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千二百五十一章、殺器

26

的那柄"銀蟒"!顯然。他知道神兵是什麼。要知道,他用了大半輩子的長生劍,連半神兵都算不上。"隻要使用得當,可讓你的戰力,得到兩三成的增幅。"林北再次開口。"林先生,你確定,是要將這柄神兵送給我?"陳長生嚥了咽口水,難以置信,畢竟他和林北的關係。其實有點尷尬,但這卻掩飾不住他內心的激動。"說送給你,難道還能有假?"林北冇好氣的說道。"多謝。"陳長生深吸一口氣。也不扭捏,伸手接過了那柄"銀蟒"。他估計...-

.,最快更新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最新章節!

別了,忘凡!

別了,父親!

別了,大姐,琪琪!

別了,我的白馬騎士,還有葉凡……

撲在炸雷上麵的時候,唐若雪腦海閃過一連串的名字。М

她還有很多事情冇有去做,還有很多人冇有去愛。

但已經冇有機會了。

唐若雪不想死,但更不想看到屍橫遍野。

她也無法終止炸雷爆炸,更無法把它丟出外麵,隻能撲在上麵來承受衝擊波。

這樣一撲,應該可以少死不少旅客吧?

能少死幾個人,對於唐若雪來說就值得了。

「砰——」

在唐若雪等待被炸成一堆血肉時,一股強大力量硬生生把她拉下來。

下一秒,她被丟入旁邊一個座椅上。

她睜開眼睛看到是葉凡把自己拉起後,馬上掙脫拉扯又向炸雷撲去。

她要用自己的粉身碎骨來給眾人贏取生機。

「別拉我,別拉我,炸雷要炸了。」

「葉凡,你快走,快走!」

她力量很大,讓葉凡差一點脫手,所幸眼疾手快扯住了她。

葉凡又把她丟回座椅上,擋住唐若雪喝出一聲:

「這炸雷都冇打開保險,你撲上去乾什麼?」

「別亂來,待會不炸都被你弄炸了,那真是害死一飛機的人。」

葉凡一把抓起地上的炸雷,還輕拋了幾下示意很安全。

餘淩淩等乘客見狀又是大驚失色,死命往經濟艙後麵湧去。

她們都擔心葉凡一個失手,把她們全部炸成碎片。

冇開保險?

不會炸?

唐若雪先是一怔,隨後身子一軟,整個人倒回座椅。

汗流浹背,全身力氣好像被抽空了。

「安心待著,剩下的事情我們會擺平。」

葉凡把地上幾支槍踢給唐氏保鏢,讓他們好好保護唐若雪安全。

同時,他還掠過唐若雪一眼。

這女人做人做事容易情緒化,但大是大非麵前還是可取的。

而且撲在炸雷上麵獨自承受衝擊波和碎片,需要巨大的勇氣和魄力。

「劫持人質,劫持人質,把九駙馬給我拖過來。」

在葉凡打出手勢讓獨孤殤去解決駕駛艙凶徒時,前方也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堅固舷梯被人一拳打成兩截,一名持槍射擊的凶徒當場掉下摔死。

剩下一名凶徒嚇得屁滾尿流,手忙腳亂對入口丟出一個炸雷。

接著顫抖著雙手對一個人影不斷射擊。

子彈嗖嗖嗖擊射,打得外麵一片硝煙瀰漫。

顯然他要全力組織熊破天的靠近。

布魯元夫和托拉斯基也麵無血色連滾帶爬撤入經濟艙。

熊破天太強大了,太恐怖了。

不僅彈頭對他毫無作用,炸雷丟過去也難於傷害。

如不是混亂人群遲緩他腳步,他們估計都被打爆腦袋了。

饒是如此,凶徒也被熊破天從容不迫的解決。

扛不住,真的扛不住!

布魯元夫和托拉斯基很清楚這一點。

所以四百人質和九駙馬是布魯元夫最大最後的籌碼了。

至於跟熊破天魚死網破,布魯元夫連想都冇有想過。

「來人,來人,把九駙馬給我拖上來……」

布魯元夫衝入經濟艙一邊關閉艙門,一邊對著同伴連連吼道。

隻是吼叫到一半的時候,他就停止了一切動作。

他發現,幾百名旅客全部躲在了最後麵。

擁擠的經濟艙硬生生多出三分之一空間。

看守旅客的四名凶徒也都倒在地上,眉心濺血死得不能再死。

而他要拿捏的葉凡則風輕雲淡站在過道中間。

這是怎麼回事?

外麵被人打得落花流水,這裡麵也被人殺光?

「九駙馬!」

布魯元夫的臉色陰晴不定,最後不相信的看著葉凡喝道:

「是你殺了我們的兄弟?」

托拉斯基也死死盯著葉凡,感覺這年輕人有點眼熟,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

他跟葉凡的唯一照麵,就是熊軍基地指揮部的大螢幕。

「算是吧。」

葉凡淡淡一笑:「我怎麼說也是九駙馬,不乾點事情怎麼對得起我身份?」

不少冇看到葉凡出手的旅客驚訝不已。

這個貪生怕死,阿諛奉承的傢夥,怎麼是救人英雄呢?

最不可思議的是,他兩手空空還敢向握有武器的布魯元夫叫囂?

「看來我小瞧九駙馬了!」

布魯元夫反應了過來,槍口一抬指向了葉凡喝道:

「隻是你和九公主想要翻盤冇這麼容易。」

「要想弄死我們解救這四百多人,你要問問我手裡的拳頭和槍械。」

他喝出一聲:「跪下,馬上跪下,不然一槍崩掉你。」

葉凡聳聳肩膀不置可否迴應:

「你覺得,我堂堂一個九駙馬,會對你這樣的人渣下跪?」

「放屁!」

這時,托拉斯基喝出一句:

「你不是什麼九駙馬!」

「你也不是卡秋莎的男人!」

「熊國王室確實給卡秋莎撮合了一樁親事,還敲定明年熊國三百年國慶時大婚。」

「但對象不是你!」

「九駙馬是瑞國赫赫有名的天下商會少主鐵木金。」

「他一米九七,體重兩百,不僅騎術武道一流,還是金融才子,堪稱人類高質量男人。」

「你究竟是什麼人?」

托拉斯基對著葉凡吼出一聲:「為什麼要假冒九駙馬?」

不遠處的餘淩淩聞言露出鄙夷,葉凡果然不是什麼九駙馬。

葉凡也一怔。

我去,卡秋莎真有未婚夫?

還是什麼瑞國天下商會少東?

還鐵木金?

這小娘們真是拿我當槍使啊。

一邊讓我腦袋開花,一邊跟未婚夫鐵木開花。

葉凡尋思今天的事情解決,要對九公主來一頓鞭刑,讓她知道自己『深不可測』。

「他不是九駙馬?」

布魯元夫心裡一沉,這豈不是說籌碼價值不大?

看來自己被九公主算計了。

這葉凡王八蛋也真是蠢貨,被九公主這樣當槍使,不擔心自己一槍爆頭嗎?

隨後,他反應過來怒吼一聲:

「你跟九公主玩我?」

本少也被她玩了……

葉凡臉上冇有情緒起伏,對布魯元夫淺淺一笑:

「布魯元夫先生,我是誰,一點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你已經無路可走了,我勸告你還是投降吧。」

葉凡手指一點屍體:

「你的手下都死光了,你也成光桿司令了。」

「別說帶著托拉斯基離開熊國,你連啟動這架飛機都做不到。」

「棄械投降,我雖不是九駙馬,但跟九公主交情不淺,我讓九公主優待俘虜!」「不然,你就要跟地上的同伴一樣,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問道:"你曾經是什麼境界?"血冥想了想,這纔是開口道:"七重天!""因何而死?"林北又是問道。雖然這把妖刀,是從封天大陣下,妖妖所在的那片空間中,被凱南撿出來的,林北猜測,他應該是參與了當時的一處大戰,被斬殺的,但那終究是林北的猜測而已。聽到林北這個問題,血冥臉色變得很難看,最終,他纔是幽幽歎息一聲:"倒黴死的!""倒黴死的?"這個答案,讓林北錯愕,是他怎麼都冇想到的。血冥倒是冇有賣關子。他繼續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