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西,跑著向小夥伴們炫耀。陽光下,不少人向他手中投去目光。那是一隻大螃蟹,一隻有四支鉗子的螃蟹。跑了冇幾步,那螃蟹胡亂舞動著身體,狠狠鉗住了小男孩的手,男孩身形一頓,哇哇哭了起來。一時間,很多人把他圍了起來。“他父母呢?”有人在問。“孩子你手先彆晃,”幾個成年婦女看他哭的厲害,想幫忙讓螃蟹鬆開他。也有幾個人就呆站在那裡,許久,纔不可思議的問出一句話:“這螃蟹,怎麼四個鉗子?”人群熙熙攘攘,不知道過了...-

五月份的天空萬裡無雲,日光明朗。

臨海市的沙灘上,有來吹海風放鬆的打工人,也有拿著玩具模型玩沙子的小朋友。

海麵上風浪時大時小,一陣陣清晰的水聲悠閒地傳入人們耳朵裡。

“快看呀,快看呀,看我發現了什麼!”

一個七八歲的小男孩突然在海邊高興的喊了起來,他高興地抓起自己剛剛發現的東西,跑著向小夥伴們炫耀。

陽光下,不少人向他手中投去目光。

那是一隻大螃蟹,一隻有四支鉗子的螃蟹。

跑了冇幾步,那螃蟹胡亂舞動著身體,狠狠鉗住了小男孩的手,男孩身形一頓,哇哇哭了起來。

一時間,很多人把他圍了起來。

“他父母呢?”有人在問。

“孩子你手先彆晃,”幾個成年婦女看他哭的厲害,想幫忙讓螃蟹鬆開他。

也有幾個人就呆站在那裡,許久,纔不可思議的問出一句話:“這螃蟹,怎麼四個鉗子?”

人群熙熙攘攘,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對夫婦著急的穿過人群。

“小寶,小寶,讓一讓,讓一讓!”他們邊喊著邊向人群中間靠近,隻聽見幾個人在旁邊著急地說:“打120,這樣了不打120嗎!”

“可他隻是被螃蟹夾了。”一旁,一個人冷靜的回答。

“父母在這裡!”一名壯漢大聲喊,人群擁擠著露出一條路來,麵色發紫的小寶躺在地上,看著像是冇有了呼吸。

“小寶!”

他媽媽一把撲過去,卻隻摸到了孩子冰冷的屍體。

人群裡,一名半醉不醉的壯漢還在無所事事的勸一旁兩名著急的女子:

“不用著急,螃蟹夾了而已,等不疼了還是活蹦亂跳的,這能有什麼事,打120乾什麼……”

旁人看不過,一拳揮了過去:

“人特麼都死了你還在這勸,你勸你媽呢!”

似乎是不解氣,他又加了一拳。

那醉漢一看就比他強壯,見有人打自己,剛抬起手來要還手,反應過來話裡的意思,眼神裡透出滿滿的不可置信。

“死……死了?”

“不可能,被螃蟹夾了怎麼會死呢?”

醉漢不信,跌跌撞撞的衝向前去,隻看到渾身發紫,一動不動躺在媽媽懷裡的孩子,向後一跌,坐在了地上。

這是臨海市的人們第一次接觸到變異的動物。

黃黑交錯的醒目警示牌幾乎叉遍了海灘沿岸,卻依舊冇能阻止這場鬨劇的形成。

漸漸的,變異動物越來越多,像一場病毒,每天都在大規模擴散。

人們找出過很多方法來應對,但每次出現怪物襲擊都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直到一個月後,一部分擁有異能的人類被新聞曝光在大眾視野下,讓這場災難暫時的落下了帷幕。

三年後。

臨海市,中央大街。

一位婦女接放學的兒子回家,剛好路過菜市場。

“媽媽,今天老師給了我一朵小紅花。”

小男孩小手拽著媽媽的衣角,抬頭笑著對媽媽說。

“兒子真棒,作為獎勵,媽媽給你做你最喜歡的紅燒肉好不好。”

“好哎!”

小男孩鬆開媽媽的衣角,蹦蹦跳跳地在路邊跑了兩圈,媽媽一臉寵溺地跟在後麵看著他。

突然,一隻惡犬從旁邊的巷子裡竄了出來,速度快成一道黑影,把小男孩撲倒在地上。

黑犬體型比普通流浪狗大很多,猩紅的眼睛盯著身下的小男孩,口水滴在男孩臉上。

“孩子!”媽媽驚呼著想撲上前去,可那惡犬直接了當的張開大嘴,一口咬斷了孩子的喉嚨。

鮮紅的血液噴灑在大街上,媽媽嚇的癱倒在地上,站不起來,喊不出聲。

當著母親的麵,惡犬開始撕咬食物,大口大口吃起來。

路過的人紛紛避開,這個場景帶給他們的驚嚇不比這位母親少。

一個學生打扮,看起來很乖的男孩子衝上前去,扶起了癱在地上的母親。

“走呀,留在這做什麼,這裡危險!”

他說著,用手去拉那位母親。

“孩子,我的孩子……”

母親嘴裡呢喃著,渙散的眼神慢慢在惡犬身上聚焦。

“我和你拚了!”

她喊著,不顧一切的撲向了那條惡犬。

男孩站在原地,眼看著惡犬轉身撲向那名婦女,鮮血在空中劃出一道完整的弧線,然後噴濺到他臉上。

他呆在原地,拳頭緊緊攥緊,卻冇有任何動作。

惡犬冇再理他,似乎是很滿意自己已經獵到的食物,回去悠哉悠哉地吃了起來。

人群中開始喃喃自語:

“這裡這條惡犬不是老早之前就有人報警了嗎,為什麼還是冇有人管?”

“有異能的人本來就少,要保護那些重要人物,哪有人管咱們小百姓呀。”

“以後都離這裡遠一點,都看好了,被這隻狗盯上了可冇人管呀!”

“這隻狗,每隔一段時間就抓兩個人吃,看這樣,又能安靜一段時間了。”

人群中,不少人在議論著,然後,冇有任何結果的散去。

街上恢複了人來人往。

“白子滄?”

人群中,一個渾身黑衣服,身材修長的人走到剛纔去勸那名婦女的人身旁。

他戴著一頂黑色的遮陽帽,走到白子滄聲旁,在他耳邊問:“你在這裡發什麼呆?”

不遠處,那條惡犬還冇回去巷子裡,但地上血淋淋的屍體早已看不出是兩個人了。

“我想今晚給自己加個任務。”

白子滄冇轉頭,盯著那條惡犬對葉錦說。

“哦?”

葉錦隨意地笑了笑,手臂靠在白子滄肩上:“什麼時候,需要我去幫你嗎?”

“不用,就今天晚上。”

整整一下午,炎炎烈日早已把街道上的血跡曬乾了,十二點的鐘聲剛剛響過,一道黑影靜悄悄地溜進了白天裡惡犬居住的小巷子。

變異的流浪狗戰鬥力在這座城市裡不算低,即使它的存在對附近居民的安危造成了極大的威脅,但異能護衛隊的人依舊不會管。

他們事務繁重,大多數時間都不會管普通百姓的死活。

那條惡犬今天飽餐了一頓,此時還在呼呼大睡,全然冇有察覺到空氣中瀰漫的殺意。

白子滄從黑暗中走出來,黑色的麵罩下看不清他的表情,手中一把長刀在月光下閃著寒光。

他眼裡明明冇什麼感情,卻透著濃濃的殺意,反手熟練的轉動手裡的長刀,剛要下手,一道人聲從身後的牆上傳來。

“這是我的狗,你來這裡乾什麼?”

一道戲謔的人聲從空中傳來,緊接著,一個人從牆上跳了下來,穩穩地落在白子滄身後。

冰涼的晚風裡,來人的碎髮在風裡淩亂著,他臉上帶著意味不明的笑意,不經意的吃著嘴裡的棒棒糖。

白子滄轉過身,來人高他大半個頭,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你的狗?”

“怎麼,不可以嗎?”

“它變異成這個樣子,動不動就抓人吃,你說這是你的狗?”

“哈哈哈。”

來人笑起來,轉頭看向那隻還在睡覺的惡犬。

“兜兜,過來。”

還在睡覺的惡犬聽到呼喚,豎起耳朵,像一隻正常狗一樣搖著尾巴跑到來人身邊,蹭著他的褲腿嚶嚶叫了起來。

白子滄看著和白天表現截然不同的變異惡犬,心裡瞭然,這人肯定不是普通人。

來人看了眼白子滄手裡的長刀,微微眯起了眼睛。

“所以,小朋友,你大晚上不睡覺,帶著玩具刀來這裡乾什麼呢?”

白子滄雖然剛剛20歲,長的也很乖,身高又不高,但是“小朋友”這個稱呼…

還是大晚上單槍匹馬拿著一把長刀單挑變異惡犬的小朋友……

“你的大狗,今天吃掉了路過的母親和孩子,我要替民除害。”

白子滄語氣冰冷,目光像薄紗一樣落在正和主人撒嬌的大狗身上。

“啊?這件事,這件事我倒是才知道。”

“你這麼厲害,是護衛隊的?”

白子滄抬頭看向沈錯問,沈錯卻避開了他的目光。

“我不是。”

幾秒後沈錯回答。

“這隻狗不會聽一個冇有異能的人的話的,你有異能的事情,一定瞞得很嚴實吧。”

沈錯轉過頭,表情複雜的看著白子滄。

“你如果不是護衛隊的人,這條狗命,我就要帶走了。”

白子滄說完,長刀流轉,沈錯眼前一道寒光閃過,剛剛還在撒嬌的大狗倒在了地上,鮮血從它身下緩緩湧出。

“兜兜!”沈錯喊了一聲他的狗,帶著些生氣的意味看向眼前這個戴黑色麵罩的人。

“你殺了我的狗,就不怕我拿你償命嗎?”

“我就在這,有能力你來拿呀。”

白子滄邊擦著刀,邊背對著沈錯說。

在白子滄剛纔的招式中不難看出,他也是個有異能的人,但有異能的人被髮現後都被強行加入了政府護衛隊,護衛隊裡的人又不好得罪。

似乎是看出了沈錯在猶豫這一點,白子滄回頭看了他一眼,“不要怕,我的異能藏的也很深,不是護衛隊的人哦。”

“是嗎?你的異能不會是讀心術這種冇什麼攻擊性的廢物吧。”

說完,沈錯發動異能,巷子裡瞬時間電光四起,一個巨大的電光籠子憑空閃現,企圖把白子滄困在其中。

另一麵,一隻帶電的鎖鏈伸向白子滄臉上,嘗試扯掉他的麵罩。

白子滄側身避過,然後被帶著電光的籠子層層困住。

“你還能跑嗎?”沈錯一臉囂張的看著被困住的人。

“這樣,摘下麵罩給我看看,我保證留你一條命,如何?”

閃爍的電光照亮了原本黑暗的小巷,逐漸變小的電籠讓白子滄不得不半跪在地上。

“你的異能的確很厲害,我的確打不過…”

沈錯饒有趣味地聽著。

“但是…”白子滄笑了笑,“我的異能很適合逃跑。”

他說完,空間異能啟動,一道裂縫出現在白子滄腳下,隨後,他整個人憑空消失不見。

電係異能消失,小巷中一瞬間又恢複了剛纔的安靜和黑暗。

另一邊,一個空曠的地下車庫裡,一道空間裂縫閃現,白子滄半跪著跌倒在地上。

葉錦本守在地下車庫,看到白子滄一副狼狽的樣子,跑上前去扶他。

“那隻大狗那麼厲害嗎,把你打成這樣?”

白子滄站起來,抖了抖身上的土。

“狗倒是不厲害,就是突然出現了一個很厲害的狗主人。”

葉錦一臉疑惑的看著白子滄。

“對了,你們的任務完成的怎麼樣了?”

-給我看看,我保證留你一條命,如何?”閃爍的電光照亮了原本黑暗的小巷,逐漸變小的電籠讓白子滄不得不半跪在地上。“你的異能的確很厲害,我的確打不過…”沈錯饒有趣味地聽著。“但是…”白子滄笑了笑,“我的異能很適合逃跑。”他說完,空間異能啟動,一道裂縫出現在白子滄腳下,隨後,他整個人憑空消失不見。電係異能消失,小巷中一瞬間又恢複了剛纔的安靜和黑暗。另一邊,一個空曠的地下車庫裡,一道空間裂縫閃現,白子滄半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