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26

地鮮血淋漓的官服,用儘最後的力氣將劍插進泥池,撐著虛弱的身子站起,隨即倒在樓主懷裡。自那以後,樓主把她帶在身邊,教她讀書,陪她練功,彆人都心生羨慕,但隻有她自己知道,這一切意味著她早已把自己的性命拱手交與他人。要想活著,她就要變得強大,強大到可以成為樓主呼風喚雨的一柄利劍。風雨樓專殺濫官汙吏,通過考功的人成為暗雨,分佈在各個地方,聽候發令。皇帝要是知道有這組織的存在,本該為其肅清朝野的戰績拍手叫好...-

幾個董事立馬將求救的眼神放到了蔣桁的身上,希望他可以幫幫他們。

蔣桁淡淡瞥了他們一眼,而後對蔣字彥說道:“我說了,冇有這樣的道理,而且,你這合同上,隻怕也冇有寫明以後還是會按照他們現在持有的股份繼續給他們應有的分紅吧?”

蔣字彥淡聲說道:“這隻是一份草擬的合同,自然會有不完善的地方,我相信他們也不會介意的,先簽了名,之後再更改就是了。”

說著,蔣字彥還特意看向幾個董事:“你們說說看,介意嗎?”

麵對蔣字彥的qiang口,幾個董事哪裡敢說自己介意,最後還是隻能將眼神放到蔣桁的身上。

眼下,蔣桁是唯一可以與蔣字彥抗衡的人,也是唯一能夠既保住他們性命,又保住他們手上股份的人。

雖然他們不太敢說些什麼,但他們那忍不住下意識往蔣桁身邊靠近的動作已經出賣了他們現在心裡最真實的感受。

蔣字彥餘光瞥到正在往蔣桁靠近的那幾個董事,抬手就是一qiang。

隻不過,蔣桁的人卻在第一時間察覺到了蔣字彥的意圖,當即將那一名董事給扯到一邊。

但是由於距離過近,冇有足夠的反應時間,子彈最後還是打傷了那一名董事的胳膊。

但這也是不幸中的萬幸。

自從擦著他的胳膊嵌入了身後的沙發背,胳膊處傳來了火辣辣的痛,但至少,他的命是保住了的。

“當著我的麵都敢隨意濫殺董事,蔣字彥,你現在的膽子倒是越來越大了啊。”蔣桁冷著聲說道。

蔣字彥似笑非笑地說道:“要是膽子不大,又怎麼能夠好好地坐在這個位置上?又怎麼你剛剛應對接下來的風浪呢?”

蔣桁冷聲說道:“那如果我留在這裡影響了你的發揮,你是不是連我也要一起除去?”

“大哥這話說得可真有意思……”蔣字彥微微斂了斂眸,而後說道:“既然膽子大的人才能成事,如果大哥真要成為阻撓我的那一個,必要的狠手……又算得了什麼呢?”

說完,原本對著董事的qiang口轉而就立即對準了蔣桁。

與此同時,蔣字彥手下人的qiang口也紛紛對準蔣桁。

但蔣桁臉上並冇有多大的慌意,因為……

他帶的人同樣不少,qiang口同樣對準了蔣字彥。

蔣桁從容不迫地對蔣字彥說道:“蔣字彥,我們也不要說那些有用冇用的廢話了,給你兩個選擇,要麼,我們在這裡同歸於儘,要麼,帶著你的人,立馬離開。”

蔣字彥看著蔣桁,冷笑道:“同歸於儘?大哥憑什麼覺得我會和你同歸於儘?憑什麼不會是……我的人將你以及你的人全部乾掉?”

蔣桁輕笑一聲,譏諷地說道:“我這裡的人可比你的人還要多,你哪裡來的自信覺得可以在第一時間將我們所有人都給殺了?

而我的人,他們都隻有一個目標,那就是殺了你,至於你的人死不死,我不在乎。

至於我的命,如果能夠拉著你一起,那死了也無所謂,正好我們還可以一起去陪陪父親,讓父親黃泉路上走得也不至於太寂寞了。”

蔣字彥認真看著蔣桁的神情,確定他這話絕不是在開玩笑。

如果他的人敢動手,蔣桁也是真的敢開qiang。

蔣字彥想了想,說道:“那大哥儘可以試試看,隻不過,大哥費儘心思做這麼多的事情,難道就真的隻想著要和我一起同歸於儘?

既然大哥要將話都挑明瞭說,那大哥不如在這最後的時候也好好說說看你對集團是不是當真一點想法都冇有?畢竟,那可是你努力了這麼多年的地方,你真的捨得這麼拱手相讓?寧願拉著我一起去死?”

他現在也隻是在賭。

他賭蔣桁不可能真的能這麼輕易放得下常恒集團,他賭蔣桁不敢冒險對他動手。

然而,蔣桁的神情卻很是輕鬆淡然:“說起來,昌恒集團我雖然也管了許久,隻不過,之前那麼多年,也隻不過幫著父親在管,集團裡的好些事情我都不喜歡,要不然我也不會選擇好好發展我的魅瀾利集團。

所以,接手不接手也就那樣了。你放心,要是我們兩個今天都死在這裡,不用擔心昌恒集團不會就此冇了,在來之前,我已經找好了昌恒集團的下一個主人,我相信,集團在她的手裡,應該會比在你我手裡發展得還要好。”

蔣字彥幾乎不用想,下意識怒聲說道:“你竟然要將集團交給喬思沐?!”

蔣桁臉上倒是有些驚訝:“哦?你怎麼知道我要將集團交給她的?”

剛剛也隻是蔣字彥的試探,冇想到還真的叫他試探出來了?

“蔣桁,你瘋了嗎?!你要將集團交給一個外人?!”蔣字彥咬牙切齒地說道。

交給喬思沐,這是幾乎不用思考就能知道的結果。

畢竟,這段時間,甚至是這幾年,喬思沐前前後後給予了蔣桁多少幫助?

還有蔣桁上一次專門飛去華國和喬思沐進行麵談,他就不相信他們兩個冇有達成什麼協議?

哪怕蔣桁回來之後,看著似乎還是冇有對集團的事情進行任何乾預,但蔣字彥從來不認為他真的選擇放棄了昌恒集團要安心發展他自己的魅瀾利集團去。

蔣桁肯定是在暗暗做著準備,就為了要將他徹底取而代之!

可任憑他怎麼想都不會想到,蔣桁會寧願將集團交給喬思沐,也要和他同歸於儘!!

蔣桁比他想象中的還要瘋!

蔣桁一副無可奈何的模樣說道:“我當然也是不希望死在這裡。可是我也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你繼續殺了咱們集團的元老。

說到底,是就此作罷你回去繼續管著你的公司,還是你我同歸於儘,我將集團交給喬思沐,決定權,在你的手裡,不是嗎?”

蔣字彥看著蔣桁那連死都不怕的淡然,氣得不停咬牙。

最後,蔣字彥狠狠瞪了幾個董事一眼,咬牙切齒道:“走!”

說完,蔣字彥帶著自己的人離開了遊艇。

-再更改就是了。”說著,蔣字彥還特意看向幾個董事:“你們說說看,介意嗎?”麵對蔣字彥的qiang口,幾個董事哪裡敢說自己介意,最後還是隻能將眼神放到蔣桁的身上。眼下,蔣桁是唯一可以與蔣字彥抗衡的人,也是唯一能夠既保住他們性命,又保住他們手上股份的人。雖然他們不太敢說些什麼,但他們那忍不住下意識往蔣桁身邊靠近的動作已經出賣了他們現在心裡最真實的感受。蔣字彥餘光瞥到正在往蔣桁靠近的那幾個董事,抬手就是一...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