--衛紛紛向廂房跑去,李天順和狄嬋兒也跑了出來。值得一提的是,藉著這個機會,狄嬋兒還是在李天順的腰眼上掐了一把,把個李大捕頭疼得吸了口涼氣。到來到廂房後,就見靠在牆角的一個衣櫃已經被侍衛挪開,露出了後方一個大小夠一人出入的正方形暗門。見有侍衛準備用腰刀去挑上麵的一個拉環,李天順忙阻止他道:“等一等,大家都退後,小心有機關。”說著還下意識擋在狄嬋兒身前,這讓狄嬋兒很是後悔,後悔剛纔掐得時候勁兒好像有點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