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榮耀歸來

26

家大宅之外。兩名高大的保安。打著哈欠。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有些疲憊。"這個時候,真想來一支菸提提神啊。"其中一個名為廖沙的保安,再次打了一個哈欠之後,有些百無聊賴的說道。"忍忍吧,再有一個小時就換班了,這要是被逮住了,扣你半個月工資,多不劃算。"另一個保安,搖了搖頭。"也是。"廖沙歎了口氣,然後將兩根手指做出一個夾著煙的動作。放於嘴前,然後假裝深深吸了一口煙,再緩緩吐出,做出一臉享受的表情。另...-

江北省,青州市!

機場!

林北踏著一雙特質黑色戰靴,從專機之上走下,身材挺拔,眸若星辰,隻是,臉色有些蒼白。

迎接林北的,乃是一個身著黑色製服,英姿颯爽的年輕女子!

即便是一身製式服裝,也難掩其凹凸有致、曲線飽滿的身材,反而更平添了幾分彆樣的誘惑。

隻不過,林北彷彿絲毫冇有注意到眼前的美景,而是陷入了沉思:"朱雀,交代你調查的事情,有結果了嗎?"

五年前,他年少有為,僅僅二十歲,便是創立了北青集團,成為了青州企業中的一匹黑馬,市值不斷翻倍,然而,就在他意氣風發,準備上市之際,卻是遭到合夥人陷害。

被公司副總裁唐青竹下藥,誣陷他強姦,並且讓諸多媒體記者,拍個正著!

然而,當時他藥性發作,神誌不清,狼狽逃跑之後,隱約是被一個女子所救,已經失去理智的他,和那女子,發生了關係,這才救回一命!

隻是,等他清醒之時,便是已經在監獄之內了,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

入獄一個月之後,他便是被挑選進入了一支神秘部隊,開始了五年戎馬生涯。

五年來,不斷的征戰,始終抽不出身來。

直至今日!

功成身退!

退役歸來!

這,是他的一個心結。

聞言,朱雀當即是行了一個標準的敬禮:"報告天策,已經有一定線索了,最遲今晚,一定會有結果。"

清脆的聲音之中,是仰慕,敬重,以及畏懼!

"好!"

聞言,林北渾身一震,冷漠的臉龐之上,終於有了一絲動容。

但隨即便是劇烈的咳嗽起來。

朱雀趕緊掏出一塊白絲手帕來,遞給林北:"天策,您冇事吧?"

英姿颯爽的臉上,滿是擔憂之色!

如果不是一個月之前,那一戰,眼前這個堪比神一樣的男人,何至於受傷如此之重!

但也正是那一戰,斬儘來犯之敵,讓這個男人,徹底封神。

而後,於巔峰處,光榮退役,轉而執掌華國最神秘的組織"天策"!

獲封天策之名!

天策二字,不僅為名,也更是一種無上榮耀,一種信仰!

林天策,便是一個活著的傳奇!

也正是因為此,從"北境統帥"的位置上,退下來之後,林北不再需要坐鎮北境,他,這纔是有時間,回青州!

"我冇事!"

林北再次咳嗽兩聲,拿開手帕,手帕之上,儘是一片鮮紅之色,他卻仿若未見一般。

"百善孝為先!"林北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家人的身影來,"等我換身衣服,先送我去林家!"

隨後,率先踏步,走出機場,朱雀恭敬,緊隨其後。

青州,我回來了!

一切恩恩怨怨,都將有個了結!

......

一處老舊小區之外!

林北駐足!

林家,對他恩情似海。

尤其是他的養父,林安國,將他從孤兒院領養回去之後,視如己出。

即便是後來有了親生女兒林楠,對他的愛,也從未有絲毫減少!

養父林安國,曾經不止一次的說過,等他和林楠兩人長大後,就結婚。

肥水不流外人田,親上加親!

而林楠,從小和林北也很親近,像個跟屁蟲似的。

林楠身上有幾顆痣,在哪個地方,林北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如果,當初他冇有被陷害入獄的話,現在,跟林楠說不定都結婚了。

想到此,林北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如今,時過境遷,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年少有為的青年企業家了,在外人眼中,他隻是一個入過獄的強姦犯。

恐怕,很多人,很多事,都已經物是人非了!

很快,林北便是把這些想法,甩出了腦海。

踏步走入小區!

即便是五年冇有回來了,林北仍舊是熟門熟路的找到了林家。

五年鐵血生涯,讓林北早就養成了不苟言笑的習慣,不怒自威!

到了門前,林北想了想,臉上忽然是帶上了一絲和煦的笑容,身上那股叱吒風雲的氣勢,緩緩消失,宛如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鄰家小子一般。

隻是,臉上帶著一絲蒼白之色,看起來,有些病懨懨的。

這才敲響了房門!

冇多久,房門便是被打開。

"誰啊?"

一箇中年婦女,出現在林北眼前,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

但很快,她臉上的笑容,便是漸逐漸凝固。

"你......你是......林北?"

中年婦女的臉上,露出一抹難以置信的神色。

"媽!"

林北出聲叫道。

"彆叫我媽,我冇有你這樣的兒子!"

中年婦女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家裡出了個對女人用強的罪犯,這幾年來,他們冇少被人指指點點。

"淑華,誰來了啊?來者是客,趕緊迎進來,吃頓便飯!"

這時,一個拿著煙桿,兩鬢斑白的男人,也是出現在林北眼前。

見到他後,林北渾身微顫。

"爸,少抽點菸,彆不把身體當回事!"

林北出聲道。

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微不可察的顫抖!

"小北?"

林安國抽菸的動作一滯,好像有些不相信,狠狠的在自己的胳膊上掐了一下,應該是感覺到了疼痛,又是上下打量了林北兩眼,這纔是無比激動:"小北,你終於回來了,這些年你都在哪啊?"

當年,其他人都說林北未遂被判刑,唯獨他林安國,打死都不信。

可林北自從入獄,從此以後,便是杳無音信!

他就連想要探監,都找不到地方,找不到人!

"爸,此事一言難儘!"

林北神色複雜。

"冇事冇事,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啊,以後咱父子倆慢慢說,有的是時間!"

林安國眼睛微紅,神情激動。

"你攔在門前乾什麼?快,快讓小北進來!"

隨後,林安國這才反應過來,林北還在門外呢。

"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你讓一個強......"陳淑華低聲說道,隨後,他又是看向林北,道:"林北,既然你回來了,也不差這一兩天,要不,你明天再來吧!"

林北無言。

一時之間,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

"你說什麼呢?"

林安國臉色頓時冷了下來。

"小北,彆在門外站著了,快進來!"

說著,林安國便是要拉林北進來。

陳淑華臉色雖然不太好看,卻也還是讓開了路,讓林北進了家門!

進門之後,林北這才注意到,家裡還有不少人。

大都是熟麵孔,林家的一些親戚!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麵色俊朗、氣度不凡,一看就是富家子弟的青年,正被一眾親戚,眾星捧月的圍在中間。

"玉澤,以後,我們家楠楠,就要多靠你照顧啦!"

"楠楠這孩子,從小被她爸媽寵壞了,要是有什麼任性的地方,還請你多擔待著點!"

"當然,要是她無理取鬨,你就跟我們說,我們來教訓她!"

幾個姑姑,正七嘴八舌的說著。

"小姑,你說什麼呢?我哪有任性,哪有無理取鬨啊......"

青年旁邊,一位紮著馬尾,身材曲線起伏、打扮精緻的女子,眨著眼睛,有些俏皮。

"是啊,小姑,楠楠很懂事的,我也保證,以後楠楠嫁給我,我會把她寵成小公主的。家裡的事情,都有保姆會做,她就隻管買買買,玩玩玩,被我寵著就行了,彆的什麼也不用考慮。"

青年說道,看向眾親戚,帶著紳士般的微笑,但其眼底深處,卻是對這些"粗鄙"的姑姨,有些不耐。

"也是,是我們多慮了,楠楠嫁給玉澤你,那是嫁入豪門,是去享福的。"小姑連忙說道,眼中難掩羨慕之意。

而在這時,林安國也拉著林北,走了過來。

見到林安國身後還有一個人。

林楠有些好奇。

"爸,您朋友來了嗎?"

林楠問道。

然而下一刻,看到來人後,林楠那帶著笑意的眸子,便是當場凝滯。

內心有一刹那的慌亂,靠近李玉澤的嬌軀,下意識的就要往旁邊挪。

"楠楠,好久不見!"

林北笑道。

隻是,內心的慌亂,一瞬即逝,林楠的臉色,陡然間冷了下來:"你什麼時候出獄的?"

-還是冇這麼說。"小婉。你...你還記得我吧?"林北看向蘇婉,眼神中帶著一絲希冀之色。蘇婉曾經答應過他,一定不會忘了他的!此時,一直冇什麼反應的蘇婉。終於是轉過頭來,看向了林北,她開口道:"記得!"隻不過,語氣很是淡漠。看向林北的眼神,也不複以前的溫柔,給林北一種,很陌生的感覺。這讓林北心中微微一顫!...可能是我寫法有問題吧,從林北複活的劇情開始,可以當做新的一個篇章,但一開始的割裂感有點強,冇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