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見招拆

26

們也是在三個月前九霄十五歲生辰的時候才認識的。”白旭明簡單介紹著。“我是星城曜家的曜晨曦,‘屋角候晨曦’的晨曦。”說著,便伸出那隻玉手。看著沈卿雲不為所動,雙目已經冇有剛剛那番冷冽的神態,透著一絲溫熱,淩九霄跑到沈卿雲旁,在他眼前揮了揮手,“喂喂,沈卿雲。”沈卿雲回過神來,才意識到自己的失禮,緩緩開口道,“沈卿雲。”緩緩伸出手去。縱然佳人豔麗,但沈卿雲言詞依舊冰冷地讓人覺得難以相處。畢竟打交道這些...-

“那盞‘楓花’不是星城的鼎須山嘛”有幾個眼尖的二樓客人看出。

鼎須山,隻是一座無人問津的荒山,岩石峭壁嵌著幾縷溪流,但是萬萬冇想到這畫上呈現出來的卻是此種情形。

巍峨挺拔,又顯得蒼涼孤寂,一旁的溪水從岩石狹縫中流出,薄霧茫茫,兩岸鬆柏蔭濃,繪的是墨色淋漓,有一種淡然心境。

“淩九霄,你覺得這‘楓花’怎麼樣?”此言一出就知曜晨曦不懷好意。“像不像之前把你扔那的鼎須山,嗯?”

“額……咳,挺像的。”淩九霄脊背發涼。

淩九霄汗顏,從小就被這個比自己還小的妹妹欺負。不是躲貓貓時被扔下,就是其他。反正曜晨曦一搞一個準。淩九霄也不會同她計較,反而采用告狀的方式。待回到家中,淩九霄總是會忘記告狀這件事。

那次把淩九霄一個人扔在鼎須山,嚇了他一晚上,第二天去曜家直接告到曜言那邊去。由此開啟了曜晨曦的抄家規之旅。

“落鳶,你看盞‘櫻果’,好像是一支仙羽,有冇有手癢啊?嘿嘿。”曜晨曦看向白落鳶。

“都挺漂亮精緻的。”白落鳶顯得有些為難。隨後看見憐香眼睛直勾勾盯著“櫻果”,“我看憐香倒是會喜歡。”用眼神示意曜晨曦看向憐香。

“憐香?憐香?”兩聲過後憐香纔回過神來。

“落,落鳶小姐。”憐香低下頭,想掩飾自己。

剛剛聽見自己家小姐對著白落鳶說“楓花”不錯,隻要她想要,這一盞定然會是白落鳶的。

白落鳶是涼城白家嫡女,若是她喜歡,就算自己再如何喜歡也比不上人家“纓月第一才女”。所以也隻是扒拉地望瞭望。

白落鳶緩緩開口,“你喜歡就去拿,不用管旁人的,各憑本事。”

話音剛落掌櫃的開始道,“想必各位心中已有打算,此三盞孤燈,各靠比試獲得。第一盞‘楓葉’,此孤燈落筆剛勁有力,繪的正是皇城的閆梵地。第一試比的便是武功切磋。不知哪幾位眼中者,請上前來。”

本在二樓欣賞幾位富家公子哥,善習武功的,均是皇城中人,齊刷刷從廊上一躍而下,輕盈著地。

待在一樓的一些百姓中武功又算得上湊合的也上去了一小半。

待人上去的差不多時,淩九霄看向一旁的沈卿雲,“你不是說你也喜歡嘛,怎麼還不上去?”

“忘了。”說罷便不緊不慢走了上去,麵目雅俊,肩寬腿長,身形高瘦,像呼嘯的冷風割出來的立體。

冇有富家子弟的頑劣張揚,也冇有貧窮子弟的僥倖慌張。

比試台隨著掌櫃的雙手合十默唸,變成了比武擂台,“各位,本輪由抽簽決定比試對手,獲勝一方,則繼續再戰,直到獲勝,本次比賽賽製點到為止,不可傷及性命,否則逐出纓月都,永不得入都。”

群人站成幾列,各自背後貼有標簽,而後單數列又各自上前抽簽決定對手。

沈卿雲抽中的13號,對手正是之前從二樓躍下的某富家子弟中的一個。

順著名次,一個個上台比試。

擰身,拔劍,劍光霍霍。

起先勢頭正猛,那些學了點皮毛的算是將所學都使了出來,一些富家子弟看起來像是花拳繡腿掙足了眼球。

沈卿雲剛站上擂台,對手秦銘卻是笑笑,張口道,“你這細胳膊細腿兒的,能接我幾招,趕緊下去吧,我也不想傷著你。”

“這秦銘秦公子可是在皇城小有名頭的,據說武功還是徽境,若是對招,一般習劍之人怕是不出三招就該趴下了。”一位健談的老者道。

皇城武功分等階,築境,炎境,徽境,域境再到敕境,最後到允心境。

有些資質平庸的練個三四十年說不定能觸入炎境,有的不平庸的至少也要個十二十年纔可到炎境。

像秦公子這種看起來二十的年歲能達到徽境已是一屆奇才,且還是個愛張揚的,剛觸到此境,皇城內就家喻戶曉了。

“你這看起來也不壯啊,怎麼就知道能傷到我。”明明是一句玩笑話,但從沈卿雲口中說出來居然變了味兒,不知是該誇淩九霄平日碎嘴使得耳濡目染還是……竟說的對方耳夾緋紅。

“你!!!我可是徽境,到時候彆打的你哭爹喊娘。”那秦公子當即紅到了脖子。

“不得比試比試才知道。”

音落,劍起。

沈卿雲召劍於手,作為起手式。

“召劍?乾汐?”曜晨曦小小被驚訝了一番,順帶嘲諷了一下所謂的秦公子,“冇想到他居然會召劍,那個秦什麼的還擱那拔劍,簡直是要笑掉大牙。”

然秦銘埋頭拔劍並未看見他是為召劍,拔出劍鞘後便橫揮了過去,偏鋒側進,劍走凶險。

沈卿雲後翻躲開,側身旋轉兩手雙雙分開,雙眼微閉,懸在半空的劍瞬間影幻出五柄一模一樣的乾汐圍成一圈,雙手微動,五劍齊發,有如猛獸般衝去。

秦公子反應及時,將劍插入擂台形成劍盾,抵住逼人劍氣。

隨後秦公子一套“豔霖”劃出,似上下皆斬的勢頭。

沈卿雲不慌不忙,雙眼睜開,右手握住劍柄,飛馳向前,一套“流雲步”招招皆拆,劍光的流動猶如紫紅閃電,隱隱帶著風雷之聲,長劍疾進,劍尖如靈蛇般探出,劍法凶殘,一劍似快劍,最後抵住秦公子的咽喉。

“你贏了。”秦銘認輸。

曜晨曦看著台上行雲流水的沈清雲,莞爾一笑,恰巧沈卿雲看向台下,二人雙雙對視,心驚,周遭聲音彷彿都消散,隻剩心跳撲通撲通地快要跳出來。

“嘖嘖嘖,真不賴。這場比試算是大飽眼福了。”

“這人剛開始使的是召劍吧。”

“是的是的,這劍大概就是皇城沈家三劍之一的“乾汐吧”,“流雲步”踏的更是乾脆利落,不愧是皇城沈家。”

“承讓!”說著沈卿雲收回乾汐,雙手抱拳致禮。

“不,不可能,你看起來明明才二十不到的樣子,如何能有如此境界。”秦公子癱坐在地上,又一眼瞟到了沈卿雲手中的劍,“乾汐劍?你是皇城沈家的……”

“皇城沈家二公子,沈卿雲。”沈卿雲竟出奇大方的來了個自我介紹。

“據說這沈家二公子常年待在府中,十幾年來都未曾出府。”

“傳言沈家二公子不樂意拋頭露麵,隻因少時受創,變得不大與人交談。還有傳言說沈家二公子喪失了語言能力。如今看來這傳言卻是半真半偽。”

“沈家二公子自幼既有驚人天賦,沈元老故藉此將沈家三劍之一的乾汐劍傳給了他,至於現如今是何境界還不得知。”

“莫非你……你就是那個……?”秦公子顫顫巍巍地站起來。

“受教了。”沈卿雲吐露出的這三個字,在秦公子耳中卻是無比刺痛。

“這沈卿雲境界有多高啊?”白落鳶出聲。

“大抵已是敕境。”白旭明答。

曜晨曦動了動眉頭,顯然是驚住了。

半個時辰後,比試算是終了。

“第一試,沈公子獲勝。請休息等待。”

“‘楓花’繪的便是星城鼎須山。鼎須山是一座荒山,孤寂無人。這第二試比的便是舞藝,論誰能跳出此意境則誰為勝出。”掌櫃的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隨後將比武擂台換成了舞場。

“晨曦,比意境大約我這涼城要落敗嘍。”白落鳶悠悠調侃道。

星城曜家連續幾任元老練不出開創之藝,便結合各家所長一一練習,雖不是深入探討,練不出什麼境界,也不算虧了光陰。

涼城雖舞技超群,但多側重於優美體態,而曜晨曦於舞技小有名頭的便是意境使然。

待幾位女子登台,曜晨曦也緩緩跟隨,有些想湊熱鬨的此刻停住了步伐。台上已站著的大部分露出要退堂鼓的神色。

“這星城曜家的千金居然看上了這盞燈?算了算了,我也就不丟人了。”停住步伐中一人說完便撤了回去。

有不解之人問道,“不知這是為何?星城曜家的千金究竟是有何能耐?”

“‘有女如仙,長眉妙目,飄搖曳曳,細碎舞步,輕雲慢移,淺笑深顰。’這便是形容她的。”

“算了算了,走吧走吧。”

人陸陸續續撤回去了不少,還能站在台上的大多是為自幼習舞且小有成就。

台上人舞姿皆翩若驚鴻,婉若遊龍。

台下又無一不拍手叫好,臉上洋溢著笑容。

但掌櫃的隻是坐在正對麵,眼睛雖說是盯著舞台,卻又時不時看著觀賞之人的表情,在每人結束後都是一句,“不錯。”

人數約少了一半時,就輪到曜晨曦表演了。

台下餘人都盯著舞台,在看有什麼比得過比不過的地方。而曜晨曦則觀察掌櫃的,一連三場後,曜晨曦就默默走到三樓更衣思考。

“不錯,下一位。”

“下一位!”二聲。

-勝出。”掌櫃的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隨後將比武擂台換成了舞場。“晨曦,比意境大約我這涼城要落敗嘍。”白落鳶悠悠調侃道。星城曜家連續幾任元老練不出開創之藝,便結合各家所長一一練習,雖不是深入探討,練不出什麼境界,也不算虧了光陰。涼城雖舞技超群,但多側重於優美體態,而曜晨曦於舞技小有名頭的便是意境使然。待幾位女子登台,曜晨曦也緩緩跟隨,有些想湊熱鬨的此刻停住了步伐。台上已站著的大部分露出要退堂鼓的神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