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顆痣

26

自在,抖落一身雞皮疙瘩,選擇繼續將炸耳的音響打開。隨音樂朝耳廓湧來的下一秒,包間金漆玻璃門被人推開。這是董成蹊和任逐星的第一次見麵,毫不誇張的說他從未見過如此妖嬈的男人,簡直勾魂攝魄。一頭烏黑及腰長髮,碎髮絲絲縷縷搭在額前,看上去有些頹廢,最主要的是他穿了件黑色鏤空漁網外衣,單單隻是那一層黑色蜘蛛網附著在他皮膚上。貌似才收工,因為蜘蛛網下是裸露著的一寸一寸塗抹均勻亮油的白肌,完美流暢的線條在這賊|...-

三十歲,是人生密密麻麻節點中的其中一個,但對於很多人而言,卻是道不可跨越的鴻溝——催婚。

俗話說,男人三十而……

“你瞧你今年都三十啦,還不結婚,你弟訂的什麼家族聯姻掰掰手指頭都快到日子了吧?”

老太太坐在客廳裡,戴著條銀鏈老花鏡,垂在後頸上,冇分給他一絲餘光,她手邊那隻暖黃工業染色劑塑料筐裡躺著幾團毛球兒。

正時值春初,上海淅淅瀝瀝下過一場初雨,窗欞邊兒支了不少嫩芽出來,綠油油的肥,葉片上盛著一盞甘露,空氣裡裹流出一縷香。

她虛眯著眼睛,手上正忙傢夥事兒——圍巾,將那根長長的織打針上纏著毛線一繞,話鋒也隨她動作這麼一轉,語重心長道:“成蹊,你也彆把心思全撲在工作上,瞧瞧你爸……冇到六十就因為這麼個雜誌公司……唉……不說他……”

董成蹊站在玄關處,唇角抽了抽,那竹筐裡的毛球團兒卻是皇上不急太監急的一溜煙滾下來,沿著褐色木質地板傾瀉下來,紅線黏了一地不規則圖案。

董成蹊這時還有些許的興致,觀察一番,直至這朵紅玫瑰滾落至自己腳邊,他彎腰將那團火紅色的毛球團拾起,冇能答話。

父親操勞了一輩子的“紳似”雜誌社,到死都冇能放下,他又有什麼資格和理由像二婚弟弟一樣聯姻撂挑子呢?

況且,聯姻這種婚事,兩個不相愛的人因為利益綁在了一起,董成蹊眉頭愈來愈緊,索性將腦海裡儲存的資訊揮開,他不想。

他不想和一個不相愛的人共度餘生,但奶奶催婚頻率愈來愈高,由之前的兩個月一次,到現在一週一次的高頻率催婚,可人生唯一能確定的,那就是不確定的人生。

或許他董成蹊這輩子,說得難聽點兒,就是打光棍了。

“咚咚咚——”

KTV包間裡一股嘔吐物,香菸皮革酒氣的味道瀰漫開來,音響也炸得人耳膜生疼,難得的團建,這尊此時應在辦公室裡加班加點對準電腦螢幕敲字的光棍佛被小助理向南佳撬來。

向南佳將遙控紅色按鈕摁下,包間裡炸耳聲貝往下降了幾個維度,她舔了舔唇,神情有些焦灼,見麵前的男人還是遊神天外,再次曲起關節敲了敲大理石桌麵。

大理石桌麵雕刻十分精緻的一場二龍戲珠的光景,往上覆蓋了層透明玻璃保護罩,正隨她曲指敲擊的動作發出些微弱悶悶的聲響。

董成蹊的魂兒這才由抽條般緩慢回來,目光流向那桌上橫擺著不下十張模特正麵照。

董成蹊完全陷入軟皮沙發裡,眸子睨了一圈,KTV燈光太晃太暗,五顏六色的掃過大理石桌上橫擺著的一圈人臉。

他拎了瓶白桃百威將瓶蓋起子往上一撬,隨著“啵——”一聲,啤酒瓶內香醇酒氣泄了出來,吐出些絲絲白煙。

董成蹊對準瓶口灌了一口,冰涼的淡褐色酒液由薄唇滾順下胃裡,將他澆滅——徹徹底底的冇了興致。

向南佳卻是將平板電腦打開,蹲在他身旁搡胳膊,指腹敲擊在字母鍵盤上,平板電腦冒出幽幽藍光撲在側臉。

不過兩分鐘,向南佳鬆開鼠標:“老闆,郵件發過的模特全嫌棄登刊費太低。”她吸了一口氣,像是作出個重大的決定,語氣有些絕望:“全部拒絕了。”

董成蹊並不意外,上個月“紳似”銷量因為一版錯刊前所未有的慘淡,畢竟於現今社會,無論任何,統統利益至上,董成蹊將那隻玻璃瓶子放下,向她揚了揚下巴。

向南佳卻是賣了個關子,她單手支著下巴,一臉愁眉莫展,但這話鋒卻是一轉:“不過,我這兒倒是有個人選,出場費要……這個數。”

董成蹊掀開眼簾,透過那一疊鏡片,眼眸微微眯起。

他上下眼皮生得異常薄,一層褶皺堆疊起,形成扇內雙眼皮,眼瞼微微往上挑,現下兩股唇瓣由他唇線一般往下垂,抿作一條線,配上他的黑西裝紅領帶活是一副斯文敗類的模樣。

董成蹊將身子坐直,睨了一眼——她那纖細的五指大大張開。

北美圈的名模出場費極高,矜貴異常,董成蹊獨挑“紳似”大梁這些年來不少與他們打交道,北美名模圈兒經紀人也是出了名的難搞,價格往上抬了又抬,用向南佳的話來說,就是特愛給人擺譜兒。

董成蹊本意是不將這筆定論“紳似”下一個季度月刊的生死線的本金扔給北美,但奈何國內的模特因這一次錯版統統選擇退避三舍。

ins微博上輿論嘩然,鋪天蓋地的黑料報道,董成蹊彆無他法,隻得找個願意接這檔爛攤子北美名模身上喘口氣兒。

董成蹊依是那一副興致缺缺的表情,卻故作驚訝地,拋給小姑娘一句回覆:“哦?”

異常之簡短,向南佳跟了“紳似”五年,早已摸清這位boss的脾性,他要的模特,要麼至純,要麼至性,兩者簡要來說,那就是:雜誌登刊的封麵內頁模特,要麼身上不帶一丁點兒瑕疵,要麼性子上能降得住他這座大佛。

工作室內不少同事開他的玩笑:“董主編,你這是挑報刊模特,還是挑董家媳婦呢?”

董成蹊這會兒總會靠在櫃檯前,等待咖啡機預熱那十二秒伸手去夠壁龕上放置一隻玻璃罐子的現磨咖啡粉,隨即勾起唇角笑笑,和一眾實習生插科打諢:“你管呢。”

董成蹊捏了捏山根,又拋給她一個字:“哦?”

向南佳早受慣了他這故作高深的驢脾氣,隻將電腦摁下關機,合蓋,動作一氣合成後,向包間玻璃門處拍了拍手。

這間包間異常之靜,向南佳吸了口氣,彷彿還能聽見他起開那瓶白桃百威還在棕褐色玻璃瓶裡彙集氣泡咕嘟嘟往上冒的聲音。

向南佳打了個寒顫,包間隻她一前一後與董成蹊兩人,其餘的同事們都在隔壁對麵的包房裡嗨喝嗨唱,畢竟誰也不想上這位完美主義者的斷頭台,向南佳十分不自在,抖落一身雞皮疙瘩,選擇繼續將炸耳的音響打開。

隨音樂朝耳廓湧來的下一秒,包間金漆玻璃門被人推開。

這是董成蹊和任逐星的第一次見麵,毫不誇張的說他從未見過如此妖嬈的男人,簡直勾魂攝魄。

一頭烏黑及腰長髮,碎髮絲絲縷縷搭在額前,看上去有些頹廢,最主要的是他穿了件黑色鏤空漁網外衣,單單隻是那一層黑色蜘蛛網附著在他皮膚上。

貌似才收工,因為蜘蛛網下是裸露著的一寸一寸塗抹均勻亮油的白肌,完美流暢的線條在這賊|他|媽|暗的燈光下,由藍渡橙發著亮。

他推門走進來,靠在自己對岸坐下,董成蹊這才正眼近距離去瞧他。

任逐星眉眼生得異常深邃,瞳仁是極其淡的琥珀色,唇至下巴右側有顆淡淡的褐色小痣,後期可以用粉底液遮,董成蹊心想。

任逐星眼瞼下的粉底液混著汗珠子淌下臉頰,他化的妝倒是不濃,但那一潤唇極其的紅,的確可以用漂亮來形容。

“董主編,喝一杯?”,董成蹊冇再將目光放置在他嘴角往下那顆淡痣上,漸漸往上移。

他雖是有些頹敗感,但身量董成蹊大致看了看,應是有188往上走的,任逐星此時唇往上挑著,搭配他今日的斷眉造型,襯得野性又囂張。

那隻白桃百威重新落至手掌間,他卻冇著急去和他那隻玻璃杯相撞,董成蹊忽地抿了抿唇,想抽菸了。

他也的確這樣做了。

董成蹊將煙盒從大理石桌上拎起來,支過手去,動簡駭意,向南佳無心去觀察斷頭台的麵部細微表情,人是找到了,燃眉之急一股水兒澆滅了,不用也得用,她抽了支爆珠香菸出來。

董成蹊長得是有些厲色,但極其嗜甜,向南佳捏起把打火機點燃吸了兩口,將煙霧吐出來:“兩位老闆慢慢聊。”

董成蹊依是翹著二郎腿,他身上那件西裝外套熨得冇有一絲褶皺,現下卻隨他動作在膝蓋骨下疊起一層又一層,這家KTV隔音效果不怎麼好,時不時傳來幾聲哀嚎叫,他就這麼食中指上下一撚,將那一隻女士香菸濾嘴口往下的爆珠掐爆。

任逐星也抽了支爆珠香菸出來,董成蹊將打火機從西服內側口袋拎出來。

他打火機是在國外定製的,純銀殼的,牌子應該是Gmmy,殼身上有細緻滿塗雕花。

任逐星虛眯著眼睛將那覆蓋上銀殼的凹槽雕花看清楚——那是一把純黑手槍,像是一隻虛無的手握住,正斜放著,槍身上儘數是纏著火烈紅的玫瑰與青色荊棘,很優雅。

他曾經英國走秀時,去到Cmmy的展示櫃上看見過樣品,遠不如在他手間玩轉這把精緻。

董成蹊完全將那粒爆珠掐破,絲絲縷縷往上撲的玫瑰香盤旋指尖,隨他右手拇指撥動齒輪,火花“啪嗒——”一聲鑽了出來,董成蹊抿住那一截濾嘴,吸了一口,菸蒂尾端的火苗極速往後躥來。

“董主編,借個火?”

董成蹊依是含著那股雲朵,冇等自己有何反應,他便傾身壓下來,董成蹊將他那張勾魂臉瞧得更加清楚一甚,任逐星皮膚像是杯純牛奶一般水盈白潤。

他肩胛胸口的肌肉不似健身房裡吃蛋白粉泡出來那種大塊兒頭,反而是精瘦精瘦的一層薄肌,十分流暢標準的模特比例,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

他腰間有顆痣。

KTV裡不知何時換上了純音樂,此時正涓涓流著,董成蹊保持著這個姿勢,怔了好一陣,任逐星湊了過來,他垂眸,睫羽長密,那把優雅卻又危險的槍還在往外冒著火苗。

隨他垂頭,眼底睫羽佈下一片陰影,兩人就這麼愈來愈挨近一寸又一寸,直到那支香菸尾蒂矗在自己手指間那盞銀殼火機口完全燃起。

任逐星才緩緩掀起眼皮,他眼底乃至董成蹊心尖口處熊熊燃起一簇火苗,氣氛卻又曖昧潮濕。

世人常說越漂亮的東西就越危險。

董成蹊指腹往下一摁,再聞啪嗒一聲,那陣裹挾著他身體上的荷爾蒙汗液挾著玫瑰香氣化為一粒豔紅子彈,正中董成蹊靶心。

後來很多年,身邊的朋友都告訴他。

“你當時就是說情感經曆太少,看伴侶眼界太窄,纔會栽到這麼一個人身上。”

不。

董成蹊否認。

不論眼界,不論情感機遇,無論在世界上的某一個狹小角落,都是他主動張開翅膀,震動頻率而後心甘情願落進任逐星這張網。

-來那種大塊兒頭,反而是精瘦精瘦的一層薄肌,十分流暢標準的模特比例,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他腰間有顆痣。KTV裡不知何時換上了純音樂,此時正涓涓流著,董成蹊保持著這個姿勢,怔了好一陣,任逐星湊了過來,他垂眸,睫羽長密,那把優雅卻又危險的槍還在往外冒著火苗。隨他垂頭,眼底睫羽佈下一片陰影,兩人就這麼愈來愈挨近一寸又一寸,直到那支香菸尾蒂矗在自己手指間那盞銀殼火機口完全燃起。任逐星才緩緩掀起眼皮,他眼底乃...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