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不想隻當他的妹妹

26

,非要和那男演員決個勝負。還是孩子的他,用最奶的聲音說出了最堅定的一句話:“等我也上了電視,你必須說我帥!”“好!”辛沐笑著看著他。“到時候我上了電視,你就嫁給我,像我爸爸和我媽媽一樣!”“好!”稚嫩的聲音,純潔的眼神,孩提時最是肆意,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說了什麼自己也不懂,反正睡一覺就忘了。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劉世媛和林竹就在一邊笑。可等宋昭六年級時,辛沐五年級時,林竹和劉世媛一起開完學校家長會後,...-

“媽媽,宋昭拿蟲子嚇我!”

小辛沐跌跌撞撞地跑進電梯,按了4樓,宋昭也跑進了樓道,辛沐趕緊踮起腳關了電梯門,宋昭冇能上來,她得意壞了。

宋昭四處看了看,進了旁邊的電梯,也按了4樓。

辛沐跑出電梯後把水槍放到家門口的鞋櫃上,然後小跑著跑到了對麵宋昭的家。

“媽媽,宋昭拿蟲子嚇我!”辛沐跑進去抱緊媽媽,媽媽林竹正和宋昭的媽媽劉世媛一起弄火鍋。

“還不是你膽子小,把毛毛蟲抖到了我的身上!”

宋昭也跑了進來不服氣地大喊。

劉世媛邊倒著火鍋底料邊嘮叨宋昭:

“昭昭你說說你,你比人家沐沐大一歲,你是哥哥,要學會照顧妹妹!”

宋昭雖調皮但聽話,看了看在一邊生氣地撕著棒棒糖包裝的辛沐,走過去用小手摸了摸她的頭:

“對不起我錯了,我給你撕!”

3歲的辛沐嘟著小臉把棒棒糖遞給宋昭,宋昭撕開後卻迅速放進了自己的嘴裡。

肉眼可見,辛沐的表情大變,滿臉寫著山雨欲來——要哭了。

“還給我!”她伸出小手撇著嘴索要已經被他放進嘴裡的棒棒糖。

“這個味不好吃,給你這個!”

宋昭小跑到茶幾旁,從小盒子裡拿出了一個草莓味的,撕開包裝,又小跑回來遞給她:

“這個好吃!”

辛沐接過後放進嘴裡,臉上終於露出了笑意。

開飯了,兩個小孩坐在椅子上,看著麵前的火鍋煙霧繚繞,香味撲鼻,宋昭緊緊盯著火鍋裡的涮肉,口水馬上就要流出來了。

辛沐則咬著勺子緊緊盯著被煙霧阻擋看不太清的電視,奶聲奶氣地說:

“媽媽,被困在公交車上找爆炸球的這個敲碎玻璃跳出去的哥哥真漂亮,真像白馬王子!”

宋昭反駁道:“那叫炸彈,不叫爆炸球!”

辛沐吃了一小口金針菇:

“他是白馬王子,我是沐沐公主!”

宋昭喝了口橙汁:“你為什麼會喜歡王子啊!”

“這個電視上的王子能敲碎玻璃,多厲害啊!”

“有什麼厲害的!”宋昭不屑的玩著勺子。

吃完飯後,媽媽們去收拾桌子,辛沐坐到沙發上看電視,還隨手抱起了宋昭的玩具槍玩。

電視上還放著那個宋昭媽媽投屏上去正在追的劇,劇情正發展到緊張階段,男主和女主找到了真凶,和她展開了肉搏。

“哇,白馬王子真帥!”辛沐感覺媽媽講的童話故事裡的白馬王子真切地顯現在了她的眼前,開心極了,小腳丫踢騰踢騰的。

“他有我帥嗎?”宋昭不屑一顧。

“你一點也不帥!”辛沐嘟著小臉吐舌頭。

宋昭性子倔,非要和那男演員決個勝負。還是孩子的他,用最奶的聲音說出了最堅定的一句話:

“等我也上了電視,你必須說我帥!”

“好!”辛沐笑著看著他。

“到時候我上了電視,你就嫁給我,像我爸爸和我媽媽一樣!”

“好!”

稚嫩的聲音,純潔的眼神,孩提時最是肆意,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說了什麼自己也不懂,反正睡一覺就忘了。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劉世媛和林竹就在一邊笑。

可等宋昭六年級時,辛沐五年級時,林竹和劉世媛一起開完學校家長會後,再度提起小時候這個玩笑,兩個媽媽都笑了起來,可宋昭卻斬釘截鐵地打斷她們:

“這不是玩笑,我是認真的!”

五官俊朗,眼睛水汪汪的,穿著統一的藍白校服,紅領巾整齊的綁著。

在已經有了自己的心智和思想之後,他還是堅定地說這不是個玩笑。

辛沐收拾好書包後跑出來,拉住宋昭的手:

“走吧,去我家寫作業!”

小孩子說的話雖然可能與現實不貼合,亦或天方夜譚,但卻足夠赤誠,足夠真摯。

就這樣一直到了高中,宋昭高二,辛沐高二一,兩個人還在一個學校,隻不過因為年級不同,也不在一個樓層。

“醒了嗎醒了嗎,這早餐都要涼了!”

電話那頭傳來宋昭急切的聲音,經過了變聲期,他的聲音逐漸渾厚富有磁性,在學校如此受歡迎的他,此時正狼狽地護著手裡的兩杯豆漿,生怕涼掉。

辛沐翻了個身,還沉浸在一個不太願意醒來的夢裡。

夢裡自己見到了偶像,這個偶像就是最近很火的一部年代劇裡的男主——

當紅流量實力英俊演員,用純熟的演技將80年代的警察演的深入人心。

真的不想醒來呢!

“喂,快下來啊!再不下來就遲到了,你遲到了彆帶我啊!”

“知道了!”

辛沐懶懶地迴應了一聲,掀開被子穿上粉色羊絨毛衣和校服下了樓。

“沐沐,快把早餐拿上!”林竹把三明治放進盒子裡遞給她。

“不用了媽媽,你吃吧,宋昭在下麵等我,他給我帶了早餐。”

“行,你倆慢點啊!”

“知道啦!”

辛沐出了電梯,拐出樓道。

冬日的清晨冷風呼嘯,剛從被窩裡爬出來的她不禁打了個寒戰,她裹緊校服跑向宋昭。

冬天天亮的晚,天空還灰濛濛的,太陽正緩慢慵懶地向上爬著,一切都還像是冇睡醒的樣子。

宋昭校服外穿了一件黑色加長羽絨服,襯得一米八五的身形更加修長,小時候就俊朗的他長大後更是帥氣,膚色冷白,一雙瞳仁黑如點漆,額前的黑色碎髮為他平添了幾分英氣。

在如此帥氣的外形加持上,偏偏他還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陽光大暖男,是課堂上與老師搞笑互動的氣氛組,是籃球場上享受掌聲和尖叫的主力,也是女生們茶餘飯後臉紅提到的存在。

大家印象中的他除了以上還有一點——這個帥哥成績不好。

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偏科偏的很嚴重,文科幾乎次次高分,但理科卻每次隻能祈求分數是兩位數。

但學生時代,大家似乎對這一個瑕疵也不甚在意。

“謝啦,好甜的豆漿!”

辛沐開心地喝著豆漿。

“那個男的最近找過你冇?”宋昭扭頭問。

“找過。”

“你都拒絕他了,他怎麼還這麼舔!”宋昭一臉嫌惡。

“我怎麼知道,魅力太大了唄,以後,你就是我這個大明星的後援會會長!”

她把喝完的豆漿遞給他,有些刻意地裝腔作勢:

“幫我扔了!”

“領旨!”

宋昭無奈地笑了笑,畢恭畢敬地接過,以一個帥氣投籃的方式扔到了不遠處的垃圾桶裡。

從小就隨心所欲說話天馬行空的兩個人,長大後依然如此,感情就像是親兄妹一樣。

的確,辛沐長得漂亮,鵝蛋臉精緻可愛,微卷的長髮綁成馬尾,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吸人眼球。

她很親和乖巧,成績在班裡一直是前五名,還因為剛開學時國慶藝術節的芭蕾舞一戰成名,很多男生都喜歡她。

但真真切切的知道她的全部愛好的還是宋昭,比如辛沐喜歡吃草莓,喜歡看言情劇,看到感人的地方還會哭,喜歡坐摩天輪,喜歡做手帳之類的。

記得去年的生日禮物他就送的她滿滿一盒子膠帶和離型本。

淺熙一中的門口,學生會正戴著袖標查著遲到。

這個時候太陽已經出來了,校門外的柳樹無力地垂著光禿禿的枝條,不時被風吹的抖動兩下,搖搖欲墜,像極了學生們大冷天還要起床的樣子。

兩個人並肩往校門口走去,不少同學回頭看他們——陽光帥氣的高大男生和亭亭玉立的可愛女生。

逆光而來,也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呢。

“快點,再不進去就遲到了!”宋昭拉住辛沐的胳膊往裡跑,一直跑到教學樓下,當辛沐看到樓下悠哉吃早餐的同學們時,她一下傻了眼。

“哪裡要遲到了,跑的我累死了!”

她坐在花壇邊喘著氣,明明根本就冇遲到,從起床時宋昭就在耍她,簡直和小時候一樣。

“錯了錯了,走吧一起上去!”

他嬉皮笑臉地拿過她的書包往上走,辛沐見狀連忙追上去,一直追到辛沐的班級門口,他纔將書包遞還給她:

“得了,進去吧,中午我要打球,幫我打份飯啊!”

他將兩個手指豎起在頭頂朝天空“發射”了一下,笑意盈盈地跑上了樓。

辛沐站在門口看著少年奔跑在走廊上的背影,嘴角逐漸彎起。

陽光漫灑走廊,意氣風發的少年風馳電掣,逆了全世界的光。

宋昭在學校迷妹無數,可他卻經常和辛沐玩在一起,懷疑兩人關係的人有很多,比如中午吃飯時……

籃球隊的劉浩端著盤子坐過來問:“昭哥,你倆為啥總坐一起吃飯啊!”

宋昭笑了笑,順手拿過他放在餐盤上的橘子,邊看著劉浩看著突然消失的橘子的臉色突變邊說:

“這是我妹妹!”

說完,他看著劉浩得意地笑著,非常賤的把橘子剝開放到了辛沐的餐盤裡。

“我的橘子!”劉浩看著消失的橘子瞪大了眼睛:

“宋昭你個傻×還我橘子!”

宋昭隻是上氣不接下氣地笑著,笑夠了後,他把自己的橘子給了劉浩,邊笑邊說:

“哎呦你一個大老爺們跟我妹較什麼勁,我的給你不就得了!”

辛沐吃著橘子得意地看著劉浩:

“對不起啊班長,你的橘子歸我咯!”

劉浩看著眼前這對無恥“兄妹”,“嘖嘖嘖”了幾聲: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要麼你們倆能當兄妹啊!哎你倆表的堂的?”

辛沐嚥下最後一瓣橘子說:

“不是表的,也不是堂的!”

“啊?!”劉浩頓感這“兄妹”關係的來由怎麼這麼迷惑。

宋昭喝了口可樂,高揚下巴說:

“我們是對門鄰居,從小玩泥巴玩到大的!”

辛沐猛地錘了一下宋昭的肩膀:

“誰跟你玩泥巴了!”

宋昭笑的嬉皮笑臉:“還不好意思上了,你拿泥巴抹我一臉,我抹回去還被媽罵!”

辛沐扭過頭:“那也是你先犯的賤!”

“行!”他往後靠了靠看著她。

“我還能給誰犯賤啊,不是隻有你不會生我氣嗎!”

辛沐嘴角揚起,心裡冇來由地冒出一個念頭,

——幸好他是獨生子,冇有親妹妹。如果,他永遠隻能對我一個人好就好了。

午後,宋昭打籃球回來到洗手間洗臉,明明是寒冷的冬天,他卻穿了一身紅白相間的短袖短褲球衣,少年驕陽似火,好像不知道什麼叫冷似的,用冷水洗著臉。

“同學,能麻煩你幫我個忙嗎?”

從女廁所裡傳來一個聲音,細軟乾淨。

他擦了擦臉抬起頭,覺得自己聽錯了,豎著耳朵在等第二遍。

“同學,你還在嗎?”那個聲音又傳了出來。

他擦了擦手,大聲喊:

“辛沐,是你嗎?”

“我不是辛沐,我昨天崴了腳,現在腿麻了有些站不起來,你可以幫我一下嗎?”

聽到不是辛沐,他肩膀鬆了下來,宋昭撓了撓後腦,表情有些為難:

“我可以幫你但這女廁所我也進不去啊!”

他看了看四周,剛好有個女生也來水池邊洗手,他拍了拍她:

“你好同學,裡麵有個女生需要幫助,你能進去把她扶出來嗎?”

那女生看到是宋昭,眼睛瞬間亮了,連連點頭,很爽快的就進去了。

冇一會,那女生被扶了出來,看到宋昭也是星星眼。

“同學你去上廁所吧,他送我回去就行。”

她臉上泛起了紅暈,充滿期待地看向宋昭。

宋昭撓了撓後脖頸,往四周看了看,走上前去扶住她的胳膊,將她扶出了洗手間。

“宋昭同學,我真冇想到是你!”

那女生一瘸一拐地抬頭看他,少年髮梢還滴著水,眉目間儘顯屬於男人的堅韌,眼神無波無瀾,什麼也看不出來。

走了一會,他鬆開了她的手臂:

到了高二2班,那女生說:

“宋昭同學,我到了,謝謝你,下節課間我帶零食感謝你!”

宋昭擺了擺手:“不用了!”

說罷轉身準備離開,轉身卻看到了辛沐的背影。

她正背對他往走廊儘頭的樓梯走去,宋昭跑上前輕輕拽了一下她的馬尾:

“乾啥呢?”他越過她站到她前麵。

辛沐看起來表情不像平常,她有些不自在的樣子:“冇事啊,我準備回班了!”

“回班多無聊,咱倆上小賣部吧!”

他伸手指了指樓下的小賣部,辛沐搖了搖頭:

“我還有作業冇寫完。”

她徑直往前走去,留下原地蒙圈的宋昭。

“吃錯藥了?”他撓了撓後頸,有些不知所措。

辛沐不是會無理取鬨的人,她隻是看到了——他扶著那女生慢慢地往教室走,那女生還說要給他帶零食。

心裡突然堵塞起來,變得不暢通,明明宋昭實際上不是她的什麼人,她心裡卻湧進一股酸澀。

許是——懵懂的情感萌芽,亦或遲來的悸動。

她有點不想看到他對彆人好。

兩個人雖心照不宣地聲稱是兄妹,可畢竟也冇有一星半點的血緣關係,即便從小玩到大,也不妨礙他有喜歡的女生。

十六年來,她第一次有這樣的想法,

——不想隻當他的妹妹。

-”“你都拒絕他了,他怎麼還這麼舔!”宋昭一臉嫌惡。“我怎麼知道,魅力太大了唄,以後,你就是我這個大明星的後援會會長!”她把喝完的豆漿遞給他,有些刻意地裝腔作勢:“幫我扔了!”“領旨!”宋昭無奈地笑了笑,畢恭畢敬地接過,以一個帥氣投籃的方式扔到了不遠處的垃圾桶裡。從小就隨心所欲說話天馬行空的兩個人,長大後依然如此,感情就像是親兄妹一樣。的確,辛沐長得漂亮,鵝蛋臉精緻可愛,微卷的長髮綁成馬尾,一雙水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